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川
陆川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66,068
  • 关注人气:7,5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枪日记

(2002-04-21 11:19:24)
分类: 我的似水流年

 

我一直为自己的名字自豪,陆川,看上去似乎比较有意义,也颇为古怪,和刘军,王伟这样重复得千军万马般的名字比起来,应该算是相当独特的。

不过到了广西我才知道,俺这名字已经是臭了街了。

从南宁往下,公路两旁陆川两个字就开始频频出现,什么“陆川饭店”“陆川打气”“陆川补胎”甚至还有一个大牌子赫然写着“陆川打胎”,每出现一次,我都成为车里人的笑柄,最后不由得我停车看个究竟。我站在陆川打胎的大立牌下,才发现人家陆川两字是竖着写的,可是下面两行字是横写的,每行两个字,分别是“打气”“补胎”偏偏第二个字都小一号,所以看起来酷似“陆川打胎”。

我偷空问了问修车铺的老板,何以路边陆川二字频频出现,老板答道,再走百公里,便到了陆川县,那个县两样东西特别出名,一样就是出修车的好手,算是个品牌,所以省里的修车铺大多数挂陆川修车。这第二样东西,就是猪,是一种黑蹄白背的花猪,肉质细嫩,以前是上贡朝廷的贡品猪,叫陆川猪。

我十分无趣转身上车,心中暗想:老爹呀老爹,您老总是自诩知识渊博,您要知道陆川两字还有这么多涵义,大约不会给起这个名字了吧?

路上我又想,俺是猪年出生,这大约是个天意。

 

不曾想到了拉烈乡,在和乡武装部部长以及几个乡干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的名字又出了一个笑话。

武装部主任是后来的,他一落座便问我姓名

我说我叫陆川

他一愣,卢川?

不是,大陆台湾的陆,四川的川。你们不是有个陆川县吗?

他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和他的两个跟班交换一个诡异的神情。我虽然心有疑虑,但是和他不熟,也只得强忍了好奇。没想到酒是粘合剂,迅速化解了我们这群陌生人之间的距离。酒至半酣,主任自己说出了秘密。

这位仁兄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神秘地说:“陆导演,你晓得为啥刚才我笑?”

笑?什么笑?我一下还真没反应过来

我问你名字的时候,我真想笑

我突然想起来他脸上诡异的笑容,为啥?

因为我刚刚从你家出来!

说完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的两个跟班也笑的十分开心。

我家?我愈发摸不着头脑。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来,上面用钢笔写着二十多人的名字。我赫然看见我的名字列在上面。再一看纸头上的标题:“拉烈乡计生工作重点户”。

他指点这纸上名单:“我们找陆川找了好长时间,这货一直想再生第二胎。早上四点钟我和四个民兵,把陆川这个货按在被窝里,一根绳子捆了,送到了卫生院就给结扎了。”吕东和赵毅军哈哈大笑。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小腹一阵痉挛,仿佛是我被来了一下。我看了看那张纸,发现那个可怜陆川的老婆叫谭绣球,21岁。

我们的汽车重新上路了,我看见一面山坡上裸露出来的岩体上用红色的漆刷着几个大字:“发动基干民兵排,把大肚子押上手术台!”

公路在山中盘绕,望着山坳中点点的屋脊,袅袅炊烟,我在心中为那个陆川祈祷,祝愿他早日康复。

月日

选景其实是个很玄妙的事情,象一层窗户纸。有时候心里期待的东西,虽然不知道在哪里,但是隐约会有感觉,只要照着感觉走下去,就能捅破,就能漏进光来。

下午在车上我们过了青岩往赤水方向走了十几公里,路上的景致变化不大。所以有人开始建议往回走,但是我心里就是觉得前面似乎还会有什么,因为陈军的酒铺,何树的修车场还没有找到。于是我们继续往前开,又开了几公里,来到一个小村落。一眼就看见了一个修车铺站在村口,吕东和小王量尺寸的时候,我发现前面似乎有个大院子,然后慢慢走进去,当时就惊呆了,完全是一个极其空旷另类的场院,场院中心,孤零零地戳着一棵窜天杨,场院两侧是两排瓦房。令人惊奇的是,瓦房顶上的瓦片靠近屋脊的是灰黑色,然而靠近房檐的是灰白色,两色交界,透着诡异。远处狗叫了两嗓子,站在这寂静而氛围诡异的场院里,我突然嗅到了马山寻枪时内心寂寥无助的味道。

 

 

 

月日

因为拍摄周期的压缩和演员的档期问题,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可能等天气了。最近一段日子都是雨天,其他的戏其实是需要阴雨天气的,但是抓小偷这场戏必须是晴天!因为全片在色彩上靠浓重抑郁的,但是其中唯一的一块亮色便是抓小偷这场戏。这应该是一场诗情画意,比较张扬和释放,比较“High”的一场戏。我们场景的选择也是非常漂亮的“苏格兰农场”,要是没有阳光,没有蓝天这场戏就彻底瞎了。

但是早上出发的时候天却下着暴雨,我坐在车里郁闷至极。但是等一个小时后,车队开到“苏格兰农场”(原飞机场跑道)的时候,天豁然放晴了,天空湛蓝,碧空无云。跑道两旁的茶园向远方绵延出令人心醉的翠色,太他妈牛逼了!

在一片如诗般的田园风光中,老姜发挥得特别出色。在老姜的巨大压力下,牛乐也把一个惊惶失措的小偷展现得活灵活现。

今天换场到大桥继续拍摄“抓小偷”中“两人对峙”这个段落。昨天的情形又来了一遍,也是出发时候下雨,到了现场就放晴。或许是受到了老天爷的鼓舞,这场戏同样拍得漂亮。

完活收工的时候,天上开始掉点了,噼啪的雨珠砸在玻璃上的时候,我们已经完成了今天的拍摄任务,坐在返程的汽车上了。

这真是神了,好像老天在保佑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太阳几乎在跟着我们走。

我觉得《寻枪》有点谁也拦不住的感觉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电影的守望者
后一篇:热爱电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电影的守望者
    后一篇 >热爱电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