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澜清潇
海澜清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669
  • 关注人气: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致神的孩子——我们敬爱的奶奶

(2013-11-12 22:53:09)
标签:

情感

分类: 波澜不惊——悟

半夜里,电话铃响,正在住院治疗的老爸在那头用低低的声音说,“兰,奶奶走了。”我睡眼惺忪的反应了半天,努力的分辨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然后,言不由衷的说了句,“爸,你别太伤心。”可是,这世界上最爱我们的人走了,又怎么可能不伤心呢?

于是,从幼年的记忆碎片到最后一次相见,和奶奶的点点滴滴都在眼前、在脑中展现开来,伴随着愈来愈重的痛,将我在这个初冬的夜晚渐渐淹没。

奶奶是大家闺秀,生于上个世纪初的青岛,不论是按照她自己的说法还是身份证上的日期,今年她已经是90多岁的高寿了。奶奶的爸爸开了青岛当年第一家中国人自己的药房,这么辉煌的历史是我长大后到青岛亲戚家玩儿才知道的。据说青岛档案馆至今还保留着那家大药房掌柜的,也就是我奶奶的爸爸的记录。按现在的说法,奶奶家应该是民族资本家。因为家庭的经济基础较好,奶奶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高中毕业,这在解放前的女孩子里就应该算是高学历了,又因为青岛的基督教氛围和家庭的缘故,奶奶从小信教,和神结下了不解之缘。

奶奶和爷爷的结合应该是门当户对的典范,奶奶家开药房,爷爷家开医院,奶奶高中毕业,爷爷大学毕业,我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姻缘是如何定下的,但想来在当时也是让人相当羡慕的才子佳人。我没见过爷爷,但从一些泛黄的老照片中,我能看到他们风华绝代的样子,也能感受到他们之间的脉脉温情。只可惜,在那个革命浪潮风起云涌的纷乱年代,没有哪个人哪个家庭可以独善其身、置身事外。

也许是为了躲避这纷乱,奶奶的爸爸妈妈一家在40年代搬到了台湾,1949年,去台湾探亲的奶奶在那里生下了我的爸爸,接着两岸关系就开始越来越紧张。当很多人从大陆向台湾跑的时候,奶奶做出了最令我惊叹的创举,1951年,她一个人带着两岁多的父亲辗转从香港回到大陆与爷爷团聚。每每想到这段往事,我眼前就会浮现出电影《滚滚红尘》的画面,和电影不同的是,奶奶用她自己的勇气与坚持牢牢的捍卫着她与爷爷的这个家,但也就是因为这段特殊的经历让她在后来的文革中备受打击。

50年代对奶奶来说应该是辛苦但幸福的,随着两个姑姑的降生,家庭的负担在加重,但孩子的成长和爷爷的陪伴是生活所能给予的最好的礼物。很快,对知识分子的打击接踵而至,爷爷被迫到四川下放劳动,并最终因为病痛过早离开了奶奶,离开了这个家庭。接下来的日子,我不知道奶奶是怎样一个人熬过来的,熬过了十年文革,熬过了各种运动,一个人,做着各种体力劳动,养大了三个孩子。我曾经对奶奶的经历并不以为然,直到我成为了一个孩子的母亲,直到我发现有那么多人围着一个孩子转还有些吃力时,我才意识到,奶奶是多么的强大。我无法想象是怎样的精神力量在支撑着奶奶,一个人走过了那么难走的路。奶奶一定是对爷爷爱的极深,也一定是为自己的儿女付出了全部的爱与热情,所以后来,奶奶再没对谁动过感情,始终一个人走完自己的人生。

父亲是非常听奶奶话的,但是,在他最叛逆的年龄遭遇了一个叛逆的年代,于是他最终选择了去陕北插队,而且一去18年,这也许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奶奶心上的一根刺。此时,我以一个母亲的身份终于能理解一个母亲对自己儿子的责怨,当儿子的选择和母亲的意愿出现偏差,母亲虽然心痛,但最终也只能妥协。

我就是在父亲的选择和奶奶的妥协中出现的,于是,小时候,当奶奶面对我时,一定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爱与纠结。

在我象儿子这么大时,我独自在北京和奶奶生活了一年。那时的奶奶,对我严格、严厉,有时甚至让我感觉不近人情。奶奶的规矩是极多的,生活中的规矩,餐桌上的规矩,与人交往的规矩。我至今还记得因为拒绝了一位客人的糖,奶奶教育了我半天对别人要尊重。今天,我终于理解了奶奶,理解了奶奶对于那时的我所采取的态度,也理解了那些规矩对于后来的我的重要性,只是,我始终没能有机会当面告诉奶奶我的这些感受。

后来, 我回到陕西和父母生活在了一起,每年只有寒暑假在北京,我开始渐渐忘了奶奶对我的各种严厉,取而代之的是奶奶的一手好厨艺,中餐西餐样样拿手,每个假期回到北京我的体重就会飙升,一回到陕西就又缩水了。87年,我们全家从陕西回到北京和奶奶住在了一起,同在一个屋檐下难免有些磕磕碰碰,但我能明显感觉到,随着年龄的增长,奶奶对我的态度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89年,奶奶送大姑的孩子回美国,就此开始了与我们长达14年的分离。

在漫长的分离中,我们和奶奶开始是以信件的方式,后来更多的是以电话的方式沟通、联系。电话那头,奶奶一直用她青岛味的口音问长问短,大到工作、学习,小到身体、心情,事无巨细。有时,我听到她苍老而慈祥的声音总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说些什么能缩短这时空带来的距离。

奶奶最后一次回北京是2004年,那年我跟先生刚结婚一年,第一次见外孙女婿,奶奶精神状态非常好,跟着我们去了很多地方玩儿,甚至还上了京西妙峰山,拄着拐杖在山间行走的老人精神矍铄,谁能看出她已经是80多岁的高龄了?可惜的是奶奶回到美国后,膝盖的承受力就越来越差,每走一步路都很痛苦,基本上就要依靠轮椅出行了。

我最后一次见到奶奶是2009年,跟随学校访问团赴美交流,到达新泽西时恰逢爸妈正在美国陪伴奶奶。我住的地方离他们很近,于是就陪奶奶待了几个小时,并一起吃了晚饭。短短的几个小时,我推着奶奶的轮椅,在她的住所周围转了小小的一个圈,爸爸说那是她每天的活动范围。那一刻,我感觉奶奶坐在轮椅上就像一个小小的孩子,但她说话的声音依然洪亮,看着我的眼神里充满了光彩。我送给奶奶一个从北京买的有她生辰石的戒指,她带上后戒指圈明显有些大了,我有些遗憾的说,奶奶,要不给你换一个小的寄过来吧?奶奶坚决的说不用,挺好的,后来那一整个晚上,奶奶都始终带着我送给她的那枚戒指。我已经不记得那次跟奶奶分别时的具体情景,但我确定的是奶奶没有当着我的面掉眼泪,奶奶,就是那个我记忆中的坚强的女子,虽然知道这一别也许再无相见之日,但依然坦然面对,也许,这就是神赋予她的独特力量吧。

后来的电话里,奶奶经常会问我有没有多读圣经,有没有认识上帝。有时听得多了,多少有些厌烦,奶奶也许觉察到了我的情绪,渐渐的也就不再多说,只是不断的嘱咐我要注意身体,还曾经嘱咐我既然做了学校的负责人,就要把工作做好。上个月小姑回北京,我托小姑给奶奶带了件薄的羽绒棉袄,藏蓝底色配红色花朵,我原本有些担心那扣子奶奶不好扣,小姑发来微信说,奶奶穿着很合适,扣子都是自己扣的,她还说,这样我的后背就不冷了,照片上,穿着小花棉袄的奶奶笑的那么灿烂,可谁能想到,这棉袄终究没能帮她抵御今年冬天的严寒,只陪伴了她短短的几周就无缘相见。

面对奶奶,我有很多的遗憾,遗憾没能告诉她我是多么想她,多么想和她亲近;遗憾没能告诉她,我是多么钦佩她,多么心疼她;遗憾没能让我的儿子宇清和太姥姥见上一面,让她真正能享受一次四世同堂的喜悦;遗憾没有机会再品尝她精湛的厨艺,遗憾没能在我自食其力后多多的孝敬她让她享享外孙女和外孙女婿的福;最遗憾的是在她弥留之际,没能陪在她身边送她走完最后的旅程。

我的奶奶,生于青岛,前半生居于北京,后半生居于美国,不管走到哪里,她始终操着纯正的青岛话与人交流,不改乡音。我的奶奶,性格温和、心地善良,一辈子与人为善,很少为利益与人争执,所有的朋友、同事都认为她是一个难得的好人。我的奶奶,虽然只是一个非常非常普通的中国女性,但她用自己的坚强、执着,顽强的对抗着各种生活中的灾难,从不屈服,度过了非常不普通、令人敬佩的一生。

据说,奶奶是在睡梦中被神接走的,我曾经无数次怀疑过是否有神的存在,但这一刻,我由衷的相信神的存在,愿神能照顾好这个善良的、辛勤的、坚强的女子,愿奶奶在神的国度里不再遭遇病痛和与亲人离别的苦难,能永享安乐,阿门!

 

永远爱你的孩子  于兰  海涛

                宇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旅程
后一篇:给我的婆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旅程
    后一篇 >给我的婆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