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wfshine
wfshin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19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姑妈

(2008-05-30 00:00:00)
标签:

情感

分类: 嘈嘈切切错杂弹
老姑妈

有些真情,当你失去时,方才留意。
上周日,5月25日,老姑妈过世。
26日晚上,堂弟打来电话,我方才得知此噩耗。
27日早晨,从大学城赶回闽侯关源里老姑妈家,为她送行。方才了解她的些许生平。



    老家离市区大约12公里,二十年前,往返一趟就得花上半天时间。自老家远去10公里到达闽侯铁岭(铁路经过的山岭),尚有公路,而关源里则藏在路旁的山坳里,距公路还有15公里。这段距离是我从《闽侯县地图》上估算出来的,而这张稀罕的2开大地图贴在殡仪馆冷灰的墙上
    二十年多前,我记事起,老姑妈每逢过年,都要备上鸡、鸭、猪肉、线面、山货、蔬菜,外加一块自家打蒸的约有脸盆那么大的年糕,到福州送给我的奶奶。天刚亮,从关源里的山间搭坐简易的三轮摩托,迎着冷风颠簸到铁岭;在公路旁挤上臃肿的、闷罐一样的春运汽车到达市区的终点站;最后挑着沉重的年货步行近半个小时到我家里时,老姑妈卸下扁担,拍拍肩膀,说着“不累,我每年都要这样”,笑咪咪地将年货呈到奶奶的面前。此时,至少已是中午了,然后她不等坐上一个小时,又要匆忙地赶车回去。
    这天我雇辆摩的在通往关源里的路上飞驰,正午的骄阳晒得我的视线有些模糊,一如记忆中老姑妈的样子。老姑妈是奶奶的侄女,但是论年龄她只比奶奶小十多岁。我记事起,她已经是五十来岁的人了。她的模样看起来不比奶奶年轻多少,又比大伯父也年长许多,加之一年几乎才见一次面,所以很久以来,我甚至弄不清她究竟是我的姑妈,还是姑奶奶。她没有上过学,常年的农业劳动把她的皮肤晒得黑亮,但头发总是梳得很整齐。当她镶着金属义齿的嘴笑起来时,深深的皱纹把额头划得像犁过的田。
    老姑妈其实是伯公的养女。她幼年时生父过世,生母改嫁伯公后又生了一女一子。伯公,生母也尚早辞世,我的奶奶便时常照顾她们姐弟,婶侄关系十分融洽,以至于我父辈兄弟四人也随老姑妈姐弟一样,一直用“婶婶”来称呼自己的母亲。福州媳妇在婆家受委屈时常说,“你敢欺负我娘家厝没人呐?”老姑妈嫁到外村时,有些人以为她只是养女,又没有改姓,因此邻里、妯娌或姑嫂间不免发生摩擦时,总想欺负她。早年间有一回,老姑妈实在忍无可忍,向奶奶哭诉;于是奶奶令我的三个伯父立即带她去婆家讲理。好在当地民风还算淳朴,婆家人见我的伯父们均是戴眼镜的读书人,肃然起敬,从此不敢再找老姑妈的碴儿。
    老姑妈对我的奶奶也是打心眼儿里地尊敬。她的生活并不宽裕,却一丝不苟地置办最丰盛的年货送给奶奶,鸡鸭鱼肉菜一样都不少。她的儿女和我父辈年龄相近,却始终恭恭敬敬地称他们“舅舅”,我与这些“大龄”表哥、表姐极少见面,而他们却总能熟悉而亲切地喊出我的名字。四年前,奶奶过世。年近八旬的老姑妈马上从关源里赶来,悲恸地为她更衣、梳头、擦洗。伯父告诉我,这些都是她在尽亲生女儿的孝道……
    老姑妈过世前,卧病在床一年多。我曾随父母去看望她。她见到我们时很高兴,脸上的倦容顿时消散了不少,还勉强着要从病榻上坐起来。因为中风,她已经说不出话,声带只能发出“嗒嗒”的声音,谁也无法听懂。而那天老姑妈似乎有很多话想对我们讲,于是就用仅能活动的一只手吃力地向我们比划着,她着急着没有办法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刚刚舒展开的皱纹又紧紧地缩在一起,十分伤心地淌着老泪…伯父告诉我说,早在老姑妈生病前,就多次表达这个意愿:她觉得我们一大家子的人都有文化、有事业,很为我们自豪,希望将来能为她送行。农村的老人们特别讲究这个面子。
    老姑妈敬重我们家,我们也爱戴她。下葬当天,我的伯父伯母,父亲母亲,堂兄弟们搁下工作,悉数到齐。这是喜丧,表哥张罗我们要坐上席。

    愿老姑妈能欣慰地看到这一幕,在天堂安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