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斌的博客
张斌的博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594
  • 关注人气: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血色青春(二)

(2006-08-22 17:28:37)
分类: 忆海拾贝
    身体真是骗不了人,病的时候,浑身酸疼,懒懒的,啥事也不想做;这会好了,又生龙活虎的了。健康真好!看来,活,还得要个质量。
    下午得闲,电视里在放《血色浪漫》,我喜欢的电视剧,我已经把它“当”下来刻成盘了。这故事写的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事,下乡、参军、工作、做个体户等,很感慨,很亲切。
    于是想把上次的《血色青春》写下去,一看,它竟然被点击了98次了,大为惊讶,会有这么多人来看我的博客吗?那么,是什么人反复(?)点击这篇文章呢?
    接着写——
    老师家住在南山路上一座小洋房里。这种两层楼的洋房估计现在价格都在千万以上了,老师那是还是分房住的吧。那房子隔壁,是中国美院,对面,就是那条通向西湖的弄堂。我就在那条弄堂里,在老师的把扶下学骑自行车。
    老师搓着手欢迎我的到来。他想得很细,怕我拘束,特请来我的同班同学,现在是他孙女幼儿园老师的zhl作陪。那天吃的是西餐,老师自己做的。就在那天,我方知道,老师家竟有10人是从事教育工作的,他说,是“教师之家”。那应该是1977年,拨乱反正,教师这个职业正从地狱走向天堂,从人人唾骂的“臭老九”成为受人尊敬的“授业传道”者。
    我不知道“文革”前老师过得好不好,我想应该是好的,因为他能做这样正宗的西餐。色拉酱是自己调的,牛排煎得嫩老正宜,这门手艺不可能是“文革”后学的。老师显然是个多才多艺的人。那天,他还兴致勃勃地跟我探讨其时刚刚兴起的女士穿高跟鞋的问题,他说那些人根本就不会穿,却还要拿架拿式。他在客厅里来回走了几步,说应该这样这样,俨然是上海老狄克的派头。后来我想,假如没有发生“文革”,假如我在老师手里规规矩矩读完6年书的话,我会不会被他培养成一个举止文明讲究礼仪的淑女?
    我转业到地方做了记者后,一直想报道一下老师。是为了报答他?还是为了让他知道我现在真的“能写漂亮的文章”了?还是他本来就具备了被采访被报道的资质?(因为他是hz市的第一批特级教师)现在已记不得我那时的动机了,总之,这个念头一直缠绕在我脑子里。苦于我当时服务的报纸没有这方面的栏目,我就把这个“选题”告诉了省画报社的一位编辑,恰巧,那个编辑也是杭四中的校友,她认识老师。她即刻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说好呀好呀,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去采访。她说他在教育领域有什么杰出的贡献吗?我说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一点可写,他们家是“党员之家、教师之家”。的确,真要采访,我却迟疑了。我能写什么呢?我对老师那种欲说还休的念想,对老师那种错综复杂的感情,是构建在“文革”那个特殊年代的基础上的,剥离了那段历史,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又显得多么单薄。
    我的犹豫使我错失了采访机会。
    拖拉了一段时间后我打了一个电话到老师家,接电话的是位女士。她很谨慎地问我找他有什么事,我不敢说我要采访,我怕被拒绝。如果拒绝了,双方会很尴尬。我只是说,我是他学生,想看看他。对方沉吟了一下,说他上北京去了。我问何时回来,她又沉吟了一会,说,不回来了,他是去看病的。
    果然,没过多久,我就在当地的报纸上看到他逝世的讣告。没有那种痛失亲人的痛楚,有的只是深深的叹息。
    现在,我坐在这里写这些时想,有一些人,在你的一生中,接触时间并不长,位置也不很重要,但是他的确是你不能忘记的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集合通知
后一篇:夜宿南京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集合通知
    后一篇 >夜宿南京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