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龙
小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505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黄河之旅[十八]炊烟中的打虎亭汉墓

(2018-06-24 10:09:12)
标签:

黄河

历史

旅游

打虎亭汉墓

豆腐

分类: 我的黄河之旅
我的黄河之旅[十八]炊烟中的打虎亭汉墓

我的黄河之旅[十八]炊烟中的打虎亭汉墓

我的黄河之旅[十八]炊烟中的打虎亭汉墓

我的黄河之旅[十八]炊烟中的打虎亭汉墓

我的黄河之旅[十八]炊烟中的打虎亭汉墓

我的黄河之旅[十八]炊烟中的打虎亭汉墓

我的黄河之旅[十八]炊烟中的打虎亭汉墓

我的黄河之旅[十八]炊烟中的打虎亭汉墓

图1 汉墓入口
图2 墓道入口处的炒菜大叔
图3-7一千八百年前的精美壁画
图8 这是在做豆腐吗?


      牛店镇打虎亭位于郑州市西南约50公里的新密市境内,因一座东汉晚期的墓葬而闻名于世,这就是以壁画和雕刻著称的打虎亭汉墓。上世纪九十年代少林寺大热,而打虎亭正好位于从郑州到登封市的必经之路上,一时间游人如织,好不热闹。由于墓内壁画中有一幅力士角力图,据说是相扑起源于中国的直接证据,所以众多日本人专门跑来寻根潮源,这也让打虎亭登上了国际舞台。后来郑少洛高速开通,旅行团不再经过这里,打虎亭前也日渐冷落,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我是在一本<食物史>中第一次知道这里的。虽然对吃不大讲究,基本上填饱肚子就行,但我对食物史却颇感兴趣,人类的历史固然波云诡异,但往简单里说其实就是寻找食物和分配食物的历史,所以大到王朝兴衰,小至家长里短,都可以从食物的演变中找到一点端倪,而打虎亭汉墓与食物史的关联则在于豆腐。

       做为地道的“中国创造”,豆腐的发明时间却一直无法确定。此前学术界认为豆腐起源于北宋,而民间传说则认定是西汉淮南王刘安所创。打虎亭汉墓被正式发掘后,人们在其中一幅壁画中发现了疑似制作豆腐的场景。虽然也有专家认为所绘内容应为酿酒,但急于发展旅游的地方政府可不管这么多,于是,“打虎亭汉墓将豆腐的起源提前了一千年”的说法很快名满天下,这也让我产生了到此一游的冲动。

      下了郑少洛高速后沿着316省道向西再开七八公里,在公路南侧可以看到一个高大的仿古门楼,门楼后面就是打虎亭汉墓了。出乎意料的是这里正在大兴土木,地上堆满了木料和大块的砖石,乱得不行。售票处大门紧闭,门窗上落满了灰尘,似乎已很久没人来过,这让我和媳妇有点不知所措。正在犹豫是否要开车离开时,一个包工头模样的人走过来问是不是要参观汉墓,然后告诉我们每人20。媳妇对和钱有关的事一向小心,而眼前这个衣服邋遢满脸灰尘的男人也确实像个骗子,所以我和媳妇都没说话。或许是看出了我俩的疑惑,男人迅速从兜里掏出了一打门票,撕了两张递给我们。在确认了门票不是赝品后,媳妇才付了钱,男人随后说了句“记得把闸刀合上”便转身离开,这让我和媳妇完全摸不着头脑。不过很快我们就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打虎亭汉墓分东西两个坑室,东侧为汉农弘郡太守张德的墓地,西侧的墓主不详。我和媳妇先来到了张德墓。墓前是一栋三四米高,十几平见方的小型仿古建筑,进入墓室的通道就在进门后的左手处。小屋内堆满了杂物,极为凌乱,而最让我俩惊讶的是地上居然放着一个煤气罐和几盆摘好的青菜,一位大叔正在墓室的入口处烧火做饭!

      大叔的手艺不错,小屋里烟雾缭绕香气四溢,而我和媳妇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可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啊,现在竟然成了厨房,实在让人哭笑不得。 不过大叔对我们倒很和善,指了指不远处墙面上的一组电闸,微笑着示意我把闸刀合上。此时我们终于明白了刚才包工头的意思,原来是叫我们自己打开墓室的照明灯以便参观。看来他不仅不是个骗子,还是个善解人意的大好人呢。

       我对和电有关的东东一向过敏,可在陌生人面前又不能装怂,只好半闭着双眼,壮着胆子拉下了闸刀,顿时,刚才还漆黑一片的墓道一下子明亮起来。我和媳妇顺着台阶向墓室深处走去,身后的大叔则继续烹制着他的午餐。

      与入口处的杂乱无章相比,长长的墓道里倒是颇为整洁。墓道尽头是一对厚重的石门,上面刻着精美的石兽,那应该是龙的九子之一,但名字却记不得了。刚一进入石门,我和媳妇几乎同时张大了嘴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很难相信,在这样阴冰冷阴森的地下,居然隐藏着一个如此色彩斑斓的世界。墓室的墙壁和拱券上绘满了各式人物,颜色之艳丽让人很难相信这是1800年前的作品。

       或许那时宗教和儒家的影响还流于表面,所以壁画里既无神仙也无僧侣,更没有后期中国画里常见的那种衣裙飘逸却一脸倦容的病态美人。里面的人物多为市井之徒,体型丰满,姿态各异,他们或驾车,或饮宴,亦或嬉戏打闹,还有的在灶台边烹煮煎炸,让观者觉得无比亲切。想来那著名的制做豆腐的场景就在其中吧。不过我和媳妇找了半天还是不明就里,也算是此行中最大的遗憾吧。

      一个多小时后,我和媳妇恋恋不舍地走出了墓室,回到了墓道入口。此时大叔的午餐已经结束,正坐在一张摆满杯盘的小桌子前剃牙,原来在这里享用午餐的人还不少呢。在和大叔点头示意后,我伸手拉下了闸刀,墓道重又归入黑暗,而我和媳妇则回到了阳光明媚的室外。虽然已过正午,工地上却依旧人声嘈杂,一片繁忙景象。据说这里正在建设一个汉墓遗址公园,想来也是当地产业升级,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转型之作吧。或许公园建成之日,那位厨艺不俗的看门大叔也可以在附近开个豆腐工坊,以打虎亭汉墓与豆腐的历史渊源,说不定生意也能做得风声水起,而大叔就此跨入成功人士的行列也未尝可知吧。

      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的清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