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龙
小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505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日坛往事

(2019-01-06 19:14:39)
分类: 社会杂评
       在中国历代老大的眼中, 宗教实在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只要不学张角洪秀全聚众谋反, 敬什么神拜什么佛大抵都是草民自己的事儿,官府也懒得过问,不过,对承天命以驭万民的天子来说,祭天地拜祖宗却是件一等一的大事.来不得半点马虎,除了必要的礼仪,一个能彰显皇家威仪的祭坛同样不可或缺。北京城里这样的"皇家道场"不在少数,最有名的要属前门外的天坛,它是王城中最宏伟的建筑之一。北京的古建筑虽多, 但在我看来或者千篇一律老态龙钟,或者如太和殿般喜欢虚张声势--皇上都没了,还整天摆出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出来吓人.而能让我真心喜欢的似乎只有两处,一处是紫禁城城墙上的角楼,它那灵巧多变的造型让阴森肃杀的紫禁城多了一点生气,另一处便是天坛的祈年殿,它的鎏金宝顶如此宏伟壮丽,即使在皇权早已灰飞烟灭的今天依旧让人心生敬畏。只可惜“天”对我来说实在是个难以捉摸的东东,它似乎无所不在,却又不可言说,每每让我不得要领.

       天坛本身占地极广, 可除了汉白玉铺就的庄严的中心步道外,其余地方更像是杂草丛生的荒郊野地,平日里除了稀稀落落的游客,便只有一群"御猫"懒洋洋的踱来踱去.这些小家伙儿早已在此安家落户,靠着好心人的施舍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每个晴朗的冬日,都会三三两两匍匐在草丛中,卷曲起胖胖的身躯,眯着双眼,任午后温暖的阳光抚慰着她们整洁柔顺的毛发。小家伙儿们的神情如此安详,似乎她们才是这里的主人.而就在一百年前,这里还是中华帝国的中心,是让草民不寒而栗, 让野心家魂牵梦绕的地方.

      与天坛的宏伟苍凉相比,我更喜欢日坛的小巧精致.在传统祭祀中太阳的地位并不算高,所以日坛的规模也很有限,走上一圈亦不过三四公里的样子.公园中央是一个汉白玉砌成的祭坛,四周被一圈红色围墙环绕,祭坛和围墙之间则是一块由青砖铺就的不大的广场.出了广场向北,有一座被高大围墙圈起来的院落,那里是举行祭典前皇帝更衣和小憩的地方.虽然少了点天坛的皇家气派, 但日坛胜在闹中取静,即使东临繁华的国贸大街,仍能在苍松翠柏的簇拥下独享着一份静谧与安详.每到深秋,满园的银杏会把整个公园变成一团燃烧的火焰,那是暴风雪来临前转瞬即逝的灿烂,是整个城市对寒冷冬夜的最后一次抵抗.

      我喜欢日坛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里有离我家最近的运动场.说来奇怪,这里好歹也算是文物保护单位,但不知什么时候, 祭坛四周的小广场上却被人画出了几块羽毛球场.每个风和日丽的早晨,都会有一位身材瘦小的大叔早早来到这里,支起架子,挂上球网, 然后搬个小马扎坐在一边,静静等待着各路球友的到来.虽说是个打野球的地方,倒也从来不缺高手,北京女队的退役队员和外交部的男单冠军都是这里的常客,不过让我印象最深的却是个来自意大利的帅哥.提起他的帅,实在让我恨的牙根痒痒,想想看,一个男人如果有着布冯的身材和一张裘德洛的脸,那该是一幅多么令人发指的画面啊.都说女人妒忌心强,其实男人妒忌起来一点也不比女人差劲儿。所以每次看到洋帅哥身旁小鸟依人的中国女友,我的脑海里总会不自觉的浮现出虎门销烟和圆明园里罪恶的火光.好在意大利人虽帅的掉渣儿,球儿打的倒是稀松平常,这也让我终于有了为北京男人正名的机会.不过意大利人的脾气倒是蛮好,每次被我在网前爆头后,总是无奈的耸耸肩,故作痛苦的趴在网带上,然后把他英俊的大脸凑到我跟前,一边挤眉弄眼一边用半生不熟的中文对我轻轻说上一句:"你好坏。。".那暧昧的神情现在想来还让我直起鸡皮疙瘩,要不是他的漂亮女友就坐在旁边,我真要怀疑他是个基佬.快乐的时光总是稍纵即逝,没过多久,不知是回了他的亚平宁老家,还是被哪个比我更坏的北京男人勾引到了别处,反正直到我离开北京去了上海,这对金童玉女再也没有出现在日坛的球场上,这让我既感到庆幸也有点不爽.

      或许是身处使馆区的缘故,平日里来日坛打球的老外并不算少,国籍也是五花八门,和我交过手的加起来怕也能凑个八国联军了吧.反倒是离日坛最近的朝+鲜人出奇的消停,不要说打球,平日里来公园散步的都很少看到.其实朝+鲜大使馆就在日坛北面,和日坛北门仅隔着一条两车道的马路而已.还算宽阔的庭院被一排枝繁叶茂的杨树紧紧包围,透过树叶的缝隙可以隐约看到一栋四层的青灰色建筑,灰暗的外表和老旧的窗框总让我想起上小学时那栋四面漏风的教学楼。与其它使馆相比,朝+鲜使馆看上去更为神秘,一如它所捍卫的那个国家,总能勾起好事者无限的好奇与遐想.911过后使馆围墙外加装了一圈一人多高的金属栅栏,让围墙边本就狭窄的步道显得更加逼仄,不过即便如此,每次打完球回家,我还是喜欢沿着使馆的围墙走上半圈,即为了到不远处的小吃摊上买碗豆腐脑充饥,也顺便瞻仰一下使馆门前宣传栏内的领袖画像.这里有三代领袖和朝+鲜人民的合影,伟人们指点江山的磅礴气势和如慈父般关爱的神情总让我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似乎一瞬间又回到了童年时光.
     
      虽然五官和中国人长得半斤八两,但在街面上认出朝+鲜人来却并不困难.每到盛夏,只要在人群中看到那些身材瘦削皮肤黝黑,穿着过时的的确良短袖衬衫和浅灰色西裤,胸前永远别着一枚金光闪闪的领袖像章的男人,十有八九就是朝+鲜人无疑.在他们脸上并不缺少灿烂的笑容,但对我等市井小民却有种本能的警惕.好几次从他们身边经过时,我都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好奇,希望用一个善意的微笑换来一个礼貌的回应,而他们似乎早已参透了我的用心,自顾自说笑着,即使近在咫尺也从不正眼看我一下,这让我觉得颇为受伤.不过比我更受伤的是附近菜场里的卖菜大妈,据她们说朝+鲜人买菜大多锱铢必较,远没有其他老外那么豪气,所以大妈们颇为不爽,又不好当面发作,于是便背地里喊他们"高丽棒子".这当然有"辱朝"嫌疑,但就此说大妈们是种族主义者倒也有点冤枉,其实对每个斤斤计较的顾客,无论是老外还是中华儿女,大妈们都会在背后奉上一个不太入耳的雅号,比如"小气鬼","傻X","死人头"之类,虽不中听,但充其量也就过过嘴瘾,当不得真,毕竟她们的生计还要仰仗这些"吝啬鬼"来维持。对于这些常年被城管吆三喝四的大妈们来说,能拿比她们更加困顿的朝+鲜人开开心,怕也是生活重压下一种难得的消遣吧.

      朝+鲜大使馆东侧和北侧的马路边各有一排商铺,多是些销售箱包和家用电器的门面。商店的招牌上是一水儿的朝文,每当我虚头巴脑的进去探个究竟店主们都是爱搭不理,因为使馆里进进出出的朝+鲜人才是他们真正的金主.好在我对购物一向兴趣不大,更何况这里卖的东西并不当季,甚至有点过时,怕只有勤勉的家庭主妇看了才会两眼放光,所以每次经过这里时我都很少停留.不过有一家店面倒是与众不同.他家的门脸不大,只有两扇对开的玻璃门供人进出.别人家都把自己的门脸收拾得窗明几净,离得老远就能看到里面摆放的各种物件,而这家人却用两扇厚厚的磨砂玻璃将自己与熙熙攘攘的人流分隔开来,如果到了下雨天店主不开灯,即使你走到跟前也只能看到黑黢黢的一片,别说里面的物件,就算门后站个大活人都看不周祥。不过等到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这里便立马换了一番景象.几个小时前还是漆黑一片的店面深处,此时会弥漫出一股暗粉色的灯光,那应该是店主在灯管上包了层粉色薄纱的缘故.几个女人摇曳的身影就在被灯光渲染成暗红色的玻璃门上时隐时现,在冬季漆黑寒冷的街道上显得既温暖又暧昧.我当然知道这样的灯光意味着什么,对于一个曾在深圳城中村中长期历练的老同志来说,这样的声色犬马早就见怪不怪,而让我感到好奇的是这家门脸的招牌.它也是用朝文写成,硕大的招牌上连一个中文字也没有.因为店门正对着大使馆的办公楼,所以站在四楼的窗口便可以轻易嗅到这里诱人的脂粉气。这会是一种比美国鬼子的制裁还要致命的威胁吗?我不能肯定,但又无比好奇。我也很想知道招牌上的文字在朝+鲜语中会是一个怎样香艳的名字,但又不敢轻易向旁人问起,生怕别人怀疑我动机不纯.不过每次散步经过这家店面时我都会放慢脚步,希望能有一些不一样的故事发生.我甚至会产生一些邪恶的念头,希望有一天,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当我从这个温柔乡前走过时,从那暗红色的玻璃门后会走出一个带着领袖像章的人.他应该皮肤黝黑身材瘦削,和所有从这扇门中走出的男人一样,嘴角边带着一丝猥琐而满足的微笑。我会紧走几步来到他面前,把我英俊的小脸凑到他跟前,给他一个只有男人才会明白的暧昧的眼神,然后轻轻用中文说一声:"你好坏.....",就像那个意大利帅哥一样.我甚至希望能从他的身上闻到一些浓烈的气味,那应该是混和着酒精,汗臭和女人香水的味道.我想我一定会被这气味深深陶醉,因为我相信,那,才是自由的味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