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旭日阳刚:我们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2011-02-17 08:06:11)
标签:

杂谈

    旭日阳刚之王旭:我们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http://www.gmw.cn 2011-02-17 07:27:24 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北京2月17日讯(记者蔺玉红)2月16日上午10点,记者拨通了旭日阳刚组合中主唱王旭的电话。电话中,45岁的他嗓音略带沙哑,但记者能从只言片语中,感受到他的那份发自内心的真诚。(http://culture.gmw.cn/2011-02/17/content_1620674.htm)

感谢汪峰的帮助

记者:听说你15日晚上去彩排央视元宵节晚会了,唱谁的歌定了吗?

王旭:现在还没有最后确定,最后才能拍板。

记者:你们和汪峰的事,现在炒得很热,你想跟汪峰说些什么吗?

王旭:首先感谢汪峰老师,感谢他的那些伟大作品。我特别喜欢他、尊重他。对于他做出的一些决定,我们表示尊重。在我的心目中,他是一个伟大的音乐人。另外我想说的是,我们演唱《春天里》,牵扯到一些版权的事,我们确实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记者:你觉得哪些地方做得不对了?

王旭:比如有些地方该去沟通没有去沟通,还有一些其他的误会,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

记者:这个误会主要是你们的原因产生的,还是双方都有责任呢?

王旭:肯定是由于我们造成的。

记者:一开始,你们是不是没有想到唱《春天里》能有这么大的反响,也不知怎么去和汪峰沟通?

王旭:最初我都不认识汪峰,只知道他是一个传奇似的人物。去年,他的首体开演唱会,我的一个歌迷去年花100块钱给我买了一张票,我坐在首体,看台上的汪峰,已经感觉特别震撼了。

记者:当时是不是觉得自己和汪峰有差距,也不太可能有机会去和他沟通?

王旭:简直是遥不可及,差得太远了。

记者:没想到,一首《春天里》把你们联系得这么紧密。

王旭:对,汪峰老师不断给我们帮助,无论是精神上,还是歌曲上,让我们一步步走到今天。

记者:让你感受最深的帮助是哪方面?

王旭:是去年11月份上海的《怒放》演唱会,那次影响力是最大的。

记者:是汪峰主动和你联系的,还是通过其他人?

王旭:是通过他助理小涛和我们的朋友黎冬联系的,黎冬告诉了我们,我们的心激动得砰砰跳,既是紧张,又是高兴。

记者:这次演唱会更扩大了你们的影响。

王旭:汪峰的这次帮助让我们一下子有了一个跨越。

记者:这种跨越指的是知名度还是什么?

王旭:和知名度有关系,和影响也有关系,那次演唱会上了央视的新闻。

记者:你们是第一次登上这么正式的舞台吗?

王旭:不是,第一次正式登台是上浙江卫视的《我爱记歌词》节目,上海的演唱会让我们第一次登上这么大的舞台。

记者:通过这件事,有教训可以吸取吗?下一步还会翻唱别人的歌吗?

王旭:汪峰老师很早就友善地提醒过我们。

记者:原创之路不会那么好走,下一步怎么办?

王旭:慢慢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是好朋友终究都会是好朋友的。什么事情,中间都会有磨难,不是一帆风顺的,拨开眼前的那点迷雾吧,因为汪峰是我的恩人,我就不说别的了,希望能和他成为很好的朋友。

身上质朴的精神不会变

记者:汪峰已经表示接受你们的道歉,我想以后他还会帮助你们的。

王旭:我特别尊重他的为人,我和他见过好几次,他那么重量级的人物,在我们面前特别和善,也不耍腕儿。这两三个月,我见到了很多名人,他们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是不一样的。

记者:你说他们是名人,你现在也成了名人了,怎么看这种变化?

王旭:我要学这些人,特别是学汪峰老师,要学很长时间。

记者:跟他们学什么呢?

王旭:学他们的为人啊,随和、没有一点架子。

记者:以后也许你们还会越来越火,你身上这种质朴的精神应该不会变,是吧?

王旭:这是很本质的东西,一旦丢掉了基本上就算完了,我不会失去它的。

记者:其实你们和汪峰的唱功比,还有很大的差距,但大家喜欢听你们唱,应该和你们身上这种精神有很大的关系。

王旭:我还是觉得汪峰老师唱得比较到位。我以前上班时,买了一个小音箱,专门听他的歌。他的歌比较有劲,有力度,听了有一种直接把你放倒的感觉。

记者:有一种穿透心灵的感觉,是吗?所以网友也说,你们唱的时候,把《春天里》的灵魂唱出来了。

王旭:我就感觉这首歌非常好,它穿透了我的心脏。平时在库房上班时,我还吼过呢。在通道里,一唱就是好几个小时,直到唱累了、唱哑了。

记者:唱的时候,是不是想起了自己一个人在外打拼的不容易?有时也会流泪吧?

王旭:有,是有的。

记者:你当过搬运工、烧过锅炉、做过小贩,真是挺不容易的。你在地下通道里唱了多少年?

王旭:从2003年9月份一直唱到现在。前几天,我还去北京公主坟的地下通道唱来着。

记者:以后大家很难在那见到你了吧?

王旭:我还会悄悄去的,但会想办法,尽量让少一些人认出我。

记者:是怀念那种氛围,还是对过去有一种留恋?

王旭:我喜欢在通道里的那种感觉。当我抱着吉他,在通道里站着的时候,当我可以放声高歌,可以随意,想怎么唱就怎么唱的时候,你不觉得整个世界都是你的吗?

记者:这是一种完全的释放。

王旭:对

记者:有没有遭遇过别人的白眼或被一些人驱赶?

王旭:我很幸运,碰到的这种情况很少。有人扔钢蹦时那种不屑的表情有时会刺痛我。还有人问我是哪的人,我说是河南人时,能感受到一些偏见。

记者:下一步,你对农民工群体是否还会有更多的关注,反映他们的心声?

王旭:他们把我放到这个位置,我已经很荣幸了。他们干的工种我基本上都做过,如果他们需要我为他们唱歌,我会义不容辞站在他们的角度说话。

记者:最穷的时候到什么地步?

王旭:十几年前,我在河南农村老家的时候,有一些苦痛的日子。当时我的大儿子六岁多,小儿子一岁多,整整18天,我们一家四口没有见过一分钱。每年夏天,我的后背都要脱几层皮。高温干旱时,我从太阳刚出来就去浇地,一直浇到看不到太阳。那段时间很苦,但是很快乐。我拿着几个鸭蛋,喝点啤酒,回家再睡个好觉,就特美。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基本上都忘掉了。2000年到北京以后就好多了,能给家里寄些钱了,他们娘三个不再光吃馒头了,也能吃上包子了。

记者:现在你的孩子多大了?你现在在北京干什么工作?

王旭:大儿子今年已经23岁了,在北京和我在一起。小儿子18岁,在老家上高中。我在一家医药公司做库管,职位他们一直给我留着,有空,我还是想回去看看。我从2006年就在那工作,那是我的一个家,同事给了我很多帮助。我们老总曾和我说,该出去闯就闯吧,闯不动的时候再回来,这个位置还给你留着。他这么说,我就更不走了。

记者:有人担心,你们红了,会脱离那种质朴和单纯?进入娱乐圈,是否做足了准备?

王旭:接触的人群不一样了。以前我接触的是最朴实的兄弟姐妹们。现在接触的是另外一个人群,这个圈的人也挺好,和原来的群体虽然不一样,但心灵都有非常美好的一面。我感觉最根本的东西不能失去,也永远不会失去,为了这点,我也会经常去地下通道。

记者:今后你是不是就以音乐为主了?

王旭:音乐在我的生活当中,占有一定的位置,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但前提是我要有生活,有生活才能更好地做我喜欢的事情。

记者:你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王旭:平平常常的生活不就很好吗?以后会比现在更好一些,一切都会好起来。

记者:如果你现在有烦恼的话,是什么?

王旭:说实话,每天睡不了囫囵觉,没有太多时间去锻炼身体了,还有好多朋友想见个面也不容易了。忽略他们,挺不意思的,我特怕他们有别的想法,说我瞧不起他们,其实不是。比方说好不容易有一天休息的时间,想见个面,但见面就要喝酒,喝多了又怕影响第二天的演唱。

今后会对原创者充分尊重

记者:有网友说,如果你们没有主打的歌曲,很快会被大家遗忘。原创的路将来怎么走,有没有打算?

王旭:原创需要灵感,是日积月累下来的,不是心血来潮,一下子就能完成的,现在只能转换过来,慢慢去做吧。

记者:有没有人给你们量身定做一些歌曲?

王旭:有啊。

记者:有消息说,你们的原创音乐做出CD来了,是吗?

王旭:2006年,我和一个兄弟写了几首歌,一起做了个小样,选了几首歌,但没正式出版。

记者:网上有消息说三娱兄弟要开拍电影《白马王子的春天》,要为你们量身定做一个歌曲。

王旭:我是白马王子吗?我还不知道这事,现在有很多道听途说的消息,他们想那么说,我们也没办法。

记者:通过这件事,我们知道创作一首歌曲,要付出很大的精力,对原创者,我们应该给予充分的尊重。

王旭:我会的。

记者:这种尊重是否意味着以后要改变过去的一些做法?比如不会再唱汪峰的歌了?

王旭:我是特别喜欢他的音乐,也会尊重他的一些做法。

    

旭日阳刚之刘刚:我想自已写歌
 http://www.gmw.cn 2011-02-17 07:23:02 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北京2月17日讯(记者 蔺玉红) 2月16日中午10点半,记者电话采访旭日阳刚组合中的吉他手刘刚时,从他不多的言语中,还是能感觉到汪峰叫停事件带给他的那种疲惫和忐忑。

没有汪峰,就没有我们的现在

记者:头天晚上你们去央视彩排元宵晚会,唱的是什么歌曲?

刘刚:《我的未来不是梦》。

记者:回到家挺晚了吧?

刘刚:快夜里12点了。

记者:感觉生活和以前相比,有变化吗?

刘刚:变化挺多的。最近出了很多事情,心里挺难受的。

记者:是不是指的汪峰叫停你们演唱《春天里》的事?

刘刚:是,我感到特过意不去。刚进这个门儿,对有些事情还不太懂。

记者:你们和汪峰之间是不是有点误会?

刘刚:我不想再解释,让时间慢慢沉淀吧,说再多都是苍白的。他是我最喜欢的音乐人,我怎么会去伤害他?本来打算过完年,就不唱这首歌了,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感觉挺遗憾的,我们不是有意整这些事情。

记者:第一次见汪峰是什么时候?

刘刚:是在去年11月份汪峰上海的《怒放》演唱会上。

记者:你和他合作后,对他有何印象?

刘刚:那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毕竟是第一次走上这么大的舞台。和汪峰一起演出,感觉像做梦一样,从心里特别感激他。之后两个月没给他打电话,是误会,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也不是用得着的时候再给他打。我们没打电话,不是把他给忘了,我们是草根,从地下通道走到今天,他在我们心中是个腕儿,给他打电话时,我会语无伦次,特紧张,不知说什么。另外,那段时间一直在忙《星光大道》的比赛,也没顾得上打。从上海演唱会分手两个月的时候,我给汪峰打了个电话,说就想跟他一起吃个饭。第二天,《星光大道》的负责人让我们给找个嘉宾,想请汪峰来。我说昨天刚给汪峰打过电话,现在又找人家,怕汪峰老师认为,我想利用他了才给他打电话,所以没同意。结果这个负责人把电话打了。我个人从心里绝对不是那么想的,真的是碰巧了。出于做人最基本的道理,我心里也不会那么去想。

记者:你说的误会指的就是这方面?

刘刚:是。换个角度,我也会那么去想。

记者:汪峰叫停你们唱《春天里》的消息是怎么透露出去的?

刘刚:那天汪峰老师的代理给我的代理打电话告诉我们不能再唱了。本来过完年,我们就打算不唱他的歌了,但有时候真的是很无奈。有一次我和王旭在北展演出,唱的是《今生缘》,但后来观众要求返场,必须唱《春天里》,我们没办法就唱了。初八那天,四川在线举办的活动,必须让我们唱《春天里》,我的经纪人黎冬没想太多,就说我们刚接到汪峰代理的电话,不能再唱了,这事就这么被媒体捅出去了。

记者:你们这么做确实让人有一种欠妥的感觉。

刘刚:汪峰老师是一个很有个性的音乐人,我特喜欢他的歌,我这么喜欢他,会去做伤害他的事吗?其实我从心里特别想和汪峰成为好朋友。

记者:如果再见面,会当面跟他道一声歉吗?

刘刚:会的,一定会的,更多的不再解释了,只希望他一切都好。

记者:可不可以说,没有汪峰的帮助,你们不会这么快走红。

刘刚:应该说,没有汪峰,就没有我们的现在。

我在尝试着写自己的东西

记者:弹吉他是自学的吗?

刘刚:是我自学的。1999年开始学的,那时候还在当兵。我的第一把吉他是花了150块钱买的,买了本教材自己天天对着练。

记者:你来北京后,做过什么工作?

刘刚:做过很多种工作。

记者:当时怎么想起唱《春天里》这首歌的?

刘刚:它的内容和我们的生活比较相似,喜欢它,就唱了。

记者:当时是否梦想过见一下汪峰有多好?

刘刚:这是我的一个梦,他写的歌和我的生活有同感,能产生共鸣,从他的歌中,能找到信心和力量。

记者:你觉得自已现在火了,是偶然的吗?

刘刚:我从小我就超级喜欢音乐,不愿意放弃。我们现在有点小名气,不是偶然的,这和我们的坚持有关系。我们还算比较幸运的,所以要感谢网络和网友。

记者:想不想给网民们一些祝福?

刘刚:只要有信心,能坚持,去努力,做不到也会问心无愧的。

记者:不想对汪峰说点什么吗?

刘刚:感谢的话非常多,祝他演唱会圆满成功、新专辑大卖,到时我也会去买一张。我祝他们家人快乐幸福!

记者:你觉得和王旭的共性在什么地方?

刘刚:我们都喜欢汪峰老师和他的歌。

记者:有传言说你俩有内讧,是吗?

刘刚:不是内讧,只是对有些歌曲的唱法方面有分岐。

记者:你内心质朴的东西会改变吗?

刘刚:日久见人心。我走到今天,不是说我上了春晚就成功了,作为一个音乐人,这只是迈出了第一步。唱歌连自己的作品都没有,这算成功吗?不算。我不想昙花一现,以后想走得更好,路还很长。

记者:做到汪峰那样算成功吗?

刘刚:那肯定是成功啊。

记者:今后会走自己的音乐发展道路吗?

刘刚:我也在尝试着写自己的东西,虽然不是一天两天能写出来的,但已经开始慢慢尝试。我没上过音乐学校,只上了初中,难度会很大。

记者:今后会去学学怎么写歌吗?

刘刚:我想自己写歌。有机会,一定去学学怎么写歌。我学上的少,能力有限,以后还要多学。现在自己写了两三首歌,曲也有了,感觉还是不满意,没公开唱过。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会慢慢学。

记者:有信心让大家很快接受你自己的歌吗?毕竟你们的歌和汪峰的比还是有差距。

刘刚:不是一点,是很大的差距。我自己的歌如果反响不好的话,我会继续努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