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美国共和党动用“核武选项”确保大法官提名,有何影响?

(2017-04-10 10:06:34)
标签:

365

分类: 国际评论

47日,特朗普提名的尼尔·戈萨奇获得参议院批准,成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这是特朗普上任以来获得的一项重要战果。

 

在这次提名和批准过程中,美国两党争斗尤其激烈,对美国民主制度也带来一定震动。因此颇值得一谈。

 美国共和党动用“核武选项”确保大法官提名,有何影响?

新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戈萨奇 (图片来源:time.com)

 

大法官为何不选举,而是提名?

 

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处于美国司法系统的金字塔顶端,在视宪法为“圣经”的美国社会,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历来是美国政治争斗的重头戏。

 

不过一方面由于该职位主要事关美国内政,对外交影响不显著,另一方面不是竞选产生,没有美国总统选举中“单挑”的戏剧性和热闹程度,因此美国之外的舆论关注不是很多。

 

最高法院大法官,是由掌控行政权的总统提名,经立法机构参议院听证、辩论和批准产生。

 

之所以不通过选举产生,是因为担心选举就会有来自选民的压力,影响选拔理性贤良的人才。

 

大法官一经任命,除非由重大过失遭受弹劾或主动退休,便可终身占据该职位。

 

通过已经得到选民认可的总统和参议员们提名和批准,任命拥有至高无上的大法官,也很典型地体现了三权分立、互相制衡的奥妙。

 

影响甚至超过总统

 

和美国总统相比,联邦最高法院(共有9名大法官,其中一人为首席大法官)对社会的影响有时更深远。

 

从时间上看,总统最多只能连干两届8年,还处处受反对党制约;而最高法院大法官,一干就是几十年的不在少数。美国建国到现在,总统已经有过45位,而首席大法官才有过17位。

 

从最高法院判决的权威性来看,尤其是对有争议的事关社会理念的判决,更是如此。比如塑造今天美国社会的照顾少数族裔的平权政策、妇女堕胎权利、媒体言论自由的确认、同性恋婚姻的合法性等等,无一不是经过最高法院判决后才得到充分保障的。


美国共和党动用“核武选项”确保大法官提名,有何影响?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图片来源:wikipedia.org)

 

 

民主党派为何如此生气?

 

戈萨奇这次获得任命为什么会格外引人注目?这个要从美国最高法院状况说起。

 

虽然从理论上来说,最高法院大法官应该是中立的贤良人士,但是他们也有保守和自由之分。

 

去年2月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去世后,剩下八名大法官中,确定的自由派有四人,确定的保守派有三人,另有一人倾向保守。

 

斯卡利亚去世后,奥巴马随即提名自由派的梅里克·加兰德接替,但是掌握参议院多数席位的共和党参议员拒绝考虑,不给加兰德的听证机会。坚持要等新总统上任再说。

 

可能当时奥巴马和民主党人认为,希拉里稳赢特朗普,所以并没有采取什么激烈措施。而且民主党在参议院是少数,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没想到特朗普赢了希拉里。就职之后特朗普很快就提名声望不错的戈萨奇为大法官人选。民主党参议员立即开始情绪激烈的抵抗。

 

民主党议员情绪激烈,有两个原因。

 

一是他们认为戈萨奇过于保守。美国社会的惯例是,大法官虽有倾向,但一般要比较温和,符合主流。这样才能获得两党一致认可。但在民主党议员眼里,戈萨奇的经历说明,他在诸如堕胎、同性恋婚姻等问题上过于保守,而且在大公司和员工之间,很明显地倾向于大公司。

 

另一个原因是,民主党参议员对共和党参议员去年拖延一年,都不给加兰德听证机会的做法,非常难以接受,因此要在戈萨奇身上“报复”。

 

不过,参议院有100个席位,民主党只占其中46席,另有两个倾向民主党,而共和党则有52席。

 

共和党的“核武选项”

 

怎么办?民主党议员想到用“程序性阻挠议事”(filibuster)的办法,即少数派参议员可以通过不断演讲(现在一般不是真的去演讲,而是作此表态,便算启动该程序)使得参院无法进行表决。

 

美国参议院在很多表决中,需要简单多数,即51票即可通过;但遇到重大问题如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废除“程序性阻挠议事”等则需要60票;还有更重要的如讨论宪法修正案,则需要67票。

 

在目前情况下,共和党几乎争取不到60票,民主党“程序性阻挠议事”有可能成功。

 

但共和党还有一招,就是动用了所谓的“核武选择”(nuclear option)。“核武选项”也是美国参院一个程序规则,该规则允许参议院用简单多数改变规则,即原来需要 60票才能通过的表决,启用“核武选项”后,51票简单多数即可。

 

这个选项之所以被冠以“核武”,是因为它的杀伤力。

 

美国国会两院制度设计中,众议院相对来说党派色彩更浓,任期只有两年更接近民众;而任期六年的参议员们则应该更理性,甚至有点贵族色彩。

 

众院可以因为议案争吵激烈,但参院一般更多的是理性辩论,争取大多数一致。“程序性阻挠议事”就是为了保证少数派议员的权利。

 

“核武选项”则可以改变这个令美国人引以为豪的规则,因此参议院对待它就像国家对待核武器一样,轻易不使用。

 

但这一次,共和党议员还是启用“核武”,不仅让民主党阻挠议事失败,而且最后以简单多数票确保戈萨奇任职大法官。

 

对此,就连一些共和党籍参议员也认为不妥。因为这样一来,等于改变了参议院“理性”“平衡”“照顾少数”等诸多特点,使其沦为与众议院一样充满党争了。

 

戈萨奇最后是以54:45的票数通过提名,进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这也是近年来在参议院得票最低的大法官。历史上很多大法官都是获得90票以上。

 

社会“极化”,导致参议院斗争更激烈

 

通过围绕戈萨奇大法官提名的争斗过程,我们大致可以看出,美国社会中“极化”,就是在很多问题上两边各走极端越来越激烈,不仅在近几届总统选举中有所表现,而且在以往比较理性平和的大法官提名中也越来越突出。

这也导致曾自诩为“世界上最精妙的设计”的参议院,为了达到目的不惜启用“核武选项”。

 

实际上,最近几次大法官提名,如小布什提名的罗伯茨,奥巴马提名卡根和索托马约尔,在参议院批准时得票都是五十几六十几票,没有以前常出现的九十几票。这也说明,美国社会过去几十年不断“极化”,后果已经反映在参议院中,反映在对原本最理性中立客观的大法官提名上了。

 

特朗普的好消息

 

对于特朗普来说,戈萨奇最终进入最高法院应该是个好消息。

 

自入主白宫以来,特朗普开始一系列的“非传统”措施,其中有些是有理念之争,很可能最诉到最高法院。比如有“禁穆令”之称旅行禁令、关于禁枪等问题。

 

如果戈萨奇在未来一直是保守立场的话(有的大法官在就职后,理念发生变化),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中保守势力就很明显,到时对特朗普应该是一大帮助。

 

另外有个小细节。戈萨奇虽然生长于一个天主教家庭,但去英国留学归国后,就改去新教教堂,算是个新教徒。

 

美国传统文化核心号称是“白人-盎格鲁萨克森-新教”文化(英语几个单词的首字母缩写为WASP),但目前美国最高法院中,有五名天主教徒,三名犹太教徒。

 

戈萨奇加入大法官队伍,最高法院才有了一个新教徒大法官。

 

(本文原文以笔名张冲刊于南都个论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