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澜清潇
海澜清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669
  • 关注人气: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给我的婆婆

(2015-03-19 20:28:31)
标签:

杂谈

婆婆走的时候,正是女儿即将来临的日子,2015年3月7日。

下午睡醒觉,老公表情复杂的走过来,还没开口,我就已经知道了他要说的话,眼泪随即夺眶而出,我知道,婆婆的那盏灯,那盏燃了94年的生命之灯,终究还是熄灭了。我知道,此刻,在那个遥远的小山村,有无数的亲人也在悲痛哭泣、扼腕叹息,而我却只能坐在北京的家里,遥望西北,默默流泪,然后,强压住心中的悲哀,静待新生命的来临。

我的婆婆是一位普普通通的陕北农村妇女,普通到人们都不太能记起那个外爷给她起的名字——常彩云,但是,她用自己瘦小的身躯,用自己一辈子的年华陪伴着外爷撑起了一个庞大的家庭。从十几岁嫁到外爷家到九十四岁辞世,她象是一棵大树,用自己的根系滋养着无数枝杈新芽,她又象是一个守护者,守护着一个又一个幼小的生命从小到大,再从她的身边离开走向外面的世界。

嫁给外爷时,应该是婆婆最美的年纪,十几岁的花样少女初为人妇就要承担起一个大家长的职责。外爷在家为长子,下面还有两个比他小很多的弟弟,外爷和婆婆共同生育了四个子女,我的母亲排行第三,也是唯一的女孩,三位舅舅为婆婆外爷生育了11个孙子孙女,而我是婆婆外爷唯一的外孙女。所有的这些孩子,没有一个没念过书或者中途辍学,只要是孩子自己有能力,外爷和婆婆都全力支持。如此重视教育这在陕北农村当然是比较少见的,甚至可说是个奇迹,其一是缘于外爷耕读传家的传统观念,其二也是因为有婆婆的大力支持和认同。外爷当然是这个大家庭中的主心骨,但婆婆也同样是那定盘的星。

印象中,所有中国传统女性身上的美德在婆婆身上都可以看到,温柔、善良、勤劳、节俭、坚韧、忍耐。总听妈妈说,小时候为了给我断奶和我隔离,把我放在婆婆家待了一段时间,我整夜嚎哭,婆婆为了安慰我就把她的奶头让我吮吸,不知是听的多了还是真的有些印象,那画面就活生生的在我眼前浮现,我似乎还能听到婆婆边抚慰我边碎碎念,我也没有奶啊,疙瘩,哈不得(陕西话,宝贝,你好可怜啊),不要哭了,妈妈过两天就来看你了。我四岁时,在村子里和表弟玩儿,不小心被镰刀割破了手指,表弟一路哭喊着把我领回到婆婆跟前,我还记得婆婆用一些不同颜色的破布条儿把我受伤的手指缠起来,看我还是不住的哭泣,就用一把长把儿的铁勺煎了一个刚从鸡窝里拿出来的鸡蛋给我吃,那鸡蛋的鲜香味道、鲜黄色泽至今让我怀念,似乎后来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鸡蛋了。还有一次,不知是几岁,但肯定是上小学了,还是在婆婆家,我上吐下泻,躺在炕上起不来,婆婆倒了一碗水放在我枕边,又用几根筷子在碗里架起一个奇怪的造型,一边架一边还念着:立住了!那时我并不知道这是封建迷信,只是心里有种莫名的安全感。病当然要用药才能治好,但在我身体最无助的时候,是婆婆给了我最多的温暖和安全感。

婆婆不仅给我这样的关爱,她也把同样的关爱给予她的每个孩子,从兄弟到子女,从孙辈到曾孙,甚至是妯娌、儿媳,她能记得这个大家庭中每个成员的生日,大名、小名、性格特点、兴趣爱好。没有人不佩服婆婆强大的记忆力。但是造物弄人,就是这样一位记性好的不得了的老人,到了晚年,却患了严重的老年痴呆症,不再能认得任何人,甚至她最亲的子女也分辨不清。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婆婆得了这样的病,我总觉得婆婆的病和外爷的离世有着直接的关系。外爷和婆婆相依相伴走过了几十年,年轻时外爷刚强气盛,对婆婆很是强势,婆婆基本上都是顺从忍让,到了晚年,二人的关系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外爷虽然嘴上不说,但在行动上处处照顾着婆婆。他们不依靠子女儿孙的照顾,始终坚持自己独立生活,操持家务、洗衣做饭,很多事情都是外爷在操持,婆婆对外爷的依赖也越来越强。外爷辞世前,婆婆已经有些糊涂了,但这之后,婆婆的症状却更加严重,更加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不知道这最后的几年婆婆是否过的开心,不知道她是否会在无人的时候心里思念外爷,但我想,既然无法再相见,到不如就这般忘怀吧,也许,婆婆只是潜意识里选择了她最容易接受的一种生活方式。

最后一次见到婆婆,是去年的五一,我陪妈妈带着儿子又回到那个让我心心念的小村庄,那个充满了浓厚的家的味道的窑洞。婆婆自然不认得我是谁,但她第一眼看到妈妈时浑浊的眼睛里忽然闪过一道光,然后竟叫出了妈的乳名,虽然很快她就又忘记了,但这也足以让在场的人为之动容。婆婆的身体已经开始萎缩,原来那个健壮的老人现在躺在炕上显得那么瘦小,那个吃了一辈子苦到晚年终于能享受儿孙之福的老人,现在却像个孩子般要靠别人搀扶才能勉强行动。我握着婆婆的手,心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妈说,婆婆最后走的很安静,很安详,没受太多罪,这一方面让儿女们在悲痛之余能略感心安,另一方面也是婆婆一辈子做人的基本原则的体现——不给别人添麻烦。 妈说,婆婆的葬礼办的很隆重,很热闹,亲朋好友乡里乡亲来了很多人,大家都对这位大家庭的家长,这位高寿的老人十分敬重,这在农村应该算是喜丧了。可是,一想到那孤独的坟冢,那冷冰冰的墓碑,那个男女主人都已不在的窑洞和小院儿,我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阵疼,眼泪还是不住的往下落。那是我们很多孩子共同拥有的童年记忆,那是我们这些孩子永远的精神家园,如今,家园的主人纷纷离去,当我们回头望去,婆婆和外爷的身影已越走越远,我们想追却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了,我们再也无法回到那个温暖的怀抱,想到这些,怎能让人不心生疼痛?

听杭盖的轮回,听到了生的力量,他们这样唱:飞鸟 鲜花,万物众生都一样。共生 共享,时间空气与阳光。年轮在流转,薪火代代相传,今天虽短暂,过去的就是永远。春夏秋冬四季轮回,生老病死命运轮回,年月更替兴衰轮回,宇宙永恒,青春一去不回,去年的太阳今年仍挂在天上,前辈的歌谣后人依然高唱,有限的生命,传递着无限荣光,变幻的世界总有些不变的信仰。

忽然觉得,生命真的就是一场轮回,我们在生老病死中迎来送往,在欢笑哭泣中任时光流转,而那不变的信仰究竟是什么?又是什么让我们不停的追逐,不停的寻觅?

今天,是婆婆离开的第十二天,是女儿来临的第九天,我强忍着悲伤把这篇东西写完,虽然我知道时光无法倒流,我也知道为了女儿我不应该让自己太沉浸在这种情绪中,但我更加知道这是自己一定要做的,也是目前我能为婆婆所做的唯一的一件事。愿婆婆能够安心的离去,愿婆婆和外爷能够在另一个时空团聚,愿那个时空不再有病痛的折磨,不再有亲人的别离,愿来世,还做婆婆的孩子。

外孙女  敬上

2015/3/1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