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谈谈戏曲的死与生

(2011-06-18 00:23:31)
标签:

陈甦萍

沪剧

苏娘

李恩来

长宁沪剧团

分类: 戏说

谈谈戏曲的死与生

 

谈谈戏曲的生与死

——从献礼剧[苏娘]说起

 

 

[]说戏

 

承朋友邀请,得以观赏长宁沪剧团的献礼作品[苏娘]。说起来,我的沪剧情缘曾因纪念丁是娥先生专场以及阿必大的重出江湖被重燃花火,但亦如一切美好事物一般渐渐淹没在记忆长河里。所以,又是一场重逢。

 

只是这次重逢的背景有点特殊。一为红色90纪念的重大主题背景,一为戏曲界事业单位改制政策新出。所以,不由自主地格外带着点社会舞台的视点来接近这部戏。

 

[苏娘]讲述的是战争背景下,个人的命运及其折射出的精神价值取向。苏娘明为一所中学的校长,实为地下党员,长期为游击队提供情报。一次游击队炸桥计划被叛徒泄露,危急关头苏娘派儿子帮助游击队化险为夷。但苏娘也因此暴露身份,被当地的国民党军队审问。此时,国民党空降的特派员出了毒招,以通过对苏娘儿子的严刑拷打来逼迫其就范。转折点来自军队团长,原来两人是20年前的旧情侣,苏娘借用团长的恻隐之心,以回家收拾东西的借口传讯游击队,以自己为牵制,使后者成功炸桥。在儿子生命倒计时时,团长终于从苏娘口中得知苏娘的儿子就是自己的儿子,在个人情义、家国抱负和党纪国法前面,团长最终选择了亲情,击毙了特派员,只是儿子为保护苏娘而牺牲,但未来的儿媳妇却和苏娘一起走上了前线。

 

尽管是新编原创剧,但沪剧原本就是一种与当代性包容度极大的戏曲,因此不会产生京昆的新编磨合问题。在本剧中,无论是名角陈甦萍,还是青年演员,其表现都可圈可点,沪剧唱腔的婉转优美也表现的十分充分,包括李恩来先生,听来十分的享受。舞台的舞美设计也相当不错,以精练集约达成不错的舞台效果,匠心独具。

 

但全剧的剧情编排老套,埋下了一个硬伤。两人前后身份一交代,观者基本就可以猜到关系不简单。团长陷入万分纠结,观者也基本可以猜到最后的结局。儿子牺牲,大幕落下,当很多人以为全剧结束而又有新的一幕拉来时,观者也立即猜到肯定是准儿媳也要投光明。

 

不过在戏曲里,故事从来都不是第一要义。可惜的是,本剧对人物自身的刻画塑造的空间极度缺乏。无论苏娘、团长、特派员、儿子、准儿媳……一个个从头到尾都被打造成大家印象中的脸谱人物,只有叙事的作用,没有人物的个性,他们说的是编剧的话,没有自己的语言。于是,唱段在戏剧里就有了嵌入感。其实,作为沪剧,本剧从个人情怀入手,以小见大的切入点是相当精准的,但这就要求更细腻的刻画人物,这本也是沪剧的特长,结果却是类似宏大叙事里的群像式人物,不能不说是本剧里的最大缺憾。也因此,尽管演员相当优秀,舞美等都可圈可点,词曲唱也可谓精道,但就是缺乏内生的感染力,于是又进一步放大了剧情编排的不足。

 

最值得讨论的是作品的立意。作为纪念党建90的红色作品,本剧的选题显得落伍。这个题材很难令人相信是当下,放在党建304050……哪一个时期都可以。也就是说,最多与党建纪念挂钩,但反映九十周年不足。九十周年的纪念意义,不在于对过去的回忆更绵长,而是对未来的思考更深邃。难道纪念党建,就只能从这样的公式化的情节入手么?为了增加戏剧冲突,就只能人为添加并不普适的男女情感波折的桥段么?我们目前这个轰轰烈烈的时代,难道就没有值得刻画和反映的么?正因此,观者看到的似乎是上世纪的作品,从一开始就丧失了情感的共鸣。苏娘的几句“点题”的念白,也就此无奈地有了点“植入广告”的味道。

 

[]说戏曲

 

我不相信戏曲已经落伍的说法,就像我不看好所谓西方的音乐剧能照搬成功一样。我相信的是我们当下的戏曲的艺术观和价值观有落伍。很多人或者妄自菲薄,认为戏曲是过去式的遗迹,迟早要被观众抛弃;或者盲目自大,认为我的一切都代表了民族传统文化的灵魂,不喜欢我就是数典忘祖。但作为戏曲人,自己真的就只能在这两种情绪间游走么?

 

诞生于2011年的沪剧[苏娘],与当下“沪地”、“沪人”的脱节之大,令人瞠目,但放在整个大环境下,却又相当顺理成章。我们正处于一个无比精彩的戏剧性的时代,但同时却又是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一切内生的情感、美的追求只能在暗河里奔涌呜咽,等待重回主流的那一刻。这样的背景下,电影等得起,电视剧等得起,戏曲等得起吗?

 

戏曲凝结了中国人的基本道德观、普遍价值观和审美观,而且鲜活地反映着人们的喜怒哀乐、时代变迁。她被称为“传统”是因为我们历史的悠久,而不是不先进。这些内涵,在本质上是亘古不变的,并且因社会的发展而一再不断被注入重新发现的生命力,这是与发端自西方的所谓的现代戏剧内涵是相通的。我以为这正是戏曲永恒的最核心武器,是戏曲发展的最基本能量,只要人心不死,戏曲就永生。

 

当我们忽视了这一点的时候,拿再多的奖,获得再多的新编的钱,都是黄泉路上的自娱自乐。

 

一年一度的梅花奖落幕了,圈内逐利厮杀,锣鼓喧天,圈外风声鹤唳危机四伏。我想在呼吁外援的同时,戏曲人、戏曲关联人不妨同时扪心自问,我自己做到位了么?在这样一个空前的危机与机遇并存并激烈转换的时代,我们又该怎样看待自己的职业以及生存以外的责任呢?

 

自娱自乐者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