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富人捡垃圾,你却说努力

(2017-02-28 10:01:32)
标签:

杂谈

(图片来自翁喆工作室动画作品《风雪山神庙》。山神庙亦是富人心中一个走投无路的意象,和捡垃圾一样。)


前一段时间,我读了经纬创投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我们分析了10万 ,发现你们最爱“捡垃圾”》。摘抄一些片段,你来体会一下:



我们搜集了一些100000 的文章,有关“捡垃圾”这个话题的文章非常受大家喜欢和推崇。比如说:


这个英国人在长城捡了22年垃圾,娶了中国姑娘火遍BBC……

90后美女的零垃圾生活让无数人喊好变态;

大理90后文艺男,捡垃圾为生,顺便画画…结果刷爆朋友圈!

为了干掉全球垃圾,他发明能吃的勺子;

他辍学花10年清理半个太平洋,赚到32亿;

一群65 老人,坚持13年零垃圾,各个年入千万;

大海太脏了,这两个澳大利亚人给它做了个“垃圾场”火遍全球……


这些有关“捡垃圾”的文章在结构上十分类似于励志鸡汤,主人公原本平平无奇可能还生活坎坷,某日灵光一现决心“捡垃圾”之后终于实现了非凡的人生价值,要么收获名利,要么影响周遭。这些故事大多包含梦想、信念、创新、成功等等正能量的内核,它们的主人公为了内心的坚持违背了社会普遍认知中正常的上升通道,以另一种姿态获得了成功,这是许多人无比渴望却无法实现的愿景。


通常很多故事以贩卖梦想而走红,而“捡垃圾”很显然并不属于梦想系列,但它如此被追捧,恐怕也不是因为环保盈利模式或独辟蹊径的生活方式,它看上去更像是“触底反弹”、“咸鱼翻生”、“逆风飞扬”一类的反转剧。换句话说:“如果我都沦落到捡垃圾了,还能重回人生赢家,你看我屌不屌?“


这是一场大规模的心灵按摩,但很明显,富人更需要。你看网路上最流行的玄幻小说,主角都是从赢得一张稀少的夜总会 VIP 铂金卡开始走上建功立业道路的,然后就是帝王将相、群美环抱的套路;而生活中的有钱人,则躺在自己所在城市顶层的巨大公寓中,幻想着自己有一天沦落到捡垃圾的那个场景。


所以我看见这篇“捡垃圾”的文章当场就笑了,我已经听过不止一个有钱人绘声绘色描述过自己变成捡垃圾的人的那个场景。无论是早年的朋友还是后来采访对象中的大佬,他们对这个意象有着极其丰富的想象力,是捡瓶子还是纸箱子,混收购站还是拆迁现场,都想得可仔细了。跟这个差不多的想象还有流落街头要饭、风雪山神庙里走投无路等等场景。喔,还有一个经典想象是电影《金鸡传奇》那种,索性鸡同鸭讲,”你看我万一不行还能出卖色相,屌不屌?“


刻薄一点说,富人们对自己的财富有极大的不安全感。早些年是因为资本原罪,这些年是生怕赶不上时代发展的趟儿而落伍,所以有这种不停幻想捡垃圾和要饭的场景,也相当于不停的脑内“发财建模”,不停推演万一哪天一文不名又应该怎么翻身。要是白手起家,则焦虑加倍,生怕被打回原形。你看甚至有富豪去参加“捡垃圾做保洁体验穷人生活”的电视节目呢。


觉得自己很安全的那些有钱人就不会迷恋要饭幻想,他们更喜欢环游世界或求佛问道,眼光长远的恨不得把来世也修了。反正中心思想就是“我不要回到从前”和“我希望眼前这样一直保持下去”。


当广大读者觉得哪怕捡垃圾都还能捡出一片天的时候,那些富人其实已经盘算过从头再来的可能性了。这可能就是所谓“钱商”的区别,如果你离财富很近,就可能会更容易看穿这一点。


这一点就是: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命运是位置的相对。当星辰移动时,你也要移动,你才能一直被它所赋予的命运笼罩着。


(来自“书法狂草”的《风雪山神庙》,所有想象中的走投无路都带着唯美。)


从来没有哪个时代如现在这样,发展如此之快,而残酷的是,它从来不等人,就像你再迷恋昨日风景,可这辆列车也带着你的哭喊越走越快,越走越远。前几天看到有人说,可能真的到了人类寿命要长过科技换代时间,所以再也没有一成不变、一劳永逸发生。以前的热门专业,现在隔三五年就显得很尴尬,以前活得短,跟一个人过一辈子也没那么难;以前仰望的大公司,如今稍有不慎也灰飞烟灭;以前讲“三十而立”,搞不好以后要讲“六十二立”……就是因为这样越来越快的不确定性,“捡垃圾”这种幻想才会频频击穿丰满的现实,让人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想唱《重头再来》或《我真的想再活五百年》。


人到一定年纪,慢慢变得宿命起来。动荡总会发生,无论你多么努力,规划多么完满,但敌不过天意或机缘。也曾在知乎读过很多“别人家的朋友”故事,不乏曾经叱咤风云的人最后变成专车司机这样,尤其在去年的各种杠杆中,太多的人重回山神庙的境地。有的还能翻生,而有的就此沉沦。人们对这种事情实在太恐惧了,却跟读传奇故事一样觉得虚假。可事实上,哪怕回顾97年、08年,都可以看到太多风起云涌的悲喜交集。但人又不能被所谓命运劫持,那样你就会在时代放弃你面前先自动放弃,觉得反正最坏也不过捡垃圾,懒得再去改变什么。所以我总是和朋友们说,我们要做好准备,无论前面是好还是坏,总归要放眼朝前看,大步朝前走,总之就是“尽人事以听天命”。


人生走到四十岁,突然发现要被退休怎么办?这样的情形显见是越来越多了。当我的编辑朋友们还在为转型苦恼时,毫无历史包袱的新一代段子手们纷纷组建了公司做娱乐节目、网剧、编剧、传播。当我的外企白领朋友们遇见公司关闭时,应届毕业生已经和投资圈大佬勾肩搭背。新的时代没有包袱的人上手总是快的,胜过带着旧日痕迹的艰难转型。你却无法说出世道是不公平的,因为世道从来都是这样,过往的一切,如果仅仅是过往,那么它就毫无任何价值。


读过一篇讲香港人财富管理的文章,首先是让自己增值,无论是上学时还是工作后,继续努力深造拿证书,保证自己不落后,是颠扑不破的道理;然后是“炒更”,在不违反公司劳动法律的情况下,尽可能多的去做兼职;然后是证券和房产的投资,尽量保证自己可以跑赢通胀。这可能就是我所说的“尽人事”的那个部分。


至于“听天命”,是两个方面,第一你要准备好迎接命运给你的好机会。第二你要平淡面对它给你的厄运。记得我叔叔那个破产的朋友,他轻描淡写的说“这几年歹运,上山种两年茶叶咯”这种话:他有钱的时候从来没有焦虑过一无所有的时候该如何,而真没钱的时候,他变成了“悠长假期”的粉丝,享受闲暇和清贫。“别人的朋友”系列里有很多这样的故事,他们开专车,开面馆,承包废品收购站,视为“天命”的一部分,而对于我们这样的旁观者来说,这不啻于很好的人生教育。


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包括好运。甚至,大部分的运气,都不是自身的福报,而是恰好踩到了时代发展的某个节点上,全体社会的水涨船高,很容易让人有一种天之骄子的误会;真正潮落的时候,才发现跋涉过一片泥泞真的并不容易。其实每个人一生中都有几次这种恰好踩对了点儿的时候,但脚步乱起来,也不过是几年的时间。 所以有时真无法像一个既得利益者那样,沾沾自喜的强调努力就可以得到一切、你值得更好的而明天会更好。


有一颗报喜不报忧的中产向上之心当然是好的,可时世变化之时,我们又该以何种心情面对这样的跌宕起伏?当我们在某个维度上特别努力的时候,是否看到了多维世界的变幻? 除了咬紧牙关朝前走之外,有没有甩手“老子不干了”的底气?除了成功这件事之外,人生是不是应该在更多的事情上有依然保有激情?


越来越觉得,没有什么是应该发生的,也没有什么是付出了必然得到的。从虚妄的角度上来说,大部分事情其实是不必做的。而从现实角度来说,每一个细节,你都要去做。当工程师表示一个人的工资养不活全家老少并且供两套房的时候,当身边朋友表示以前赚钱实在太容易如今却拆分到要照顾每一笔细碎的小钱的时候,你首先会觉得成功人士说得是对的——想赚钱就要跟着趋势走。然后你应该反问:当趋势就是不走的时候,我们自己又能朝哪里走?


这时候“捡垃圾”真是一个丰富的意象,它甚至代表了某种谦卑的居安思危之心。也许想明白之后,就会觉得,相对比较好的人生并不是潮起潮落,而是深水静流。



关注公众号izhuangyating查看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