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那场争论

(2006-03-18 02:29:07)
分类: 日记
我曾经告诉我父亲,在中国这个社会,任何一个挑战体制的人都会获得与众不同的掌声,您不要出来为什么人张目。但是父亲是正直和热血的人,他心中的文学和文学批评是超越这个世俗社会而存在的。他相信文学批评就如同话语的权利,是一个人必须获得的公民权。所以他说了。然后捅了马蜂窝。
 
古人有一句话“不审时则宽严皆误”;父亲犯了不审时的问题,维护了在中国这个社会中比较虚妄的精神理念,为了一个坦白来说我认为没有必要去维护的人。
但是我知道父亲出来的原因,我也知道他在维护什么,他在维护一种批评的自由。
中国历来是没有批评的自由的。这恰恰是我们要拼命在这个世代为我们的子孙营造起来的全新的氛围。中国应该有批评的自由。否则中国没有希望。
 
如果说在老一辈的手中,我们得不到批评的自由,那么在韩寒这一拨人的手中,我们就能得到了吗?我们依然得不到!韩寒,中国文学平民化实际上的既得利益者,以一幅破四旧的嘴脸打砸抢的气势,挥动手中的皮鞭棍棒,喊着铲除文坛壁垒的口号,骨子里却行党同伐异的暴力之实。说他们是红卫兵,没有任何错误。没有一丝一毫的错误。
 
我讨厌红卫兵,因为他们会把铜头皮带抽在老舍的脸上。
 
韩寒他们不是在这么干吗?
 
前两天,韩寒开始叫嚣,有人问我你怎么不出来说话,我觉得韩寒这种人,我是不会用“语言”这种东西跟他废话的。跟这种人对话,没有意义。不在一个语境里,也不在一个时间纬度。他有长大的一天,他有明白的一天。我其实很理解他,因为骨子里,我们很多人都是韩寒。但是我们长大了。

他有拥护者,因为很多人在这个体制中被压抑和限制,尤其是一代年轻人。没有一个社会会真正理解年轻一代的愿望和欲求。尤其在我们这个社会。所以,谩骂中的韩寒以及很多谩骂中的人都成了世俗的英雄,成了为自由和平等而奋战的旗帜。在愤怒的指引下,没有人真正深究愤怒的原因,而都被愤怒指引,成了愤怒的工具,甚至成了愤怒的凶器。
 
我厌恶暴力,尤其厌恶围殴,尤其是对一个已经年逾六十的老人,我的父亲。
 
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文艺批评,就可以刺激到拍案而起,骂不绝口。看来韩寒也就是一个匹夫的素质。跟他扯蛋,意义不大。
 
 
谩骂,未必是智慧和勇气的象征。我们都是愤怒者,但是我们的棍棒不能抡到我们父辈的头上。在这样的一个社会,我经常痛苦去思考我们的立场。但是在这个事件上,我的立场很简单。我只能无条件地去保护我的家人,我的父亲。他给了我生命,我要维护他的尊严。我的父亲,他十四岁去安徽农村教书,直到染上肺结核回到上海。十八岁,病刚刚好,带着两千上海知青来到新疆和几十万建设新疆的内地青年一道用双手在新疆垦荒,生生在戈壁滩上建设起来一连串的城镇,公路;他写小说,是在家里仅有的一条凳子上点着油灯写出来的;然后带着我们全家来到北京。他一生给了他热爱的这个国家,他的责任和道义都不是应该被嘲讽的。他用一生为这个国家做出了贡献。对于这样的老人,我很想问一句那些满嘴喷粪的人,你们没有父母吗?
 
中国幸亏不在你们的手里,否则,韩寒和韩寒这一撮人,会比任何现行的体制更加暴力和专制。
 
我在军队八年,经历了各种意义上的暴力,深刻了解暴力的真正含义。也懂得该如何去使用暴力,所以我从来不惧暴力。但是在我的内心中,我厌恶暴力。但是对于任何想使用暴力来侵害我家人的人,我别无选择。在必要的时候我决不会顾忌去使用任何程度上的暴力来保护自己的家人和自己的生命,维护他们的尊严;
 
我决不会让红卫兵的铜头皮带,再一次抽到我父亲的脸上。试图这么做的人,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