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老切
北京老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354
  • 关注人气:1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还有几天是惊蛰

(2020-02-29 11:35:57)
标签:

乡村

旅游

文化

图片

震旦鸦雀

还有几天是惊蛰


 

 
 “惊蛰节到闻雷声,震醒蛰伏越冬虫。” 春雷一声,万物复苏,兔子续窝,母牛配种,人祭白虎,驱赶霉运。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人们的生活节奏和工作部署,习惯了只争朝夕的我们,突然间史无前例的全民闭关了。
“抗疫”,成了我们都不希望的主题,有逆行的勇士,有坚守的战士,更有集结调度,统筹督战的指挥,在一场与病魔争分夺秒的战斗中,暴露出各种潜伏的病毒,也已显示出抗争的节节胜利。
然而时令不等人,天干地支是几千年来老祖宗总结的生存法则,不是靠人的意志可转移的,因此才有了农谚讲: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
对于世代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来说,乡村是那山、那水、那宅子,还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
农家该忙了,不但要耕耩锄耪,适时播种,还要修整庭院,打扫房间,农家客店,准备开门迎宾了。   
我们相信疫情一定能战胜,然而通过这场战疫的洗礼,是否学会了理智、真实和不着急。学会回归山水的淡然和细水长流的从容。
而对于乡村旅游,是对自然生态的向往和乡风民俗的感受,是那些未知的乡村故事的吸引和乡村文化特色给游人的体验。从而融入,感知这份乡土文化。

 还有几天是惊蛰


    俗话说“百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正是地域环境的不同,使得乡村间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乡村景观形成差异,体现在文化上就是乡村文化的本原性和独特性。
疫情过后,想必会产生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的意识。但乡村旅游不同于快捷酒店和星级饭店,酒店和饭店是为旅行者提供的住宿驿站。旅游作为一种业态固然需要行业规范的标准,以此达到服务的品质和安全保障。
而乡村旅游则是让游客在自然生态中释怀和体验。当我们简单单调的制定些促进的规范标准,很容易失去了乡村特色。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人们面对自然生态的意境之美;“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是民俗生态中的人文之美。那些发源于农家的原生食材和物产习俗创造的农家美食,则是乡村旅游的特色,如果再配上粗瓷大碗,坐在那粗笨的原木桌椅旁,你是否会感觉到平添了几分原生态的亲和力和一种没有修饰的亲切感。
      欧洲近年来推出的特色乡村与小镇旅游系列产品,凭借其浓郁的乡村风情、独特的小镇格局、多姿多彩的小镇建筑、迷人的小镇街巷、浓厚的小镇生活气息以及丰富多彩的小镇活动,吸引着许多国际游客,其经济效益和社会影响不亚于欧洲的大都市旅游。还有几天是惊蛰

我曾采访法国的一个乡村,发现家家户户都在万花丛中,我问:你们都喜欢种花?回答说:我们这里每件都要举办鲜花装饰比赛,家家户户都要参加。谁家设计得好还有奖励。这种让农民自己创作的美化活动,既改变了环境,又提高了农民的参与性和荣誉感。
     而所谓统一的配置,规范的管理,恰恰是管理的低档化和简单化。从而失去了原本的乡村特色,也失去了农民的本色。代之而来的反而形成了一种缺乏自我认知和生存依赖。
     这几年都在推行和模仿民宿的概念,正是因为民宿不同于传统的饭店旅馆,不追求高级奢华的设施,但它能让人体验当地风情、享受有别于以往的生活,感受民宿主人的热情与服务,并因此蔚为流行。
  
 还有几天是惊蛰


     每次下乡我都喜欢去赶早集,有句话说“起大早,赶晚集。”意思是赶集要赶早,那些自家园子采摘的蔬菜水果,那些凌晨从湖里打上来的活鱼,那些一大早从屠宰场拉来的鲜肉,都要赶早才能保证鲜活,而赶集的人趁早买回,不耽误中午吃鲜。还有乡里人的手艺和小贩们趸来的来的货,都集中在这一上午的时间。
     集市是一种市场经济的初级模式,也是一种民俗风情,乡里人赶集不单是为买卖,也是交流和休闲,顺便串亲戚,因此还有一说叫逛大集,大集也是文化交流集散地,有些地方还要请戏班子唱戏,台上的生旦净末,演的是除暴安良,说的是传统美德。早些年年青人还以逛集为由,和情人幽会。
      在北京偏远乡村至今还保留着集市。它已不是单纯的物流,交易,而是乡村市场的开发和休闲农业的乡村特色。它吸引了很多城里人。如今发展乡村旅游,赶集对于缺少民族特色的北京郊区而言,不妨是一个很浓厚又很有经济效益的休闲农业项目。
      位于北京最北端的延庆区张山营镇,110公路串起了北山下的一个个村庄,镇里按农历排列,一个村庄,一个村庄的轮流,在海坨山,松山,玉都山映衬下,每天一个集市,一个生动的民俗大舞台。在集市上经常看到特意从城里赶来的,或干脆就住在村里的城里人。悠闲的逛着,采购者。显然,集市已经成了当地的特色旅游项目。
而那些概念化的模仿和搭建起来的形式,也许只有自己一时新鲜,对于游客来说恐怕不足为奇,反而很不自然。
融入感和参与性,是旅游,尤其是乡村旅游的关键,因为乡村旅游正是寻找那份返璞归真,感受乡音乡情,享受自然清新。
 
 还有几天是惊蛰


     随着新农村建设的不断推进,很多资源匮乏、交通不便的偏远村落被整建制搬迁,新建的村庄,生活设施齐全,但由于土地规划的限制,村庄缺少了错落感,更像一个居民小区。
     这几年国家对传统村落,加大了维护力度。那些时隔百年的古老村落,尽管已暮年垂老,但从那些精致的建筑形式、精美的砖刻雕塑,以及所诠释的文化内涵,正是中国历史悠久的传统文化和民族特色的最精彩、最直观的传承载体和表现形式,从而形成了建筑和谐于自然的环境态度。
     为扶植引导农民改变观念开发产业,政府每年会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资金,改善环境,修建设施,辅导农民创办旅游。当乡村旅游为村民带来可喜的收入之后,利益的驱使往往冲淡了乡情的浓度,市场竞争使邻里之间多了些计较,而为了增加利益的收入不顾环境的维护私搭乱建,更破坏了自然与和谐。
如何维护传统,保持特色,是今天更应该建立的管理法则和形象意识。文化的内涵不是外在的标语口号,而是能诠释地域特色和民俗风格的标志。那些源于村庄的历史,以及在历史延续过程中的习俗才是打造特色标志的最珍贵的素材。只有把传统特色留住,把朴实民风守住,才可能把游客留住。
        开春了,万物萌生。前几日应影友相约到丰台区宛平湖拍鸟,说:这里发现了震旦雅雀。
    我很惊愕。还有几天是惊蛰

    “震旦”是中国的古称,震旦雅雀是中国特有的珍稀鸟种,被誉为“鸟中熊猫”,为全球性近危物种。以震旦给一种小鸟命名,显示了这个鸟的古老、神秘。而这种有着几千年生命历程的物种,真正为世人所知还不到150年,之前它们在中国东部沿海的芦苇丛里“默默无闻”,甚至连土名都没有。1872年,法国传教士、著名博物学家阿芒·戴维根据采自江苏(包括今天的江苏省和上海市)一个湖边芦苇丛的标本,对该鸟进行了科学命名。
这种对生存环境的苛刻和生存历史的悠久,足以体现了它的珍贵和对环境的挑剔,应该说,这是近几年北京环境治理成效的最大验证。
也正说明,只有维护生存环境,生命才能延续。
“抗疫”在继续,时令不等人,经验教训会总结,关键是吃一堑长一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