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馋者的初心

(2016-07-06 00:01:52)
02年秋天的某个凌晨,我又一次来到西安,和五年前(97年)不同,这次仅仅是路过,晚上就要离开的。在月台上给朋友玉良打了个电话,想约他中午一起吃个饭,没料到他竟出差耽搁在河南,哎,本来要制造一个意外惊喜的,现在只剩下意外了。

走出车站,照例有人过来张罗住店坐车泡妞什么的,被我一一推辞了,继续往外走,周围渐渐恢复到平静。此时的天际刚刚露出鱼肚白的颜色,广场上依旧黑沉沉的,只有不远处那几间售货亭里的白炽灯还在散发着光亮。想起五年之前,也是这样一个深秋的凌晨,玉良就站在那排白炽灯下等着我,那是我头一回独自出远门,真亏了这个朋友,天刚蒙蒙亮就跑过来接站,为了不错过出站的人群他连内急都忍了,以至于我们见面还没说上几句话,他就告饶跑进了厕所。

五年后的今天,白炽灯下没有了朋友的身影,却衬起了细细的雨丝。

真想不出这样一个雨天我留在古城里还能干些什么,我不是个讨厌下雨的人相反还有些偏爱,因为那样的天气有种让我坐到屋檐下喝点什么或蜷在竹榻上看书的冲动,但那也仅仅是我日常工作之余的冲动,对于眼下的我,这么一个受够了寂寞,从塔克拉玛干沙漠中一路逃亡出来的人来说,雨天实在算不得赏心悦目。
馋者的初心

那就先吃点什么吧。我调整好思路,凭着印象往西七路走去。

5年前来西安,纯粹是应了玉良的盛情邀请,当然我也真有心瞻仰一下秦代的陶佣。有心归有心,但无胆也要承认,我在出发前着实给同事们的劝告吓得不轻,他们说西安是个高犯罪率的城市,由于平日里只吃牛羊肉,那儿的小偷体魄都格外健硕,通常能偷则偷不能偷就明抢,还有只要你一出火车站就会有人上来兜售毒品。对于这些我将信将疑,打电话问玉良,他也只是含糊地说那些事情哪个火车站都会发生,只要小心一点就可以了。因此,我在西去的火车上是谨小慎微茶饭不香的,总担心会被偷得干干净净,然后刚出站就撞上个瘾君子过来补我一刀,总之此行大告而不妙。

写在这儿我想略微提一下我的那位同事,此人身材高大佩戴着一幅深度眼镜,前两周刚给大家群发过一组柬埔寨的照片,并跑过来很认真地陪我一起欣赏。我问他图片美不美,他说美,我问他准备什么时候去,他嘿嘿说再等等再等等,等地雷都起完了再说。OMG,那就再等等吧,我知道我也说服不了他。也就是这家伙,在我打算去新疆前郑重其事地告诉我新疆是个干燥缺水的地方,一年洗上一回澡算是难能可贵的,最可怕的还有那里的东土势力非常猖獗,见汉人就灭没有商量的余地,当然语言不通我也别打算商量了,他给我的预测是10月1日我将被吊在某棵树上被火烤着度过。 结果证明,这家伙说得越可怕的地方往往越令人着迷。

话再说回来,那些天玉良也真够忙的,连着陪我逛了两天西安市容,大雁塔、城墙、钟鼓楼、碑林什么的,晚上不是老孙家就是贾二家,可他毕竟不是闲人也要上班,接下来几天就顾不上我了。对于这样的局面我嘴上说没事,可心里却大大地没谱起来,很怀疑剩下的几天该怎么打发掉,毕竟休假还有一个多星期。某天一早,我揣了份新买的地图离开西七路的住所往火车站走去,准备去找玉良说的兵马俑一日游团队,走到半路,看到路旁拐角处有个热气腾腾的摊子,走近一看居然是卖碎羊肉的(其实是羊杂汤),我很认真地看了会儿,反正有的是时间,后来实在被那些稀奇古怪的家伙事儿和浓浓的香味勾引得不行,也坐下要了一碗,事先还跟老板申明肉要多,汤少点没关系。

恩,那是一碗怎样的羊杂汤啊,知道在深秋的清晨,让一个心乱如麻的人喝上碗味美的、浓郁的、热乎的肉汤意味着什么吗?

之后的几天我按图索骥穿梭在西安各个能买票参观的场所,再后来我又坐上长途车去了黄陵,进了延安,到了壶口,我对黄河对岸就是山西这样一个铁打的事实居然迟迟不敢相信,以至于刚踏上黄河大桥的那几分钟里激动得象个猪头一样,仿佛阿姆斯特朗登上了月球。还有,我还有其他方面的收获,除了一路扫荡景点又绝尘而去之外,沿途的驴肉羊肉牛肉狗肉萝卜白菜豆腐粉条馒头烧饼面条饺子苹果酸枣柿子我也没少划拉,总而言之,那些天扑面而来的新鲜感就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又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我万万没想到除了投亲靠友以及跟团之外,旅行还可以是这样子的。
馋者的初心

走过西七路的那个街口,那儿就跟沿途其他小街一样安静,连只鸟都没有。对此我给自己四种解释:来得太早;赶上下雨;自然消失;城管作祟。也罢。雨点依旧密集,我得赶紧把早点吃了,顺便也好躲下雨,记得玉良家楼下就有不少饭馆,一到晚上总有各式各样的熟食摆出来,就去那儿看看吧,说不定有早市呢。

五年前刚回上海的几个晚上,我除了整理照片就是躺在床上翻看地图,并暗自得意于别人用一两天就能跑完的西安我竟然用了一个多星期还感觉意犹未尽。我用彩笔勾勒走过的每条路线,并回忆着每一处探访到的美食。当然,那次西安之行并非没有遗憾,“春发生”的葫芦头就没吃到,此事我在饯行宴上跟玉良说起过,他很不以为然,说你知道葫芦头是什么吗,猪大肠啊!看着老钱眼睛眨啊眨的,我也只能假装恍然大悟,哦......可心里默默流下懊悔的泪水,开始还只是好奇这个店名,早知道有猪大肠吃,我更得积极寻访啊,其实我很好这口!哎,这也难怪玉良,伊本出身是江南水乡书香门第出身,不见得能接受那种一陀一陀的东西。

天色慢慢发亮,葫芦头也在我心中慢慢膨胀,路边的早点摊陆陆续续开张出不少,我却已下了决心趁着有时间,一定要把葫芦头寻访出来。

毛主席教导我们,世上就怕认真二字,这不,我刚认真了没半小时,葫芦头便现身了。
馋者的初心

那家的门脸不算大,就是个普通拉面馆的样子,我本已晃悠过去,可架在人行道上的那口大锅,正咕嘟咕嘟熬着东西的大铁锅还是引起了我的注意。走回来一看,额的神啊,锅里炖的满是一条一条油汪汪黄灿灿的猪大肠,每条都有半尺来长。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什么叫得来全不费工夫?老实说这么豪迈肥硕的肠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心里不禁暗暗为那老板着急,干嘛不去做块像样的招牌,就算这儿离老城不远,葫芦头也不能卖得这么低调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以我多年的经验,一个餐馆的门脸跟手艺可没有直接关系,往往越不显眼的铺子越能做出纯正的美食来,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

再往铺子里面瞅瞅,哇塞,满座,每个食客面前都放了一碗,碗里多多少少都躺着几条猪大肠,大家正稀里呼噜吃得带劲呢。见此情景,不由得我要赞叹一下古都人民的肚量,你看人家大清早吃的是什么?两条猪大肠,我们呢?顶多来俩油条,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

餐馆老板见我在门外瞻前顾后,便招呼我进去坐,不行,我还得先问问价钱,不能见到好吃的就忘乎所以。“两块五一碗,里边坐吧”,老板边招呼边抓起个碗走了出来。我靠,居然还这么便宜,再不吃那真是对不起全国人民了。

“不要放辣噢”我冲外面喊到。

“不辣不辣,要吃辣自个儿放,你要几个?”

还几个?一个就够了。

片刻功夫,一碗葫芦头就放到了我的面前,说实话这么豪爽地吃猪大肠还真是生平第一次,先看看别人怎么吃的。哎哟,对面的这位姑娘你吃相也太急了吧,就算再好吃的东西也不能一口咬掉1/4吧,不嫌油腻吗?我还是先舀口汤喝喝,恩,本地大肠的做法果然跟南方有所不同,汤是甜的,好像还有豆子的味道,怪不得玉良不喜欢,上海周边很少有做甜大肠的,好吧,我也咬一口......

...... ......

后来我在MSN上是这么质问老钱的:我吃过葫芦头了,味道一般啊,肠子的量也很少,不够吃。

老钱:哦,我是不太吃那东西的。

我:那天早上我在你家附近还吃了碗不知什么东西,看上去象大肠,也是一条一条的,但是面粉做的,对了,汤是甜的。

老钱:你吃了什么东西自己都不知道,还来问我?

我:我当时吃得又惊又怒又羞又急,恨不能马上付钱走人,哪还好意思问老板是什么东西。

老钱(离开)

老钱(回来):我问过了,那东西大概是油茶麻花,哈哈哈哈哈。

我:@#¥#…*……%

馋者的初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2015年03月17日
后一篇:馋者的初心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5年03月17日
    后一篇 >馋者的初心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