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笑
陈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297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羊羔体”不如我哥们董二明白的“提人体”

(2010-10-22 09:22:34)
标签:

羊羔体

诗歌

文化

分类: 关于一切以及其他的胡言乱语

   “羊羔体”让我们很开眼,这种东西原来叫诗。当然,这种东西肯定可以叫做诗。只是接近小学生水平(这么说有侮辱小学生之嫌,小朋友们不要动怒,我就是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这种东西如果可以获“鲁奖”,原因只有一个。不是评委瞎眼,不是没有好诗,而是评委无德,受到某些非文学非诗歌因素的干扰,昧着良心评出来。这是作协向纪委的一次跪拜,是文人向权力的谄媚。这种在以前的各种文学奖中已经屡见不鲜,这次是最无耻也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一次。我不针对官员写作,也不反对作家当官。著名诗人吉狄马加不是也官拜青海省副省长了吗?真正的写作和真正的当官不冲突。我们说的诗歌本身,我们质疑的是“鲁奖”的标准。

    如果这样的诗能获奖,那我严重推荐我哥们儿董辑董二明白的诗。虽然年轻时我们经常揶揄他的诗有“提人”倾向,就是不断地提起一些名人,古今中外,各行各业,五花八门,以文学领域的一些大师为主。我们称之为“提人诗歌”,用现在流行的方式可以叫“提人体”。

   举例说明:

“这时我感到松树长进了我的思想

这时我听到了石头的叹息、花的歌唱

呵!这时我看见梵高割下的耳朵

正等着我去听……”

 

“我坚持站在一张白纸的高度上

去摸那颗李白摸过的星星”

 

“坐在凡高画册中的那把椅子上

听风,听王维听过的风

听一匹马在你的心底越跑越远

跑向,但丁到过的灵魂的边界”

 

“你看见水浮起茶叶

浮起童年时背诵过的李白和杜甫

突然的心满意足使你坚信

茶与陶渊明,都能让你肩上的石头

在一瞬间变成飞走的气球”

 

“你们坐着梦的闷罐车

往返在艾略特的《荒原》和

聂鲁达的《马楚 ·比楚》高峰之间

破烂的旅行袋中

装着的是李白的月亮和

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

总想在内心的最深处

挖一条渠直达唐朝

把王维诗中的溪水

引入后现代的理论

救活惠特曼干枯的草叶

……

感到那被庞德和博尔赫斯

呼吸过的空气

已经越来越稀薄

……

你们

早已在梦中预订了

兰波《醉舟》的船票

你们

早已决定沿着夸父的足迹

把太阳追得无处可逃

把太阳追进你们的诗歌

随时准备上路

随时准备接替

早已筋疲力尽的西西弗斯

去推那块上帝的石头

去服真理和永恒的苦役

你们

钻进酒杯的深处寻找李白

你们

从唐 · 吉诃德的手中接过长矛

在闪烁的霓虹灯中寻找风车

……

这就是你们 : 诗人

只有梭罗《瓦尔登湖》中的清水

才能救活

你们心底的小白花

只有屈原愤怒而短促的问句

才能把你们

从沉沉的梦中唤醒”

 

    随便拣了几首,当中已经提了好多人,尤其最后面一首,提人几近疯狂,如果去掉这些人名恐怕老董就不会写诗了。哈哈,即使这样,也比羊羔体好不知多少倍。羊羔同学也写人,如徐帆、刘亦菲等等,但是整首写某个人,不是在诗中提某个人,人名的用法不一样。我哥们董辑诗中的人名主要是这些人所承载的一些象征意义,是一堆符号。其实他也有不提人的诗,写的也很好。他写身边人物的比羊羔意淫《徐帆》生动多了,譬如写李宁同学的“一个纯粹的肉体已经达到了90公斤/从一盘肥牛走向另一盘肥牛”之类的,很牛逼。

    我严重推荐董二明白获鲁奖,获诺贝尔奖——如果我能当评委的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