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晓冰
张晓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132
  • 关注人气:1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红论教(40)薛宝钗的平衡法则

(2019-02-10 11:11:01)
标签:

教育

文化

分类: 读红论教

 

薛宝钗的平衡法则

 

   平衡一词, 从字义上讲,“平”是指不倾斜,像静止的水面一样;“衡”是称物体重量的器具(称杆)。“平衡”成词,最初的意义是指在称量某一物体时,衡器两边的称杆保持持平,即重量相等。由此意义引申到物理上,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力作用于一个物体时,各个力量互相抵消,物体保持相对静止的状态,叫平衡,也称稳定。进而,从此意义又引申到政治上,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军事力量相当,称为战略平衡;一国之内党派团体等各种政治利益的相互制衡,则为权力平衡;引申到经济学中的供给与需求,则为供需平衡。在自然环境方面则称为生态平衡。引申到社会生活的层面,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利益的协调,也特别需要这种平衡,则被称为协调或和协。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塑造的符合封建正统思想标准的悲剧性人物薛宝钗,就是在社会生活中游刃有余地运用“平衡”法则的典范。

薛宝钗的名字首次出现是在第四回。作者在介绍薛蟠的时候顺便介绍了宝钗:“生得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再一次介绍是在第五回,书中说她“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深得下人之心。”这是说她与下人的关系处理得好,那些丫环仆人都对她有好感。如果要搞选举的话,她的得票肯定是最多的。与占人口绝大多数的社会底层人员的关系处理得好,这是宝钗平衡术的第一点。

第二点是抓住每天和自己学习生活在一起的,地位和自己相当并且具有很大影响力的小姐姑娘们,宝钗尽心尽力和她们搞好关系。最典型的是讨好史湘云。史湘云是谁?贾府绝对权威老祖宗贾母的亲外孙女!第三十七回史湘云也要在诗社作东道。宝钗知道湘云父母双亡,住在叔叔家里的尴尬境遇之后,说“既开社,便要作东。虽然是顽意儿,也要瞻前顾后,又要自己便宜,又要不得罪了人,然后方大家有趣。”这里的“又要自己便宜,又要不得罪了人”可以说是宝钗的办事原则。我们现在有很多人,事办得虽然好,但是却得罪了人,大家不满意,自己也得不到一个好评。宝钗从自己家里拉来螃蟹帮助湘云请客,因而湘云十分感激:“我旦凡有这么个亲姐姐,就是没了父母也是没妨碍的。”(第三十二回)果然,后来湘云在黛玉和宝钗的争风吃醋中,毫不犹豫地站到了宝钗的这一边:

那黛玉来至窗外,隔着纱窗往里一看,只见宝玉穿着银红纱衫子,随便睡在床上,宝钗坐在身旁做针线,傍边放着蝇刷子。黛玉见了这个景况,早已呆了,连忙把身子一躲,半日又握着嘴笑,却不敢笑出来,便招手儿叫湘云。湘云见他这般,只当有什么新闻,忙也来看,才要笑,忽然想起宝钗素日待他厚道,便忙掩住口。知道黛玉口里不让人,怕他取笑,便忙拉过他来,道:“走罢。我想起袭人来,他说晌午要到池子里去洗衣裳,咱们找他去罢。”(三十六回)

还有,第五十七回,宝钗知道自己未来的弟媳妇邢岫烟因为家庭贫寒的原因把自己的棉袄当出去之后,宝钗便想法把在当铺的棉袄赎回来,而且还替岫烟保密,这让岫烟也十分感动。第六十七回,薛潘从外边贩货带回来的东西,宝钗也是也件件打理送给姊妹们,甚至是大家都嫌恶的赵姨娘都没有忘记。赵姨娘评价道:“怨不得别人都说那宝丫头好,会做人,很大方,如今看起来果然不错。”

第三,和绝对权威老祖宗贾母建立良好的关系。贾母是贾府位高权重受人敬重的老太君,宝钗也和凤姐一样知道怎样讨老太太欢心而喜欢自己。第二十二回,贾母给宝钗庆生,要宝钗点戏,“宝钗深知贾母年老之人,喜热闹戏文,爱吃甜烂之物,便总依贾母素喜者说了一遍。贾母更加喜欢。”贾母在第三十八回就直接表扬宝钗:“我说这孩子细致,凡事想得妥当。”不仅如此,贾母竟把其他几个姑娘和宝钗比较起来说:“提起姐妹,不是我当着姨太太的面奉承:千真万真,从我们家里四个女孩儿算起,都不如宝丫头。”(第三十五回)

第五,林黛玉虽说只是贾府的亲戚,可是却是贾母的心头肉,宝钗深知黛玉在贾母心中的分量。同时黛玉也是宝钗的“情敌”,处理得不好会让宝钗难堪,降低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所以在与黛玉的关系上,宝钗的表现十分大度,最后竟然让经常吃醋的黛玉尽释前嫌,把“情敌”都争取过来了!第四十回,“史太君两晏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黛玉在行酒令中把《西厢记》《牡丹亭》中的句子说了出来“良辰美景奈何天”、“纱窗也没有红娘报”。在三百年前的那个年代,作为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在公众场合把对女孩子严厉禁止的“淫词滥书”中的词句说出来,那后果就等于自取灭亡!在那样一个乱哄哄的酒桌面前,满世界的人都没有注意到黛玉的酒令有什么问题,唯独有心之人薜宝钗发现了。按理说,黛玉是宝钗的情敌,甚至时不时的取笑揶揄一下宝钗。林黛玉在这个晚宴上忘乎所以的表现终于让宝钗抓住了把柄,按理说,宝钗要么可以当场揭发,要么可以去告密,轻而易举地就击败了黛玉,那就别说和宝哥哥谈情说爱了,说不定黛玉这条命也难得再活下去!而其结果却是黛玉有惊无险。因为宝钗没有这么做,而是单独找黛玉聊天:“好个千金小姐!好个不出闺门的女孩儿!”(见第四十二回)宝钗告诫黛玉,今后一定要注意,不要在这样的场合说这样的话。不仅如此,宝钗还怕黛玉担心污点被她掌握而胁迫她,便向黛玉坦白自己也曾看过这样的禁书。黛玉后来便经常对宝哥哥念叨:“宝姐姐这个朋友真值得交!”

第六,如果说上述让老人高兴,让朋友放心,让下人拥戴,是宝钗为人的准则和品德的话,那么,在大观园“承包制改革”这样的大是大非上,宝钗仍然也能够保持平衡,“施小惠”而“顾大体”。本来,薛宝钗住在贾府,其处世哲学是“不干己事不张口,一问摇头三不知。”但是当第五十六回“敏探春兴利除宿弊 贤宝钗小惠全大体”,王夫人命她去协助李纨和探春管理大观园的时候,却能在关键的时刻运用平衡法则,支持探春改革的成功。探春果断地把大观园的花草树木、田园池塘承包给有能力有技术的管家婆子们管理。宝钗建议:把大观园所有的活路承包出去,既增加收入,也节省开支,一年下来可以省下四五百两银子。但是,“虽是兴利节用为纲,然也不可太过,”“关中”也不要把园里节约出来的银子收进去入帐,否则,“失了大体统,也不象。”宝钗在这里是说,像贾府这么大的家族,不能一味地为了节约而把应该开支的东西也节省了,为了增加收入把大观园节省出来的这几百两银子也入库,这样就失去了大体统,会让人看不起。宝钗对探春说:“凡有些馀利的,一概入了官中,那时里外怨声载道,岂不失了你们这样人家的大体?”另外,在内部,承包了的婆子们收入增加了,而还有一些没有承包的婆子们也会眼红,即便他们没有技术和能力也应该进行安抚,这样才能保证大家和协,不去破坏:

如今这园里几十个老妈妈们,若只给了这个,那剩的也必抱怨不公;我才说的他们只供给这个几样,也未免太宽裕了。一年竟除这个之外,他每人不论有余无余 ,只叫他拿出若干吊钱来,大家凑齐,单散与这些园中的妈妈们。他们虽不料理这些,却日夜也都在园中照料;当差之人,关门闭户,起早睡晚,大雨大雪,姑娘们出入,抬轿子、撑船、拉冰床,一应粗重活计,都是他们的差使:一年在园里辛苦到头,这园内既有出息,也是分内该沾带些的。还有一句至小的话,越发说破了:你们只顾了自己宽裕,不分与他们些,他们虽不敢明怨,心里却都不服,只用假公济私的,多摘你们几个果子,多掐几枝花儿,你们有冤还没处诉呢。他们也沾带些利息,你们有照顾不到的,他们就替你们照顾了。

按照宝钗的思路,探春把大观园承包出去,贾府一方面虽然节省了支出,但也并没有失去大统,保住了家族的荣誉,另一方面,在使承包人得到利益的同时,没有参加承包的人也分得了小利,可以说是皆大欢喜。宝钗是把儒家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 [] 的思想用到了大观园的承包之中。其实,在经济学上早就有一个著名的理论,叫帕累托最优 是指资源分配的一种最优的状态,假定固有的一群人和可分配的资源,从一种分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的变化中,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前提下,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 [] 这话有一点拗口,简而言之,就是任何一项改革都要在使一部分人获得利益的同时,其他人也跟着获利。帕累托最优是公平与效率实现的理想状态。这也使我联想到现实中有些地方的经济改革,一方面实现了效率的提高,一部分人从而获利,另一方面却有不少人因此而失去工作而收入减少,最后搞到群体上访。

平衡是什么?平衡既是一种状态,也是一种法则。我想,曹雪芹是指望薛宝钗运用平衡法则,实现她人生理想的和协状态,做一个真正的封建淑女。但是,薛宝钗所处的时代却是一个失衡的大时代,在这个失衡的背景下运用平衡的法则,对于社会来说,无法创造和协的社会,对于个人来说,也终究摆脱不了悲剧的命运。

2018.12.30

 

 



[] 杨伯峻 杨逢彬译注《论语》岳麓书社20115月第1版。

[] 见《百度百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