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川
陆川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66,068
  • 关注人气:7,5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病人的梦(1)

(2003-03-05 11:31:27)
分类: 小说

 

洛克博士点了一棵烟,坐在宽敞的办公室中。他的病人,一个中年人坐在他的对面“说吧,”

     “我……我……今天又梦见她了”中年人以这样的话作为自己叙述的开端。 “在分手几年后,我几乎已经无法想起她;但是我清晰地记得,在分手的第一年,我经常在梦中看见她。梦都是在那种废墟般的世界里,有一次她开着火红色的法拉利跑车来找我,我在二层楼的窗户里往下看,你知道这是一个俯视镜头,于是车子就象一只红皮黑里的鞋子,她很淫荡地躺在鞋子里,我不知道为什么用‘淫荡’这个词,但是我知道在梦里我就看到了她很淫荡地躺在那里,她似乎是赤裸着身体,冲我微笑着,然后……”

       中年人手抖得十分厉害

       “然后她就开车走了,这时候我很想哭,因为她走了,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的心空空的,在梦里和她每一次的相遇都有着世界末日的味道,是荒芜的冷寂的,颜色也是黯淡的,因此每次的分手都让我痛心不已……于是我就哭了,大声地哭了,哭得象一个婴儿……后来我哭醒了,我看妻子躺在身旁,于是起来去洗手间擦眼泪,但是在镜子面前我发现我的眼睛干干的,没有眼泪;我又去看我的枕头,我知道我肯定会把枕头哭湿的,但是奇怪的是枕头上没有一滴眼泪……”

 

       男人第二次来的时候,穿着衬衣,很洁净的白色衬衣。

       他坐在洛克博士的房间里,双腿紧闭,紧紧地把一个手包抱在怀里。

        “这个梦在一片废墟上,等等,似乎又不是废墟的平原,而是一座废弃的高楼中,我窥视着她,她走进高楼……你知道那座高楼是废弃的,所以她穿越了高楼之后来到高楼后面的一座红色的砖楼面前,走了进去,这就是她的家,我知道……我终于知道她的家了,我可以看见她了……”

        我一直在那里等待

        “然后是昨天晚上,昨天晚上的梦很奇怪,因为昨天的梦中有盛宗柱,你知道,他是我们的校长。梦中我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地方,那个学校,是两层的矮楼,每一层中间有长长的走廊,走廊两侧被隔断成一间间的独立的空间,但是没有门……盛宗柱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电脑他炫耀地让我看,我告诉他这种电脑十分先进因为配置很高,而且非常清灵……”

       “她在哪里?”

       “她一直都在,在那个地方我们不能随便讲话,于是我们约定了我先离去,然后她再离开……在我的梦中,我越来越记忆不清她的模样了……”

    

       过了一段日子,男人给博士寄来了信:

       在今天的梦中,洛克博士,我想告诉你的是,我梦见我回到了校园,我清晰地记得应该是北大。我似乎又轻松地走在校园里,一切刚刚开始,我指的是那种心理的感受,象新树突出的新芽,绽露在清新甜美的空气中,一切都是开始的状态……

       我似乎在自习室,读的是什么课程?应该是历史系,有一个学生问我,你是学习好还是怎么的,似乎老师认为你应该是班长……说着她拿出厚厚一册东西让我为她参考是否考硕士……这时候我告诉她我已经是硕士了……在辞别她之后我走在熙熙攘攘的校园中,我的这个梦很有趣,因为这个梦很学术,换句话,这个梦很学院气……这种气息是可以闻到摸到看到的,并不虚幻,你知道在梦中很多东西反而实在,我在梦中感受到的学院气,就仿佛是电影剧本所有场景旁标注的气氛一样,清晰可见。

        接着说吧,在校园的路上,我对未来作了统筹,读完现在的书,我要考博士,至于是历史系的博士还是哲学系博士还是人类学博士,我想了想,最终选择了人类学博士……

        想着想着我走到了食堂,我走进食堂的方式似乎掀起笼屉上的展布或者厚厚的棉被,食堂便露了出来,

        我到食堂的目的是吃晚饭,食堂很昏暗,是那种学校中为穷人的孩子开的,蒸汽腾腾,卖着各种粗劣的食品

       我看到两个女同学,其中一个我认识我就喊:“张惠妹”

       她抬头冲我笑,是一个广东那边人的长相,她旁边的女孩于是笑:“都是张惠妹了。”

       我看见他们在吃面条,是那种汤盆大小的巨碗,油汪汪的面条上摆放着几大块叉烧肉。我就跑到窗口,那种木质的,漆了黄漆镶嵌着玻璃的食堂窗口去买面条。但是在窗口排队的几个人都在传说着一句话面条卖完了,我极度失望,我记得自己用筷子在各个面粉容器中探视,让自己的筷子头上沾满白色也在所不惜。我看到一个大师傅在用一个长条形的容器拌烤肉,我于是兴致勃勃地等待,但是等待的结果是他把烤肉拌成了面条,我不知道他的怎么作的,但是我看见他端着和女生吃饭同样的巨大的汤盆碗稀里呼噜地吃着,我极度地饿……

        于是我回头看走廊,在灰暗的走廊中我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在梦中我就想要把这一情形记忆下来:

        我看到在走廊的尽头,高大的一个人背影,他带着灰棕色格子围巾,暗绿色裤子厚厚的棉手套,双肩宽厚,穿着肮脏或者暗色的风衣,然后就是他的头了,他头上套着一个猫的头套,头套很大,于是他宽阔的肩膀上是一个同样硕大的猫头,其实我瞬间便明了了他生存的意义,因为他不是哗众取宠,他慢慢地走着,我知道他是以这种方式生存着的……

 

 

一个中年人后来带来了他的妻子进行家庭系统治疗,他在讲述他的梦境的时候不时看一看身边的女人,那个女人很美丽,衣着得体。但是博士能从男人的目光中看出他对于女人的敬畏。于是博士让女人离去,女人离去的时候用眼睛深深的看了男人一眼,然后消失在门后。

 

男人开始说他昨天晚上梦到了一个大厅,仿佛是伯克利那样的美国大学的夜间部;又仿佛是威尼斯水城的圣马克广场旁边蜿蜒曲折的小巷和鳞次栉比灯火辉煌的商铺;在玻璃窗中,他看很多从前的同学,穿着飞行员的衣服,在明亮的教室里听课。

然后他无意中便拉了一个小女孩的手走进了一个黑暗的电影院。

影院很破旧,有一个拱形的圆顶,电影便是放映在那头顶上的。东一片,西一片,似乎有四五个放映机往墙壁上胡乱投射着。

电影似乎没有什么内容,图像是一片片的,不成段落,观赏电影的人们便站在那里仿佛在天像馆里看投影的星空。

 

“我记得这是一个彩色的梦,因为我记得只有在这个电影馆里我才意识到我看到了蓝色。我看到仿佛是水彩般的湛蓝色,那是一张床,一张蓝色的床,两个人躺在水中,我突然明白那张蓝色的床是水,两个人便浸泡在水中……”

 

男人的眼神逐渐有了一些光彩,他说在那个黑暗的电影院,他从身后把那个女孩子环抱在自己胸前,这个女孩子在黑暗中他反而能够看清了,是那种不漂亮的女孩子,梳着剪花头,白白的面孔,细细的眼睛。他把手放在女孩的胸前,女孩并没有躲闪,任凭他隔着衣服触摸自己的乳房。

 

“我突然见便失去了兴趣……我只想离去,但是我离去的时候依然在回味那个女孩的乳房,不大,仿佛是没有成熟的女孩,空瘪的仿佛是一个不合身的乳罩……我离去的时候那个女孩依然站立在影院中,我可能没有回头去看她,也可能回头看了,但是我觉得她仿佛是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

 

男人完成了这次治疗就永远消失了,博士尝试着给他的家里打电话,但是电话里传来的提示音显示这是一个空号。于是博士的柜子里多了一套被尘封的档案中永远隐藏在真相下面的关于一个男人思念的梦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我的2002
后一篇:可可西里笔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我的2002
    后一篇 >可可西里笔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