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RS兴化唐子客
RS兴化唐子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171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偶聊有记》第三十七章 封大成全族觅药  韩湘子单身寻医

(2017-10-10 20:41:46)
标签:

峣山

风门子

韩湘子

韩愈

蓝田关

分类: 小说

《偶聊有记》第三十七章 <wbr>封大成全族觅药 <wbr> <wbr>韩湘子单身寻医

 

封面:美国东西部铁路横贯 拍摄于赛克利门托火车博物馆 2008

       

  

  《偶聊有记》

  第三十七章 封大成全族觅药 韩湘子单身寻医

  作者:桐城聊聊生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发、转载、引用,违反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者必究 

 

 

  “大成怎么样了?”

  猴仔的娘刚到家,猴仔的爹就问她。

  被甄义在雪地中救活的那个人叫封大成,家住在峣山深处“风门子”的封门村。所谓的“一路回头望秦川,过却风门唯思亲”,指的就是这一带。封大成是一位采药人。那天为图多卖点钱,把原先在家门口卖给收药人的自采之药背到城里来卖。在回家的路上迷失方向在漫天大雪中。走了上百里路的他累倒在漫天大雪中。

  “已经回家了。”猴仔娘回答。

  蓝田关守关士兵问上学的甄义救的那个人叫什么,家住哪里。甄义告诉他们,他叫封大成,家住在封门村。关上士兵里有封门村那边的人,捎信回村,家中来人把他接回去了。

  刚到家的猴仔娘是去甄义家送白菜、荞面的,也是去看望封大成的,是去和她的老姐妹甄义的妈聊天的。这些天来她三天两日就往她家跑,她心中放不下那位双目失明的苦命人。

  “她到底怎么啦?”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把她的男人问糊涂了。

  “她瞎了,没有眼睛的人的苦处是有眼睛的人不能理解的。她又添病了?“

  男人不放心起来。是啊,他们老任家搬到这儿来以后,就得到甄义家长期的帮助,最起码的是同情或者主意。

  “没有……”女人语塞了。她说不出口。不是想说坏话说不出口。她想说的是一种想不明白,这种想不明白也说不出口。

  “夏天我对她说,炕应该重翻,火墙应该抹一下,这样才能过冬。她说,男人不在家。我说让猴仔爹来干。她还是说自己的男人不在家。我说,我来给猴仔爹当帮手,不就一举两得了。她还是那句话。我说,家中该备炭了,我让猴子他爹到炭窑上去买了送来。她说,不应扰你们。我说,我家刚搬来此地,甄义他爹送的东西至今使我们不能忘记。她说,男人不在家,由热天一天天地往冷天过,不会觉得太冷。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很明确,自己的男人不在家,别的男人不能进她们家。”

  猴仔爹打断了自己女人的话,不仅是因为这些事他早就知道,更是因为自己的女人不明白一个道理,他得尽早给她理明白。

  “那天晚上是救急,是救命。在救急和救命面前其它的都是不值当。甄义的娘明白这个道理,你怎么不明白?”

  男人的话很简单,但是把她心头的灯拨亮了。她真是明白了。她喜欢和甄义的妈妈相处,因为她觉得她人本分、讲女人的义气,讲女人公认的道理,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位双目失明的姐妹竟如此豁达和大义,如此不为人料地豁达和大义。她感到自己有些不如,也感到很是庆幸。庆幸自己嘴巴严实的习惯帮助自己没有伤害别人,没有伤害自己信任的人;庆幸自己只是对自己的男人婉转地提问了;庆幸自己心目中的一个好人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好。

  在救封大成这件事上,被甄母的义举牵动思绪的还有五个人。

  任厚在东门大姐先生布置的自选题作文中为自己出了这样一个题目《试论急中之急》。12岁的孩子写这样的作文似乎太早了点。这位天分高、勤奋好学的蓝桥学子的亲身经历激励着他或者说驱使着他决心试一试。他的论点是:救人之真心乃急中之急。他的论据是他亲眼所见的三条。他的瞎大娘是如何用手除去躺在木板上的封大成一身的雪的?他的瞎大娘是如何为封大成盖上棉被的?他的瞎大娘为什么要坐在封大成的身边守护着他?而他的这位大娘一直是“男女授受不亲”这一道德标准的忠实遵守者。他想让自己回答,什么是仁义道德,应当如何确立仁义道德。他写得非常认真。他一想起大娘身着单衣坐在漫天大雪中守护着一个命运难测的人的情景,特别激动。他痛恨自己没有学问,不能很快地回答这些问题,这也使得他不止一次掉下过眼泪。

  那天晚上回到家时,甄义告诉母亲他在关后大道的雪地上救起了一个人,拉回家来了。母亲并没有问他救的是谁,甚至提都没有提是不是自己的父亲。他在上学的路上常常想起这件事。他的答案终于找到了。母亲双目失明,但是,耳朵却不坏。她是凭听觉来作判断的。他实然明白,母亲对儿子的内心是多么熟悉啊。他尊敬的母亲其实并不完全为他所知。他懂了,那天从他进门时起,她就知道了他救回来的不是自己的父亲,是一位外人。母亲是在赞扬并支持他。

  封大成回家后已经下了决心,他一定要找到一种药或者一位高明的医生,帮助他的第二位妈妈,也是使他再生的恩人复明。他的家人,包括已经分了家的弟弟们,已经出了嫁的妹妹们,他的族人们也想帮助封大成做到。

  第四位便是韩湘子。

  湘子年少时是个顽劣之徒。尽管他不偷鸡摸狗,不打架斗殴,但是赌博成性。屡教无效的他遭到韩愈无数次的斥责,甚至痛打。被一位大道德家责打,说明他是何等的无可救药。万般无奈的韩大儒终于将他逐出家门,就差出籍除姓这一步了。流落街头的湘子终日游荡。但是,乡亲们并不怕他,因为他不要说伤人了,就连鸡、狗也不伤。他只是穷赌穷博,终日无息。甄义的父亲收留了他,让他住在家里。但是,他食无定时,寝无定刻,行无定踪,这使得省吃俭用的甄大伯下决心给他盖了三间茅屋,让他独居。所以他和甄义有兄弟之情,远非发小之谊。大伯对他有父恩,大娘对他有母爱,这是外人无法真实体会的。

  湘子之赌博其实简单。初期就是玩五子棋。两孩在泥巴地上,或对面而坐,或蹲,或趴,姿势不限,怡然自乐。赌具不限,石子,小土块、碎砖头丁丁,碎瓦片头头,小螺丝壳等等都行。赌资因季节而异,炒蚕豆,炒花生算是豪赌,常见的是赌具兼作赌资:小石头、小螺丝壳,没有什么铜钱、铜钞的。湘子是一个赌博的天才,没有多久,就玩出了世界水平。他早就烦了那100多张牌或类似的玩艺。他说赌就赌吧,还什么一饼、二饼的,吃饼吗?还什么东西南北中的,我平时连方向都搞不清,还上桌玩方向。他最讨厌的就是那个“和”,赢就赢了罢,输就输了吧,还假惺惺地什么和;是“和”还偏让说成“糊”,烤糊了?

  他要玩新的。他真是玩出了新的。他发明了54张卡片。现在的扑克牌有点和那个类似。那里有”大阎”、”小阎”,而不是现在的“大鬼”、”小鬼”;有”老大”,而不是现的”国王”。现在的人打“国王”,这不好。那里面有“甚”,而不是现在的“皇后”。那显然是秦音。现在的人打“皇后“,那是一种侮辱。那里面有”羽林“,而不是现在的将军。其它方块、红桃之类的和现在类似。那时候不叫“斗地主”,而是“逗地主”;不叫“拱猪”,而叫“放猪”,是保护生灵的;不叫“锄大地”,而叫“薅草”。“炸金花“和“掼蛋“和现在的一模一样。

  他的54张卡片和现在扑克的玩法有本质的区别。其一,“甚”、“老大”、“羽林”是那时的大小规则,现在是K、Q、J。其二,“甚”的“权”很大,逢“甚”加权,也就是说凡是组合中出现了“甚”,威力就会增加;一张“甚”与其它五十三张牌的组合数是确定的,“甚”的威力变化是很显然的,巨大的。其实,他是在钻研抽象思维,在学习数学。他引进了看牌断胜负的概念,即起牌以后就可以测算出自己有几分嬴的把握,最大的嬴是多少,最大的输是多少。这是经典的概率论的作派。现在的玩牌专家大概还没有这种明确的概念。这从他成仙后的多种神话、故事、传说中可以得到证明。老聊就不在这儿多啰唆了。

  他是“蓝田学堂“中的十二学子之一,那是甄义的父亲送他来的,与韩愈无关。东门大姐先生对他是一视同仁,不远不近的。其实就是一个听之任之,只要你不捣乱就行。

  大姐先生正在整理自己书桌上的东西。他拿起一封信,那是好多天以前韩愈派人送来的请柬。韩大儒请他登蓝田关观赏雪景,请他喝酒,并想了解一下“蓝桥学堂”的办学情况。如今柬在人去,他心酸起来。心酸的不是什么两人未能登雄关赏美景,而是他的好朋友韩愈的命运。

  他听到了不少街谈巷议。当他看到传抄的韩愈的那份奏章时,吃惊不小。这不是在滋事吗?这种绝密文件传得出来,说明宫中或者官场中有人参与。事情闹大了……,他不敢再想下去了,他为韩愈的今后担心起来。

  事实上,东方先生的担心并没有错,因为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杞人忧天。

  韩愈走后不久,不知道有没有到达潮州,一位叫杜英奇的人给宪宗皇帝写了一份“情况报告”。这位杜英奇就是奉命押队去扶凤迎接佛骨的人。报告中说,韩愈在朝会上抵制迎佛骨的事件发生后,社会上出现了不少乱象。韩愈先前呈送的奏章被人以《谏迎佛骨表》的名称以手抄的方式在社会上流传。它的流传使文中涉及的皇帝的死因成了不良分子的笑料;儒教的首领韩愈成了儒教和道教的共同旗帜,成了佛教的对头;它的流传引发了群众思想上的混乱和对立,等等。杜英奇只是一个忠于皇帝的人,也是一个实事求是的人,他只是提醒皇帝注意社会上的动向,并不是加害韩愈,更不是挑唆生事,最多也不过是想用这种方式请皇上调整对三大教派的政策。看了报告的宪宗却久久不能平静,迁怒之情立即生起并迅速升温。他之迁怒是对着保韩愈的几个大臣来的。我本来就不想杀他,你们保个什么?你们很会做好人,不惜以让我做恶人为代价。他心中有了谱,自此以后,这几个人再也没有得到他的信任。他想,我的确是想挫挫他的傲气,让他到潮州去反思反思,以后还是要让他再回来的。你韩愈给我惹了这么大的祸,你还成了旗帜?!我不能高高举起你这面旗帜。他心里又有了谱。自此以后,韩愈再也没有得到重用,直到郁郁而终。

  东方先生并不向湘子打听这些事。君子是不干这种事的,尽管湘子是自己的学生,又是韩愈的亲人。倒是湘子做的一件事使他证实了他的担心。

  在交作业的时候湘子背了一首诗。这作业就是让学生背诵一首自己喜欢的诗。这交作业就是站在东方老师面前当着同学背自己喜欢的诗。

  “雪拥蓝关马不前。”湘子喜欢的诗背完了,但是,作业还没有交完,还要向老师讲述自己为什么喜欢这首诗,还要回答老师的提问。老师示意湘子回到坐位上。他不需要湘子讲述了,也没有什么要提问的了。因为与作业有关的一切都很清楚,因为他没有提问的心情了。

  湘子背诵的首诗和东方先生看到过的传抄的这首诗一字不差。他忧心忡忡。

  “这不是什么牢骚不牢骚,是悲惨到了极点的人在诉说。遇到这样的打击发点牢骚没有什么,你怎么又跟皇上扯到一起去了?雪拥蓝关马不前,是路难行啊,是不愿离开自己的家,是恋恋不舍啊;是想返回朝庭吗?用什么句子不行,偏偏要用这个?别人一问你,一联想你,你有什么好说的?”东方先生心里毛了起来。想起最近的街谈巷议,他为自己的朋友揑了一把汗。他担心他会被打成滋事的头目。

  “他大概是告诉家人或者世人,他的下场不会好吧。”东方先生的思绪猛转了一个弯子,但是,并没有平静。这“没有平静”持续了好几天。另外一次的学生交作业让他平静了。

  这次的作业是讲一个自己最喜欢的事故,交的方式和上次的一样。东方先生大概不仅是大唐最伟大的先生,可能也是中国有史以来为数不多的伟大老师。

  韩湘子说,他讲的故事其实就是不久前给自己的伯父讲过的故事,是他在东海之滨与小龙女聊天的故事。他还是“老生常谈”,没有讲神仙托梦的情节。对韩湘子而言,这只是一次近期自身的经历,不能说是“故事”。对东方老师和他的同学而言,这却是货真价实的故事。

  听完这个故事的东方老师的心情之所以平静,是他不再为自己的朋友韩愈担心了。他的不再担心来源于韩大儒也听过这个故事,他一定知道故事中苏妲巳的事。他一定有了思想准备,没有什么幻想存在。

  几十年后的社会证实了东方先生的平静是正确的。那场席卷全国的风暴到来的时候,他的朋友还有他自己早已作古了。

  韩湘子又交了一次作业。

  他交来了他的自命题作文。东方老师展开一看吃了一惊。

  那作文上写着:

  生我者苍天,

  养我者甄伯,

  护我者甄母。

  我应知触。

  失伯未归,湘子类何?

  盲母未治,湘子堪何?

  特急殊迫,何无知触?

  何无知触?

  无知无触,有何面目?

  那作文的一角分明是一滴未干的血。先生恍然大悟,回头一看早不见了湘子。先生追出门外,门外是雪原一片,伸向天尽处的峣山。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