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左人水
左人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58,165
  • 关注人气:8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四十九章  圣人无常心

(2007-03-23 18:59:34)
分类: 道德经译评

第四十九章  圣人无常心

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圣人在天下,歙歙焉,为天下浑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圣人皆孩之。

译文:最上乘的统治者没有个人主观成见,总是习惯于把百姓的意向作为自己的意向。善良的人我用善良的心去对待,不善良的人我也用善良的心去对待,就会让所有的人一心向善。值得信任的人我相信他,没有信用的人我也把他当作值得信任的人,就能让所有人都自觉地守信。这样的统治者治理天下本着清静无为的原则,为了天下的百姓诚朴自己的心志,不断化解自己想要有所作为的欲望。所有百姓都专注着他们的视听,统治者就象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他们。

点评:本章的重点就在于“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这也是“无为”的一个重点原则。

“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

“心”是什么?“心”不是心脏,“心”就是人的主观意愿的集中体现。更深一层来看,就象《十善业道经》上说的:“而心无色不可见取,但是虚妄诸法集起。”。所谓“心”其实本来是不存在的,它只不过是由后天的、外界环境所决定的,是人对这个世界虚假不实的反映罢了。

“心”就是这样一种由客观环境所决定的反过来又影响人对客观世界理解的东西。因此,老子就提出“虚其心”。因为一旦有主观的意愿来干预,就会使对世界的观察发生或大或小的扭曲,就不能真正发现最本质、最核心的规律。

一般人都是有“常心”的。因为他们看不到宇宙的整体是怎样的,他们所能接触到的不过是凭借着六根所产生的六识对周围极有限的时空范围“色”进行认识,从而产生出“受”——直接感受、“想”——区别联系、“行”——具体行动、“识”——理性认识。依靠那些临时的、局部的“有”这个层次上的信息来构建所谓永恒不变的“真理”体系。然后再把这个非常不可靠的“真理”体系用来指导一切行动。

这种“真理”体系就叫“常心”,其实就是自以为是的“心”。由于具体客体所处的时空不同,当然所接受的信息也不会完全一致,所以就会有各种千奇百怪的“常心”——“真理”体系。都认为只有我信奉的才是“真主”,而不同意我这个“真理”体系的所有别人都是该清除的“异教徒”。人类历史上许多冠冕堂皇的党同伐异的行动一开始都只不过是简单的意见、信念、信仰不合罢了。

“圣人”是道德修行高深的人。这样的人,他的世界观、人生观和方法论已经是高度统一于“道”的。他已经不再为“心”所动,也不再为“物”所役,已经完全顺服于“道”,因此,他的每一个决定都是顺应自然、符合客观规律的,他不会有任何主观的意愿,想达到任何非“道”的目标。所以他是没有“常心”的。

既然“圣人”是没有“常心”的,甚至是没有“心”的,为什么还要说他是“以百姓心为心”呢?

因为单个人的“心”是由非常局限的时空来决定的,所以偏离事物内在本质——“道”是非常远的。而“百姓”就是指最广大的人群,“百姓”的意志——“心”是从相当广泛的时空里产生出来的,因此,尽管也可能主要是在具体的“有”的层次产生的,但是这个“有”的范畴是很大的,所以就能相对的比较接近于“道”。所以“圣人”如果一定要有一个“心”,那就一定是和这个“百姓心”是一致的。

“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

“百姓”是对所有人的一个总称,“百姓”是由具体的个体组成的。因此,这中间当然会有“善者”、“不善者”、“信者”、“不信者”的区别。尽管实际上有这样的区别,但是从“道”的角度上来看,本质上又是没有区别的。所以老子在第二十七章上说:“是以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是谓袭明。故善人者,善人之师;不善人者,善人之资。不贵其师,不爱其资,虽智大迷,是谓要妙。”

“善”的人,因为他的“善”,所以我要以“善”来对待他;“不善”的人,因为他的“不善”是一种“善”的不足,所以我更要用加倍的“善”来挽救他。这是“大慈大悲,普渡众生”的理念,也是无分别妄见的思想。

如果我对你“善”,是建立在你是个“善者”的基础上,那么这就是有条件的“善”;同样,如果我对你“信”,是建立在你是个“信者”的基础上,那么这也就是有条件的“信”。如果这些“善”和“信”都是有具体的条件才能发出的,那么就不是真正的“善”和“信”,只是一种等价交换的贸易。只有无条件的、不求回报的“善”和“信”才是真正能称得上“德”的“善”和“信。”

“圣人在天下,歙歙焉,为天下浑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圣人皆孩之。”

有着深厚道德的统治者是怎样的样子呢?“歙歙焉”,是关闭一切的样子,闭目是不看,闭嘴是不讲,不但如此,连“心”都是“浑”的。为什么?因为他不需要去区别对待。所有的百姓,不论贤愚不肖、富贵贫贱,都是他的百姓。对天下所有的人他是一种态度来对待。正因为他是这样的一视同仁,所以他才是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者,所有的人都会聚精会神地看着他的表情,聆听着他的教化。

对于他来说,所有百姓都象他的孩子一样。有的孩子听话,学习成绩好;有的孩子毛病不少,调皮捣蛋。但是对于父母来说,无论孩子是什么样,都是他的孩子啊!好孩子、坏孩子,都是我的孩子,好孩子有他的努力,也有我正确的教化之功;坏孩子尽管有这样那样的原因,根子上只是因为我没有好好地教化。

“天下有罪,罪在朕躬。”百姓就算有天大的不是,根子还是在我这个最高统治者身上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