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科学说中医

(2015-04-25 11:07:16)
标签:

杂谈


(看来微博又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批中医浪潮,冒天下之大不韪,发个2009年给刊物写的文章。核心内容,是认为诸多以科学角度对中医的批判,其实是不得科学之要领的。)


科学说中医  
一位是隔三岔五喉咙发炎的喉疾男,一位每日起床就准时大打喷嚏人称XX园十六座闹钟的鼻炎女,还有一位喜欢逢事都郑重其事无事化小事小事化大事紧张兮兮的神经主妇,再加上一位暂时未能控制自己人生被大人们认为是体质虚弱的幼稚儿……我依然记得那天的浩浩荡荡,一千人士前赴后继排队就诊看“神医”。起因仅仅因为鼻炎女从她同事处得来的一个信息,某社区诊所的一位中医很是不错也医好了她的病。

我曾试过严重咽喉发炎,吃了不少药都无济于事;还有一次,咳得天翻地覆,去医院打吊瓶吃药仍如是。后来家人找了间小药店的一位后生医师开药回来,竟然很快转好。未曾望闻问切就治好我的顽疾,故此封他为“神医”。然而后来又一次咳嗽,“神医”的药方却无效了,我不禁猜疑是否是之前吃的一堆药起的作用,功劳却被最后一位领了?果然如此,便是犯了“后此谬误”――仅仅因为偶然吃了某家的药好了,就乱封神医、误认权威―一如人们以为罗斯福新政结束了大萧条、挽救了美国经济。

去医院打了一针、吊瓶两次治好了病,不会觉得医生是神医。但如果吃了两剂中药病好了,那个貌不惊人走路不稳视力不好的老头很可能立刻就能成你心中的“神医”。医院的医生尤其是西医纵使医好了病人,也很难得到神医的美誉。其实恰恰这一点反映出中医而今面临的尴尬。西医西药是一套工序化的流程,药物成分、用多少,包装上几乎都列明。而中药讲究个案案例,要望闻问切之后才对症下药,那种药材多一点,这种少一点,于医师而言相对随心所欲,而医师为了保护个人知识积累,也发展出了一套他人难以辨认的独特的书写字体。

要取缔中医的呼声却从上世纪初喊到如今。鲁迅对中医的态度广为人知。然而,吃了经霜甘蔗、原配蟋蟀等不能治好病,并不代表中医的失败。反过来也一样可以驳斥,我吃了一堆西药丸不见好,西医是否就没救了?今天说“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明天也可以反驳说“我朋友中,曾经有过被西医所认为毫无希望,而一经中医医治,不半月便霍然病愈的人,而且不止一二位”。反驳者是陈西滢,源于梁启超因看西医误割右肾的医疗事故,当年掀起中西医比较的争论。一班朋友很是不满,徐志摩对此也大加讽刺。其实,鲁迅对中医的批评和陈徐等人对西医的批评是同理的,源自于自己的个案观察,他们完全可以为中西医辩护说那是误诊而已。

他们所犯的错误,其实就是萨缪尔森的《经济学》教科书开头所指出的合成谬误,这是从个别或者局部推出整体时候的错误。给我一千万,我生活会大为改善,但全国每人都发一千万。那我们很快会变成津巴布韦那样,明天一觉醒来,发现要带一麻袋钱去买早餐。某病人看中医看好了,不代表每人有病都可以去看中医。某人被中医误诊了,不代表所有中医生都医不好病。

中西医学各有其擅长之处,一些受了唯理主义影响的人动辄说要取缔中医,还有人认为中医没有体系,这些看法是浅薄的。中医有其不同于现代医学的一套体系。不能把它得不到微观方面的验证便说成伪科学。如中医里头的经络论,完全没必要一定要在显微镜下能看得到,当一个假设看就行了。一个魔术师能够无中生有,你不妨假设他是孙悟空。然而,深受唯理主义影响的人,常会说出“你说有经络,你指给我看看”的话,这是不得科学的真义。

有人分析,中医是时代的产物,当社会经济和科学发展到一定水平,中医会自己消失。中医会否消失昵?目前的中西医受地区发展水平、教育程度高低影响并不大。环顾周围,无论是学富五车收入不菲的知识分子,还是忧患生计的底层人士,家中多会备着药罐。

可以看看,香港中医颇有发展壮大的趋势。换个角度,中西医其实也并非就是那么泾渭分明、完全无关系的,现代中西医结合研究是种趋势。更何况,一粒众生丸里,如何分辨究竟哪些贡献是中医的哪些又是西医的呢?(写于2009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