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转贴]李凌:追忆西单“民主墙”诞生始末

(2012-04-08 05:54:14)
标签:

转载

案:李先生的这段文字,估计是出自他应我邀请撰写的当年编《未定稿》的长文中的一段。看着眼熟。文章发在我编的《生机:新时期大型人文斯刊素描》中。文中提到的“小聂”是我单位已退休的聂凤砥大姐。
            李凌:追忆西单“民主墙”诞生始末
        万里如虎 于 2012/2/9 0:07:3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史海钩沉

     事情要追溯到1976年“天安门事件”(即“四五运动”)。

     1976年1月周恩来总理逝世,全国人民无比悲痛,用各种方式悼念人民的好总理。3月底至清明节前,北京上百万群众连续多日在天安门广场献花圈、写诗词,悼念周总理。我当时还在通县农业科学研究所工作,几乎天天下班后都回城里,为的是到天安门广场参加悼念活动。我亲眼看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周围的花圈一层层摆得很高,天安门广场上,也排满花圈,一直排到长安街。有的工厂工人为了防止有人破坏,就把花圈造成铁的,成吨重,在哀乐声中,把花圈抬进广场。有很多小学生,在老师带领下,流着眼泪,把他们亲手做的小花圈挂在广场的灯架上。纪念碑周围的树丛上,栏杆上、灯柱上……挂满了白花。那些天,不分白天黑夜,都有千百万群众聚在那里,有的哭着朗诵哀悼周总理的诗词,有的申斥“四人帮”的滔天罪行,有的呼唤为邓小平平反……其他地方也有这样的活动。这吓坏了“四人帮”。他们向毛泽东报告说:这是邓小平煽动群众反对毛主席的反革命事件,以至邓小平再次被打倒,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四人帮”利用专政工具,从4月5日凌晨开始,在全国各地,对广大群众纪念周总理的活动进行血腥镇压。仅在北京一地,就有388人被捕。

     1976年10月,“四人帮”被粉碎了,“文革”十年噩梦终于结束了。但“天安门事件”这个大冤案直到1978年9月,仍未能平反。这成为压在全国人民心上的大石头。

     《中国青年》杂志在停刊11年之后,于1978年9月10日出版了复刊号。在以本刊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的题为《破除迷信,掌握科学》的文章中,引用了毛泽东在1954年讨论第一部宪法草案时讲过的话:“我们除了科学以外,什么都不要相信。就是说,不要迷信。中国人也好,外国人也好,死人也好,活人也好,对的就是对的,不对的就是不对的,不然就叫作迷信。”这篇文章锋芒所指当时仍占据党内高位的“凡是”派人物。

      这一期《中国青年》突出的重点是呼吁为“天安门事件”平反。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革命何须怕断头》,报道了“天安门事件”当事人韩志雄的英雄事迹。他因悼念周总理被捕入狱,多次被毒打,但他坚贞不屈,当审讯人员要他交代去天安门的动机时,他说:“我就是对你们批邓不满,我不相信邓小平是搞修正主义。把国民经济搞上去,关心群众生活有什么罪?”《中国青年》还发表了“童怀周”选编的《天安门诗抄》。“童怀周”是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汉语教研室同志们的共同笔名,意为“共同怀念周总理”。他们冒着被捕的危险,每天去天安门广场书写、抄录缅怀周总理、怒斥“四人帮”的诗词,并把诗词巧妙地珍藏起来,油印散发。《中国青年》编辑部的同志们经过艰难曲折的努力,在复刊第一期,将这些诗篇的一部分发表出来。

      当时我已调到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主编《未定稿》(“文革”后一个为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冲破禁区、解放思想而大声疾呼的新刊物)。9月10日上午,我们《未定稿》编辑部的同志们在新出版的《中国青年》上读到这些诗。“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洒泪祭豪杰,扬眉剑出鞘!”……我们感到热血沸腾,仿佛回到了两年多前的天安门广场……

      我们旁边办公室的同志下午到街上买《中国青年》,回来说,买不到,不准再卖了。我们想:“天安门事件”被定为“反革命事件”,至今仍未平反,现在《中国青年》挺身而出,公开正面报道,需要很大的勇气,现在又遭封杀,肯定遇到巨大压力(后来知道是汪东兴下令禁止发行的)。我们应该尽力支持,让广大群众看到这些文章,读到这些悲壮的诗篇,以产生更大的影响。于是我们立即到《中国青年》杂志编辑部又买回一份《中国青年》,我和王小强、王晓鲁三人把杂志拆开,一页一页贴在大张白纸上,并在重点文章和诗篇上加了鲜明的大红标记,以引起读者注意。我们又用红墨水大字写上一段按语,大意说:这是今天出版的《中国青年》杂志复刊号,不知为什么,街上买不到了,现张贴出来,供大家阅读,请大家评议。

      贴在哪里好呢?我的家当时在复兴门外三里河中国科学院北门外的地震棚里,我天天骑车上下班都要穿过长安街,看见西单路口东北面有一段灰色的围墙,而且那里有几路公共汽车站,常有许多人在那里上下车。我想,贴在那里,肯定有人看。于是我建议把这份《中国青年》贴到西单那面墙上去,大家都赞成。随后我骑上自行车,编辑部工作人员聂峙砥(女)乘公共汽车,我们俩带着这份大字报和一桶浆糊、一把笤帚,来到了西单路口。一到那段墙下,我就赶紧刷浆糊,小聂急忙往上贴,很快就吸引了很多人来看。谁知这时两名戴着红袖章的持枪士兵前来干涉,吆喝:“不准贴,不准贴!”有一个士兵的两只手像铁钳一样,紧紧地抓住我的双臂,命令说:“你们不能贴!”还说:“你跟我到我们领导那里说清楚!”这时围上来的人更多了,有些人对我们说:“我帮你贴!我帮你贴!”有的帮刷浆糊,有的帮小聂贴,更多人则是把两个士兵和我围在中心,并对两个士兵说:“干嘛?干嘛?这些都是今天出版的《中国青年》杂志,下午就买不到了,贴出来让大家看,这又不犯法!”有的高喊:“你们怎么随便抓人?放了他!放了他!”正在大家大声嚷嚷的时候,那个士兵稍微犹豫了一下,人们一拥而上,把士兵的双手拽开,有人低声对我说:“赶紧走!赶紧走!”于是我才得以脱身。

      我离开人群一看,杂志已经全都贴完,小聂也乘公共汽车回去了。我放心了,就跑到住在附近的一位朋友家,把事情经过向他们说了。他们说:干得好!干得好!但我的自行车还在那里,我怕那两个士兵还在,就请朋友的女儿出去看。她回来说,看的人可多啦!密密麻麻四五层,但那两个士兵还在。“李叔叔,你现在还不能出去。”我请她隔半个多钟头再去一次,到第四次时,天快黑了,她才回来说:士兵们走了,你的自行车还在。这样,我才出去骑车回到我住的地震棚。一到家,我爱人正在着急,原来小聂回办公室,告诉王小强和王晓鲁说:“糟了,糟了,李凌被抓走了,要赶紧想法把他救出来!”小强马上跑到我家,告诉我爱人。一家人正在着急,看见我回来,才放了心。

     第二天早上,我骑车去上班,经过西单路口,看见我们贴《中国青年》的地方又贴出一些新的大字报。以后我每天上下班经过那里都要看看,大字报越来越多了。起初,多是同情天安门事件受害者的,要求为这次事件平反。后来,就针对整个“文革”了。有的大字报提出:毛主席既然说林彪不该用自己老婆当秘书,为什么他又让江青有那么大的权力?有的大字报提出了“一百个为什么”,涉及中国政治生活中许多不正常的现象,让大家深入地思考。……这样,就渐渐发展成了“西单民主墙”,引起国内国际广泛关注。

      那时候,我被打成“右派”的冤案还没有平反,有一位同志“警告”我说:“李凌,你这家伙不要命啦,你还是‘摘帽右派’,竟敢干这样的事,你不怕罪上加罪,把你打成反革命!?”我说:“该做的事情总要做啊!”我想,这位同志是出于善意,是根据过去历次政治运动得出来的教训。当时“四人帮”虽然倒了,但“两个凡是”的气氛仍然很浓;如果他们得胜,我肯定“没有好果子吃”,又被戴上什么帽子是完全可能的。但是,是非观念、善恶观念驱使我,正义与良知驱使我,虽然自知前面可能布满荆棘,也自知力量微薄,但也必须这样做!

     《中国青年》复刊号被封杀,一时成了北京热议的话题,要求为“天安门事件”平反的呼声越来越高。这一年的10月以后,《中国青年报》、《人民日报》、《工人日报》先后发表了许多在“天安门事件”中与“四人帮”及其爪牙进行英勇搏斗的英雄们的事迹。11月中,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林乎加宣布:广大群众在天安门愤怒声讨“四人帮”完全是革命行动!新华社立即把这个消息作为重大新闻向国内外发布。11月8日,新华社根据北京市公安局审查的结果,宣布所谓“天安门反革命事件”完全是一宗冤案,在这次事件中被捕的388人,没有一人是反革命分子。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宣布为“天安门事件”彻底平反。

      后来我才知道,为平反“天安门事件”这一大冤案,当时在党中央是经历过一场严肃斗争的。1977年3月,在中央工作会议上,陈云同志就提出要为它平反。但没有通过,原因就是有些人还认为:这案件是毛主席定下来的,如果为它平反,就是“砍旗”。

“西单民主墙”已经过去许多年了,然而那时候的情景仍历历在目。这件事情使我更加明白:广大群众对那一套专制统治的做法是十分厌恶的,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历史的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正义的声音是挡不住、封不住的!

作者 李凌,1925年5月12日出生于广州。1942-1946年在西南联大历史系学习。曾任西南联大中共第二党支部书记。(据《战斗在北大的地下党人》184页,北京大学出版社,1991年6月第1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散布一条谣言
后一篇:啤水明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散布一条谣言
    后一篇 >啤水明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