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在线推
在线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669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电竞比赛构成对游戏作品的演绎吗?

(2018-03-03 10:35:23)
分类: 版权

 

 

我:拜读了<链接> 网络游戏直播的版权法律保护问题研究,仅就四(二)“游戏主播自行录制的网络游戏直播视频产品的权利归属”和四(三)“大型电子竞技比赛视频的权利归属”这两节提两点看法。

 

一、【网络游戏直播平台玩家或解说员自行比赛过程通过网络传播供他人观看,……其对网络游戏软件及其相关的音乐、美术等作品的使用,已不属于合理使用的范畴,根据《著作权法》第40条的规定,该游戏主播需要得到网络游戏运营商的许可,并支付相应报酬】,这一点我有不同看法(<链接> 附加条件太多了——网络游戏直播行为的版权问题),不争论了;

 

二、【大型电子竞技比赛都是基于游戏本身的,……这些竞技比赛构成对游戏整体的演绎,因此这种整体演绎需要经过网络游戏运营方的授权,并向网络游戏运营方支付相应的报酬】,电竞比赛构成对游戏作品的演绎,我还要再想想,初步的感觉是难以同意。

 

另外,【而实践当中,一般情况下玩家在玩游戏之前与游戏运营商所约定的用户协议里面都是禁止游戏玩家未经许可私自在网络上公开传播或直播自己打游戏过程的;……】,如果有约定,那就好办了,这是一个合同违约纠纷,就按约定来判吧。

 

孙:非常谢谢分享! []

 

文章中提到:“电子竞技比赛直播视频往往凝聚了导演、摄影、嘉宾、参赛选手等诸多人员的创造性劳动,可以说是最为复杂的合作作品。对于视听作品权利的归属,我们可以参照电影或类电作品的规定。……”这是不是太快了一点?需不需要再细化一下,一步一步来?先从比赛的本身开始,然后再谈直播?这与体育赛式的直播或转播有无如何根本上的不同?何谓“类电影作品”?其中必须具备如何的要件,抑或只要“长得像”部电影(但其实不是)就可以了?

 

个人赞同对于电子竞游的直播原则上是可能受到著作权的保护(但这只是个“假定”,实际上仍须依据个别案件的具体事实来认定,不宜一概而论)。这就意味著在达到是否果真支持这个“假定”之前显然还需经过好些不同阶段的研判。

 

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是:是否只要有任何智力劳动的投入就必须对由此所产出的成果赋予某种权利?是否只要有一定的投入(人力、物力或资金)并具有一定的经济价值或收益(包括潜在的),也必须要赋权?

 

田:在老师,确实一些问题,合同可以解决一部分,就像目前还在热议的数据问题。

 

孙老师,在现行法体系下,我同意您说的个案认定。一般的录屏,不能说是电影或类电。大型竞技的直播,则表现手法比较复杂,丰富,保护上也需有别于普通的录屏。 [微笑]

 

林:游戏直播是玩家以游戏规则为基础的演绎,不是以内容为基础做演绎,游戏对玩家的意义就是乐高积木,搭出来的作品属于玩家。

 

至于游戏权利人要把权利周边覆盖到游戏直播,这种解释下的版权已经丧失基本平衡功能,限制公众对游戏的合理利用

 

音乐翻唱尚有强制许可,组织玩游戏都要受版权人二次控制,这不符合版权法基本原则

 

田:林老师也是承认游戏权利人的在先权利的,这点没有争议。是否需要对在先权利进行例外限制,现行法没有明确规定。

 

我倒觉得分情况,商业使用与非商业使用。即使有合理使用,也应严格限制合理使用。

 

至于是不是强制/法定许可,至少游戏领域还没有成熟立法吧。

 

林:在先权利的存在不以任何人承认为条件。举一个例子,如果直播一场某某法律思想研讨会,这应该不需要授权。

 

朱:林老师说的有一点我觉得特别好,就是“游戏直播是玩家以游戏规则为基础的演绎,而非以内容为基础的演绎”

 

这些天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游戏直播如果没有了直播平台提供的直播打赏等方式,其是否还能像现在这样存在如此大的经济价值并被各方逐利

 

田:最近在学习公共领域,林老师的观点,我还是坚持个案和合同处理,一体规定并无定论。

 

直播演绎基础肯定有游戏规则,是重要的被演绎内容之一。不过,不能因此忽视游戏作品的其他重要甚至更重要的要素 [微笑]

 

 …………

 

(因为自关禁闭,提出话题以后没有参与讨论,直到两天后刑满,才连夜补课)

 

我:前天深夜我挑起了田兄大作的讨论,提了两点看法,然后自己就禁闭了。现在补课,说说我的想法。

 

我当时提的两点看法,第一点已经说了太多的车轱辘话<链接> 附加条件太多了——网络游戏直播行为的版权问题,不多说了。第二点,我当时说,对田兄的【电竞比赛构成对游戏整体的演绎】的观点,我还要再想想,初步的感觉是难以同意。

 

现在还是难以同意。

 

电竞比赛构成对游戏作品的演绎吗?林兄说,【游戏直播是玩家以游戏规则为基础的演绎,不是以内容为基础做演绎】,田兄说,【不能因此忽视游戏作品的其他重要甚至更重要的要素】

 

他们二位的观点,我偏向林兄。但是我对他们二位的观点都还有不同的意见。

 

我认为,“演绎”这个词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什么是“演绎”?现行法及其实施条例都没有“演绎”,实践中,在我国著作权法律的语境中,“演绎”通常是第十二条所说的对作品的改编、翻译、注释、整理。我理解第十二条所说的“演绎”有三个要件,一是原作品,二是对原作品进行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三是要产生新的作品。以此观察电竞游戏,要件一没问题,但是要件二和要件三是否符合?我觉得很可疑。

 

先说要件二,电竞游戏的过程是对游戏作品的改编吗?不是吧?就像使用文字处理软件进行写作和编辑不是对文字处理软件的改编、使用Photoshop软件P图不是对Photoshop软件的改编一样,运行游戏软件进行电竞比赛不是对游戏作品的改编。

 

运行游戏软件进行电竞比赛不是对游戏软件的翻译、注释、整理,我觉得不需要赘言了。

 

再说要件三,电竞游戏的过程产生新的作品吗?我赞同孙老师说的,电竞游戏比赛与体育赛事(在著作权法的意义上)没有本质的不同,比赛的过程和结果都不产生新的作品。

 

所以,我建议最好不要说【电竞比赛构成对游戏整体的演绎】,请田兄和朋友们考虑。

 

(这篇博客说到这里,已经完成了题目“电竞游戏比赛是对游戏作品的演绎吗?”的任务,以下的讨论又回到了<链接> 网络游戏直播行为的版权问题

 

有朋友或许会认为,电竞游戏的画面不全是系统自动生成的,有不少画面是可以有著作权的,因此游戏玩家、比赛组织者、直播机构应该为这些画面取得许可。

 

对这个问题,我赞同孙老师的观点。孙老师说,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是:是否只要有任何智力劳动的投入就必须对由此所产出的成果赋予某种权利?是否只要有一定的投入(人力、物力或资金)并具有一定的经济价值或收益(包括潜在的),也必须要赋权?

 

我认为,电竞游戏过程中对游戏画面(以及效果音乐等等)的使用,不是版权性的使用,而是林兄主张的“道具”、工具的使用。这个话题已经说了太多的车轱辘话,不多说了。我前天深夜请朋友们考虑一下,下面几种情形是不是需要取得许可:

 

【例一】比如说,222日的讨论中林另外举的例子,假设有一副猛犸棋(226日注:林的原话是“象棋”,为避免“象棋”有没有版权的纠缠,改为“猛犸棋”,假设棋子造型有版权),棋子的造型是有版权的,直播这样的猛犸棋比赛要不要取得棋子作品的权利人的许可?

 

【例二】我在“附加条件太多了”这个帖子里说的,我愿意直播我家里挂着油画的客厅,要不要取得油画权利人的许可?

 

【例三】还有,我在那个帖子一开头举的例子,直播用文字处理软件写作、编辑文稿的比赛,猛说word的字体没有版权,我没跟他纠缠,如果直播画面上出现的字体是有版权的呢?

 

【例四】还可以另外举一些例子,比如说,六一儿童节小朋友进行搭拼图比赛,比赛用的拼图都是从市场上买来的正版的拼图,组织者要不要取得拼图权利人的许可?直播这样的比赛要不要取得拼图权利人的许可?万一拼图形成的图片(就是拼图的“底图”)涉嫌侵犯美术作品的著作权,比赛组织者要不要承担侵权责任?直播者要不要承担侵权责任?

 

我觉得不需要。

 

这几天在禁闭中反思,想到了一个更贴切的例子:

 

【例五】家里有小小孩的朋友应该都有给娃娃做填色(涂色?)游戏(练习?学习?)的经历,给孩子买过填色画本。小朋友用笔(或者颜料、彩色的沙等等)把单线条的画面(内容是童话、动物、花卉等等)涂上(填上)各种各样的颜色。我的问题是,如果举办一场这样的填色比赛,组织者从市场上买来正版的儿童填色画用于比赛并进行直播,直播画面长时间全屏呈现填色画的画面(画面上随着小选手的填色渐渐地由单线条的画演变成填满了颜色的画)。请问,如果直播画面长时间全屏呈现的单线条的画还在版权保护期内,组织这样的比赛、直播这样的比赛需要取得许可吗?

 

吴:@武幼章-上海-编外人员  感觉重在观众(围观者)的关注点在哪里,是画面还是运动员的技能(如果游戏直播,主播占屏幕的99%,是否还有人看呢?杂技如果自行车占画面99%,是否还有人看呢),同理,观众关注的是文字内容还是字体本身

 

我:我在楼上的【例五】,就是作为“道具”的作品占直播画面100%的情形,@吴 和朋友们认为直播这样的“春芽杯国际填色大奖赛”需要取得许可吗?

 

吴:填色比赛一般是简单线条,不易构成受保护的作品,即使构成,也有个使用目的的考虑

 

我:@  这样的<链接>填色图,直播时全屏长时间呈现,需要取得许可吗?

 

猛:典型的“转换性使用”

 

我:直播开始的时候是这个画面,半小时后涂满了颜色

 

猛犸兄弟认为需要许可吗?

 

猛:我认为是“转换性使用”,不需要许可

 

当然前提是法官不是合理使用12的死忠粉,如果法官刚好是个“十二种”的铁粉,那这种也是侵权

 

我:你再想想看。这个例子完全符合你提出的“长时间全屏呈现”的条件

 

猛:@武幼章-上海-编外人员  但是这个已经实现了“功能转换”,就是美利坚人所称的“转换性使用”

 

我:这个例子和电竞有何不同?

 

猛:电竞在性质上也可类似,但数量上不可相提并论

 

因为打破了某种平衡。【转换性使用】也是有条件的,并非只要那样就可以,比如电竞就不行

 

具体为何不行,我打算撰文一万字半年后发表具体说明

 

我:什么数量?

 

猛:总之,我还需要进一步思考。

 

我:我说过,你可以到组织部任职

 

猛:……

 

我:感谢楼上各位的讨论。不过,刚在的讨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电竞直播是否需要许可,而我刷屏的主要意图是想讨论田兄的【电竞游戏比赛构成对游戏作品的演绎】,我认为不是“演绎”。

 

这个问题以前没有考虑过,但是很有意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