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贝勒王·
贝勒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9,327
  • 关注人气:8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仙剑忆往三十八•火舞的绝响

(2012-03-31 21:25:29)
标签:

北京

铸钟娘娘

声音

长梦

今夕何夕

游戏

分类: 仙剑忆往
      龙葵殉剑的情节脱胎于很多类似的民间传说。其中我比较熟悉的是北京的铸钟娘娘的故事。娘娘本来是一位妙龄少女,父是铸钟的监工,铜钟久铸不成,少女担心父亲获罪,就伪托参观,乘人不备,投身炉中,父亲拦阻不及,只抓到一只绣鞋。铜钟最终铸造成功,但敲钟的尾音,总带有鞋——鞋——的声音,那是娘娘在找她的鞋。工人居民感其孝心,对她建庙祭祀。其他类似版本的传说还有很多,无外乎铸钟或者铸剑,女子不是女儿,就是妻子。从科学的角度,也有人给出了解释:矿石中缺少磷,不易铸造成功,而人体含磷,所以以人相殉会成功,并不是孝感天地。
      这故事在北京流传很广,从小就听。第一次把它写下来却是在少年时,北京第一次禁放烟花爆竹,感觉有点失落和怅惘,就把这事和铸钟娘娘的故事结合起来,写了一篇关于钟和变成了爆竹精灵的殉钟女子恋情的故事,之所以有这种设定,是因为禁放之后,北京才开始固定在除夕敲钟。不过现在好了,又可以放爆竹,又敲钟,倒是个ge结局。龙葵殉剑,从意境上是来自于此文的,下面就是这篇文。

火舞的绝响

     夕阳,总是在将要堕落的一瞬间,幻化成她那天的样子。那输你以血轮,赐你以声音的女子,着红衣,披一头长发,缓缓踏向炉火的边缘。一笑而逝,决不回顾。千呼万唤也唤不回的那女子,就这样,消隐自己于声音的祭坛,终至火尽成灰。
     黑暗中,你开始将自己幽晦的身世,喃喃地说给夜听,然而夜并不在意。你总是在梦里,将她的名字喊成一片钟声,喊醒自己,喊断一城酣梦,然后拥着一点点凄凉的余音直到天明。
     而当那夜,人们从寒风中嗅出一丝暖意的那夜来时,你从旧梦中恍然醒来,但见红衣的那女子,蹈着火,一路跳跃着喧闹而来。娱满城的繁华,娱你。且在赴死的刹那间呼唤你的名字。你将自己从冷寂中拔出,欣悦的展读她为你点亮的这夜。这一年一度的相约,便成为你整个生命的期待。
     千年的信誓,锈蚀在风云的变换里。不知从何时起,你哑默至今。钟楼无窗,你不辩晦朔,今夕何夕。总是在一段长梦又一段长梦过后,你听到她寻你的声音,从东城响到西城。钟声已成为禁城里前代的传说,你再也喊不出一点声音。你扼住自己的喉咙,将身上的铭文一一割舍。而沉积了太厚的岁月,连你自己,也听不到你肌肤剥落的声音。
     终于,年年来约的呼唤也消失了。冷白的空气中,没有一丝余音投射。你将等冷了的心托在唇边,用呼吸将他锈蚀。你固执着一种过程──当你将自己重塑为铁,还原为石,那红衣的旧精魂定然能化身而出,以一双妙目深情凝望,如你们最初与最终的那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