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厚德载悟
厚德载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51,077
  • 关注人气:11,5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就是你心中的那一抹月光(一)

(2006-10-01 22:53:14)
标签:

情感两性

爱情

婚恋

婚外恋

厚德载物吧

分类: 【情感两性】
我就是你心中的那一抹月光(二)
 
我已婚。
  
婚龄十年,婚前还谈了五年的恋爱。就是说,对男女之间的事,我有十五年的经验。可是就在我已有了这十五年经历之时,在这网络上,我再一次陷入迷惘......

她叫云,是在OICQ上的名字。那时我扮演一个四处泡妞的浪子,起码有两打情人和半打老婆;而她既非我的情人,也非我的老婆,她是一个绝对端庄的女子,她打字不慢,思维敏锐,才学流溢,因此她也有一群对她既倾心又敬畏的网友。“哈哈哈”的大笑和“天了!”这个至今我还搞不懂的词是最初我识别她的依据。
那已是三年前的初夏之夜了,那时她问我:“你是什么人?”
我答:“情种”
“......会结果吗?”她停了半天问。
“会开花更会结果。”
“什么果?”
“情果。”
“清,稀,无味!”
“那要看这种子撒在什么土地上啦,没有好土地,再好的种子也结不出好果实呀。”
“哈哈哈,天了,你真无耻!”屏幕上显出她是脱口而出。于是她认识了我。
  
最初我估量她二十五岁,高知家庭,文学本科,未婚。可不久她告诉我,她只勉强读完中学,是全家族唯一没进过大学门坎的人,而且有一个老公,因此她不能成为我的情人。那个晚上我和她聊到天亮。那夜里,她还告诉我,她的长相不美也不丑,但属于难以让人忘记的那种,并胸有成竹地说“我的声音很好听的!”
  
我相信她的话,对她的资料全面分析后,重新判定:她不会小于三十岁,中学文凭,大学水平,生活富裕优雅,有许已婚或已有男友,至少......她不会是个处女。
  
两天后,她第一次打电话给我。她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很爱笑——这符合我的推测,可我还是有点意外和迷惘:那声音比我想像的年轻了一点,娇媚了一点。但那是我所喜爱的女子的那种声音。
  
以后的日子里,她与我不断地通电话,夜以继日地在网上聊天,不停地在任何可以免费自由发言的论坛,BBS上写帖子,那些帖子大多互相攻击或者互相嘲讽,而且只希读者只有对方一个。后来我还曾弄了个属于我们俩的个人主页,而且居然有不少网友关注着我们!除此之外,我们彼此不断地推测对方的模样和生活现状,并不断地推翻自己原先的判断。最有趣的是:我总在有意无意显示我独身而她总是有意无意显示她已婚,但在这一点上我们彼此从来都没相信对方!
  
她允许我在网上,在电话里搂抱她,亲吻她,甚至解她的纽扣衣杉,可她从不反而行之。我们无数次谈起彼此走下网络见个面,可结果更多的是对这个尝试结果的想象罢了。我与她住在两个不同的城市里,相隔五百公里路。对于下网见面,我们彼此所害怕的是:悔!
  
她说她更乐意平淡的人生,爱情太累而且对人的现实生活并没有多少实际意义,“没有婚姻结果的爱情对女人来说是一场灾难。”她如是说。
  
“婚姻就不同了,它可说是一种合同!不少人(特别像你!)总要将爱情置于婚姻之上,其实爱不爱是你自个的事,可婚姻则是多方的事。对爱情与婚姻的态度,前者源出人的喜怒哀乐,后者则事关人的信用。——试想一下,连自己婚约都视为儿戏的人,他有多少信用?”她见我像一个不用功的初中生在毕恭毕敬接受一个严厉的女老师训戒,便加重语气:“而我是一个讲信用的人。”
  
我问过她:“若是我哪一天下网去,将你追到手,娶你为妻,你的任职宣言是什么——或者,反正你会说什么,你先给彩排彩排!”
“哈哈哈!我哪辈子积了德:一个白天不知晚上睡哪张床的男人要娶我啦!”
“唉,哪些都是人家在网上与小MM闹着玩的,和我现在与你说的根本就是两码事!”我那时真的早已不把她当网上的MM了!
  
于是她喊天,说我是网络怪物。后来又说反正你想做梦就让你做个好梦,“为人妻,我只会是:娇妻严母。”那是电话里她对我说的,话语形同一个少年妻子在向一个中老年丈夫撒娇。而在我第一次听到这种为妻纲领后,我就将网名改为“风”。
  
她有过一部网络日记,她将所有想说又不愿向我直说的话写在那本日记里,她的日记和她的所有其它帖子一样,是个大热门,有许多读者,可她要的只我一个,也只有我一个能读懂她!随她与我关系的变迁,它最终变成一部不折不扣的网络爱情日记。
 
在她的日记里经常写到她生活中的两个男人,一个叫“他”,一个叫“你”。她写道:“......
他从来没对我说过一声:我爱你;你从没错过对我说出这三个字。
我为让他挂心而不安;却为在你心中毫无位置而失落。
有他在,我的世界总是安宁合理;有你在,我的世界一片混乱与荒诞。
......
他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你则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陌生人。”
  
我猜“他”是她的老公(如果有的话);她的读者会认为“你”是她情人,只有我心里明白,那就是我,但仅仅限于网恋。
  
她很详尽地告诉过我一个故事,她十六岁那年曾从一个心图不轨的男人的摩托车后座上跳车下来,那人是省摩托车队的运动员。跳车后看着自己漆盖上的血,她还带着一丝微笑,那笑,吓住了那男人。
  
于是我也告诉她我的一段情史:我曾驾驶摩托车载过一个女子,车速在八十左右,她用手搂着我的背竟就那样在飞奔的摩托车上睡去了。.......“她和你一样明皓洁齿,一样爱笑,有时她的笑声与你一样有些微放荡,我开头以为她一定是情场老手,但后来我占有了她,才知道她其实是纯洁的处子。那是浓情岁月,她说她要为我生六个儿女!”
  
我看出她的矛盾:她一方面既不喜欢我那四处留情的网络形像又从不相信那会是我的现实形象;另一方面她内心既喜欢我对她的赤裸裸的留言,又恐惧那种赤裸裸进入她的现实生活。她从不承认她是我的情人,也从不认为我是她的朋友。我与她的一切,按她的话说,我是她的虚幻世界,她可以拥有生活中的一切,包括事业与老公,男友,也可以拥有一个属于她自己的虚幻世界,她说我就是她的全部网络世界,她的那些网友都是因她想我的时侯而我又刚好不在线时偶尔结识的,是她用来抵抗我的最好盾牌和最佳消除寂寞的良药。而按我看来,我是在偷情,她是我的盗窃对象,她的爱情本不属于我,是我未经同意将它偷了过来。
  
每隔几个月,她会突然间消失一段时间,网络见不到她,Email收不到她的信息,手机变成了空号,我们都没有(也许根本没想到要有!)对方家的电话号码。在她来说,是关闭了虚幻世界,而对我则有了一段失恋的经历。然后,她又出现了,她每一次重新出现,我们彼此之间的亲密程度会提高一倍,而一般地说,到下一次她消失之前,这种关系却不会再更进一步了!
  
我对她的称呼描绘是我追逐她每一步的脚印:最初我说她是一片“荒芜之地”,然后她变为“易安居士”,接着又成了“女权分子”......最后的定位是:“宝贝”。
  
无论如何,她与我毕竟都是一步步地走近了对方。无论白天黑夜,只要有空,我们就通电话。不同的是:在白天,无论她怎样拼命想宠络于我,向我撒娇,但我总能感觉到她的端庄,严谨与无处不在的敏锐思维,赫赫然一个女强人的模样;而在夜里,她永远是那样的茫然,空虚与有气无力。
“你是一个表面端庄而骨子里淫荡的女子!”我这样对她说。
“哈哈哈哈.......!”好象为了证实我并没言过其实,电话那头传出她一丝近乎放荡的笑声。笑声之后,是她的轻语:“不许你这样说我!——从来没人这样说我。”
“哈哈哈,你别得意。现实规律是:表面端庄而骨子里淫荡的女人往往是不幸的女人!”
“......也许吧。”电话那头的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既不像是不幸的女人,也不像是幸运的女人,倒像一个正在研究人类规律的学者。
我于是分析道:“不端者,言行一致,口直心也快,谓之——爽!端者,口是心非,言曲行歪,若再加上拼命臭美来些庄的味道,小姐你说——那惨还是不惨?”
“哈哈哈.....你呀,你真无耻!”她说,然后总也没忘鼓励一下我,“不过我喜欢。”
“你要我就凭这一点?”我在网上偶尔取名叫“不要脸”。
“谁说过‘要你’啦?”她认真之后又轻声问:“要你......有什么用?”
“我......我想我能带你上趟月亮。”
“我不要。我只想留在人间。”
“你会要的,我打赌:你会有要我带你走的那一天的!”
“赌什么?”........
...... ......
说了没人会相信,我与她竟就这样过了两年!
  
终于有一个夜里,在她打电话给我,我看到那是两点多了,从来电显示我知是她,可她没说话。我不停地说,她就是不出声,我就对着那电话说:“你再不说话,我挂机了。”
“别,......我爱你。”我听到她哭了的声音,十秒钟之后,她挂机了。我打回去找她,没接,再打,关机了。
第二天,我收到她的两个Email。两个邮件就好象两篇小说,但说的都是她的事。
  
在第一个邮件里,她写了她(不知何日何时)的一个梦,在梦里我开一辆大旅行车去她那座城市找到她,我的样子与她想象的没多少出入,很丑。就在那辆旧旅行车上,我奸污了她。虽然她十六岁那年曾从一个像貌英俊的男人的摩托车后座上跳车下来,而且看着自己漆盖上的血而微笑。可这一次,她平时的笑容全没了,她搞不懂是不是她自己本来就渴望着让我占有她,那Email上写道:“......事后,你与我都将目光落在我大腿上的血,你的脸似有一丝恶意的笑容,我感觉我没笑,只是心里的宁静让我自己不安。......”
  
第二个邮件里,她以极为飘渺含糊、断而又续的词句写了一段故事,是一个常人难以启齿的往事:十岁那年她曾被一个流氓糟蹋过!为此事她恶心恶梦了好多年后本以为淡忘了,可我总能揪她的心,总能将她隐藏最深的情感掀出来。在我有一次与她辩论有关处女不处女的问题之后,她竟然跑到医院作以婚检为名做妇科检查,结果是往事确立而后果纯属虚幻。她至今迷惘:那个男人对她究竟干了什么?
  
接下来几天,我不断地打她电话,不断发E给她,不断地对她童年那段不幸示以安慰,不断地对她表白我不是她梦中那种近乎黑社会的人。可她再没只言片语回复了。
  
大约十多天后,我在OICQ上见到她,我不断地说话而她不断地听却没片言只字的回复。最后,她打了电话过来,在宁静的夜里,我听到她那有气无力,足可迷倒所有男人的声音:“我......想你。”
我用尽所有思维考虑了所有我能考虑的事物后,轻声说:“让我去找你吧,好吗?”
电话那边传来她的哭泣声,大约过了一个世纪,传来她淡淡的声音:“我发给你一个E了。”挂机。
我看了电脑屏幕,打开她刚发过来的信,那上面只有三个字:“你赢了” !
 
——待续——
 
 
 
 
 
【厚德载物吧原创作品,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十大”系列经典文章推荐:
 
 
 
 
 
 
 

文章引用自:佚名;不要妄加揣测

文章引用自:佚名;不要妄加揣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