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URPHY齐
MURPHY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138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11 3.11 不远方地震了

(2011-03-11 23:38:56)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忆杂想

(一)

眼球充血。眼压升高。那种由颅腔向外的压力,在可承受时,才可感受到吧。

 

(二)

中午,我在凯宾斯基一层的蛋糕房里。因为那个厌食的魔咒,我疯狂地挑了十几枚蛋糕,美味的。同时,日本地震的消息,从13:30开始,由模糊的震感,从围脖中逐渐清晰起来。

 

阳光并不灿烂。我在这一周的纠结与坚持中,终于迎来了一点点好玩之事可以成行的欣慰。于是,兴冲冲地把蛋糕带给同事。讨论那一个商业的案子。我们暂时把“地球”的主题放在一边,把出得起钱的冰箱捧起,兴致勃勃。

 

然后,我奔向另一个蛋糕房,带着美味的德国蛋糕,去迎接更多的法国蛋糕。食物、酒、香港行山时海上升明月的风景,最好的香水,关于咖啡与心脏的笑话……小童说:地震时发美食,会不好意思。我笑:唯有灾难,才让我们更加觉得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

 

及时行乐。加菲猫在香港问我:北京有震感吗?我冷静地答:10层以上才有。我在一层。

 

(三)

 

眼球充血,眼压升高。如果明天醒来我失明了,我至少不希望最后见到的是那些幸灾乐祸。我或许不能改变别人的幸灾乐祸,但至少可以不让幸灾乐祸改变我。——在转发了很多条理性而有用的“围脖”后,我这样写道。其实这“不让幸灾乐祸改变我“的灵感是抄袭的,抄自那个越战时日夜站在白宫门口举着微弱的烛光抗议战争的美国人。对不起,我没记住他的名字。但那又怎么样呢?我不以这种“抄袭”为耻。我很高兴自己是个同样的傻瓜。不是“抄袭”傻瓜,只是有幸,我仍旧是个傻瓜。

 

我实实在在地不明白:日本地震,为什么有中国人“庆祝”?他们在“庆祝”什么?死亡吗?因为那群人叫“日本人”?还是因为“地震”这种“天灾”?若是因为那群人的名字叫“日本人”,那么在那片土地上的中国人呢?陪葬?如果因为“地震”这种天灾,那么两天前持续至今的云南盈江地震呢?

而那些日本人,他甚至不认识他们的。为什么会因为陌生人的死,而生出这样大的“庆祝”呢?因为“历史”吗?因为他们的爷爷中有人屠杀了我们的爷爷?我也不会忘记。我也同样不会忘记,他们中的有些人,甚至连这样的事实都不肯承认。但什么样的“罪”要让人扛起“死”这种刑罚呢?因为杀人?还是因为忘记?还是因为“不承认”?或许。死亡总比那些只在我们的历史中出现过的侮辱来的更让人容易接受些,譬如低下人的头颅与灵魂,如泥般被踩在千万人的脚下,让原本的高贵风流,生生化作污泥?

 

(四)

两天前在读的凯文@凯利的《失控》,他用了1/3篇幅讨论,其实机器在走向成为生命体、生物体;其实这个地球上的每一种东西,包括岩石和钢铁,都是生命体,是生命的一个组成部分。他说:人类的发明,无论是机器、网络,还是经济体,其实都是对自然的仿生。他说:人类的制作,其实只是自然的一部分。他说:人类还在寻找自然密码。很多实验在进行,生态的、经济体的、甚至政治的——这一个词,他还没说,但我这样读到。这让我生出一种发动捐书给代表们读的冲动。一些简单的原理,那么聪明的“代表们”,如何就不懂呢?便如人要吃饭,还都想吃得好些。便如人要活着,还都要活得好些。便如海明威早就引用过的“我们谁都不是孤岛自成一体”……而你们总是说,与我们是“一体的”。当然,你们不说“我们”,你们说“人民”,而我们就这样,被你们人民了。

 

(五)

 

死于天灾,与死于自然,我以为没有区别。天灾残酷,自然又何尝不残酷。然而只有在纯粹的天灾与生命的自然面前,死亡才平等,才因平等,那必然的死亡才真正慈悲。

然而即便天灾与自然,又哪里能够真正地纯粹呢?

 

朋友在日本发的围脖:几百人在广场避震完毕,整个过程,无一人抽烟,服务员在跑,拿来一切毯子,热水,饼干,所有男人帮助女人,跑回大楼为女人拿东西。接来电线放收音机,3个小时后,人散,他妈的,地上没有一片垃圾,一点也没有。( via雪夜冰河 ) 

 

1923年关东地震后,当时政府确立“学生生命维系着国家的未来”的最高原则,并从法规入手规定学校防震标准;2008年中国四川地震之后,日本五政党摒弃政见不同,联合向国会提交《促进学校设施抗震化法案》,用立法的形式加强学校设施防震。中国正在召开的二会,代表在思考什么?@凤凰卫视:看了前方记者的报道,才知道日本的学校不是逃离的地方,而是民众前往的避难所。震惊! 

 

@东东枪 :Skype 宣布国际免费电话已经开通,可免费拨打日本本宫灾区和云南盈江灾区的电话。免费拨打震区电话地址:http://sinaurl.cn/htuFll 

 

生活在2011年中国的人们,大多已适应这种“围脖体”的断句。是的,140字以内的片段。你需要把它们串起来,放在一起,才看得到一些东西。便如读历史。你知道这几千年的文明中,纵然没有杀戮,也必将是百辈人自然的死亡堆砌而成。但你终归不能无视,那些非自然的,“人为”的因素而杀死的绝大多数。天灾竟只是个诱因,而不是最终的武器。这是个多么大的讽刺?!因为我们必将死亡,便可以被杀死?历史绝大多数的死人,是没名字的。便如我们的英雄纪念碑上,虽然有一个漂亮的“牺牲”的标签,但仍旧没有名字。于是生命,不再是你我他如此活生生的人,而是被统计成一个又一个错误百出自相矛盾的数字。

 

(六)

我自然是与大多数人一样,无缘直面死亡的,甚至无缘直面间接的死亡,譬如我们的亲人与我们身边的面孔,突然消失,非正常的。我自然是与大多数人一样,是“看”过死亡与灾难的,通过影像,通过传媒。这样透过屏幕或纸张“直面”的死亡,会再刹那间产生冲击;如果这种“直面”是密集的,那么冲击就会很大,会影响我们瞬时的生活,让我们生出悲伤、怜悯、勇气、冲动,哭也笑,怒也骂,在私人的房间里,在私人的圈子里。这种歌哭笑骂也会沾染到我们的其他空间与时间,却是被折射过的,变了形的,因不能直言而扭曲了的,一点点宣泄出去。很快消失。于是残忍与灾难都成为死的记录而不是活的记忆。

 

记录很难改变什么。只有记忆可以。

 

这灾难与死亡,不管发生在四川还是云南,不管是发生在纽约还是日本,都是人类的灾难,是人的灾难。

 

但是记录与记忆的不同,会再下一次的灾难来时,显现。

 

(七)

 

我很高兴地边写文章,便看到围脖上的各种日常生活。便如这个夜晚之前,我的日常生活。关于吃吃喝喝,关于猫,关于加班,关于酷6和国美,关于李善友与陈晓,有人在看卓比林讽刺权贵有人在看赵本山讽刺残疾人与肥胖者,依旧风花雪月依旧纸醉金迷依旧平安淡定……淡定啊,这便是生活。一如明早起,我将继续改写那个关于冰箱的方案,为了我想做的,一个关于生活的创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