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贵州作家黄炜再次剽窃他人文章

(2008-12-08 00:29:18)
标签:

贵州

作家

黄炜

剽窃

杂谈

分类: 转载

                    贵州作家黄炜再次剽窃他人文章

                       和讯博客 故乡的梨花

    一天下午听到电视里传来一首多年未听到的歌,“忘不了故乡,年年梨花开,妈妈坐在梨树下,花雨满天飞扬……”。我当时正在网上闲逛,就在百度搜索“故乡的梨花”几个字。不搜则已,一搜发现了一件令我非常气愤的事。

    我发现一个叫黄炜的人剽窃了我的《故乡的梨花》,我的这篇文章发表于 2001年4月14日星期六《廊坊日报》副刊,黄炜改动了一些文字,删去了一小段,将其分表于《农家女》2004年6月。我非常气愤,当即给《农家女》编辑发去我的文章和我拍下发表我文章的报纸图片,编辑十分重视,于2008年12月3日中午打来电话,说一定追查到底。

    我在网上搜索找到了一些关于黄炜的资料,他是贵州所谓作家,在新华网有博客。他不仅剽窃我的文章,我还看到了一篇《哇塞!贵州作家黄炜剽窃他人文章》的文字。看来黄炜先生一贯奉行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我在黄炜先生新华网博客的散文栏目里,找到了标明其所谓原创的《故乡的梨花》。我见过不要face的,没见过这么不要face的人,真使我大开眼界。

    我和赵小波先生一样只要黄炜一个真诚的道歉,不仅向我,也向被他蒙蔽和欺骗的编辑和读者道歉,在他的博客中删除剽窃的我的《故乡的梨花》。

    我现在有一点还不确定,据说黄炜出版了一本《故乡的歌》,我在网上没有搜到这本书的目录,有可能《故乡的梨花》也入选了这本书,这需要热心的网友积极为我提供线索。另外,黄炜用娄关山的名字在和讯网开了博客。也许人人喊打的日子并不好过,需要改头换面。

我将维权到底。

 

    下面是我的《故乡的梨花》

           故乡的梨花(原创)

               蒋卫新

   一年四季,我最喜欢三月的阳光,灿灿的照得人神清气爽。无意间,发现墙根朝阳的地方不知何时长出了几棵小草,惊喜间,不免心生感慨:生活在城市里,对春天的感知就是迟钝。于是,心里便痒痒的,很想去郊外感受一下春的气息,更想回到童年的小村,去赴故乡梨花的心灵之约。因为那满树洁白的花朵,常常开在我的梦里,绽放在每一个思念的瞬间。
  小村的西南是一大片果园。在“桃花开、杏花落、谁管梨花叫姐姐”的童谣声中,梨花姗姗地绽放了,虽不比杏花报春早,也不及桃花的妖娆,但梨花自有梨花的不同凡响。在绸密的绿叶间,朵朵洁白的花朵如出水的芙蓉,似碧浪中的仙子。我就喜欢梨花的一尘不染,喜欢洁白与碧绿之间的那种和谐。那时候,梳着两根小辫子的我常和小伙伴们一起在这花的海洋里倘佯、玩耍。只要不攀折花木,看园人也乐得任我们去疯闹。不过,我们可没那么听话,等他走远,我们就爬上树去玩个不亦乐乎。临下树时还要折上一根儿缀满花朵的花枝,如得胜归来的将军,打道回府,把花枝插在瓶里,留着慢慢的欣赏。
  梨花盛开的时候,我们还有一件更有意思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找一个小瓶,约几个伙伴去梨花里找一种叫“黑老婆儿”的会飞的小虫。“黑老婆儿”通身黝黑发亮,如黄豆大小,是一种害虫,它常隐藏在花心里,和梨花黑白分明,所以非常容易找到。用手轻轻一捏,装入瓶中,拿回家用来喂鸡,“小黑老婆”越积越多时,我们就喜欢把耳朵贴在瓶壁,听里边嘤嘤的细若游丝的虫鸣。尽管大人们曾一再叮嘱小心别让这种小虫钻进耳朵里,可我们还是乐此不疲地听啊、捉啊……
  没有人能留住春天,我们同样留不住满树的梨花,那个在漫天花雨里嬉戏的女孩儿,还不知道什么是爱花惜花,也不晓得愁为何物,更不懂得春光易逝。遍地的花瓣厚厚的软软的,和伙伴们躺在这洁白的“大床”上,仰望着枝叶间隙里的蓝天。就着样静静的谁也不说话,听风沙沙的吹过树林,微风过处是淡淡的花的余香。那种意境,现在想起来还令我的心为之一动。有时候则你一句,我一句的畅谈着那个年龄里所谓的理想,欢快的笑声回荡在林间,也常在思乡的夜晚回响在我的耳边。
  春去春回,花开花谢,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告别了无忧的童年,在远离故乡的城市里为了生活奔波忙碌。有时,感到心灵疲惫。于是我就更加思念故乡的梨花。谁不渴望返璞归真融入大自然的怀抱呢!我已经有十多年没有看到故乡的梨花了。而紧张的生活节奏,使我思乡的情怀,只有在深夜才得以尽情地释放。在子夜的梦里放飞灵魂回归故里。梦里春意正浓,梨花朵朵含笑。

郑重声明:

      本文发表于2001年4月14日星期六《廊坊日报》副刊

  

     下面是黄炜发表在2004年6月《农家女》和新华网博客上的

               故乡的梨花

 

    一年四季,我最喜欢三月的阳光,灿灿的照得人清气爽。无意间,发现墙根朝阳的地方不知何时长出了几棵小草,惊喜间,不免心生感慨:生活在城镇里,对春天的感知就是迟钝。于是,心里便痒痒的,很想到郊外感受一下春的气息,更想回到童年的小村,去赴故乡梨花的心灵之约。因为那满树洁白的花朵,常常开在我的梦里,绽放在每一个思念的瞬间。

    我生活的小村是黔北最大的一片果园。在“桃花开,杏花落,谁管梨花叫姐姐”的童谣声中,梨花姗姗地绽放了,她虽不比杏花报春早,也不及桃花的热烈妖挠,但梨花自有梨花的不同凡响。在绸密的绿叶间,朵朵洁白的花朵如出水芙蓉,似碧浪中的仙子,无言地述说着美丽。我就喜欢梨花的一尘不染,喜欢洁白与碧绿之间的那种和谐。那时候,我常和梳着两根小辫子的小姑娘们一起在这花的海洋里倘佯、玩耍。只要不攀折花木,看园人也乐得任我们去疯闹。不过,我们可没那么听话,等他走远,我们就爬上树去玩个不亦乐乎。临下树时还要折上一根儿缀满花朵的花枝,如得胜归来的将军般打道回府,把花枝插在瓶里,留着慢慢地欣赏。

    梨花盛开的时候,我们还有更有意思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找一个小瓶,约几个小伙伴去梨花里找一种叫“黑老婆”的会飞的小虫。“黑老婆”通身黝黑发亮,如黄豆大小,是一种害虫,它常隐藏在花心里,梨花黑白分明,所以非常容易找到。用手轻轻一捏,装入瓶中,拿回家用来喂鸡,“黑老婆”越积越多时,我们就喜欢把耳朵贴在瓶壁,听里边嘤嘤的细若游丝的虫鸣。尽管大人们曾一再叮嘱小心别让这种小虫钻进耳朵里,可我们还是乐此不疲地听啊捉啊……   

    没有人能留住春天,我们同样留不住满树的梨花,那个在漫天花雨里嬉戏的小男孩,还不知道什么是爱花惜花,也不晓得愁为何物,更不懂得春光易逝。

    春去春回,花开花谢,不谙世事的小男孩告别了无忧的童年,在远离故乡的城镇里为了生活奔波忙碌。身心疲惫的时候,就更加思念故乡的梨花。这时的我多么渴望返璞归真融入大自然的怀抱啊!我已经有十多年没有看到故乡的梨花了,而紧张的生活节奏,使我思乡的情怀,只有在深夜才得以尽情地释放。于是在子夜的梦里我会放飞灵魂回归故里,梦里春意正浓,梨花朵朵含笑。

 

原文地址:http://guxiangdelihua.blog.hexun.com/26577981_d.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