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川
陆川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93,415
  • 关注人气:7,5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欣慰中的年轻人(我的97年)(2)

(2005-11-22 19:15:23)
分类: 我的似水流年

 

3.写完功课,然后我们出去喝酒。我们每天的功课不多,白天是我们分头工作,我去投资方的办公室里坐等投资,他在后方开始接待各种人物。晚上是留给我们写作业的,但是我们刻意把每天的作业量减少,因为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担心,如果作业写完了,我们作什么?

 

那时候的郑州,满街都是“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

 

屋子里往往不开灯的,因为没有什么可看的东西。除了一套剧本,除了写作业的时候,我们都不太愿意再翻看它了。不开灯的另一个原因是蚊子。招待所没有蚊帐,所以一到晚上我们就把窗门一关在屋子里点上蚊香熏蚊子。但是当我们冲了凉倒下的时候,蚊子依然会从黑暗中钻出来,在我们身体上留下鸡蛋大小的疙瘩。我们几乎没有怎么抵抗便放弃了,所以到了后来我们总是在睡觉前才黑了灯,然后恶狠狠地把所有的门窗封闭,在各自的床头床尾点上两三簇蚊香,在黑暗中瞪着那个性感的两个红色亮点,和蚊子们比拼着耐力。

 

屋子里象监狱里的高间,两张崎岖不平的板床和两张支棱八察的竹席,一张木桌,两把木椅;一个搪瓷脸盆和一个铁架子。这就是全部的家当。

 

97年夏天的夜晚是炎热和漫长的,我们在各自的板床上辗转反侧,木床发出暧昧的吱噶声,我们有时候会谈论起学校,谈论起每周三的电影,谈论起表演系的女生;谈起学生楼六层的哥们,想起宿舍楼道里的裸奔,谈起各自喜欢的女孩子。。。

“他们……会不会在谈论我们?”

有时候,我们会突然都沉默……

房间就此安静下来,我知道他知道我们此刻都在想北京,想电影学院,想电影;

在郑州的国棉一厂,97年那个炎热的夏天,

523在那些个无聊等待的日子,在一张张白纸上画满了阳物挺立的强男,全部是秃头无面,痛苦地在地面上扭曲,伸展或者纠缠着四肢,我在他的人物上添上粗重的锁链。

 

实在睡不着,两人便起来,围着国棉一厂散步……

那个厂子不是个大厂,绕一圈会走到我们的楼下,仰望着一排排黑鸦鸦的窗户,我们便开始设想当剧组建立的时候,每一间屋子都会住满了人,到了晚上,每一间窗户都会有灯亮着……当然如果其中的几间屋子如果能住上美女,间或传出“银铃”般的笑声……

我们彼此相互看了一眼,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未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