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客等级:
博客访问:3,911,938

西方为何拿埃尔多安没办法?

2017-07-17 10:00:00
标签:

365

分类: 国际评论

对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来说,7月15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去年的这一天,土耳其发生试图推翻他的军事政变。但政变遭到不少民众反对,以致于最后不仅政变失败,埃尔多安的地位反而显得更加巩固。

 7月15日,埃尔多安在土耳其《每日晨报》上发表署名文章,题目是《7月15日:土耳其重生一周年》,立意非常明显。

 在文章中,埃尔多安称政变者为“叛国者”,对民众英雄表示感谢,称在过去一年里,土耳其变得更加民主了。

 当天晚上,埃尔多安还来到博斯普鲁斯大桥(因为去年有数十人在此被政变部队士兵打死,这座桥已经改名为“七一五烈士桥”),向集会人群发表充满感情的讲话。

 西方为何拿埃尔多安没办法?

在博斯普鲁斯大桥上发表演讲的埃尔多安 (图片来源:theguardian.com)

 

讲话中,他也照例感谢英雄的人民,声称土耳其民主强大。不过引人注意的是,在讲话中,他还表示,土耳其应该恢复死刑,“砍掉叛国者的头”。 叛国者,自然指的是政变参与者。

 这种表态自然引起舆论关注。毕竟,土耳其自1984年以来还没有执行过死刑,而且为了入欧改善人权状况,在2004年宣布废除死刑。埃尔多安会对此作出改变吗?

 当然,自发生政变以来,土耳其已经发生很大变化。媒体普遍注意到:去年7月20日开始实行的紧急状态法依旧在实行;5万人被逮捕;约15万公职人员被解雇,最近又又7500多公职人员被辞退;今年4月全民公投以微弱优势通过宪法修改方案,大大加强总统权力。

 对于这些改变,土耳其国内和国际上都有人指责,埃尔多安“借助”未遂政变,在过去一年中花大力气打击政敌,巩固自己权力。

 英国的《卫报》16日报道称,埃尔多安在纪念政变周年的演说中,还充满了宗教气氛,有意把政变者说成是“没有信仰的人”。

 集权和宗教色彩,正是西方对埃尔多安的担心和不满。不过埃尔多安并不在乎西方的看法。实际上他还主动讽刺西方。

 在《每日晨报》的文章中,埃尔多安说,政变也让土耳其人看清楚了谁是真正的朋友,“一些国家却在等待,看政变有什么结果”,“一些国家”还庇护参与政变者。

 回顾事件可知,去年政变刚发生,俄罗斯就立即表态支持土耳其;而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和德国,则容留埃尔多安所指责的政变主导者和参与者。

 “政治家”网站欧洲版7月14日还报道说,埃尔多安从G20汉堡峰会回国后,狠狠批评了德国。

 他说汉堡峰会“真是耻辱,真是耻辱啊”,“所有的东西都烧毁,都被破坏了”——埃尔多安指的应该是这次汉堡峰会期间,游行示威者与警察发生激烈冲突。

 但美国公共广播公司(PBS)的记者则认为,默克尔当时可以选择在一个示威者不易到达的地方开会,但她偏要在汉堡开,就是要让埃尔多安这样的人看看,在德国,示威是被允许的,她就是要让埃尔多安明白,什么是现代政治文明。

 埃尔多安在不仅在国内对示威者采取强硬手段,就是在访美期间,遇到示威者,他的保镖们也敢大打出手。

 埃尔多安显然和默克尔思维不一样。“政治家”网站的报道说,埃尔多安认为土耳其在人权方面“已经走在欧洲前面了”,而且他还认为,自己够谦逊,不会因此去教训欧洲。

 有意思的是,埃尔多安如此和西方叫阵,西方似乎也拿他没有办法。

 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卡加普泰伊在接受PBS采访时说,尽管过去一年土耳其变得更加不民主,但一方面埃尔多安统治下,土耳其经济发展不错,而且因为面临恐怖主义威胁,所以土耳其国内“有大概一半人非常支持埃尔多安”(另外大概一半人非常反对他);

 另一方面, 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是西方打击恐怖主义的伙伴,因此西方也不能过于得罪它。所以尽管过去一年里,埃尔多安集权、埃尔多安“亲俄”、埃尔多安骂西方,但西方还是继续邀请埃尔多安参加各种重要会议。

 而这种尴尬,一下子可能还很难转变。不过一个领导者,如果仅仅让西方尴尬,却不能把国内社会治理好,恐怕也是一种尴尬。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发评论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