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龙
小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432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娘炮的历史(六)罗马教会的正义之剑

(2018-10-09 21:52:02)
分类: 娘炮的历史
       公元167年,维鲁斯麾下的罗马军团击溃了帕提亚王朝的军队,而战败的波斯人则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完成了对罗马人的复仇.就在维鲁斯和他的军团在罗马城享受着奢华的胜利庆典时,一种不知名的瘟疫也在这支胜利之师的护卫下,从遥远的东方悄然潜入了帝国境内,没过多久,一场史称"安东尼瘟疫"的灾难在帝国境内全面爆发,仅罗马城平均每天就有超过2000人死去。病毒恪守着人人平等的原则,奴隶,贵族甚至罗马皇帝都无从幸免.这场疾病大大削弱了帝国的防卫力量,而一场持续时间更长并最终改写了西方历史的"瘟疫"则在一年后从北方袭来。公元168年,源自波罗的海沿岸的日耳曼蛮族大举南下,并在多瑙河沿线与奥勒留皇帝率领的罗马军队展开激战.这位以<沉思录>一书留名青史的哲学皇帝战胜了强大的蛮族军队,却最终死于病毒之手,其在位期间曾允许一些日耳曼部落定居在多瑙河以南的帝国境内,这一政策也彻底改变了罗马帝国的命运.在随后的200年间,"北方佬"如洪水般涌入罗马人的世界,哥特人,阿兰人,汪达尔人,伦巴第人,勃艮第人,法兰克人,阿勒曼尼人,盎格鲁-撒克逊人...帝国西部的版图就像一块色彩斑斓的民族大拼盘,而奥勒留的胜利则成了帝国对抗蛮族的最后辉煌.

       公元390年,一位哥特将军的惨死让东罗马皇帝狄奥多西成了米兰主教安布罗斯的囚徒(详见<娘炮的历史(四 )>.2年后,这位战功卓著的君主即将面临另一次蛮族的挑战.就在这一年,占据高卢南部(大约在今法国东南部)的法兰克人阿博加斯特将一位听命于他的学者扶上了西罗马帝国的王位,帝国的宝座第一次成了蛮族首领的囊中之物.不久后,怒不可遏的狄奥多西率领一只由阿兰人,哥特人,高加索人和匈奴人组成的蛮族大军远征高卢,一场以蛮制蛮的大战随即爆发.狄奥多西赢得了战争,而蛮族首领们则赢得了未来.随着战争的结束,更多的蛮族士兵留在了帝国西部,其中就包括著名的哥特首领阿拉里克.就在狄奥多西去世一年后,公元396年,阿拉里克和他的哥特大军毫无阻拦的穿过了著名的温泉关.八百多年前,正是在这里,斯巴达国王李奥尼达和麾下三百勇士抵挡住了波斯人的二十万大军,书写了一段传诵至今的战争传奇,而这一次,传说中的英雄没有再次出现.一路烧杀抢掠的哥特人直抵雅典城下,在索取了大笔赎金后才放过了这座伟大的城市.4年后,不知疲倦的阿拉里克又带领大军扑向意大利,而指挥罗马军队进行防卫的则是汪达尔人斯考利特.401年,城内的奴隶为哥特人打开了城门,罗马城首次被蛮族攻陷,西罗马帝国的皇帝从此成了军事强人们的傀儡.75年后,公元476年,最后一位皇帝罗慕路斯被杀,西罗马帝国的王统至此终结,而基督教的心脏地带则成了北方蛮族的伊甸园.一场针对罗马教会的浩劫似乎无可避免,但事实却正好相反.当哥特人在罗马城的神庙里大肆劫掠时,圣彼得教堂和圣保罗教堂却得以幸免.这当然不是由于耶稣显灵,而是因为哥特人早在60年前就已成了基督的信徒,保护至圣之所是他们发自内心的责任所在.所以,当异教徒将罗马城的陷落归咎于基督教时,哥特人的"义举"成了奥古斯丁驳斥歪理邪说最有力的证据之一.

       拯救哥特人灵魂的是一位被称作"小狼"的主教,正是他创立了哥特人最早的文字,并将<圣经>翻译成哥特语,让这群野蛮的羔羊第一次听到了上帝的声音."小狼"名叫乌菲拉,是哥特人和一个基督徒女奴的儿子.受母亲影响,乌菲拉儿时就接受了洗礼,并于30岁时来到了君士坦丁堡.在这里,他从主教优西比乌手中接过了哥特教会的权杖,并带着优西比乌所信奉的阿里乌派教义回到了家乡.不幸的是,就在不久前的尼西亚会议上,阿里乌派刚刚被君士坦丁皇帝宣布为异端,而那位撰写<安东尼传>的亚历山大城的主教亚大纳修正是阿里乌派的死敌,虽然在自己主持的宗教会议上将阿里乌派打入另册,君士坦丁却在临死前接受了优西比乌--一位阿里乌派的笃信者--施行的洗礼.罗马皇帝对异端尚且如此宽容,目不识丁的日耳曼蛮族自然更是无知者无畏。没用多久,汪达尔人,伦巴第人和勃艮第人就步哥特人的后尘成了忠实的阿里乌派信徒,放眼放去,西班牙,高卢,意大利和德意志境内早已成了异端分子的海洋,而"正统的"罗马教会却成了大海中一座信仰的孤岛.

       不过, 对于难以理解的教义之争,日耳曼人尚没有能力去一探究竟.对这些只会跟着神父鹦鹉学舌的北方蛮族来说,为宗教杀人仍是种不可理喻的行为,这也让罗马教会获得了难得的喘息之机,而罗马的基督徒们则在一波波蛮族入侵的浪潮冲击下,在这个因血腥杀戮而日益堕落的帝国之中,展现着自己非凡的勇气与能力,并为这个混乱的世界带来了救赎的希望.公元404年,教士特勒马科斯跳入罗马竞技场的中央以抗议角斗士间的残忍厮杀,愤怒的观众用石块将其砸死,而深受感动的皇帝霍诺留因此终止了角斗士竞技.公元451年,阿提拉的匈奴大军兵临罗马城下,一场浩劫在所难免.教皇利奥一世决定独闯敌营,最终说服这位"上帝之鞭"率军离开.罗马城第一次因为一位主教的勇气与智慧而幸免于难.正是这些充满道义感的英勇行为,让罗马教会成了西方世界唯一闪亮着的道德灯塔,而它的光芒也让法兰克人最终决定了自己的信仰.公元496年,克洛维率三千手下在兰斯受洗,法兰克人成了日耳曼人中第一个追随罗马教会的民族,而克洛维的版依也让他在统一高卢的斗争中赢得了主教们的支持.当他于511年去世时,一个强大的法兰克帝国已初具规模,而克洛维的成功则让更多蛮族回归到罗马教会的旗帜之下.勃艮第人于517年放弃了阿里乌派教义,70年后,西哥特人和伦巴第人也回归到"正统信仰".到了7世纪中叶,阿里乌派已经在西欧彻底消失,而罗马教会则成了西方世界的信仰之王.在给人们灌输恐惧与希望的同时,教会也让自己成了西欧政治中一股无法忽视的力量.精明的法兰克君主们显然看到了这点,决心促成与教会的联合,而这也为罗马教会战胜异端与鸡奸者提供了有力武器。

       公元754年,教皇斯蒂芬二世在巴黎郊外的圣丹尼修道院为丕平举行了加冕仪式,同时宣布了丕平家族对法兰克王位的世袭权力.作为加洛林王朝的第一位国王,"矮子"丕平开创了由教皇为皇帝加冕的先例.作为回报,两年后,丕平把从伦巴第人手中夺取的拉文纳地区交于教皇之手,这就是后来为教会津津乐道的"丕平的赠与"。作为意大利东北部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拉文纳在查士丁尼时期曾是帝国总督的驻地,而现在它成了教皇国最早的一片领土.由此,罗马教会从信徒们的精神家园一跃成为一个真正的王国,其王统一直延续到1870年统一的意大利民族国家建立为止,传承时间之长超过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古老帝国.当丕平的权杖传递到他伟大的儿子查理曼手中时,对罗马教会的尊崇与利用也到达了新的高度.公元800年圣诞节,查理曼在罗马圣彼得大教堂举行了自己的加冕仪式,为他带上皇冠的是教皇利奥三世.正是依靠查理曼的庇护,利奥三世才躲过了罗马贵族的暗杀,并最终将他的敌手们斩尽杀绝。

       虽然看书不多且在晚年才学会写字,但这并不妨碍查理曼用铁腕来表达自己的虔诚.公元804年,针对撒克逊部落长达12年的战争终于结束.在集中处死了4500名拒绝改宗的异教徒后,萨克森地区成了上帝之城的最新属地,而拥有5个情妇和10个私生子的查理曼也将道德与秩序的种子播撒在了这片肥沃的土地之上.不久后,查理曼又为罗马教会奉上了另一份大礼,这就是著名的什一税.据说什一税起源于<旧约>中的先例,并于585年在马孔召开的法兰克宗教会议上被正式提出,但直到查理曼时期才被写入帝国法律。这一由主教直接征收的税种为教会带来了丰厚而稳定的收益,再加上不断增加的善男信女们捐献的土地,没过多久,教会就成了法兰克王国三分之一土地的主人,而与财富一起快速增长的还有罗马教会对世俗权力的极度渴望.

       关于教会世俗权力的最早论述出自里昂的伊里奈乌之手,"因为使徒们像富人把钱存入银行一样,把大量关于基督教的真理存放在教会手中,所以服从教会与是必须的",而主教则是那个"获得了恩赐的真理的人".伊里奈乌的观点在奥古斯丁那里得到了更加系统的阐述:"那些对教会统一不关心的人,他们缺少的就是上帝的爱心......教会甚至现在已经是基督之国,也就是天国,相应的,他的圣徒甚至现在也都与基督一同掌权".在奥古斯丁饱含情感却又充满矛盾的神学理论中,人们很难分清上帝之城和人间世界究竟谁为因果,而罗马教会对此显然有着独到的理解.在他们看来,以教皇为核心的统一的教会就是上帝之城本身,是世俗世界的真正主宰,而威风凛凛的国王不过是教会在尘世间的代理人而已.这种神权国家的思想主宰了中世纪的罗马教会, 西方世界群雄割据的现实,也让教会有了将自己的权力意志付诸实践的可能.

       公元811年查理曼去世,其一手缔造的帝国随即分裂为三个相互争斗的独立王国,国王们的权力被大大削弱,而罗马教会却在这场"三国杀"中成长为独立的政治力量.公元849年,教皇利奥四世领导意大利南部城市打退了穆斯林的进攻,13年后,一场国王的婚外恋更是让教皇的权威看上去毋庸置疑.862年,欲让小三上位的洛林国王罗塞尔二世休掉了发妻杜特贝加,接到皇后申诉的教皇尼古拉一世命令国王收回成命.愤怒的罗塞尔二世率兵直抵罗马城,并将教皇围困在圣彼得修道院内.尼古拉不为所动,在坚持斋戒48小时后最终令国王屈服.世人再一次看到了教皇身上那股无坚不摧的道德力量.随后尼古拉又致力于从国王手中收回地方主教的任命权。虽然这一努力要到两个世纪后才能取得成功,但罗马教会对世俗权力的追求已经彰显无疑. 很快,一份名为<依西多尔教令集>的文稿被法兰西教会隆重推出,并迅速成为罗马教会的官方文件.教令集号称收录了自公元一世纪以来重要的教会文献,其中就有关于著名的"君士坦丁赠礼"的记录,根据这一记录,君士坦丁在临终前将帝国西部的统治权交给了罗马教会,而这也让教会成了西罗马帝国的合法继承人.不久后,在与兰斯主教辛马科的争执中,<依西多尔教令集>第一次被教皇正式引用,并将在随后600年中成为教会权力的重要护身符,直到1440年被洛伦佐.瓦拉证伪为止,而这部漏洞百出的伪书也成了教会史上最为难堪的事件之一。

       虽然教会不断展现着自己的虔诚与智慧,但"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的铁律并没有放过这个至圣之所。随着财富与权力的迅速积累,腐败和堕落也在拉特兰宫悄然滋生.就在尼古拉成功保住罗塞尔二世的幸福婚姻后不到一个世纪,一位荒淫的浪荡子便子承父业登上了罗马教皇的宝座,史称约翰十二世。这位"天主教的卡里古拉"(卡里古拉是位罗马皇帝,以个人的精神和作风问题著称)虽已将拉特兰宫变成了淫窝却仍不满足.在刺瞎了自己老师的双眼并阉割了一名红衣主教后,约翰十二世把他人生中最后一个情人--一位有夫之妇带进了拉特兰宫,不过,这一次的猎艳之旅却给"卡里古拉"招来了杀身之祸.发现妻子奸情的男人怒不可遏,居然对教皇挥起了老拳.措不及防的教皇伤重不治,最终死在了情妇的怀抱之中.几十年后,另一位同样对爱情充满渴望的教皇本笃九世决定将皇位卖掉,而买主则是副主教约翰.格雷西恩.鉴于因此事过于下作,所以当本笃九世拿了约翰两千磅银子却拒绝下台时,倒霉的副主教也只能徒呼奈何,而唯恐天下不乱的罗马贵族又趁机选出了第三个教皇.于是,三位教皇各占一座教堂,一出天主教界的"三国演义"在罗马城隆重上演.这出闹剧直到德意志皇帝亨利三世亲自出马才得以解决,皇帝的堂兄,曾任图尔主教的布鲁诺最后当选,史称利奥九世.不久后,刚刚站稳脚跟的利奥便亲手拉开了中世纪教会改革的序幕,而改革的核心则是要赋予教皇如帝王般无可质疑的权力.

       第一个被利奥九世拿来开刀的是红衣主教团。这个协助教皇施政并对教皇选举有着重要影响的团体,其成员主要来自罗马城内的高级神职人员,而这些人早就成了罗马贵族和德国皇帝的傀儡,挟教皇以令诸侯才是他们的最高理想.为此,利奥打破惯例, 开始从欧洲各地选择红衣主教,这些教会的新鲜血液也成了教会改革的有力推手.不久后,利奥又颁布敕令,严禁圣职买卖和神职人员结婚,并为此在西欧各地召开宗教会议,发表了一系列动人的演讲,教皇的威望也得以大大提高.不过, 利奥缺少一位政治家所需要的敏锐嗅觉与忍耐力.当占据了意大利南方的诺曼人请求教廷确认其对领地的所有权时,利奥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只足以与他的堂弟---北方的德意志皇帝相抗衡的重要力量.诺曼人的请求被拒绝,愤怒的海盗后裔们打败了教廷雇佣军并俘虏了利奥本人。1054年,壮志未酬的利奥九世因病去世,改革的大旗则交到了他亲自选定的红衣主教希尔德布兰德手上.

       希尔德布兰出生于罗马城以北的托斯卡纳,25岁时就成了利奥九世驻法兰克王国的使节,并在任上表现出卓越的政治和外交才能.正是在他的推动下,尼古拉二世将教皇的选举权交给了改革后的红衣主教团,这一延续至今的制度大大强化了教会的独立性,并让教皇成了拉特兰宫真正的主人.1073年,在先后辅佐了8位教皇后,希尔德布兰自己也被推上了教皇的宝座,史称格里高利七世.这位信仰坚定且极具政治才能的教皇一上任就大力扶持正在西西里岛攻城掠寨的诺曼人,并对那些沉湎于情爱的神职人员展开了毫不妥协的斗争.1075年,格里高利命令几位德意志亲王用武力阻止那些拖家带口的神父进入教堂,几位不肯抛弃妻子的主教因此被剥夺了的圣职.这场由格里高利发起的与世俗婚姻的圣战持续了近两个世纪,到了13世纪中叶,西方世界中教士结婚的现象才基本消失,格里高利所渴望的那个头脑与身体同样圣洁的教会终于呈现在世人的面前.

        在打击教会内部邪恶势力的同时,这位好斗的教皇也向德国皇帝亨利四世提出了挑战,争夺的焦点则是帝国境内主教的叙任权问题.这场世人瞩目的争斗在1076年达到了高潮,格里高利宣布将不肯妥协的亨利四世逐出教会, 并解除其手下对皇帝的效忠誓言.早就心怀不满的德意志贵族们闻风而动,在一次集会中向亨利四世发出了最后通牒:除非能在1077年2月22日前恢复教籍,否则他们将选出一位新的皇帝.亨利自知大事不妙,赶忙带上几个随从,跨过大雪纷飞的阿尔卑斯山,来到了教皇的暂住地卡萨诺城堡.曾经不可一世的皇帝赤着脚,只穿着单衣,一连三天站在城堡大门前恳求教皇的宽恕。当所有人都被亨利的忏悔深深感动,流着泪向教皇恳求时,格里高利才原谅了亨利的罪行.如释重负的皇帝随即快马加鞭返回了德意志,一场针对反叛贵族的屠杀就此来开了序幕.3年后,重新统一了德意志的亨利四世决定一雪前耻,率大军直抵罗马城下,这一次,曾在格里高利纵容下占有了西西里的诺曼人成了教皇的救星.1085年,正欲讨伐拜占庭皇帝的诺曼国王罗伯特.吉斯卡回师意大利,在击溃亨利部队的同时,也拯救了格里高利和他的改革大业.不过,身心俱疲的教皇没能品尝到教会改革的果实.1085年3月25日,这位饱经沧桑的老人死于诺曼人的军营,享年62岁.
   
       格里高利的去世并没有让教会停下改革的脚步,随后爆发的十字军运动更是将罗马教会推向了权力之巅.而对于帝国西部的鸡奸者们来说,虽然查士丁尼早在534年就为他们量身定制了死刑判决,但帝国在西部统治的崩溃则让他们又享受了500年的快乐时光.日耳曼蛮族的涌入既让帝国西部变得混乱而危险,也让查士丁尼的死刑威胁成了一纸空文.相对于管制男人下半身的帝国法律,权力,土地和女人才是蛮族首领们真正渴求的目标.不过,罗马教会的崛起无疑是一个危险信号,这些道德高尚,信仰虔诚同时又大权在握的上帝之子们,正在把关注的目光转移到各种异端身上.随着穆斯林势力在东方崛起,一场针对异教徒的圣战已在所难免.这场战争促成了罗马教会的最终崛起,也将犹太人和鸡奸者彻底推入了深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