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司马平邦
司马平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519,177
  • 关注人气:190,3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爱戴唱给犀利哥的歌

(2010-03-12 10:03:29)
标签:

唱的是寂寞

爱戴

犀利哥

司马平邦

娱乐

分类: 诗话:不必言说自多情

爱戴唱给犀利哥的歌

司马平邦

爱戴唱给犀利哥的歌

林黛玉可不可以爱上焦大?

当然不可以。

林黛玉是贾府千娇百媚的宝贝千金,焦大是贾府里满口粗话的无赖老佣。这是鲁迅先生给出的提问和回答。

但是,这个3月初,因了犀利哥的出现,以犀利哥之犀利,穿透了所有陈规偏见,甚至让两会代表/委员在他面前都像一群被耍的猴儿,世人皆醉我独醒,惟有犀利哥激醒了许多人内心早忆沉睡多时的寂寞,自然换得了无数发自肺腑的同情与同感,爱犀利哥,就是爱自己,爱那个埋藏在坚硬外壳下面或独立、或孤独、或肮脏、或高傲,但最终还是真实的自己。

林黛玉可能听不得焦大污言秽语的叫骂,但说实话,在黛玉的内心深处,那份寂寞和高傲两人都是一样的,几百年前他们擦肩而过,但终有一天,今天,林妹妹终于爱上了焦大,因为焦大就是她自己。

正如,眼前那么多衣着光鲜的都市白领偏偏爱上了这个犀利哥。

也因为犀利哥就是我们自己的一部分。

除了犀利哥,湖北潜江还有一位雪碧哥,吉林长春还有一位高数哥――其实,在这些哥们儿被发现之前,他们早已生活在我们中间多少年,只是那时我们还缺少一种合适的发现方式,在现代人矫情、刻意的眼光里,他们只能被埋没于最不被注视的角落,邋遢而行,委顿而止,只是今天我们突然长出了一双眼睛,学会了使用另一种发现。

犀利哥们代表了现代都市里寂寞的人心与繁华的俗相之间遥不可及的距离以及那种距离纵然有千里万里仍然可以有朝一日走到一起,只是从前我们一直站在市井的那端,看不到自己寂寞的内心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他们的出现让我们忽然觉察出内心还安放着的另一个自己。

高数哥,本名黄旭冉,30岁,吉林工程技术师范学院毕业,专业电子工程,春节后一网友在长春西康路上的一间书店买书时偶然发现了这个正在认真看书的流浪汉,而且让人吃惊的是这位流浪汉读的是一般人根本啃不动的《经济数学》,而且一边读一边解题,字迹非常工整,那位网友在公布高数哥的“事迹”里特别加上一句,“有的题连我都解不出来……太让人吃惊了!”对高数哥的发现,已经超乎了常人对周遭不幸者的浅显同情,而更多的是对我们随处可见的粗糙生活表面所掩盖下可能的深刻内涵的吃惊与赞叹,虽然并不是每个乞丐都能如高数哥那样解析高难度的经济数学。

我一直觉得,曾经有部电视剧的名字起得特别好,叫《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如果套着它给犀利哥和高数哥他们的生活也拍部电视剧,就是《我们无放安放的寂寞》;犀利哥走红网络之后,被他算不上久违的家人寻到,剃去了桀傲不群的胡子,剪去了霹雳拉风的长发,脱去了五颜六色的犀利服,变回了普普通通的江西上饶人程国荣之后,他的那些追崇者内心或许还会觉出一点点失落,仿佛那一份刚刚熔化的寂寞又重重地沉回到了心底。

其实,在这样的时候,我们正可以听这首叫《唱的是寂寞》的好歌,歌中有一大段特别的独白:

前两天生病,在医院打点滴,看到对面的女孩有家人陪伴,忽然觉得好感动,在这个硕大的城市,每个人都想为自己的心找个居所,我们常常说寂寞,可是寂寞到底是什么呢?

这段可以让人落泪的独白只是写给演唱者爱戴的吗?

我倒觉得这歌就是写给犀利哥、高数哥、雪碧哥的,也是写给每一个心里有寂寞又无处诉说的我们,苟庆为这首歌作的词情感丰富而意义简洁,只要你去仔细聆听总能从中找到自己也被他写在了某一句里:

总算到了周末却已没有力气享受这生活

忽然不加班的我却不知道有空时能做什么

在虚构的网络记录真实情绪的空间博客

蜗居背着重壳里面藏着失落写给自己说

这城市有人来就注定有人走

现在我想起家全是好的理由

冰激凌变热了人心却更冷了

已渐渐丢失了从前的那个我

我唱的这首歌有谁真的懂得

有谁知道你心中藏着多少苦与乐

谁值得你去说谁会认真听着

我唱的不是歌唱的是寂寞

当我学着热络

是更了解人与人间的冷漠

谁叫我亲爱的

谁说我是非多转身就忘了

有时想起从前

那些刻骨铭心爱的多深刻

当那时光流过

所有悲伤快乐一切都变了

这城市有人来就注定有人走

现在我想起家全是好的理由

冰激凌变热了人心却更冷了

已渐渐丢失了从前的那个我

我唱的这首歌有谁真的懂得

有谁知道你心中藏着多少苦与乐

谁值得你去说谁会认真听着

我唱的不是歌唱的是寂寞

那句“有时想起从前那些刻骨铭心爱的多深刻”,当爱戴唱到这个“爱”字,音腔忽然从徐徐疾疾的唱白中跳出来,音域变宽,像走过一条长长而冷寂的走廊时忽然推开一间温暖的房间,相信犀利哥们每个寒夜蜷缩于街市角落里无眠时,内心也会突然打开一窗关着从前的温暖之窗,正如他面对一个陌生的热心人问询时来回叨念的那一句“找个女人来爱”。

这首歌的MV里,唱到“我唱的这首歌有谁真的懂得,有谁知道你心中藏着多少苦与乐,谁值得你去说谁会认真听着,我唱的不是歌唱的是寂寞”时,画面中的爱戴在独自落泪,与她一起流泪的可能还有画面前的我们。

和当年那首热情高扬以真假声替换的即兴灵魂音乐《彩云追月》相比,现在的这首“爱式情歌”《唱的是寂寞》或者才更适合被称为“木质中音”,而平缓的女中音又最适合勾出连听者自己都遗忘的那些关于尊严和爱回忆,正如,并不是每个乞丐都能如犀利哥那样把一匝五颜六色的烂绳子捆在腰间就扎出巴黎时装的风致,但这样的音乐和这样的“被发现”的出现都是一种引导,引导曾经对生活的边缘角落熟视无睹的我们又重新对那里做认真的审视,让我们的目光中忽然增加一份坚硬的温暖,就叫人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