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恶人谷江小鱼
恶人谷江小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8,090
  • 关注人气:7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江小鱼:教宪政派学习太极剑

(2007-04-23 22:15:24)
分类: 媒体.专栏

教宪政派学习太极剑

江小鱼


 

论及武侠小说中关于天下各种武功绝技的描写,《倚天屠龙记》里张三丰真人演练的太极剑无疑是当中极有吸引力的。

时值蒙古郡主赵敏率一众高手上武当挑衅,张真人遭受暗算,张无忌临危而出,用张真人新创的太极拳跟对手周旋。而随后,为对付八臂神剑,张真人现炒现卖,当众教张无忌太极剑:

...张三丰一路剑法使完,竟无一人喝彩,各人竟皆诧异:“这等慢吞吞、软绵绵的剑法,如何能用来对敌过招?”转念又想:“料来张真人有意放慢了招数,好让他瞧得明白。” 只听张三丰问道:“孩儿,你看清楚了没有?”张无忌道:“看清楚了。”张三丰道:“都记得了没有?”张无忌道:“已忘记了一小半。”张三丰道:“好,那也难为了你。你自己去想想罢。”张无忌低头默想。过了一会,张三丰问道:“现下怎样了?”张无忌道:“已忘记了一大半。”

周颠失声叫道:“糟糕!越来越忘记得多了。张真人,你这路剑法是很深奥,看一遍怎能记得?请你再使一遍给我们教主瞧瞧罢。”张三丰微笑道:“好,我再使一遍。”提剑出招,演将起来。众人只看了数招,心下大奇,原来第二次所使,和第一次使的竟然没一招相同。周颠叫道:“糟糕,糟糕!这可更加叫人胡涂啦。”张三丰画剑成圈,问道:“孩儿,怎样啦?”张无忌道:“还有三招没忘记。”张三丰点点头,放剑归座。张无忌在殿上缓缓踱了一个圈子,沉思半晌,又缓缓踱了半个圈子,抬起头来,满脸喜色,叫道:“这我可全忘了,忘得干干净净的了。”张三丰道:“不坏,不坏!忘得真快,你这就请八臂神剑指教罢!”说着将手中木剑递了给他。

张无忌从一开始的“已忘记了一小半”到最后喜形于色地说“这我可全忘了,忘得干干净净的了”,短时间内能够领悟到张三丰太极剑的要义,不可不谓是武学奇才,天资极其聪颖。

而如今宪政派似乎是从这段江湖旧典中领悟了一些东西,譬如,他们就认为,经济学不能表达宪政和民主的内容,不能表达他们的道德诉求,因此为了建设美丽新世界,应该“把经济学忘掉”。可惜,这样的领悟力拍马难追张无忌,当然是难以明白张三丰的太极真义了。

倘若仅仅忘掉了招式,就能成为高手中的高手,能够对付八臂神剑,张三丰大可叫真正的道童清风或者明月上场,耍完他的太极剑,然后问他们,“都记得了没有?”包管他们忘得比假道童张无忌还要快十倍:“一招也没记住!”

张三丰当然不会蠢到真的叫清风明月上场对付八臂神剑,而是选择有九阳神功护体的张无忌。此时的张无忌,绝非当年的病弱小子,而是身怀绝技,兼有九阳神功及乾坤大挪移的护荫。关键时刻,也正是九阳神功的自动防御功能,保护了自身,震慑了敌人。张三丰其实是通过太极剑这样一个幌子,开悟张无忌,告知他武学的更高境界是要冲出招式的局限,正如书中随后所写:

要知张三丰传给他的乃是"剑意",而非"剑招",要他将所见到的剑招忘得半点不剩,才能得其神髓,临敌时以意驭剑,千变万化,无穷无尽。倘若尚有一两招剑法忘不干净,心有拘囿,剑法便不能纯。这意思杨逍、殷天正等高手已隐约懂得,周颠却终于逊了一筹,这才空自忧急了半天。

张真人无疑是一个实践主义的高手,他创制太极剑,是明白到招式的局限,天下再神奇的武功,只要有招式,就有破解的办法。在对付泛泛之辈时,或许能够凭借身段和招式的娴熟而占据上风,而当面对强敌,或武功怪异的人,就不那么灵光了。太极剑法是不能通过把具体的每招每式写下来传授于人的,张三丰教张无忌学太极剑,其要旨不是传授其一门具体的武功,而是点拨张无忌,莫拘泥于具体的一招一式。所谓以慢打快,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同是这个道理,化为一句口号就是“无招胜有招”(当然,这句口号要等多几年,借《笑傲江湖》中另一个和太极剑极其相似的武学套路独孤九剑说出来)。因此,张真人是不需要关起门来秘传的,而是当着一众高手面前说教。招招不同,式式有别,资质有限者看了也没用。

武学如是,制度如斯。宪政派正是不能领悟太极剑的精妙所在,而是跟着空喊口号,他们试图把西方的制度概括成几张纸甚至几句标语、一个名词来推广,放诸四海而皆准。应该知道,制度是一个不断演进的过程,这个过程,充满了人类面对广阔未知领域的试错和探险,充满了不同个体之间的博弈权衡,充满了市场交易双方为提高效率减少耗散的不同合约选择,因此,应该从动词角度而非名词的角度来看制度,世事复杂,约束条件太多太多,那些奉行拿来主义的人若不是革命家,就是犯了教条主义的错误。天下间没有可一蹴而就的绝世武学,天下间也没有可以随意搬来便能富国强民的制度。

宪政派开口闭口权利与道德,殊不知他们所追求的许多所谓权利,其根本是建立在损害其他人权益基础上的。当中有大概听过多数暴政的,喜欢把民主和宪政连着用。宪政民主,民既可作主,又可防多数暴政,听起来很美。美丽新世界,似乎触手可及。他们的心情虽然可以理解,但是他们的道理讲不通,用“一把辛酸泪,满纸荒唐言”形容他们,最恰当不过了。应该知道宪政的核心是“限政”,是对政府权力扩张的警惕。而那些开口闭口宪政者,今天要求福利,明天要求工会权益,后天又如此这般,这些诉求,无一不是促进行政权力的膨胀,促进行政体系的扩张,宪政在何处?

恰恰是他们大声喊叫要忘掉的经济学,能够提供学理上的视角,让人看清那些在芸芸众生眼中熠熠生辉的词语,包括工会、最低工资制度、福利国家政策,究竟是民生的福音,亦或是损害市场自由最终祸国殃民的根源。让人辨析那些义正词严要争取的包括生存权、教育权、居住权等等在内的各式各样的权利,到底应是先验性的存在,亦或本应是市场交换的结果。

更何况,经济学是不可能被忘掉的,一个物理学家睡熟了,物理规律还是会在起作用;即便所有的经济学家都不见了,经济规律还是在起作用的,市场上交易双方是不需要记得需求定律和弹性系数才能做生意的。

不是说不可以谈宪政、自由,执“独立精神自由思想”的人,我敬佩有加。但是应该知道,没有足够知识积累,仅是在宏大题材背景之下空喊忘掉经济学,要宪政要民主,是不得自由要义的。他们就如当时那些江湖人士,因缘际会看到张无忌得传张三丰真人“无招无式”之太极剑大破敌手,便跟着呼喊要忘掉武功招式。他们实在是误解了太极剑法,当然也就误解了经济学。




去往论坛浏览此文章,参与讨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记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记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