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在线推
在线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936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著作权法不该是收容所

(2019-09-21 09:53:46)
分类: 版权

 

(网上看到一个案例,<链接>【以案释法】上海知产法院审结一起高段位益智积木著作权案 

 

我:我觉得此案似应以专利保护而不宜以著作权保护

 

Z:产品方并未拥有专利,怎能获得专利保护呢?[疑问]

 

我:那就不保护

 

B:模型作品 [机智]

 

我:此案不是模型作品

 

D:这个案子是指已经拼搭完的模型,不是指积木本身,专利是否合适呢

 

我:专利我不懂,著作权略知一二,我觉得不宜以著作权保护

 

M@我是在线推的新号 专利可以保护,著作权也可以吧?不应非此即彼。

 

我:其中的图形作品用著作权保护没问题,一块一块的积木如果构成作品,用著作权保护也没问题,本案的麻烦是,如果将一块一块的积木拼装搭建以后形成的造型构成对原告“权利产品”的复制,这个复制行为不是被告实施的。要求被告对这样的“复制”行为负责,相当于要求砖瓦厂为侵犯建筑作品复制权的行为负责,我觉得不妥。

 

T:没有独创性?

 

我:与独创性无关

 

L:除外观设计有可能套上外(但实操会很麻烦)@武幼章 用专利(发明/实用)保护似也很难。按文中论述用著作权保护似也蛮牵强。

 

我:如果专利保护不了,那专利就不保护,

 

L:肯定不解决技术问题,所以不可能涉 发明/实用新型专利的

 

我:因为专利保护不了就非要著作权来保护,没道理。著作权法不是收容所 [微笑]

 

G:问题在于二审法院把消费者拼装行为当成是复制行为,这是对复制权的误解,复制行为会形成复制件的,而消费者买来后无论如何拼装都不会形成新的复制件,都还只是厂家出厂的那个复制件,个人理解,供参考@武幼章

 

我:厂家出厂的是一块一块的积木,不构成对积木拼装搭建后形成的造型的复制,所以我对二审判决有意见。

 

消费者的拼装搭建有可能构成对原告示意图所示的造型的复制,但是不能要求被告对这样的复制行为负责

 

B:复制的最终成果是生产商的图示指示的,他们肯定也验证过多次;而且现在间接侵权也开放了。主要是“模型作品”感觉有点怪

 

我:要求被告对这样的“复制”行为负责,相当于要求砖瓦厂为侵犯建筑作品复制权的行为负责,我觉得不妥

 

Ding:那谁负责呢?

 

我:法律规定该谁负责就谁负责,如果法律没有规定谁负责,那没办法。因为专利保护不了就非要著作权来保护,没道理。著作权法不是收容所 [微笑]


 

Ding:著作权法有点无所不包的寻衅滋事罪相似

 

我:本来不是,也不该是,但是现在越来越像“口袋罪”了,实务界、理论界、司法界对此现象均有贡献


C:不仅是收容所,还是垃圾桶。专利、商标范围清楚,进入不了的不往著作权法扔,往哪扔?


我:您的评论我征用了 [微笑][抱拳]

 

922日补记】

(昨天的讨论贴出来以后,又在网上看到伟君兄介绍的“授权侵权”<链接>最新判决 授权侵权:向消费者提供将组件拼装成模型作品的授权,侵害了作品复制权,于是今天又有了一些后续讨论)


我:伟君兄在这个帖子最后的“延伸阅读”中介绍的“授权侵权”概念,应该就是二审判决书这段说理所持的意思:【上诉人的权利商品以组件配以详细安装说明的方式对外销售,购买者以对价取得商品的同时,也取得了对30件模型作品进行装配复制的许可。该许可授权当然应由著作权人行使,或者经著作权人许可后行使。而两被上诉人在自身并不享有涉案模型作品复制权的情况下,以同样方式生产、销售涉案商品,商业性向购买者提供复制权利作品的授权,侵害了上诉人对涉案模型作品享有的复制权】,但是,二审判决最要命的毛病就出在这段话。

 

与出版社出版作品需要取得合法授权不同,消费者买来积木玩具拼装搭建着玩,不管搭出什么造型来,都是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合理使用,是不需要取得许可或授权的。判决书所谓【购买者以对价取得商品的同时,也取得了对30件模型作品进行装配复制的许可】,并进而认定被告销售涉案商品的行为构成“授权侵权”,错就错在这里。原告和被告的销售行为,都不该被认定为“向消费者提供将组件拼装成模型作品的授权”,因为消费者搭积木是合理使用,不需要取得授权许可。

 

Ding:要定义一下合理使用

 

我:Ding趴,我说的“合理使用”指第二十二条规定的情形,在本案中特指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的情形。

 

B:个人使用。不过现在间接侵权扩张了哇

 

我:再怎么扩张,也不该扩张到消费者搭积木需要取得授权的程度

 

正如伟君兄在介绍“授权侵权”时所说的,出版社因“授权侵权”出版作品,如果尽了合理注意义务,是善意的被许可人或被授权人,可以豁免赔偿责任。为什么?因为出版社出版他人作品本应取得授权或许可。出版社虽然被豁免了赔偿责任,但是出版行为应该停止吧?不能再出版该作品了吧?

 

再来看本案,如果被告销售涉案商品构成授权侵权,谁是被授权人?消费者吧?消费者搭积木本来是不需要授权的,现在法院说他取得了“授权侵权”,他的合理使用行为变成了侵权行为,那么,他以后还能不能搭这套积木呢?一、他取得的是授权侵权,虽然是善意的被授权人可以免于赔偿,但应停止侵权行为,不能再搭这套积木了。本来的合理使用行为被法院判成了侵权行为,哪里出错了?二、消费者搭积木是合理使用,不需要取得许可或者授权,以后还可以继续搭。消费者不需要取得许可或授权,被告向消费者提供的“授权侵权”从何谈起?向一个不侵权的不需要授权的行为提供“授权侵权”?

 

总结一下,我自说自话把你的大作授权出版社出版,是授权侵权,因为出版社本该取得你的授权而我没有这样的权利;在本案中,消费者购买涉案商品并不构成取得“授权侵权”,因为他本不需要授权也不会侵权。或曰,如果积木是权利人制作的,那么,属于默示许可你搭积木,这也无从谈起,消费者搭积木是法律规定不需要取得许可的,不必权利人默示许可。

 

H:在积木构件或类似本案所涉组件的产品本身不构成作品的情况下,生产销售该构件或组件行为本身,与生产销售可用来制作雕塑作品的像皮泥、雕塑用泥、金属件,有何实质性区别?能因为像皮泥能用来制作某雕塑作品,就认定生产销售该像皮泥构成对雕塑作品复制权侵害?

 

LH兄妙喻,这里还是有个区别值得看一下,橡皮泥可以塑成任意形状,属于无特定用途;积木可能有若干主要形状

 

R:这个模型是一个科学作品,立体作品,大家有兴趣可以关注这方面的法律点

 

我:我的说法是,砖瓦厂需要为侵犯建筑作品复制权的行为负责吗?

 

H@在线推的新号  [握手]

 

R:雨刮器和打蛋器

著作权法不该是收容所 著作权法不该是收容所

就是这种样子

著作权法不该是收容所 著作权法不该是收容所

这是被告的外包装

著作权法不该是收容所

 

我:雨刮器打蛋器可以构成作品,我没意见,但被告卖的是搭建雨刮器打蛋器的“砖瓦”。更要命的是我楼上对“授权侵权”的评论,消费者搭积木本就不需要授权,法院怎么能判决认定销售涉案商品构成“向购买者提供复制权利作品的授权”呢?

 

如果说原告的销售是默示许可,那也是一厢情愿的单相思,现在法院判原告的销售同时是提供复制授权,那是硬要把单相思判成事实婚姻啊

 

Ding:被告除了卖积木外 还卖搭建图形吧

 

我:卖示意图构成侵犯图形作品的复制权,一审二审都是这么判的,没人有疑义。

 

B:这个跟专利很像,就是直接出售专利产品的部件,然后指导用户组装

 

R:这才是这个案子最好玩的地方,如何区分著作权保护的边界与专利权保护的边界,才是本案的亮点。

 

我:现在争论的是原告的销售是否同时提供雨刮器打蛋器的复制授权、被告的销售是否构成“授权侵权”

 

B:在老师说用户不侵权,我是同意的,个人使用嘛。关键就是是否构成间接侵权,即间接侵权有没有必要扩张

 

我:再怎么扩张,也不该扩张到消费者搭积木需要取得授权的程度

 

B:他告的是销售者生产者,没有告消费者

 

我:原告告的、法院判的是销售涉案商品同时向购买者提供了搭积木的授权,这个授权的前提是,消费者搭积木是需要授权的。消费者搭积木什么时候开始需要授权了?

 

H:除了案涉的30种模型,使用者还可使用案涉组件独创性组成其他模型,对于后者,原告没有著作权吧。也就是说,案涉组件本身不属作品,且其组合后产品并不限于原告拥有著作权的作品的情况下是,将生产销售该组件行为本身,扩张认定为对原告使用案涉组件组合的30种模型作品的间接侵权,过了吧

 

B1.有示意图引导,2,这个跟乐高还不一样,建议仔细看看

 

H:示意图侵权,一二审另有认定,大家也无争议。现在争议的是,生产销售组件行为本身,重新加入示意图因素后,认定被告生产销售组件行为侵权,是否正确

 

R:乐高是一个木匠创建的,给孩子玩的,所以偏重艺术性。慧鱼创意组合模型是德国的工程师发明的,给大学生学习科学原理和技术,用于启发创意用的。

 

我:著作权法不关心作品的创作意图

 

B:与其说授权,还不如说引导购买者实施复制行为

 

我:那么不是授权侵权,是诱导侵权或者帮助侵权?问题是消费者搭积木本来就不侵权,怎么构成诱导侵权、帮助侵权、或其它什么侵权?

 

R:授权他人的复制权,算不算侵权?

 

我:R趴没仔细看我的发言。消费者搭积木是不需要授权的,被告怎么授权?向不需要授权的行为提供授权,不是无的放失吗?二审判决错就错在把原告和本的销售行为认定为向购买者提供复制授权

 

如果说原告的销售是默示许可,那也是一厢情愿的单相思,法律规定消费者根本不需要原告授权就可以搭积木。原告自作多情也就罢了,现在法院判决书认定原告的销售行为同时是“向购买者提供复制权利作品的授权”,那是硬要判单相思构成事实婚姻啊

 

B:所以叫做间接侵权的扩张啊,授权还是教唆

 

感觉就是专利的间接侵权应用在了著作权里

 

我:我还是昨天的观点,此案似应以专利保护而不宜以著作权保护。至于专利能不能保护得了,外行不懂,就不发言了

 

R:武老师这个观点蛮好,其实也是我在案子中重点布局和论述的点。这种实物,特别容易让人认为是专利权保护的东西,关键是他还能动,然后让孩子们玩,在玩中学习科学知识,绝对有“实用性”。

 

好不容易抓住一个纯科学作品,不用实用艺术品来曲线救国,就怕法院畏于突破,扔到实用艺术品来保护

 

我:R趴的“科学作品”走的还是著作权保护的路子,不符合我的【此案似应以专利保护而不宜以著作权保护】的光辉思想,差评 [挖鼻屎]

 

R:哈哈哈,您的点是我重点论证的。您越反对,我越高兴

 

陆游有一篇《冬夜读书示子聿》其中有一句“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是我们论述该科学立体模型,之所以应当用著作权保护的重要启示。

 

我:科学作品用著作权来保护,这没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在本案中,【此案似应以专利保护而不宜以著作权保护】

 

R:这类作品因为其实物属性,行走于专利权保护的边沿,对厘清专利权和著作权的边界比较有实务意义

 

我:昨天我发的讨论里,最后是C老师对我说的“著作权法不该是收容所”的评论:不仅是收容所,还是垃圾桶。专利、商标范围清楚,进入不了的不往著作权法扔,往哪扔?

 

R:哈哈,保护边界的厘清,不等同于往著作权扔啊。只有在边界,才能逼司法去讨论边界的意思。否则不是稳坐钓鱼台了嘛,这类案子有啥意思。

 

我:实务界“往著作权里扔”作为一种策略,无可非议,理论界厘清专利权和著作权的边界也是有意义的,但最好不要轻易入套,司法界判案子更要小心,这个案子的二审就“往著作权里扔”了 [微笑]

 

B:模型与功能性还真是不好玩啊

 

我:跟模型、功能性都无关

 

R:关键在于,著作权法是否完全排斥实用性,对于那种主要是满足人类知识传承,满足精神需求的那种实用性,是否完全交由专利权保护?这是做这个案子最基础的需要解决的法律问题,后面才是整个案子作品的独创性如何论证的问题

 

我:雨刮器、打蛋器构成作品,可以受著作权法保护,这不会有大的争论

 

R:论证很重要,要面对的是被告的抗辩

 

我:一审二审都没有否定雨刮器、打蛋器构成作品的意思,一审是说原告卖的产品不是雨刮器、打蛋器

 

二审说雨刮器、打蛋器构成作品,这没问题,二审的毛病在于,卖“砖瓦”构成复制雨刮器、打蛋器的授权,这就有问题了

 

因为消费者搭积木(复制雨刮器、打蛋器)是不需要授权的。消费者搭积木需要取得授权吗?不需要吧?

 

法院认定消费者购买涉案商品的同时取得了搭积木(复制雨刮器、打蛋器)的授权,这不是把单相思判成事实婚姻吗?

 

R:合理使用对哇?学校教学哪?也算合理使用?被告名字其实就是教具有限公司,他恐怕不零售,就给大学供货,然后帮着建实验室

 

使用作品进行教学肯定不属于合理使用。之前教科书就有过判例。根据逻辑,法院这样判决没啥问题。再说个人是合理使用,但是批量化的授予他人的复制权,那是另一个性质的行为。

 

我:学校教学会有争论,另议。二审法院在判定“授权侵权”时并未特指是向学校授权,而是泛指【购买者以对价取得商品的同时,也取得了对30件模型作品进行装配复制的许可】、被告【商业性向购买者提供复制权利作品的授权,侵害了上诉人对涉案模型作品享有的复制权】,这个判决一旦成为案例,消费者搭积木就需要取得许可了

 

一审法院已经查明,涉案商品的组件是可以拼装搭建出30件模型作品之外的造型的(判决书太长,不去找原话了)。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