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在线推
在线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161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这样的风波我觉得是多事——易中天突然成了众矢之的

(2019-02-17 21:39:10)
分类: 版权

(有个帖子这两天在挨批圈刷屏了:<链接>《那个死也不原谅易中天的人,去世十年了》,于是有了一些讨论)


一、要用中文介绍评述某外文文本就必须取得在先译本的著作权人的许可吗?

 

我:易中天突然成了众矢之的,我倒是有一点不同的看法。


易是名人,“受害人”还说过“死也不原谅”的狠话,又是去世十周年传出的消息,这事不太容易讨论,我们换一个情景吧。假如有人想要写文章介绍评述林肯葛底斯堡演讲,或者肯尼迪“不要问你的祖国能为你做些什么,要问一问你能为祖国做些什么”的演讲,或者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或者床破不久前的国情咨文演讲,或者……,总之是有人要写一篇文章介绍某个演讲或某个文本并阐述自己的见解,而他要介绍评述的某个演讲或某个文本已经有了中文译本并且中文译本还在保护期内,他该怎么做?除了与中文译本的译者联系授权,他还有别的途径吗?如果他自己翻译,会不会因为与在先译本“实质性相似”而遭质疑?如果他像我一样鸟语只是幼儿园水平,他又该怎么办?他要用中文介绍评述某外文文本就必须取得在先译本的著作权人的许可吗?这对洪波兄的文著协倒是个好消息,但是我个人觉得这未必是好事


A:如果按律,当得许可,而且还要译者和原著者的双重许可。至于自译是否与先译者权利冲突,那是证据问题了。从可能性上讲,如果确定是自译,与前译在结构安排,文字表达上实质性相同,不太会出现。毕竟6O万字的学术作品,不是“你好吗?”

 

我:A老师倒是试试看翻译一个与“我有一个梦想”演讲已有译本不实质性相似的中文译本来?

 

(有朋友指出,严肃的学术研究从不认可以译文作为引证材料)

 

我:像我这样鸟语幼儿园水平的人,写不了论文,只是想评述“我有一个梦想”演讲并阐发一点自己的见解感悟,我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不争论了,我说的只是个人的看法,不图说服别人


 我感兴趣的不是易中天有没有侵权,我感兴趣的是用中文介绍评述外文文本该怎么做,并且我个人认为,【用中文介绍评述外文文本必须取得在先译本著作权人许可】未必是好事。个人看法,不图说服别人


二、小说发表以后不得“翻写”,是作家们必须遵守的准则吗?

  

(网上还流传着这样两张截图,也是揭露易中天的,我又说了几句)


 

 

我:【一部小说发表以后,不能把作品的创意出售供他人再度进行小说创作,这是作家们必须遵守的一个不成文准则】……中国网此文的作者是哪位?这个“不成文准则”好厉害的样子,真有这样的准则吗,是怎么形成的?一部电影可以多次翻拍,一首歌曲可以多次翻唱,一部小说为什么就不可以“翻写”呢?


Q:如果版权在莎士比亚时代就有并且达到了现在这样匪夷所思的保护程度,那么世界将失去一位文学大师,而且人们也不再有机会能够欣赏学习莎士比亚的伟大著作了!


我:Q老师说的“现在这样匪夷所思的保护程度”非一日之寒,是我们在一个一个案例中上穷碧落下黄泉,不判成侵权誓不罢休,前赴后继一砖一瓦辛辛苦苦砌成的


三、发表作品时必须公布创意来源吗?


Z:此事引出一个问题:如果原作者同意利用或改编自己的作品,可以约定放弃自己在改编作品上的署名权吗?这与代笔捉刀产生的问题,有点接近。

 

翻写就是改编吧,当然可以授权他人,但原作者署名还是要的

 

我:中国网此文说【小说发表后不得“翻写”】没有根据,Z老师你说的署名是另一个问题。我个人觉得原作者自愿不署名也是可以的

 

Z:如果原作者不署名,公众会误解,改编者也有沽名钓誉的嫌疑

 

我:1、不署名也是署名权的行使方式之一;2、我有个创意自己不写让你写,而且说好了你不必向外界说明这个创意是我的,你没有沽名钓誉之虞;3、“翻写”的成果是一个新的作品,确实是你写的,公众没误解

 

Z:这个不署名的情形,与匿名作品,是不一样的。另外,这种约定,就如同代笔捉刀,是否有效,也许不同的法律体系下,有不同的规则。中国法院会如何判,不好说。

 

我国文人向来没有引用必须有出处的习惯,借鉴他人公开发表作品中的创意起码要加以说明,否则,就是一种沽名钓誉。这是个坏习惯。

 

我:1、写小说不是写论文,不能用论文的规范来要求;2、借鉴创意不是引用文字;3、我自愿把创意告诉你让你写而且表示你不必向公众说明创意是我的,这不违法,你也没有沽名钓誉;4、如果你对外说了创意是我的,反而违反了我们之间的约定;5、至于代笔捉刀,如果我求你帮我写一封情书,你是否要求在信上必须写明是你执笔的?

 

Z:其实原作者的文章也是公开发表的,事后被公众发现了两者之间的关联,才引发猜疑和风波。如果一开始就坦诚说明,何至于此

 

情书,一般不公开发表的吧,这个例子极端了。另外,我不反对把未公开的创意私下转让,这是属于商业秘密的范畴。但已经公开的内容,还是有来源说明为好 。否则公众难免混淆和猜疑。

 

我:情书一旦公开发表,就必须写明谁是执笔人?

 

两者之间有关联,事先能说明当然好,不说明也无可非议,猜疑和风波是外界多事了。比如说中国网此文,还生造出一个不得“翻写”的“不成文准则”来,纯属误导公众,

 

Z:两个作品之间高度关联和相似,公众怀疑一下,无可厚非。

 

情书,这个例子不妥。一般来说,情书或书信代笔,是记录或表达写信人的意思而已。这与代笔捉刀,不是一回事情。另外,代笔捉刀,是否署名权转让无效,我也不确定,法院估计也不知道。

 

我:怀疑一下,议论一下,无可厚非,但没完没了,致成风波,就是多事了

 

Z:既然是公开的东西,白纸黑字,任人评说吧。

 

我:【情书,这个例子不妥。一般来说,情书或书信代笔,是记录或表达写信人的意思而已。】……我的意思是“亲爱的,我想你”,你用你的生花妙笔写得洋洋洒洒,花团锦簇,你是真正的作者,但还是不要署名的好,不管是否公开发表;

 

公开发表的白纸黑字当然任人评说,但没完没了,还有人像中国网此文作者那样生造“准则”推波助澜,这样的风波我觉得是多事

 

Z:(贴了一张截图)这样的风波我觉得是多事——易中天突然成了众矢之的


我:没有参与创作而以作者身份署名,与易中天“买了”别人的创意创作作品取得作者身份,两者是有区别的。

 

1、把没有参与创作的人署名为作者或有欺骗愚弄公众之嫌(不必然是欺骗愚弄);2、参与创作的人不署名则是行使署名权的方式之一,通常不存在欺骗愚弄的问题;3、“买”来创意创作作品依约定不公布创意来源,更没问题

 

具体到中国网此文指责的“翻写”,实际上是【演绎作品的原作者是否可以自愿不以原作者身份在演绎作品上署名】的问题,我觉得没问题,这是原作者行使署名权的方式之一

 

Z:没有参与创作而以作者身份署名,易中天“买了”别人的创意(其实不仅仅是创意)不说明,本质上都是把别人的东西当成自己的,有虚假陈述误导公众的嫌疑

 

我:要求作者必须公布创意来源,过苛了,而且没有法律依据

 

Z:表明出处,理所当然,也是法律要求。否则,为啥要说根据…改编?

 

我:法律保护的是创意的表达,不是创意本身

 

Z:创意和表达,不是绝对的,我说了,易是对杨作品的改写,不仅仅是一个创意的借鉴

 

我:我自愿让你用我的创意写小说,自愿不公布是我的创意,这不违法

 

Z:不争论了

 

我:这样的风波我觉得是多事——易中天突然成了众矢之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