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乾坤宇宙
乾坤宇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048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坤宇散文:儿时的夏天

(2010-07-06 06:13:33)
标签:

坤宇

散文

童年

潮声

土布

小井

双抢

有线广播

钱塘江

文化

分类: 散文

顺着时间的河流上溯到30多年以前,儿时的夏天,钱塘江畔杭嘉湖平原乡村的夏天。那是电扇很稀有的夏天,那是不知冰箱不知空调为何物的夏天的童年。上初中了,放暑假了,在镇上读书的孩子回到乡下依然是乡下的孩子。

老家离钱塘江只有二三里,每当夜深人静之时,能听到有世界奇观之称的钱塘江夜潮在不远处自东向西如千军万马奔跑的脚步声。而潮声过尽,便是更加沉静的沉静。冬天有呼啸的北风,能听到潮声的机会不多,但是夏天就不一样了,即使有再多的纺织娘再多的蟋蟀再多的蝉,它们的合唱声还是盖不过潮声。不过,我那时候能听到夜潮声的次数肯定是少之又少的,因为大部分夜晚我肯定睡得猪一样沉。

全家只有唯一的一把吊扇,挂在客堂的八仙餐桌上方——这在村里已经是非常罕见,非常珍贵了。有很长一段时间,在我的头脑中,用电灯照明似乎就是电唯一的用处。反正家里有的是芭蕉扇,新的旧的,大的小的,全家人都用,扇清风,打蚊子,大人帮孩子扇,晚辈给长辈扇,更多的是自己给自己扇。吃饭时扇,聊天时扇,乘凉时扇,晚上睡觉也扇。对了,最难捱的是夜晚,厚厚的土布蚊帐,摇着扇子,慢慢地被疲劳拖入梦乡。一觉醒来,竹席上是和人一样形状的一滩汗水。真不敢想像当年的夏天是怎么过的,查查老家的历史气象资料,也有过摄氏40度啊,也有副热带高压控制,也有持续好多日子的高温天气……

正午,家门口的池塘被知了声包围得水泄不通,知了们在翠竹上,在苦楝上,在香椿上,在杨柳上,在老榆树上,为水中游泳的孩子们伴奏。水仗打了,猛子扎了,深水也潜了,各种能想出来的动作都做了,手上的皮肤也开始起皱了。这时候,大人们来催自家的孩子上岸了,但喊哑了嗓子也无济于事,有人甚至提来了一根长长的竹竿,但哪儿够得着泥鳅一样的孩子呢?其实大人们如果不是忙着农忙,也都想在水里泡个痛快呢。

    下午3点钟,公社的有线广播响了,用上海方言播出的对农村广播开始了:“贫下中农同志们,社员同志们……”经过几个小时的小憩,下午的双抢劳动又要开始了,我开始做出发前的准备,仔细地把土布衬衫摊铺平在大堂的泥地上吸纳凉气。这时,老爸发话了:吃西瓜了,吃冰镇西瓜了!二弟,也许是三弟,也许是我,早已经跑向院子里的那口小水井,顺着那根长长的绳子,拉上来的是上午就浸在井底的大西瓜。那是当时也是今生今世吃过的最可口的美味了。这美味来自夏凉冬暖的小井,这小井在冬天是天然的暖壶,在夏天又变成天然的冰箱。

出工的哨子响了,我穿上有几丝凉意的土布衬衫,戴上草帽,拿上镰刀或铁筢或别的农具,汇入走向村外的人流。为了我的工分。上了初中以后,我一天的工分已经从小学时候的2分、2分半,加到3分了!到高中那个年纪就可以加到5分——抵上半个全劳力了……

赤脚踏在泥路上,只觉得脚底板上烫得好象要起泡了,只觉得头上的太阳好重好重。但我的心里却有一种惊喜的期待,我情不自禁地竖起了耳朵。这时,有线广播开始了大队里的自办节目,担任临时播音员的是小学的孙校长,在播完几篇好人好事表扬稿之后,他开始朗读我写的“诗歌”:赤日炎炎照家乡,社员群众双抢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