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悲观者
悲观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882
  • 关注人气: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自行车一日游(2)

(2008-11-09 16:02:52)
标签:

环保

旅游

杂谈

原创

自行车

游记

户外

分类: 旅游

 

自行车一日游(2) 

四月十日

阳光如上星期一样的明媚,安顿好家里,走喽。

今天的行程大约是这样的:沿上星期的路线直行,到终点后,走老路返回。

今天的风特别大,每前进一步都颇感费力,不禁对今天的计划凭添几分担忧。说到自行车的长途骑行,不知各位大侠有没有这种感觉,风好像专门与你作对,无论朝哪个方向走,真正给你顺风感觉的几乎没有,总是在无休止的与风作着搏斗,这一点在山区、在日出和日落时表现的特别明显,强大的风阻对人的意志力和体力都是一种极具摧毁力的考验。

呼啸的劲风反而吹出我万丈的豪情,有什么了不起的?如果连今天这难得的锻炼天气都感到畏缩的话,那就干脆回家洗洗睡吧。

虽然风大,但从我身边仍然疾驶过无数去郊游的轿车及摩托车手,关于他们的身份及出行的目的,我想凭我多年的旅游经验是一眼就能看得出的,不管他们套了多少的衣服、不管他们的车窗上是否贴了防晒膜。

看着他们得意洋洋的呼啸而去的背影,我绝对能想象得出他们在车上那舒畅通透到极致的心态与威风很有成就感的表情。我想在与使用着落后工具的人的比较当中,这种心态可能都是相同的,至少我是有过。可我在与自然的全身心接触后所体验出的那种溶入自然的感觉,我想,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也是很难想象得到的。再说骑那劳什子也是骑不上拔仙台的。老老实实把羡慕的心放回肚里,蹬自己的车吧!

说不动心是假的,家里放着烧油的家伙不用,顶风费力的与自行车叫劲,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我这样的人;反正我想,在我骑行的这条大路上是没有的。说起摩托车,我还真的与它接触较早,在初中时,我曾在军体校学过那家伙,同时学习的还有射击与跳伞。那东西可真是叫爽,绝对能满足人类的感官刺激。油门一拧,嘿……别再说了、别再想了,不然依我现在这蜗牛般的速度任谁也得泄了气。

为什么我好几年不摸车了,实乃我那家伙是2T的,虽不至于像现在街头许多车况不好的车辆如乌贼喷墨般的污染,但我的心里也总是有点别别扭扭的,在喷出一路的青烟满足自己的高速骑行之欲望的时候,于别人于我们的大气实在是弊大于利,所以干脆就将它束之高阁,放进仓库里雪藏了起来(各位大驴侠们,你们说我的环保心态还正常吗?我的同学和身边的人都说我快变态了,走火入魔了)。

在接近一个叫仲宫镇的地方,远远看去,好像是有什么大集或活动一类的,彩旗招展、锣鼓喧天,高音喇叭喊个不停,骑近一看:我的娘(差点晕倒)。原来是我在上篇所说的某某赏花节开幕的助兴活动,十几台大大小小的演出班子正在自己用帆布圈成的地域里演出,虽谈不上人山人海,三四千人还是有的,各位大侠可能要说了:这有什么奇怪的?值得你大惊小怪?诸位有所不知,会场是扎在一个大垃圾场里,请注意,那是一个约200X150M的略加平整后的大垃圾场。山风吹的垃圾尘土满天飞卷、扑头盖脸,我在近百米处就能闻到生活垃圾的独特气味,而数千号人就在那里像过年似的兴致勃勃聚精会神的看演出。全然不顾刺鼻的异味和随风飞舞的垃圾对视线的冲击,我那可怜的同类,我该怎样的来评述他们呢?能吃苦?顽强的生命力?我想,在截然不同的生存状态下,我是没有权利及资格来评价他们的,关于我们现在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所作的种种努力,历史将会给予最公正的评价的。不过,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当我想起这一场景,我就心口发堵,有种想吐的感觉。

逃离此地后,其它路段一路顺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值得向各位大侠汇报总结的,道路两旁的梨花现已绽开,只是形不成规模,星星点点,这儿十五、那里二十,没甚意思。远处的山边约有成百棵的规模,在灰蒙蒙的山坡上,形成如片片白云般的效果。北方的景致最好也就不过如此吧,全然没有南方那生动鲜亮的色彩和婀娜多姿的植被。

从四门塔再往前两公里,就是济南新建的野生动物园,看着满山高不过四五米的柏树、许多地方仍裸露着的黄土与青石。心想,这里是它们梦中的家园吗?我们人类把它们从世界的四面八方搜寻到这荒山辟野的不毛之地,到底是为了什么?科普?好奇?体现人类的强大?发展经济?或几者兼而有之?我想,长时间的处在人类中心观的氛围里,我们人类已经不会理性的认识环境与生物,仅仅把它们当作人类的附庸,人类的自然属性已经被欲望所取代、理性思维被浮躁所战胜、科学成为经济发展的工具。纵观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和生活在它躯体上的十三亿人,我们还能够找出多少纯净的土地和思想呢?极端短视的实用主义发展观正使得我们大多数的同类处于一种近乎与疯狂的状态。他们对可持续性发展知之甚少,对人类发展经济的终极目标从不做深层次的思考,他们就像带有神经质特征的狂想病人那样在大脑里一相情愿的为你、为我、为大家、为全人类描绘未来的美好图画。自然真的能按我们人类为她规划的模式原作吗?唉……呜呜呜呜呜呜……

象这类的假冒伪劣的地方,我是决不会进去的。因为,不管你是为它修建了贴有马赛克的房子、还是安装了四季恒温的空调,都不会取代那东非草原的辽阔、亚马逊雨林众多的生物、自然的空气、独特的进化地质,若让那些原本属于自然的动物郁闷而死,我想还不如给它一枪一了百了。在某动物园,我曾长时间的看着一只不知在那儿坐了多长时间一动不动的大猩猩的眼睛,那原本善良、单纯而后变得绝望的眼睛里透露出来的东西让我感到心酸、震颤和恐怖,我不敢再与她对视,我只有逃走,我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此时已近中午,到也没有觉得十分的疲惫与饥饿。既然对这个动物的乐园、天堂不感兴趣,那就走吧。我是没有走回头路的习惯,于是,我骑上了以前来此的老路。新公路开通后,这条路的行人及车辆明显减少,缘由是上下的急坡较多,不像新路那样的平坦和宽阔。以前这条路是通往此地的唯一一条柏油路,也是我以前常走的路。

因为是中午,路上的行人格外的少,经常是前不见行者、后不见追兵。一条弯曲起伏的乡间小路只有我一人孤单的、舒适的游骑。虽然坡多,但借着下坡时的动能一鼓作气冲上坡顶倒也平增一些城市里不曾有的乐趣。下坡时,看着两边整齐高大的白杨在身边飞速闪过倒也能给人以速度感。

没骑多长时间,就到了在新路上所看见的建于山坡边缘的规模较大的果园。因为距离较近,方显出丝丝的娇媚,多少有些置身于花海的感觉。找一枝繁花茂的果园,停车推入,在一看似舒适的地方坐下,拿出报纸饮料,以仙风道骨般的心态孤芳自赏起来。正待入定之时,忽感气味异常,原来此处不远有一大堆农家肥。把我刚刚酝酿出的一点兴致熏得无影无踪,放眼四瞧,难觅净土。只好换一上风处,并在心里不住的念叨:没有大粪臭那有五谷香,没有大粪臭那有……

说也奇怪,在这两次的出游中,我大约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呼吸的是带有浓郁堆肥气味的郊外空气。很是让我纳闷,出肥、晾肥、施肥,在我的记忆中好像应是冬季的农闲时节所做之事,怎么在四月,家家门前、地头上都平摊着许多的大粪呢?农活我是外行,说错了还请懂得此道的坛友指正。不管怎样,多多的使用农家肥,于人于地还是有好处的。

休息完毕,继续上路,越往回家的路骑,就越发现道路两旁从市里运出的随意倾倒的垃圾及在建的项目越多(新修的公路两边不敢倒)。一条充满乡村气息的幽雅小路渐渐的开始变味了,令人遗憾的是,不知是为施工的方便还是觊觎粗直的木材本身,许多高大的白杨树被人剥去树皮、露出鲜嫩的树干,为使其快死,还在树下放火烧之,白茬茬的树干上烟熏火燎的痕迹历历在目,让人心痛。

在仲宫镇我骑上了一条通往济南的小路,上路没多久,就觉得我的这个决策有点问题。路况差劲不说,小路两边的垃圾已不是大路那样的有一定的间隔,而是连绵不断的与我相随。在这样的地方骑车,其心情诸位大侠应能想象。呜呜呜……

这条路在以前还算是大路,新公路修好后,基本上只有那些大公路上不允许跑的大货车及手续不全的拉石料的货车及拖拉机跑了,在这里不管车上洒下多少垃圾及石子都是没有人管的。我在满目的垃圾中,在遍地石子、坑洼的颠簸中,在车辆掀起的滚滚尘土中骑行,喘气都不敢顺畅的呼吸,必须在冲出恶臭的瞬点间隙中狂吸几口。路边仅存的一点小草和树木,无不灰头土脸难觅绿踪,可怜兮兮的,要是它们能够说话,它们会怎样说呢?说实话,当时我真的想哭。

看这小路两旁许多的老乡,坐在垃圾旁喝水聊天;还有许多年龄较大的长者,木然的看着一辆辆卷起漫天尘土的车辆驶过。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无所谓?满足?虽然许多人家已经盖起了新房,但看着新房上那堆积的厚厚的尘土和旁边成堆成片的垃圾,看着村庄四周的秃山,他们怎么能够高兴得起来呢?他们是否还在回忆当年的宁静?或许他们什么也不想,只是把城里的垃圾拉出,随便找一地倒掉,拿自己应拿的报酬。因为生存权在许多人的眼里只是金钱的多少或物质的水平的提高。不过我总认为:一个不知道爱护自己家园的民族,他们的经济是不可能真正提高的。

快要进入济南市区了,路边依然是如山一样的垃圾。我们的经济应该怎样发展?作为一经济大省的省会的总体规划到底有没有?相关部门的官员们难道真的看不见吗?正像广东省人大代表质询政府官员所说的:你们瞎了、聋了吗?

此时,北边的天空涌上阵阵黑云,速度快的惊人。

天色越来越暗,暗得有点邪,真格是古话里常说的黑云压顶的恐怖感觉,自觉大事不好,脚下的频率也自然的快了起来。为了赶时间,抄近路狂蹬,进入市区时已感到凉风扑面,这是典型的变天症候。

说那迟,那时快,就看黑压压的苍穹与地平线之间有一条黄线由细变宽、由远及近扑面而来。刹那间,狂风大作、砂石乱飞,整个城市宛如人间地狱般狰狞。行人无不掩面四处奔逃。那时人们的表情,决不是平日春雨即下时的快步,而是天崩地裂时的本能惊慌。沙尘暴,在我们说过多次的早年美国西部因过度垦荒而造成的沙尘暴,我国西部地区不注意生态平衡而形成的沙尘暴,终于也来到了我们的身边。这时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十五分。我在令人窒息的尘暴里,发现一辆尚未逃离的黄面的,不管三七二十一拉开门就把自行车给塞了进去,给司机师傅说清地址,就急切的向车窗外观望,看着发怒的自然与四散逃逸的人群,我觉得我们渺小的人类面对根本无法与之抗衡的自然,多像暴雨来临前匆忙筑窝的蚂蚁,怎么跟自然斗?哎……悲哀呀!悲哀!!

面的行至植物园时,从大门里涌出无数的人流,分明是当初鬼子进村逃命时的表情与举止,许多西服革履的汉子左手抱小孩、右手牵媳妇,那顾得上什么潇洒不潇洒,一律是闭嘴、眯眼、憋气、低头的神态,夺路而去。对面电视台的记者这时也匆忙出动,不管尘土对摄像机的危害了,在汽车站抢拍乘客跳脚、焦急、望眼欲穿的生动一幕。

这时的我,虽坐在车里,免遭狂风砂石的蹂躏。但心灵之震撼是我三十八年的人生经历中所没有过的。我在近些年里写了点关于环境保护的文章,可都在全国上下发展经济的呐喊中石沉大海。只有《中国青年报》负责冰点栏目的张可佳老师采用了几篇,其它的全部贴到梁从戒老先生所创办的自然之友网站中去了。可惜这个国内最优秀的环保网站的点击率少得可怜,尚无法发挥它在保护我国生态环境所应起的作用。这从另一个侧面,也表现出国人对于环保的真实心态。

三点三十五分,到学院门口。这时的天空黑沉沉的,仿佛是晚上七点多的样子。回到家里,孩他娘已经把饭菜做好。洗脸换衣不值一叙,坐在沙发上,喝酒吃菜看电视,以平息刚才的惊心动魄。又跟老婆唠叨我以往的观点,从她朦胧的表情也表示处似有所悟的神态。家的温馨与周边地区的恶劣环境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可我们总不能缩在家里度过自己的一生吧!

今天一游,仿佛是从人间地狱里逃回一般,眼前所看到的几近于无政府状态的经济发展及对环境的随意破坏,使我对可持续性发展在我国的顺利实施充满担忧。经济是要发展,而且经济发展也不可避免的要与环境发生一定的冲突,关键是我们人类应用怎样的方法使这个冲突减到最小。这不仅仅需要口号,更要有行动。而我国的一党执政、中央集权的政体应该是最有效的实施可持续性发展战略的前提,计划生育活动在我国的有效开展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可我们每况愈下的环境现状又怎么解释呢?

事后听媒体报道说,这次有史以来最大的沙尘暴的起源是内蒙古的某地。但凭我此次出游的亲眼所见,我敢说在北方的任何地方都有成为源头的资格,沙尘暴就在我们的身边!!!

今日的出行,给我非常之沉重的感觉,更下定决心在环境保护领域里多做一点工作,这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我们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的每一个人。

今天的题目我没有犯难,甚至是我在路过那个以采石为生的村庄时就想好的了。名字就叫《逃出地狱》

欲知下回分解,请看自行车一日游第三回
beiguanzhe@sina.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