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龙
小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505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娘炮的历史(三)君士坦丁的赠礼

(2018-09-24 21:45:41)
分类: 娘炮的历史
       人类认识到性与生殖间的关系大约是公元前8000年左右的事,然后又用了6000年时间将性与道德联系了起来。公元前18世纪,一部用楔形文字写成的法律汇编被古巴比伦人镌刻在一块高达2.25米的黑色玄武岩石柱上,这就是著名的<汉谟拉比法典>。这部权力与秩序的古老图腾,既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成文法典,也是将人类下半身关进制度笼子的早期尝试之一.不过,对那时的立法者来说,性只是父权社会中一种只能在男人间分配的财产权而已,而女人是这种权力唯一的支配对象.所以,至少在法典统治时期,男人间的友谊既不丑陋也不危险,对那些无法在女人身上感受到生命快乐的男人来说,法律依旧给他们提供了一种额外的选择.快乐的时光一直持续到公元前13世纪,当摩西在西奈山燃烧的荆棘丛中从上帝手中接过那部伟大的律法之时,男人们享受了数千年的身体自由才算告一段落.从此,人类法律与道德的词典里多出了一个可怕的字眼:鸡奸者.

        不幸的是,虽然有着上帝的眷顾,但犹太人政治上的软弱和他们在道德上的强大同样令人印象深刻.即使在国力最为强盛的希律王时期,耶路撒冷也不过是凯撒和奥古斯都眼中一个有着奇怪而偏执的信仰,需要被罗马文明之光照亮的古老的东方附庸而已,而这也注定了犹太人在打击鸡奸者一事上的碌碌无为.随着第二圣殿的毁灭和哈德良的统治日趋残暴,失去家园的犹太人也彻底失去了拯救世界的意愿与能力,务求自保成了雅各(亚拉伯罕的孙子,以色列人的祖先)的子孙们在羞辱与杀戮中必须奉行的道德准则. 由此,将鸡奸者拉出道德深渊的重任,历史性地落在了刚刚从犹太律法中解脱出来的基督徒的身上.

       作为基督教历史上第一个改革者,保罗在抛弃犹太律法的同时,却将犹太教对鸡奸者的刻薄完整继承了下来.这位在希腊文化的熏陶下长大,主要用希腊语写作的圣徒,却成了滥觞于希腊文化中的"男性友谊"最坚定的批判者之一.这当然不是因为保罗对男人怀有某种高尚的偏见,在他看来,一切与性有关的快感都是人类进入天国的障碍,而独身才是获得救赎的最佳准备,"我希望人皆如我",但保罗深知没有几个人能在道德上和他媲美,所以他努力与人类的欲望达成妥协,希望将性严格限制在人类繁衍的需求之内,除此之外,包括鸡奸者们的特殊癖好在内,一切与生殖无关的身体上的快乐都"与谋杀一样邪恶".这位圣徒用自己渊博的学识,终身的禁欲和最后时刻的英勇牺牲,在等待救赎的世界里竖起了一座道德丰碑,而源自犹太教并被保罗照单全收的对于鸡奸者的仇恨则随着他伟大的书信一起,如传染病一般在基督徒中迅速蔓延,并最终感染了整个欧洲。不过,至少在尼禄统治时期,人数不多的基督徒依旧是帝国迫害的对象之一.在他们登上权力的战车而在道德之路上一路狂奔之前,鸡奸者们在这场刚刚开始的道德竞赛中依旧遥遥领先.

       公元68年尼禄的死去,既让世界失去了一位"伟大诗人",也让帝国西部的基督徒们有了喘息之机。随着两年后第二圣殿的毁灭,耶路撒冷教会--这个源自耶稣家族的最早的基督教会不仅失去了立足之地,也失去了在教会政治中左右大局的能力,而分布于罗马,安条克,亚历山大和迦太基的地方教会日渐成为新的领导力量.在随后的两百年间,虽然也出现过针对基督徒的迫害行为,几位主教还为此丢了性命,但相对于北方日益迫近的蛮族大军,臣民的信仰问题显然不是帝国关注的焦点.对于正在地中海世界迅速成长的基督教来说,真正的威胁也并非罗马士兵手中带血的短剑。那些源自基督教内部且同样迅速传播的异端思想才是最致命的危险.就在哈德良为了爱情而在耶路撒冷大开杀戒时,诺斯替教派也开始了对基督教基本教义的挑战, 并直接导致了自耶稣受难后最严重的教会危机.也正是在这场危机之中,基督教逐渐成长为一股坚不可摧的力量.

       发轫于公元2世纪初的诺斯替异端否认旧约中上帝的权威性,在他们看来,物质世界的低级趣味意味着造物主只能是个低级别的,甚至有几分邪恶的神灵,而经由耶稣启示给人类的才是至高至善的上帝,是获得救赎的真正源泉.在否定了耶和华的神圣性后,耶稣也被认为只是一个神灵的幻影,既未化作肉身,也从未经历由死亡到复活的神圣轮回。这些骇人听闻的观点对于组织松散,教义也远未统一的基督教世界来说无疑是一次严峻的考验,于是,整个帝国内原本各自为政的地方教会自发行动起来,共同展开了一场真对诺斯替派的神圣战争,而身处帝国中心的罗马教会显然是这场圣战的最大受益者。正是在这场事关基督教生死存亡的抗争中,罗马教会逐渐确立了在西方世界的道德权威,一个以罗马为中心组织起来的更加严密的大公教会也初具雏形.

       与大公教会的形成相比,<新约>的最终形成则要复杂而曲折的多。如果把<新约>看成是耶稣复活后各类基督教文献的汇编,最早尝试其编纂工作的则是一位深受诺斯替派影响的主教,他就是著名的教会改革者马吉安.这位靠造船发家致富的富商于139年来到罗马,并为罗马教会捐出了大量财产,但诺斯替派的影响却让他于4年后被逐出罗马教会,于是马吉安成立了自己的教会并致力于传播他的"歪理邪说".正是出于对旧约的否定,马吉安坚信基督和保罗的教诲才是获取真理的唯一途径.于是,这位虔诚的富商开始编辑一部能向人们呈现全部真理的书籍,并将保罗的十封书信与<路加福音>收入其中,而这也成了教会史上最早的<新约>版本.或许是对信众辨别真伪的能力过于担心,马吉安删除了原稿中所有不利于自己观点的词句,这位勇于革新的主教也开创了为信仰而对"真理"按需分配的先河.针对马吉安编纂新约的惊世之举,里昂主教爱任纽迅速做出了反应.在一部长达5卷的专著<驳异端>中,这位对真理同样充满热忱的主教对<新约>的构成给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我们居住的世界有四个方位,风也来自四个方向.既然教会分散在世界各地,而福音书又是教会的柱式与根基,所以教会应该要有四根柱梁".到了二世纪末,部分信徒终于找到了爱任纽所说的教会的柱梁:马太,马克,路加和约翰福音被认为是新约的全部,而且数量不多不少---正好四本。而为今日大多数教徒所接受的二十七卷本的<新约>,则要到公元367年才由亚历山大主教亚他那修最先提出,其得到罗马教会的正式确认则是数百年以后的事了.

        和教会及新约一起成长起来的还有罗马主教的最高权威.虽然在保罗时期"人人皆为祭司"的观点得到信徒的普遍认可,但与诺斯替异端的斗争需要教会建立在坚强的领导之上.对此,迦太基主教奚普里安进行了如下论述:"无论是谁....如果不在基督的教会里便不是基督徒...所以你们必须知道主教在教会里,教会又在主教里,因此谁不与主教在一起,他就不在教会里".虽然这位于258年被罗马总督处斩的主教并不承认罗马教会的最高权威,但到了三世纪末,罗马教会已经成了维护教会统一的最后希望,而罗马的主教们也籍此拥有了指定异端和开除教籍的权力.随后的历史即将证明,这两种权力将是上帝之城对抗国王与宗教反叛者的最为锐利的武器.虽然正式的教皇制还要等到数百年后才能最后确立,但继承了圣彼得衣钵的罗马主教俨然成了西方教会的无冕之王,这也让对异端的不宽容也与日俱增.或许有一天,这些曾饱尝迫害之苦的上帝之城的守卫者们终将挥舞起道德之剑,成为比罗马人更加残忍的迫害者, 而这也让帝国内的鸡奸者们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在熬过了戴克里先对基督徒最后的也是最为残酷的一次全面迫害后,罗马城外米尔维安桥畔上演的一出"耶稣托梦"的大戏终于彻底改变了基督教和鸡奸者们的命运.

        公元305年,一生致力于强化王权的戴克里先退位,数位竞争者随即开始了对最高权力的角逐。经过7年鏖战,来自英格兰约克郡的君士坦丁和帝国东部的马克森提乌斯脱颖而出,并于312年在罗马城外的米尔维安桥畔展开了最后的决战.就在大战前夜,睡梦中的君士坦丁看到天空中出现了闪亮的十字和如下一行文字:"凭此十字你将克敌制胜",一觉醒来,这位深受感动的将军命令所有士兵在头盔和盾牌上画上字母P,而这正是希腊语中基督一词的第一个字母.在随后的战斗中,马克森提乌斯被击败,临阵磨枪的"基督徒"们取得了最后胜利,这也让君士坦丁第一次感受到了耶稣基督的力量.就在米尔维安桥战役爆发后的第二年,这位得胜的君主与其最后一个政治对手李锡尼一起颁布了著名的<米兰敕令>,给予基督徒和其它教派同等的保护,至此,基督徒们延续了近三个世纪的非法身份得以解除。在于324年击败李锡尼实现了帝国一统后,君士坦丁随即以耶稣基督的名义开始了对帝国臣民的全民改造: 异教徒献祭被禁止,神庙里的卖淫和角斗士表演被取缔,罗马帝国曾经的腐败与堕落被扫荡一空,圣保罗毕生追求的道德理想似乎就要变成现实.

        对于君士坦丁戏剧性的改变历史学家们也是众说纷纭。不过,这位自小在军营长大,长发披肩且衣着艳俗的将军一定有着异常敏锐的政治嗅觉.早在其父君士坦希厄斯时期,就对戴克里先迫害基督徒的命令阳奉阴违,这也为君士坦丁在教会中赢得了良好声誉和广泛支持.立志问鼎中原的他想必早就看到了基督徒所拥有的道德权威.而这种权威正是实现其"一个帝国,一个君主,一个宗教"的政治理想所必需的强大力量.公元325年,第一次大公会议在小城尼西亚召开,在君士坦丁与手持短剑的罗马士兵的注视下,三百位来自帝国各地的主教共同迈出了统一教义的重要一步.而作为著名的"尼西亚信经"的最后签署者, 尚未受洗的君士坦丁也成了第一个用绝对权力为上帝服务的君王.至此,基督教终于摆脱了近三个世纪的诽谤与迫害,正式迈入了权力的殿堂.在饱受迫害的基督徒眼中,救赎的曙光已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而对帝国内的鸡奸者们来说,一团无比阴郁的乌云正在帝国的东方悄然汇聚,并将让整个欧洲陷入一片黑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