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花田遇见你
花田遇见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649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5月12日,汶川大地震

(2008-05-22 23:14:51)
标签:

汶川

地震

杂谈

2008年5月19日14点28分,在降下的半旗照耀下,全国汽车火车轮船同时鸣笛,防空喇叭响在城市上空。这是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为平民举国哀悼,也是汶川8级地震的第七天。
在成都,我们公司所在的办公楼,大家提前10分钟就自发来到楼下,挤满大门的通道,面向国旗。那一刻,很多人再一次泪流满面。
七天前的同一时刻,也是这些人,惊恐地从各个楼层鱼贯而下,姿势并不优雅,动作也不从容,除了大地和楼板挤压出的隆隆声,还有哭声,摔倒声,杯子破碎声,声声震耳。
由于小时候经历过一次地震,我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大概只有1-2秒,我就很简洁地叫出了几个词:“在摇。。。地震。。。去楼梯井”。事后听我在国家机关的朋友描述街面的监控录像,大部分人大概用了7-8秒甚至更多时间才有动作。很多人在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有人对他恶作剧,最离谱的朋友是认为外星人在攻击我们,与此相比,能想到美国攻击或者恐怖分子都算正常人类了。
由于有过一次经历,我不算慌张,在跑的同时,还留出一部分精力观察周围。10层楼,3,400层楼梯的距离提供了很充足的信息。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一个穿高跟鞋,跑得很努力但行动很慢的胖女生的哭声,和一个赤裸上身,三步并作两步,行动迅速,肥大且底部带毛的拖鞋分两次脱落的胖男人,还有就是跑两步滚一次的同事,手臂上划了很长一条口子。他是我在这次经历中,唯一一个亲眼看到挂彩的人,如果事后他到医院包扎,估计也会计入成都市受伤人数。
来到楼下,惊魂稍定,于是赶忙给LP打电话,中国移动这时候“我不能”了。周围挤满街面的人都在拨电话,看表情,他们和我一样。同事们凑到一起,觉得应该点支烟压压惊,才发现大家什么都没带,烟,火机,甚至钱包,统统没有,大家电脑没关,公司门也没关,就这样赤条条跑下来。旁边居然看到一个抱着笔记本电脑的人,我万分敬仰。
警察来得很快,刚到楼下一两分钟,警车就出现在街中间,他拿出一个喊话器举到嘴边,张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这时候,他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反复拨打电话,看起来毫无希望,这让人心急如焚,LP和女儿是这个时候最关心的。大家都在街中间站立着,手足无措,我们从来就没有应急预案。不知道多久,终于LP打电话过来,都平安,一颗心放了下来,开始思考这到底怎么了。有人说是挖地铁挖到地基,有人说是恐怖袭击,有人说战争,说什么的都有,但可以确定的是,现在,至少在我们周围,是安全的。于是大家都开始放松,开始有说有笑地表达自己的庆幸。各自回家的时候,还开着小小的玩笑。甚至,心里想,这多半又是波澜不惊的生活中一个小小的甩尾。
回家的路上,消息从反应最快的电台传达出来,汶川地震,从7.6到8.2级报了多次,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余震不断中,度过了最初的两天,几乎没敢在家呆,全靠挤在车上,以收音机获得消息。这时候,只有强烈的与LP女儿在一起的想法,她们是我的全部。
直到把LP女儿送走,开始系统地接收电视信息,这才真正直观了解到事情的全貌。远在天边的人,无法理解我们看到经常逗留的地方瞬间变样子的感受:那很多地名我们都很熟,闭上眼睛就能想到沿途的样子,但从电视上,我们看不到任何与记忆中相同的地方;完全不能接受不前久才留宿,并在那旁边的清清河水里洗过脚的地方,现在居然被一片花白泛黄的落石掩埋,那里的农家呢?为我们做过饭的农家是不是安全?。
我能做什么?事实上,我们从来没有接受过关于灾害的应急培训,这时候,我们只有小人物的手足无措,只能凑到网上,和同样没有应急预案的车友开始讨论这个事情。目的只有一个:我要帮忙,但具体的行动是什么样子,大家都很茫然。要知道,这里是千年不知饥馑的天府之国,是悠闲到接近慢动作的成都啊!有人说我们去送点东西吧,于是就赶紧采购赶紧行动。由于车友的大部队行动更加缓慢,又涉及到上班等问题,我一大早和另一个车友决定早点过去,一方面让行动快起来,另一方面也为大部队探探路。
临出门的时候,我想了想,换上了一年穿一次的运动鞋,心想说不定可以帮忙刨废墟?事实上,所去的地方没有机会让我这样做,我们只能给予家被毁坏的人一点点食物和水,看着他们站在自己夷为平地的家面前,整个村子向我们道谢,实际上只有内疚的感觉,虽然满满两车,但也只够他们两三天而已。
这种出发时的心态,其实也是我们没有临灾培训的一个写照-刨废墟不是想刨就能刨的,且不说力量和精巧度,就是发现下面有人,能不能给他喝水都有极大的讲究,不然,你很可能成为大自然这次发怒的帮凶。
现在,成都人几乎人人都成为了准地震专家。每天几次有感地震,2秒钟以后论坛就会有帖子报出其震级,八九不离十。震级和烈度这样专业的词语也经常出现在大家的对话里,而且,怎样躲藏,怎样救援的知识,被翻了一遍又一遍。而这些,是我们以前一无所知的。
这次地震,在媒体报道之外,有很多感人的人和事情,我必须对他们致以最高的敬意:
在最初的一两天内,成都和周围城市的私家车,出租车就运送了数量极大的食物和水给灾区,这个数目根本无法统计,因为没有官方登记。返程时,他们又协助运出大量的受灾群众和伤员;
志愿者大量自发进入灾区协助救灾活动。我的一个朋友,第二天就跑过去,因为驾驶经验很丰富,被分配为救护车备用驾驶员,运出了很多伤员,在人手不够的情况下,更直接参与清理废墟救人,这样的人有很多,无法一一出现在媒体报道中;
还有满腔热诚的80后,90后,这些大家认为的温室里的花朵,在成都各个物资发放点做又苦又累的搬运工作。我在大慈寺因为做不成运输工作,被指派为搬运小队长的时候,就是和这些中学生用20分钟装满一辆5吨卡车,间隙中,他们还热切地问我“哥哥,我们现在做什么”。
更多我所知道的和我所不知道的感人的人和事,愿你们都幸运。
短短十天,但恐怕要用很多很多的文字才能一一叙述,但我宁愿不再有这样丰富的经历。幸运的是,我所认识的人的家人,都安全,但愿这个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愿死者安息,生者珍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