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宽阔
宽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01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络时空____朋 友 对 我 说

(2007-08-16 21:57:52)
标签:

生活记录

                  我   的   朋  友  对  我  
-----------------------------------------------------------------
支老师:
    您好!我看见您回复我的留言了。我是朔州人,我在朔城区长大。听我家人讲,很多年以前,好像还是清朝,我家在平鲁东昌裕。我爷爷曾经回去看过那里的老家和同族亲人。但我们年轻人从没去过。
    我还不到30岁,大学毕业刚俩年,是个女生。呵呵,不好意思啊~~
关于网站,我想它其实是所反映内容的一个载体。虽然我们有了精美的内容,但是还需要给它一件美丽的外衣。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它。您觉得呢?
    马上就要过年了,今天我们公司放假,一会我就走了。跟您拜个早年啊,放假期间我不能再上网了。
    最后,给您看看我的网站吧: http://lindalxt.51.net 做的不是很好,内容也不丰富,让您见笑了。
祝您春节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小辈:居无忧
                                          2005年2月6日
=====================================================
您好:
    我是一个社会人类学专业的研究生,目前正打算进行一项关于当代晋北农民“走西口”的研究。一月份的时候延长城走访了一些晋北村庄(包括朔州),耳濡目染了一些农民离开家园前去呼和浩特或者丰镇某生的现象,而“走西口”又是山西人自古以来的传统,于是就对这个题目产生了兴趣。我浏览了您的网站,知道您是一个对山西的历史和现状都有比较多的了解的人士,希望可以和您聊一下这今天的“走西口”的现状。如不嫌弃,请联系我:
                                          小蒋
----------------------------------------------------------------
  日期: Wed, 2 Feb 2005 18:16:28 -0800 (PST)
发件人: (略)主题: 来自蒋亦凡
收件人: plpy@sina.com
支先生:
非常感谢!我也在继续搜集材料和思考。
祝一切顺利!
                                蒋亦凡
---------------------------------------------------------------
sx456456 <plpy@sina.com> wrote:
亦凡:
信已经收到,我们是好朋友了.
我要去太原开会,准备资料,回来我们聊.我会和你一起探讨一些问题的.你的照片也收到,谢谢!
                                支配勇
---------------------------------------------------------------
支先生您好:
    您称我“老师”我怎么敢当。看了您的个人介绍,自己的学识和履历根本无法相提并论。考古学和人类学当属同宗,您才是我在这个行当里的老师!
    我也来把自己介绍一下:我叫蒋亦凡,男,25岁,上海奉贤人。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社会学系,现在在挪威卑尔根大学社会人类学系攻读硕士。这个关于当代“走西口”的题目我打算作为我的硕士论文选题,目前正在准备中。今年7月份会去山西做半年的田野工作,然后再用半年的实践基于调研结果撰写论文。和理论准备相比,其实更欠缺的是第一手的资料,所以身在异乡的我能得以向您这样一位博学多知的山西本地人士讨教,实为幸事!
    我自己并非三晋人士,选择这个题目一方面是对北方水土和文化的崇敬,一方面也是对她的欠发达状况的关切。一月初去了一次晋北,因为搭了朋友的车,所以得以很细地走了很多地方,访了很多村庄。在大同与内蒙古边界的得胜堡、镇羌堡和拒墙堡都看到了那些人居稀疏近乎被抛弃的村庄。到右玉残虎堡的时候问老乡:人都哪儿去了?然后平生第一次亲耳听闻老乡口中传出的“走西口”三个字——而非从出版物和媒体上接触到。
回去后查了一些关于“走西口”的资料,然后又对自己观察到的现象来想了一下,大致形成这样的假想:
  “走西口”本身可以被看作一种“移民文化”,或者说“移民传统”。经过绵延四百多年的延续,这种传统已经有很丰富的内容,而这在当今这些已经积淀的传统又会和晋北农民们的生活境遇交相作用,在两者之间都产生出新的东西。一方面,农民们被自己生活空间中的这种文化熏陶,传统成为(在和其他因素综合作用下)迁徙这一行为的诱因,并且在整个过程中影响这种迁徙行为。另一方面,这一传统在当代农民迁徙以及随之展开的种种生活演出中被改造、被丰富。
    ——但是我并不是想单就这一文化的流变进行研究。我更要进入一种政治经济和社会经济的探讨中。
    从一种政治经济的视角出发,就我的粗浅观察。山西的比较单一的矿业经济结构制约了山西农业生产方式的发展,同时,缺少足够的工业和第三产业部门来吸收在黄土地上艰难从事耕作的农业劳动力——如果他们不堪重负希望转移出去的话。
  留意当下山西矿业的最大新闻,除去大力整治塌陷和矿难,就是温商对山西矿业的大举进入。我在宁武和一个温籍煤矿老板聊天,他说他的煤矿设计年生产能力150万吨,而主要的工人都来自陕西或者贵州,山西人却是少数,就那么几个技术员。那么我想,或者是这些中小煤矿排斥使用山西本地劳动力(工资原因或者怕承受可能针对事故的来自本地的压力),这导致山西农民另谋出路;或者就是他们已经另有去向,比如走西口。
    同时,比如右玉这个县给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它的浩大的退耕还林还草工程。沿着省道国道处处都能看到禁牧的告示。这种对土地的规划和制约或许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农民对土地的利用,如果配套帮扶政策实施不到位,很有可能让农民决定择地另谋出路——这只是很不成熟的猜测。
  此外,是农民社区中的社会经济诸因素。比如农民在自己社区中的生计,他们对土地的占有以及手工业等其他的生产方式,他们在其中的投入和收益;他们的消费情况(农产品和工业消费品的消费),他们对自己的消费水平的期待;社区中的家庭组织和社会组织,基层干群关系等等。然后还有他们的目的地:呼和浩特、丰镇、包头等等对他们的吸引力和需求,他们凭什么去判断他们值得去那里.
  上面的流水账是我脑子里的一些东西,需要我去观察探讨,但是肯定不能说这些问题和假想的提出已经到了点子上。
或许您能为我提供一些我当前仍十分欠缺的知识,或者见识。
1,根据一些资料,晋北走西口的源头有两个,一个在北方,从杀虎口出去;另一个在西边黄河边的西口古渡。似乎前者的目的地是呼和浩特和丰镇,而后者的目的地自古以来是包头。今天通过长途电话和在天峰坪结识的一位老工人聊天,他说据他所知,古时候走西口是因为土地太少养不过来,所以去拓荒垦殖;而现在相传几代的掘矿技术让本地农民都去内蒙古做煤窑了。问他为什么不在山西本地的煤窑做,他说是因为去内蒙古更加便捷。
  ——您在您的邮件中提到了工商业,而那位老先生非常强调矿业,是否走西口的移民从事工商业为主流而老先生所说的从事矿业只是个别地方的特点(比如天峰坪就有自己的铁矿和硫磺矿,老先生只是说的他们镇的特别情况)?
2,今天的走西口是否像古代的某些时期那样仍有比较大的连续性,移民们是否在通过持续而又规模地互通信息和建立非正式组织(比如行会,协会)来维持和推动这股潮流?
3,移民们是长期定居去了内蒙古还是像燕子似地季节性或不定期往返?
4,山西本地各级政府是否鼓励或者激励群众走西口去内蒙古就业?(因为我在网上看到关于一些县移民迁村,力图清除“山庄窝铺”,比如河曲建立规模巨大的铁果门新村来集中移出的人口,这中举措意味着非常巨大的行政成本.
  以上这些干巴的东西就是我这个外地人门外汉仗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堆下的假想和问题。希望您能给我一些指教。当然不希望浪费您太多的时间在这上面,您劲可选择那些您觉得可以理喻的东西来回答或评论。亦凡不胜感激!

                                  蒋亦凡
                                    2005年2月3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美丽朔州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美丽朔州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