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经济学的寻常巷陌》自序

(2018-12-16 12:05:19)

大学毕业前后几年,我随大流读了不少文史哲方面的书。始终是些零碎知识,难以形成体系,而且容易受价值观影响,有些甚至是“越读越糊涂”。直到接触了经济学,多了这个分析工具,眼里的世界才慢慢清晰起来。观察到一些现象,下意识会问“为什么”,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先作价值观或道德上的评判。

和我们小时候读的《十万个为什么》这类自然科学的问题不同,经济学的问题都和人有关。货车为什么普遍超载?外商为何要验厂?人们为何会在宴会上点过多吃不完的菜?出租屋的水电收费为何会比普通住宅的贵?左思为什么不收取《三都赋》的版权费?能收看TVB的广东地区观众为何无法看到原来的广告?山边的泉水为何不收费?医生为何会滥开抗生素?……这些问题,道德论者会有一套答案,而经济学的是另一套。

既然经济学和人有关,就避不开政府。人们经常把对改善社会的美好愿景,寄托在一些政策的实施之上。比如,通过劳动法案来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增加劳动者有薪假期,制定最严格的食品安全标准,用反垄断法约束卡特尔保护消费者……这些政策在公众眼里普遍是正面和善意的,他们以为能够凭此保障或增加大多数人的权益。而经济学的分析,直指其非,如同一个总是站在公众的对立面破坏美好愿景的恶人一般。

至于经济学对这个社会是否真有影响力则另当别论。中国传统读书人多有张横渠“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抱负,更愿意赋予经济学“经邦济世”之功利性阐释。但伟大如诺奖得主弗里德曼,担任过两任总统非正式顾问,亲自主持电视节目向公众宣传自由市场和普及经济学知识,他晚年时还说自己的影响力为零。这并非故作谦逊之语,而是源于对这门学问的深刻认识。自然科学人们容易取得共识,但经济学分析的是约束之下人的选择行为,除了这门学科本身的困难之外,更有错综复杂的利益团体有不同诉求,“共识”何其难也。

经济学虽然没有改造社会的功效,但对增进个人逻辑思考能力、拓宽思维却是大有助益的。梁任公初读龚定庵文集,慨叹“若受电然”。读经济学,我虽后知后觉,苦思冥想之后也过多次豁然开朗若受电然的感觉。这里与大家略为分享一二。

首先是科斯定理。科斯定理的一种表述,是说产权明确且交易费用为零,资源的初始配置不影响使用效率。就是这样一句似乎非常含糊笼统的话,是我初读经济的最大障碍。翻来覆去看原文,也看过不少人的转述和分析,依然感之似是而非。我觉得最主要的关卡是价值观的影响。从一开始囫囵吞枣读下,慢慢琢磨,到终于一天不知怎的脑子如触电般,忽然就转过弯来了。

还有就是费雪的利息理论。这本格言比比皆是的书,虽有陈彪如先生的上佳译本,但并不易读。收入、利息、财富、投资等术语,在费雪那里,构成的是一个逻辑那么严谨、清晰的体系。资产的价值,是未来收入流的折现。投资是消费在时间轴上的权衡。每个人存在不同的不耐度(即时间偏好),他们通过市场交换,最终时间偏好在边际上相等,形成了利率。理清这些,一片澄明,喜难自禁。

可以说,反复揣摩过科斯定理,一个人就不容易再滑进道德观、正义论的泥沼里,也不容易受到奥地利学派的一些无政府主义、先验主义观点吸引。而理解了费雪的利息理论,知道利息不过是提前消费之价,会洞悉所谓“剥削论”的观点错在那里。

无论是科斯定理还是费雪的利息理论,我和大多数人一样,都是从张五常教授书中接触到的。而我的经济学启蒙,正来自他早期的一些书,如《卷帘集》、《中国的前途》、《再论中国》、《卖桔者言》等。这种独特的经济散文,谈天说地甚至诗词歌赋之中间杂学问,让没学过经济的人也读得进去,不知不觉中接受产权、交易费用、市场等概念。

至于《经济解释》,更是洛阳纸贵,一剑霜寒。可以说,这本著作已产生的以及将会产生的影响力,怎样高估都不为过。武断的假设,简单的理论,容不得逻辑上的一点尘埃,面对复杂世界抽丝剥茧,无论解释还是推断皆让人叹为观止。而上头成本、租值消散、挤迫理论、仓库理论等等分析,更是星汉灿烂,异彩纷呈。

记得第一版《经济解释》面世后,我根据网上资料制作了chm格式的电子书,流传甚广。一次张教授在某大学讲学,有人拿我这个版本打印出来找他签名,他打电话来“兴师问罪”,当然是开玩笑的。倏忽十许年,《经济解释》从三卷变成了五卷,我则从当年“非法编书”,到如今参与编辑五卷本,可谓躬逢其盛与有荣焉。这次编辑,历时经年,斟字酌句,有疑问的随时请教,也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

大约从2007年开始,我相继为多家报刊杂志撰写经济专栏,持续了七八年。本书文字主要来自这几年的专栏。这期间,我还在企业从事IT管理,看到了企业主经营的殊为不易,也看到了企业和客户、供应商之间以及内部管理各种合约的精彩,对何谓“真实世界”多了不少认识。

囿于专栏篇幅、体例和阅读对象,这些文字并非严谨的学术研究,多从时事或身边事入手,试以经济学理论作解释。时间跨度多年,有不同的理解层面,疏漏难免。但写这些文字之时,“成本”、“交易费用”、“合约”等词在我脑中挥之不去。

近几年多次有出版社相邀,主要是自己的疏懒,没心思去整理文字,最后都不了了之。直到高小勇老师有一天微信发来信息,说正与出版机构策划丛书制度性推广“经济学帝国主义”,邀我“入伙”。他多次督促,有考拉看看的策划,终能顺利成书。

感谢张五常教授为本书写的序言。在经济学的寻常巷陌里行来行去,东张西望,我并非奢望会踩中什么,或是期待有万一谈经引到渠的幸运,而是觉得这本身就是一件有趣的事吧。

                                               

                                                                                                          江小鱼

                                                                                                         201819

《经济学的寻常巷陌》自序

网购地址

京東:https://item.jd.com/12374119.html 京東

当当网:http://product.dangdang.com/25293938.html 当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