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龙
小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505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娘炮的历史(九)(下)来自佛罗伦萨的呐喊

(2019-02-13 18:15:59)
分类: 娘炮的历史

       圣天使堡位于罗马城西部的台伯河畔,离著名的圣彼得大教堂不过几百米远.这座始建于公元二世纪的古堡原本是哈德良皇帝为自己和未来诸王兴建的陵墓,只可惜洋天子们皇权永固的梦想只维持了不到三个世纪,便在日耳曼蛮族的刀锋箭簇中灰飞烟灭,昔日的皇家陵寝则成了饥荒与战乱中人们的藏身之所.公元6世纪,一场可怕的瘟疫袭来,时任教皇格里高利一世挺身而出,带领教会和罗马市民与疾病展开苦斗.与此同时,一座象征胜利的天使雕像也在城堡上竖立起来,并给苦难中的罗马人带来了慰藉与希望.圣天使堡因此得名并流传至今,罗马教会的道德权威也随着宏伟的天使雕像一起高高耸立在罗马城的上空。随着影响力的日渐增长,罗马教会不再甘于做上帝之城孤独的守卫者,世俗权力的战场中从此多了一群身披僧袍的无畏战士。与国王们的勾心斗角固然把罗马教会送上了权力之巅,但也让教会四周布满了危险的敌人.此时的罗马教会终于明白:对于拯救人类灵魂的伟大事业来说,一座阴森可怖的监狱远比教皇的苦口婆心更加有效.没过多久,圣天使堡便成了离拉特兰宫最近的监狱.深居浅出的教皇只需在密道里走上二十分钟,便能亲眼目睹那些敢于挑战教会权威的魔鬼如何在自己的权杖下瑟瑟发抖,一座曾为无数人带来勇气与希望的城堡,此时却成了罗马城内最为恐怖的地方,.

     
      公元1484年,一场平淡无奇的教皇选举在西斯廷礼拜堂中如期举行,就在投票前夜,候选人齐伯亲手签署了案头上所有教会职务的晋升申请书,借此让参与投票的大多数枢机成了自己的盟友.齐伯如愿当选,史称英诺森八世.为弥补教皇选举中拉下的亏空,随后几年中,拉特兰宫一共设立了52个掌玺官(负责为教皇文书盖上官方印章的官员)职位,每个标价2500金币,相当于一位乡村主教100年的收入总和.出售盖章流水线虽获利颇丰,但与教会日益庞大的开支相比仍是杯水车薪,不过这难不倒精明的英诺森八世,很快,一笔来自东方的意外之财就让教廷的财务危机大大缓解.1489年,一个神秘的囚徒被关进了圣天使堡阴冷潮湿的牢房,只有教皇和身边为数不多的亲信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35年前,正是这位阶下囚的父亲—奥斯曼帝国皇帝征服者默罕默德二世,用自己的大炮轰开了君士坦丁堡坚不可摧的城墙.噩耗传来,未来的教皇庇护二世仰天长叹:”基督教世界两盏明灯中的一盏熄灭了”.这座始建于公元四世纪初,近一千二百年中从未被异教徒攻破的伟大城市,在伊斯兰教诞生800年后迎来了自己第一个穆斯林主人。作为默罕默德二世的幼子,契门在与兄长巴耶奇德的王位之争中身处下风,于是剑走偏锋,暗中与罗德岛的圣约翰骑士团联络,希望借基督徒的力量帮自己扭转乾坤.可惜事情败露,巴耶奇德抢先支付给骑士团一笔酬金,不明就里的契门一踏上罗德岛便身陷囹圄,而得悉此事的英诺森八世立刻嗅到了其中商机,在将圣约翰骑士团团长火线提拔为教皇枢机后,王子契门也被带到了罗马,并成了圣天使堡有史以来的第一位穆斯林囚犯.为此,奥斯曼君主向教皇一次性支付了相当于教皇国一年收入的酬金,并承诺每年再额外支付45000金币,英诺森八世则欣欣然成了历史上最昂贵的狱卒。为表诚意,巴耶奇德还将基督教圣物—残存的圣矛(罗马士兵刺伤耶稣的长矛)一并奉上.教皇欣喜若狂,圣彼得大教堂的祭坛上也因为这次难得的”宗教宽容”多了一件带血的(基督的宝血)珍藏. 在永无止境的权欲面前,两位昔日死敌终于跨越了信仰的鸿沟,心照不宣地完成了对自身权力的救赎。

     
       英诺森八世与奥斯曼帝国的暗中勾结虽令人不齿,但在群雄割据,政治厚黑学大行其道的亚平宁半岛倒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对于那些身处文艺复兴的中心,早已被世俗化浪潮打磨得精明而世故的人们来说,教皇与其说是高高在上的道德模范,不如说是个以圣经和祈祷为武器的世俗君主。而英诺森八世的糗事与流传了近三个世纪的女教皇乔安的故事相比也着实不值一提.
     
      关于女教皇的传说始见于十三世纪中叶一部多米尼克修会的编年史中,作者不详.据书中记载乔安本为一英格兰女子,后女扮男妆进入修会与恋人偷情,却在一系列阴差阳错中成了拉特兰宫的主人.身居教皇宝座的乔安继续与情人约会,而她的教皇生涯倒也过的顺风顺水.直到有一次,在乘坐教皇仪仗前往拉特兰宫的路上,马匹忽然受惊,早已身怀六甲的乔安从马上跌下,并在众目睽睽下诞下一个婴儿,这位天主教的花木兰才算结束了自己的传奇之旅.这个匪夷所思的故事或许只是市井小民鼓捣出来的揶揄之作,却无意中为德意志皇帝菲特烈二世提供了复仇的利器.虽然早在十一世纪的教会改革中,教皇格力高利七世就公开提出教会有罢黜国王的权力,但正式付诸实行则是在十三世纪,而第一个受害者正是倒霉的菲特烈二世.这也难怪皇帝对传播女教皇的故事如此热衷.没过多久,乔安的名字就传遍了整个意大利,并在随后的两个世纪中成了全欧洲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关于教皇加冕时”坐凳仪式”的传言则让女教皇的传说变得更加荒诞。据说为防止乔安事件再次发生,每次教皇加冕前都会坐在一张古罗马帝国流传下来的凳子上,凳子中央则开有一个圆洞,没人知道这把凳子曾经的用途,有人猜测那不过是马桶在帝国时期的古老原型。待教皇坐稳后,一个年轻的枢机会附下身去,将一只手从圆洞中伸入教皇的法袍。如果一切如愿,枢机会兴奋的大喊:”感谢上帝,他有那玩意儿”,而周围的人则高唱赞美诗,然后齐齐跪倒在地,迎接又一位神圣领袖的降临.这些古怪的传说流传了近四个世纪,连哲学达人奥卡姆(就是提出“剃刀原则”的大哲学家)也信以为真,直到十七世纪中叶才被新教史学家大卫.布朗戴尔证伪.不可思议的是天主教会自己也以讹传讹,将乔安列入了历史上的教皇之列,锡耶纳大教堂至今还保留着乔安的画像,这一回,谣言再次展示了自己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历史上的谎言之所以能流传百世,其背后一定隐藏着某种真实的力量.对于十五世纪末的人们来说,女教皇的传说固然离奇诡异,但与罗马教会里不断上演的丑剧相比,真实的生活或许更加荒诞不经.1492年,靠着赤裸裸的贿选行为,罗德里格.博尔贾顺利接过了英诺森八世留下的鱼人戒指(在罗马教会中象征着使徒彼得的权力传承),这便是教会史上极富争议的教皇--亚历山大六世,据说博尔贾12岁时就用刀捅死了一个同龄伙伴,而在当选教皇前已经与至少三个情妇养育了8个子女。即使登上了圣彼得的宝座,情欲之火依旧在博尔贾的内心熊熊燃烧.到任后不久,年届六旬的教皇便将陪伴自己多年,为自己养育了四个儿女的情妇抛弃,而芳龄16,有着一头美丽金发的少女茱莉亚则成了教皇生命中最后一位红颜知己.茱莉亚的哥哥法尔内塞因此得到了一个主教肥缺.四十年后,正是这位教皇的小舅子--后来的教皇保罗三世,亲自开启了一场罗马教会的自我变革,著名的耶稣会也在其任内得以成立,并向中国派出了一位影响深远的神父--利玛窦。虽然未能为老情人生儿育女,茱莉亚却无意中为教会奉献了一位杰出人物,不过此时,法尔内塞依旧要在罗马城"衬裙主教"的笑谈声中忍受着世人的嘲弄.
     
      亚历山大的个人品德虽略有瑕疵,但论起敛财能力却无疑是个中翘楚.早在担任枢机主教时就靠着教会财产和担任多种公职挣下了万贯家财,就任教皇后不久,因主动阻止法兰西国王重启十字军东征的半真半假的狂热,而从奥斯曼君主那里得到了三十万金币的犒赏。1502年一位主教死去,新主教的任命又让教皇的荷包中平添了50万金币.除了猎艳和敛财外,教皇在外交方面也颇有成就,那条将新大陆一分为二的著名的"教皇子午线"就是亚历山大六世的杰作(大航海时代西班牙和葡萄牙在瓜分新世界时互不相让,亚历山大六世出面调停并于1494年达成协议,以大约西经46°37'的南北经线为分界,将欧洲以外的世界一分为二,西面归西班牙,东面属葡萄牙,这条分界线史称"教皇子午线").而在政治上亚历山大也颇有抱负,在将自己的儿子凯撒.博尔贾任命为教皇军首领后,教皇希望能用自己的阴谋诡计和儿子的冷酷无情,将四分五裂的意大利重新统一在基督的旗帜之下.只可惜亚历山大的理想固然丰满,意大利的现实却依旧骨感,很快,一场源自教会内部的反叛便在佛罗伦萨爆发,而这也成了对教皇权威的严重挑战.
     
       作为达芬奇和米开朗琪罗的故乡,十五世纪的佛罗伦萨正处在她的又一个,或许也是最后一个黄金时期.这座远离海岸线的城市依靠金融与手工业发达起来,不久便与威尼斯,热那亚一起跻身于意大利最繁华的都市之列,而源自美帝奇家族的权力与财富则把这座鲜花之城变成了文艺复兴的摇篮。与建城之初便确立了政教分离原则的威尼斯不同,虽然文艺复兴在佛罗伦萨掀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世俗化浪潮,并让更多人尝试着享受物质和欲望带来的快乐,但教会的力量依然强大,人们的内心深处依旧保留着对于奇迹与救赎的渴望.对即将迈入崭新时代的佛罗伦萨人来说,他们的心灵依旧属于正在过去的中古世纪,这也为那些对神恩抱有坚定信念,对欲望怀有刻骨仇恨的僧侣提供了一个难得的舞台,而来自费拉拉的多米尼克会修士萨沃纳罗拉无疑是这个舞台上最耀眼的明星.这位天生的修道士早在博洛尼亚求学时就对社会的腐朽深感痛惜:“若想在这里被认为是男人,你必须用最污秽,最野蛮,最极端的脏话来亵渎你的嘴巴”,萨沃纳罗拉抱怨道:”如果你学习哲学和艺术,你会被视作做梦的人,如果你过贞洁而谦逊的生活,你会被视为傻瓜,如果你很虔诚,你会被当做伪君子,如果你信仰上帝,你便被视为低能”.他的慷慨陈词即使在500年后的今天仍能打动无数人的心扉.这位23岁的愤怒青年无法忍受世俗生活的肮脏,终于背着父母加入了多米尼克修会,立志过一种圣洁而孤独的生活,而他那非凡的辩才和对宗教火一般的热忱则让他很快成了佛罗伦萨乃至全意大利最有名的布道师,无数人为他的虔诚与能言善辩所倾倒.年轻的米开朗琪罗是他的忠实听众,在他启发下创作出不朽的<最后的审判>,波提切利则被他对崇高生活的呼唤所感染,当众烧毁了自己有伤风化的作品.除了自以为是的马基雅弗利外,上至王公贵族,下到平民百姓,佛罗伦萨人几乎都成了萨沃纳罗拉最热忱的听众,人们相信这位滔滔不绝的修士就是那个上帝派来拯救世界的天使.没过多久,这位无所畏惧的天使便将自己犀利的刀锋对准了拉特兰宫的主人.
     
     “这世上充满流血事件,教士们却不加在意.....他们已从上帝身边撤退,而且他们的虔诚在于夜宿娼寮……到这里来,你们下流的教会…..你们比野兽还要低贱,你们是可憎的怪物,你们曾一度为罪恶而羞愧,现在却是无耻的.。。。。因此,妓女教会,你们已向全世界展露了你们的污秽,而且臭达天庭”.亚历山大虽远在罗马,对这样的肆意攻击却也不能坐视不理,而萨沃纳罗拉则用更为激昂的布道回应了教皇开除教籍的威胁:”很多人说被逐出教会会受到天谴,以我而言,我恳求你,我主,让这件事快点到来。。。。我主,我只寻求你的十字架,让我受宗教迫害,我向你要求这样的恩宠,别让我死在床上,让我为你流血,就像你为我流血一样”.传教士铿锵有力的回答让他赢得了更多人的爱戴,所有对罗马教会不满的人此时都聚集到了他的身边。1494年9月,立志夺取意大利南部的法国国王查理八世率军越过阿尔卑斯山,与教廷关系密切的美帝奇家族仓皇出逃.3个月后,佛罗伦萨市议会宣布结束美帝奇家族的统治,佛罗伦萨共和国就此诞生,萨沃纳罗拉则成了当仁不让的国民领袖,这也让修道士终于有了将自己的道德理想付诸实施的机会.
     
      不久后议会通过法律,禁止赌博和赛马,亵渎神灵的人将被刺穿舌头,鸡奸者会受到无情惩罚.为此,传教士将会中的男孩子组织起来,在大街小巷中到处搜寻道德败坏的男男女女,一场销毁奢侈品的行动也轰轰烈烈的开展起来.”你们这些以饰物,头发,美手为荣的女人,我告诉你们,你们是丑恶的,你们要看真正的美吗?看那些精神胜于物质的虔诚男女吧.看她祈祷的时候,一线神圣的光辉照在身上,你将看到上帝的美照在她脸上,你会注视她仿佛注视天使的面庞”.在传教士的谆谆教导下,洗心革面的女人们纷纷献出自己的珠宝首饰,萨沃纳罗拉则命人将搜集来的奢侈品和淫秽物品集中堆放在领主广场的中央,然后用一把大火将这个城市所有的罪恶一并烧光.可惜,领主广场的大火虽然照亮了整个城市,去无法照亮隐藏在人性深处不可告人的欲望.这欲望就像种子,即使是萨沃纳罗拉也不能阻止它再次生根发芽.没用多久,质疑声就从城市的街头巷尾飘散开来,而经济的衰败与查理八世的退却则让这些质疑声汇集成一股反抗的力量。
     
       1498年3月25日,一场奇怪的火刑挑战在领主广场上演,圣方济各修士提出如果萨沃纳罗拉真的蒙受神恩,就可以从燃烧的大火中安然走过,否则他的救赎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传教士虽自信满满,却只派出自己的弟子吉兰达约接受挑战.市民们一大早便将领主广场围的水泄不通,所有人都期待着见证奇迹的时刻快点到来.不过,面于挑战者的一再质疑,萨沃纳罗拉一方却总是虚以委蛇,直拖到夕阳西下也没见半点动静.忽然,一场倾盆大雨不期而至,萨沃纳罗拉随即宣布火刑挑战不再进行,而这一切都是上帝的旨意.早已饥肠辘辘并刚刚被大雨浇成落汤鸡的人们再也无法压抑内心的愤怒,所有萨沃纳罗拉昔日的崇拜者都在一瞬间变成了他的敌人.人们开始用所有能捡到的东西砸向传教士,要不是城市卫队拼死相护,传教士和他的弟子们早已一命呜呼。第二天,市议会下令逮捕萨沃纳罗拉和他的弟子.亚历山大要求将他们押解到罗马接受审判.市议会则担心夜长梦多,婉拒了教皇的命令.在经过一系列酷刑折磨后,1498年5月23日,萨沃纳罗拉和他的弟子们在领主广场被公开处死.不久前还在这里焚烧奢侈品的人们,这一次却将传教士的尸体投入了大火,并将灰烬丢入阿尔诺河以防止有人将他们当做圣人遗物.佛罗伦萨人如释重负,重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生活。这个城市的放荡不羁终将成就达芬奇和米开朗琪罗的伟大天才,而曾经响彻意大利的道德喧嚣则随着萨沃纳罗拉的死去迅速归于沉寂.
     
       亚历山大六世是幸运的,没费一兵一卒,萨沃纳罗拉的反叛就在佛罗伦萨人的自毁长城中被彻底枚平.5年后,当教皇和他英明神武的儿子因食物中毒离奇死去时,未来的乱臣贼子亨利八世还只是个12岁的懵懂少年,而他那惊天动地的反叛还要再等上三十年的时间。不过,对罗马教会的不满并未因萨沃纳罗拉的死去而烟消云散。虽然佛罗伦萨发生的一切太过不切实际,但萨沃纳罗拉的精神,他那对真理与道德的不懈追问则激励着更多人踏上了反叛之路.就在他死去二十年后,一场真正的革命终于在德意志爆发,而这一次,教皇和他的教会再也无法安然脱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日坛往事
后一篇:脚的崇拜史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日坛往事
    后一篇 >脚的崇拜史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