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法律博主 教育视频自媒体

郭子福律师谈社保诈骗定罪错误

转载 2016-08-05 09:41:13

-----郭子福律师接受《大律师中国梦》记者采访

(被采访人:郭子福律师,编者《大律师中国梦》)被告人马某通过广告找到一些办理社保补缴以获得国家养老保险的“客户”,然后由赵某集中联系这些“客户”,并收取补缴社保的费用及服务费给马某,然后由马某协助出具有虚假手续,并将该手续及补缴社保的费用及一部分服务费转给李某某,并由江西省某县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为这些“客户”办理社保补缴事宜,然后再转到北京社保保险基金管理中心。其中有的“客户”未办成,所以退费了。大部分“客户”已经办理成功,而且开始向国家领取退休金。后来此事被相关单位发现,有些“客户”的养老账号被删除,退休金停发。由此案发,马某等被检察机关以涉嫌犯诈骗罪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公诉中,马某等的“客户”,俨然称为马某等的“受害者”。

一审判决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于2013618日作出(2012)二中刑初字第XXXX号刑事判决:一、被告人马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二、被告人李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一千元。三、继续追缴被告人马某、李某某违法所得发还各被害人(附名单)。四、在案扣押被告人马某名下位于北京市通州区某房屋予以变价,变价款在偿还银行贷款后并入追缴项执行。

二审中郭子福律师为马某辩护

被告人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上诉,并委托郭子福律师为其辩护。郭子福律师接受马某的委托后,查阅了本案的卷宗材料,结合被告人供述及案卷材料进行了慎重的分析之后,在二审法庭发表了八点辩护意见:

一、 本案涉及两类完全不同的法律事实,但一审法院未将本案两类事实分开,并全部将其认定为诈骗,此为事实认定不清。现将本案归纳为两部分事实简述如下:

事实一、本案被告人马某通过广告寻找需要办理社保补缴获得国家养老保险的所谓的“被害人”,然后由赵某集中联系这些所谓的“被害人”,并收取补缴社保的费用及服务费给马某,然后由马某协助出具手续,并将该手续及补缴社保的费用及一部分服务费转给李某某,并由

江西省某县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为这些“被害人”办理社保补缴事宜,然后再转到北京社保保险基金管理中心。该部分“被害人“已经成功办理了退休,而且开始向国家领取退休金。该部分事实中,马某并不构成犯罪。

事实二、马某未将收取的“被害人”社保金交给社保中心,并伪造公章制作了“社保转移单”,最后被社保查出而取消了该部分人员的社保账户,这部分人员的费用已由马某给予清退。在一审判决书第8页小标题18显示:“28份落款日期……”,可见,该部分事实涉及的“被害人”仅为28人,并非判决书附页中认定的57人名单。

二、 对于事实一,本案被告人并没有诈骗“被害人”的钱财,而一审法院却将事实一中“被害人”缴纳的金额全部认定为诈骗金额是完全错误的。

三、 本案事实一中的“被害人向马某缴纳的费用包括两部分,第一部分是用来补缴社保的费用,第二部分是服务费。对于该两部分费用,是有协议而且有收据给“被害人”的。对于第一部分费用最终还是交给了社保局,即交给了国家的,对于第二部分费用,被害人也是知情的,而且第二部分费用是由多人均摊,非马某个人全部收取,显然,第二部分服务费用并非诈骗。

三、本案事实一中所谓的被诈骗对象不是“被害人”,而应该是国家的社会保险基金。

纵观本案,可以发现,本案事实一中真正被诈骗的对象根本就不是被害人,而是利用一系列手段骗取国家的养老保险,即社会基金,“被害人”的目的非常明确,他们在自己不符合领取养老金的情况下向通过虚假的方式取得国家发放的养老保险

四、本案事实一中构成“诈骗”的主体是“被害人”而非马某

本案事实一中,“被害人”明知其未缴纳过社保却欲享受国家的社会养老保险,并且被害人已经成功补办了社保,并且成功办理了退休,开始领取养老退休金,而这些养老金马某并非取得分文,而是其主观上也无想取得该养老退休金之故意,因此,真正想骗取国家养老退休金的主体是所谓的“被害人”,而非马某。

五、本案所谓的被害人不能因不知其行为违法而不承担责任

如果网上有公开叫卖象牙,那么有人不知道买卖象牙违法而购买了,那么购买象牙的人违法吗?显然其行为不能因其不知此行为违法而免责。同样,本案中被害人应当承担其本身应当承担的责任,而无免责事由。

六、本案事实二中,被害人同样涉嫌诈骗国家社保退休基金的犯罪,但属未遂。马某的行为则涉嫌伪造公文印章的犯罪。

本案事实二中的“被害人”同样不符合补办社保的条件,同样在其主观上存在骗领国家退休金的故意,。然而由于马某未将应该缴纳的社保金补交而最终被社保机构将该部分“被害人”的社保账户删除。该部分被害人所交纳给马某的金额不符合诈骗罪的特征,诈骗罪是加害人虚构了事实以至于“被害人”理所应当将“诈骗金额”给付加害人,而不是给付其他人,更不是给付“社保机构”。因此在该事实二中,马某只是代理被害人利用虚假材料补交所谓的“诈骗金额”给国家社保中心以骗取国家的退休金,那马某只是在该过程中未将该款交给国家社保中心,而是私自侵占,所以仅是非法侵占的行为。

七、本案应重新考虑马某所犯的罪行,

本案事实一中,被告人马某只是为想骗取国家退休金的被害人提供了虚假的被害人的工作履历的手续,而该事实一中的被害人才是真正的犯罪主体,马某仅是协助而已/因此,在事实一中的被害人未被认定为犯罪的情况下,不能认定马某犯罪。事实二,马某在虚假手续中伪造了公文、印章、证件,则应定伪造、变造公文、印章、证件罪。对于被害人为骗取国家退休金而缴纳的社保款仅被马某非法侵占,但马某在案发前就已经将该款归还被害人的情况,不应认定为犯罪。

八、法院认定的涉案金额有误

一审法院笼统的将事实一中涉及40多人已经交给社保中心的补缴的费用及事实二中未交给社保中心的补缴的费用以及服务费用全部认定为诈骗金额,是非常错误的。

一审法院将马某夫妻贷款购买的房屋全部查封并判决全部赔偿被害人,则侵犯了马某及其爱人在该房屋中的合法权益。因为在该房屋购买中仅是首付款涉及所谓的犯罪金额,而贷款还款特别是案发后马某爱人继续还款的部分与案件本身毫无关系。因此,在完全查封并判决该房屋拍卖款全部归还被害人的情况下,马某本人的合法财产及继续承担还款义务的马某爱人的合法财产部分将受到损失。

郭子福律师最后说,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本案中马某应该定性为伪造公文、印章罪,而不应认定为诈骗罪。为了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请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能够采纳辩护人的意见依法改判。

二审裁定发回重审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过庭审,采纳了郭子福律师的辩护意见,作出刑事裁定称:

本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十五条第一款第()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2)二中刑初字第2256号刑事判决。

二、将本案发回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该后经重审改判,将诈骗罪撤销,定为伪造证件公文印章罪。通过该案将中国近十年以来一直对此种行为定诈骗罪的错误得到了彻底改变,此案后凡此种案例皆以伪造证件公文印章罪定罪处罚。(编者《大律师中国梦》)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495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