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川
陆川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93,415
  • 关注人气:7,5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纪念王大师 1

(2005-09-24 18:04:14)
分类: 我的似水流年

这里的晚上,奇亮把我的手机给我,说你有两个未接电话。

我看了,有两个短消息。

其中一个,让我的心猛地停跳了一下:王崴去世了,荣荣。

 

怎么可能……

 

我们是从网上写帖子的朋友,逐渐变成好友的。

朋友间,都叫他王大师。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应该是在九寨天堂?我们应当地一个单位的邀约,去为他们写本子。王大师是编剧,我们是混着过去一块玩乐的。王大师还是那种严肃和认真,在饭桌中,反复说:这个项目不好写,不好写。

晚上,大家都喝多了酒,在酒吧唱歌。都醉了。

我送一个制片人回房间,然后在九寨天堂如同迷宫般的走廊中迷失了,后来竟然摸到了他们的房间,敲开房门,我一下冲进去,笑着说:不许动,查房!

王大师光着上身,露着一身白肉,躺在床上,翻着资料不紧不慢地说“我和小楷正商量明天怎么去采访的事情呢…”

我印象中王大师是不开玩笑的一个人,很认真。

 

他对生活认真,对朋友也认真。

 

一次传达室通知我说我到了一包书,有二十几本一大包。

我去拿的时候,说没有了,被人拿走了。我急出了一身汗,因为是史料,写东西要用的。然后勒令门房回忆究竟是哪一个人拿走的,门房想了半天,说一个中等个字,白胖的小伙子,用自行车运走的。

我想了半天,不认识。

隔了两天,我在办公室的凳子上,我看到了一包书,是王大师运过来的,他来开会,就用自行车把这包书给我驮了过来。他告诉我,正巧路过门房,看到黑板上我的名字,想着我忙,可能不能及早拿到,就替我拿了,然后送了过来。

我默然,因为从我们工作的地方传达室到他家,骑车要将近一个小时,他就骑车一个小时把书给背到了家中,然后又背到了我的办公室。

王大师对于朋友,就是这样的态度。

我们的认识,是在新浪的一个电影论坛,那个时候这里聚集了张一谋,3B,小凯,馒头,王葳,旺才,稻子,碗儿,光猪刘壮士,小白,小赖,小兰等等一批热爱电影的朋友我那个时候认识的王大师;他总是骑着一个单车,车筐里放着个书包,里面满是碟子。给朋友带的,或者自己掏的。我们就在小西天那里聚会,看片子,吃饭,喝啤酒。都是对电影有着无穷冲动的年轻人,看了电影会争执起来。比如韩国电影,比如西班牙电影,比如布列松。然后晚上各自回家,在坛子上见真章,帖子劈头盖脸暴雨疾风,一群热爱电影的穷小子为了中国电影的明天在论坛上通宵达旦地争论着。

 

几年过去了,原来风起云涌的坛子,老将们散了,新人进来了。很多人都进入了电影媒体,用文字在努力为中国电影呐喊。比如王葳,他辞去了自己外交部的工作,去做一份杂志,因为这里,至少他的精神是自由的,他告诉我。

 

王大师是酷爱电影的。

电影以外的大师,我们都知道他十分简朴,十分节俭。从来不乱花一分钱。一年四季,不分寒暑,去哪里,都是一辆自行车。

经常听到他说,自行车被人偷了;

或者有时候,我们一起聚会到深夜,在寒夜的街头,他会请一个顺路的朋友说能不能把我带到什么地方,我的自行车放在那里了。

 

他是一个读书人,身上有读书人的迂腐气,他用读书人的迂腐和执著热爱着电影。他的所有积蓄都用在了电影影片的搜集上。有一次,他从金五星出来,被两个保安盯上了,保安要搜他的包,因为他的包里有碟子,碟子露出了封面,他拼死保护着自己的书包,一个从来说话慢吞吞的人,据说使用尽了全力把自己的书包抱在怀中,最后被保安打了一顿了事。

他在和我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着重说了一句,好在保住了碟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纪念王大师(2
后一篇:我们的宿命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纪念王大师(2
    后一篇 >我们的宿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