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斌的博客
张斌的博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617
  • 关注人气: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年夏天

(2006-07-28 12:25:51)
分类: 忆海拾贝
    今天是纪念唐山地震30周年。
    那年夏天,我在部队。
    1976年,我已经是班长了,73年我们分队来了10名唐山女兵,这时她们也都已成老兵了,多数也是班长班副,我的班副wjl就是唐山兵。
    w很漂亮,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但是她总是紧锁眉头,好像很犯愁的样子。我有时会禁不住拿手去抚她的额头,笑言要让她把眉头展开。w很卖力,当时正准备入党。不久前她的母亲来了一次部队(幸好来了一次,使得w和母亲的诀别不是从参军那日开始),还推心置腹地跟我谈了一次,请我帮助w进步,使她能尽早入党。当时她已有了退伍回家的念头,回去前,“党”是一定要入的,否则部队混了几年,“光板”回家则太没面子。母亲好像就是为这来的。
    w的母亲很客气,对w要求也严,她说w在家是老大,下面还有2个妹妹一个弟弟,从小就担负着作表率的重任,因此总是皱眉。
    地震那天,我们正在值班,那晚,通向北京方向的线路都断了。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这事异乎寻常。第二还是第三天,消息慢慢传过来,说是发生了地震,但是地震在哪里,情况怎么样,我们还是不清楚。
    忽然,分队有位唐山兵L接到通知,叫她迅速回家,说家中有事。L的父亲当时好像是政府某官员,因此消息来得比较早,后来我们才知道,L一家三口在那次地震中全部身亡了。w当时还拍拍胸脯,说幸好俺家住的是平房。
    渐渐的,消息像瘟疫一样开始蔓延过来,那时节,几乎每天都听到宿舍传出的撕心裂肺的哭声,那就是那家的消息来了。而w一直没消息。她紧张了,不停地用军线打电话回去。那时用军线打私人电话
是违规的,但是此时我们都睁一眼闭一眼了。
    大约是10天后吧,我值班,接到一个长途,对方声音很小,说要找w。我一边把电话接过去,一边抓紧时间问她家怎么样了?对方很随意地说,她妈妈死了。我心一沉,虽然早有猜测,但真的听到,还是很震惊。我又问,弟弟妹妹呢?对方说,小妹妹也死了。就这样,我亲手把这个报告恶耗的电话给w接通。
    那天下班回宿舍,想象中w会怎样地伤心。到宿舍一看,w躺在双人床的下铺,红肿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上铺门板,一动不动。我们真的都不知道怎么劝她。毕竟,那时我们都只是20多点的女孩。拿今天的女孩来比,还应该是跟母亲撒娇的年龄。
    那年夏天巨热,我们都爆出满头满脸的痱子,w更盛了。
    很快,我们帮w买好回家的票,送她回家。
    w回来后告诉我们,地震发生时,睡在外屋的大妹妹和弟弟都没什么事,可睡在内屋的炕很快就下塌了。小妹妹和母亲睡在一起,惊醒后哭着扑向妈妈,被掉下来的一根房梁击中。母亲身子陷入炕内不能动弹,弟妹们用手拼命刨土,母亲那时还能说话,还能看着她的孩子救她。可是土越陷越深,弟妹们手都刨出血来了,弟弟说这样不行,我去叫人,妈妈还说快点快点啊。但是没等弟弟叫来人,余震来了,母亲哗地一下被埋了进去!
    事后,弟弟妹妹找到母亲和小妹妹的尸体,把她们偷偷埋到院里的树下,被发现后他们坚决不肯拉去火化,说等我姐姐回来看她们最后一眼吧。一直等到w回去,才把这事给处理了。
    另一个中队有位女兵,叫cxm。她曾和我在一个宣传队里工作,曾和我一起去文工团学乐器。她学的是扬琴,我是大提琴,我们经常合作,度过很美妙的日子。她也是唐山兵,家中是姐弟俩。弟弟只小她一岁,很聪明,当时准备念大学。因为年龄接近,有时会争执。弟弟在地震中身亡后,c久久沉默,后来跟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世界上为什么没卖“后悔药”呢?她说早知道是这样,她一定从小就让着弟弟,“什么都由着他,什么都给他”,她这样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硝烟又起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硝烟又起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