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文评论
王文评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3,103
  • 关注人气:1,7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美国观察(三):通州的“狂拆迁”与旧金山的“不掩丑”

(2012-11-05 18:36:25)
标签:

杂谈

通州的“狂拆迁”与旧金山的“不掩丑”

王文

2012年11月4日 星期日 晴 旧金山时间早晨5点40

208房间 Royal Pacific Motor in Hotel, China Town

 

住在旧金山市中心的中国城。酒店临街,房间距露天的过道就只隔了一层玻璃,半夜1点多楼下的路上有一些人在飙车或是撒酒疯,大概4点左右好像是收垃圾的车、送蔬菜肉类的车就开始轰鸣,夹杂着海边已睡醒的海鸥声。

 

我来之前,朋友M就劝,别订中国城的酒店,那里就是一个菜市场,果不奇然,这个全美最大的华人聚居区大约有30个街区,多是杂货铺,街道门牌是繁体中文,路上听到的也是中文,只是多说粤语。公交车里也尽是中国人,不过,买菜的大妈大叔、行走的华人衣着比较“土”,不是很时尚,两天前出租车司机对我说“这里就是中国”,此言不虚。但整体感觉像极了上世纪80年代的香港。

 

旧金山100万人口,在太平洋东部延伸进美洲大陆的港湾沿岸,有山有水,马路有时甚至出现45度的斜坡,九曲花街是绝对的经典,近似于电影《盗梦空间》里的街道。不过,一大清早窗外的车流多少让我想起了曾住过的北京通州。那也是100万人口的郊县,京杭大运河的源头有点“水”的意思,附近的大动河公园就算是“金门公园”吧,通汇桥就是“金门大桥”……

 

这肯定是不恰当地、生硬地比较。通州除了挨着首都,可以说,几乎没有一处能与旧金山媲美。原本通州完全有理由比旧金山强的。古通县是京杭漕运的源头,800年前就是繁华的港口,比旧金山的渔人码头强百倍。遗憾的是,现在的通州建筑,别说是有800年,连80年的历史恐怕都难找。

 

一两年前,通州据说要建北京新城,把新华大街以北连到运河边几乎小半个通州城都夷为平地,那些商厦、住宅大多是20年的“房龄”。不知道这背后有多少拆迁纠纷,也不知道是怎么解决的,对于我个人而言,更多的是感慨。那是我“北漂”的最初记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更大的感慨是,数十年后的中国,将是一个没有20世纪后半叶名人的故居的国度。很难想像,数百年后的中国人再回看当代的大作家、大学问家、大艺术家们,他们小时居住过的房子可能都只是两三居室,哦,不对,那时的那些房子早已被拆。当代中国人求新求变的功利心,使至少一个百年中国失去了历史的厚重与建筑的苍桑。

 

在旧金山,完全是另一种味道。一句话概括,这是一个不掩丑的城市。昨天坐在观光车游览了整个城市,耳脉里的中文传译用了几遍“这里就是过去臭名昭著的……”,然后讲该建筑背后的金融贪腐案、欲暗杀总统的大厦等,接着讲政府如何“英明”平息了一切,先抑后扬,完全是“美国式五毛”的旅游宣传。

 

很难想像,某一天到重庆,城市观光介绍里会有“请往右看,这个巷子里就是当年10条命案周克华被击毙的那个小拐角”;某一天到贵州瓮安,耳脉里的声音是“这里就是几十年前、办北京奥运前夕瓮安骚乱发生的核心区,但很快政府就得到了解决”;某一天到宁波,解说词里有“前方就是当年轰轰烈烈的PX事件中心抗议点,自此以后中国重化工项目的审批与改建掀开了新的一页”……

 

过去N年,中国发生了太多的假、丑、差、恶、乱、脏、罪、仇、血、杀的事情,但那些事哪一个发达国家没发生过呢?哪一个发达国家不是很好地迈过去了,正如现在中国正在迈过去的那样。不知道中国什么时候萌生了“掩丑”情结,似乎过去一切负面的、消极的、陈旧的事情都希望能够早早过去,就好像是没发生过。于是,旧建筑我们拆了,老记忆也淡漠了,当代中国人正在用“拆迁与重建”刷新了一个时代,也有可能让这个时代消逝了大多数的“B面史”而显得失真。

 

有一些人肯定会将我这番话做一番那几起特殊风波的“政治化解读”,进而寻求类似“翻案”式的努力。其实,我不太赞同这种怨怨相报式的逻辑,也希望这种逻辑能够在中国早一天化解。

 

四年前,在得克萨斯州的沃斯堡,我参观了一个巨大的印第安博物馆。美国白种人以几近“屠杀”的方式,将200年前数百万印第安人赶尽灭绝到了现在的十多万,现在则建了豪华的博物馆以示尊重。

 

在旧金山,昨天晚餐差点与朋友M翻脸,M认为在美国丝毫没有白种人对黄种人的歧视,我急了:那是因为你融入得很好,但不能这么以偏概全。美国人自己都说,西部铁路每一根枕目下都有一具华人的尸体。你要知道,旧金山这座城市的每一块路砖下可能都有华人血与骨。这怎能不是歧视呢?我知道,当时可能有些失态了。关于美国20世纪初的排华法案,今年美国国会不是道歉了吗?为什么还要那么耿耿于怀呢?

 

历史的悲剧与罪恶需不需要清算、报复或者难以释怀,这至少是一个集伦理学、经济学、社会学、人类学、政治学甚至物理学一体的历史学大难题。但旧金山的“不掩丑”或许能够给我们一些启示吧。

 

清晨的光亮透过窗帘缝已照进了房间。在旧金山的第三天,丝毫没有看到一点美国大选前两天的爆炸气氛。或许加利福尼亚州早已铁定是共和党的了,人们天天歌照唱、舞照跳、睡照睡,中国城里的人们对政治总是有一些距离,在这里我一句英文不说也能畅通无阻。“这里就是中国”,但下一站肯定不是。波士顿,下午我就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