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龙
小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432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黄河之旅[二十六]失忆的石漫滩

(2018-06-26 11:21:11)
标签:

黄河

历史

石漫滩

溃坝事件

淮河

分类: 我的黄河之旅
我的黄河之旅[二十六]失忆的石漫滩

我的黄河之旅[二十六]失忆的石漫滩

我的黄河之旅[二十六]失忆的石漫滩

我的黄河之旅[二十六]失忆的石漫滩

我的黄河之旅[二十六]失忆的石漫滩

我的黄河之旅[二十六]失忆的石漫滩

我的黄河之旅[二十六]失忆的石漫滩

我的黄河之旅[二十六]失忆的石漫滩

我的黄河之旅[二十六]失忆的石漫滩

我的黄河之旅[二十六]失忆的石漫滩

我的黄河之旅[二十六]失忆的石漫滩

我的黄河之旅[二十六]失忆的石漫滩

图1 干涸近半的石漫滩水库
图2-3 水库边的宣传栏
图4 石漫滩大坝
图5 复建纪念碑
图6 758事件展室
图7 官方关于损失情况的说明
图8 溃坝后的石漫滩大坝
图9 被淹没的县城
图10 展室中唯一与灾民有关的图片
图11-12 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1975年8月4日,一场罕见的暴雨降临到河南驻马店地区,短短三天时间平均降雨量超过1000毫米,淮河上游数十座年久失修的水库面临着巨大的泄洪压力.至8日凌晨1点40分,包括石漫滩和板桥在内的62座水库大坝先后垮塌,洪水如出笼的猛兽般迅速席卷了5个地区的30个县市,524.8万间房屋倒塌,1780万亩农田被淹,受灾人口超过1000万,京广铁路被冲毁106公里并中断运行16天,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00亿元.据官方统计,在此次史称758事件的巨大灾难中有2.6万人丧生,而有些心怀叵测的专家则宣称有20-30万人丢了性命.当然,对于这种耸人听闻的小道消息我一贯不以为然。

       第一次知道石漫滩是在<黄河之水>这本书中,作为新中国成立后自主建设的第一座大型水库,石漫滩大坝一直有着"中国第一坝"的美誉.1951年3月,作为淮河治理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座位于淮河支流滚河上游的水库动工兴建,仅用了三个月时间就投入使用.与它一起建成的还有石漫滩以南60公里的板桥水库.随着1958年大跃进的到来,淮河上游地区又陆续兴建了数十个中小型水库,而这些水库群最终成了758溃坝事件的主角.

       从洛阳汽车站坐上去舞钢市的班车,4个小时候后就来到了200公里外的石漫滩水库.下车的地方叫做石漫滩大坝公园,不过离真正的大坝还有两三公里的距离.时近正午,阳光炙烤下的大坝广场空无一人,一眼望去,水库中已经干涸大半的库底被大片的杂草覆盖,这让我想起了不久前在郑州看到过的废弃的岗李水库.沿着水库边被汉白玉栏杆围出的步道一路向前,我希望能找到一点758事件留下的痕迹.但显然,这里和其它城市并没有什么不同 -- 步道边到处是整齐的草坪和盛开的鲜花,每走出几十米就可以看到刻有道德警句的精美标牌,还时不时有舞钢市道德模范的照片映入眼帘,这让我感到一丝不解.就在40年前,这里曾发生过世界上最为惨烈的溃坝事件,而不久后的今天,这座沉浸在道德狂欢中的城市似乎早已将过往的灾难遗忘.

        在汗流浃背的走了一个小时后,我终于来到了石漫滩大坝.虽然已是国家级旅游区,这里却看不到什么游人,堤坝入口处堆满了钢筋水泥,不远处还有工人在紧张施工,这一切让大坝公园看上去更像是个建筑工地.离大坝不远处耸立着一座高大的白色建筑, 走进一看,原来是石漫滩水库复建纪念碑.1975年大坝垮塌后石漫滩水库一直处于闲置状态,直到1993年才动工重建,1998年竣工后当地政府特立此碑以滋纪念.在用寥寥数句介绍了溃坝事件后,碑文中着重赞颂了重建过程的艰辛,想来对纪念碑的设计者来说, 758事件又是一个多难兴邦的动人案例吧.只不过要想找到些和这次事件有关的遗存,看来已经希望渺茫了.

       就在此时, 纪念碑基座下方一个写有"纪念馆"三字的小小铭牌引起了我的注意.顺着铭牌的指引我来到了基座北侧,在基座下方有一扇敞开的防盗门,门内是一个不大的展室,原来758事件的图片展就在这个毫不起眼的展室之内,这让我瞬间又来了精神.
    
       展室的内容还算丰富,既介绍了758事件的大致过程,也展示了一些灾难现场的照片, 当然,这其中并未提及板桥水库那些在关键时刻无法开启的泄洪闸门,对于文革中水库管理的混乱低效也语焉不详。不过让我颇感欣慰的是,即使是关于一次惨重灾难的记录,展览的大部分内容依旧展现了新中国在淮河治理上取得的光辉成就,讴歌了老一辈革命家对人民群众的殷切关怀,这满满的正能量令我激动莫名,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走出展室,漫步在大坝之上,望着远处高大的复建纪念碑和纪念碑下微不足道的展室,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对于一个致力于超越自我追求卓越的人来说,记住什么和忘记什么其实是件无比重要的事情.记住应该记住的,忘记应该忘记的,或许这才是我们今天如此快乐的真正原因吧。想到这里,我毅然转身走出了大坝公园,打的来到汽车站,快步登上了最后一班返回洛阳的大巴,头也不会地离开了这座城市和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趁着暮色,向着远方的幸福生活疾驶而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