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五常:为小鱼序

(2018-12-16 11:55:26)

跟其他自然科学一样,经济学是一门有公理性的实证科学。既然是公理性,经济学既可以事前作推断,也可以事后作解释。经济学的公理只有三项:一、需求定律——即是价格下降需求量一定上升;二、成本是最高的代价;三、在社会凡有稀缺必有竞争,而竞争要有决定胜负的准则。严格地说,经济学的整体就是那么多,简单而又正确地申述用不着十分钟。有趣的是,今天能掌握这三项公理的经济学者凤毛麟角,好些西方的大学索性不教了。

想当年,我学得很苦。没有任何其他学子曾经像我当年那样,获得多位大师的悉心教诲,而二十世纪下半部的经济学大师我差不多全都认识。有这样的际遇,我还是要在升为大教授之后苦思几十年才能对上述的三个公理基础感到有舒适的掌握。

这就带到一个有趣的问题:经济学是否一定要在大学选修过呢?奇怪的答案是不一定!经济学鼻祖斯密就没有在大学修过经济,无师自通,他对上述的三项公理掌握得好!跟着的天才如李嘉图、密尔、马克思等高人也称不上是选修过经济学。近代的经济学大师中,我历来拜服的戴维德只有一个不是经济学的学士。科斯只读过一个商学的学士,而他的主要导师阿诺德·普兰特怎样看也算不上是经济学高人。我自己的主要导师阿尔钦虽然出自名校斯坦福,但他的几位导师,今天看,一律少见经传。

由大学主理的经济学课程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虽然在新古典之前欧洲某些大学有教经济学,但正规的“专业”大学课是起自一八九〇年英国剑桥的马歇尔出版了他的《经济学原理》。那是一部伟大的巨著,有系统而且很全面。虽然马氏对经济学理念的掌握逊于密尔,但他推出的经济学的整个架构来得那么完整,理论的天赋来得那么明确,一时间他的巨著就成为大学教材的中流砥柱。另一方面,马氏重视解释现象与假说验证,虽然从我这一辈达到的水平看,马氏的验证操作不到家。

马歇尔是新古典经济学的中心人物,而在同期有几位新古典大师的天赋不逊于他。加起来约一掌之数,他们把新古典经济学搞起来。所谓“新古典”,主要是引进数学微积分的边际分析,从而把竞争与个人争取利益极大化提供了一个有均衡点的理论。可惜这均衡理念后来误入歧途,跟物理学的均衡挂上了钩,导致另一方面的灾难。大部分的经济学者到今天还不知道,经济学的均衡不是真有其事,而是指一个分析有了足够局限条件的指定,可以推出足以验证的假说。

在经济学中,牵涉到均衡分析的数学对推断或解释现象是有帮助的,但绝不湛深。深奥的是局限条件的引进、验证假说的推理与现象细节的考查。漠视这些而把数学方程式弄得复杂高深,可以协助发表学术文章,或升职,甚或获取诺贝尔奖,但不能协助我们知道真实世界究竟发生着些什么事。这解释了为什么像戴维德、科斯、阿尔钦、德姆塞茨等人基本上不用数,而他们在经济学的贡献是远超方程式写得密密麻麻的那一群。

这就带到另一个关键问题。要以经济理论解释世事,我们首先要知道真实世界是怎样的一回事。自然科学——如物理、生物、化学——有他们的实验室。经济学呢?实验室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世界。不要相信这些年兴起的以人工炮制出来的“行为”实验室那类经济学。要以经济理论解释世事,我们首先要知道真实世界是发生着些什么事。

从经济科学的角度看,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观察这门科学的实验效果。问题只是观察的人一般没有试图解释,或没有想到经济学那边去。实情是,任何人类的行为,或任何人类行为带来的效果,皆可用我在前文提到的三个经济学公理作推断或解释。

这就带到我在这里为之写序言的江小鱼这本书。据我所知,在大学时小鱼选修的不是经济学,但这些年他喜欢读我写的那套《经济解释》。不易读,但他读了几遍。小鱼对世事的观察多而杂,一般有趣,而他是用上《经济解释》的基础思维,试作解释。解释得对吗?我可没有细心地衡量过。然而,经济解释这回事,初学的人用不着多管是对还是错。重点是尝试,而在解释的过程中从事者最好是朝着有趣的方向走。

科斯曾经几番对我说,我们今天认为是对的理论,到了明天有很大机会会被认为是错。是的,就是施蒂格勒认为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经济学思维——科斯定律——一九八二年我指出在基础的重点上是错了:没有交易费用不会有市场,所以他的定律可以说是全军尽墨!然而,科斯定律可没有因为它的大错而成为废物。正相反,因为科斯的错我终于成功地解释了为什么会有市场。我要用上二十多年的时间才想出为什么会有市场的正确解释。

二〇〇八年,在芝加哥,我那个拿得两个博士名头的儿子问科斯,说自己作生物研究,很苦闷,不知自己将来会发展为怎么样的一个研究者。科斯回答,说:“不要管这个问题。你不断地走下去,说不定会一脚踏中重要的贡献,我的一生就踏中过两次!”

我自己就是这样的在经济学问上行来行去五十多年。比科斯幸运,我踏中过多次。没有科斯那么幸运,我踏中的没有他的那么重要。说不定,有朝一日,我的多次踏中加起来会比科斯的两次加起来重要。这是将来写经济思想史的学者的判断了。

江小鱼这本书显示着他也正在行来行去。继续下去他也有一脚踏中的机会。是有趣的尝试,继续下去会有不枉此生之感。是成是败是另一回事。

                                                                                                        张五常

                                                                                                 二〇一八年一月三日

张五常:为小鱼序

张五常:为小鱼序

网购地址

京東:https://item.jd.com/12374119.html 京東

当当网:http://product.dangdang.com/25293938.html 当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