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洋楼
小洋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1,933
  • 关注人气:3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纪念布衣文人流沙河:一切美好的东西永不消逝

(2019-11-26 18:17:32)
分类: 逝者/失者


纪念布衣文人流沙河:一切美好的东西永不消逝

 

2019年11月23日下午三点四十五分,著名文化学者、诗人、作家流沙河在成都因病去世,享年88岁。消息传来后,有位朋友在朋友圈写道:“写《理想》的流沙河离开了:理想是石,敲出星星之火;理想是火,点燃熄灭的灯;理想是灯,照亮夜行的路;理想是路,引你走到黎明……”

流沙河,本名余勋坦,成都金堂县人,中国现代诗人、作家、学者、书法家。主要作品有《流沙河诗集》《故园别》《游踪》《台湾诗人十二家》《隔海谈诗》《台湾中年诗人十二家》《流沙河诗话》《锯齿啮痕录》《庄子现代版》《流沙河随笔》《Y先生语录》《流沙河短文》《流沙河近作》等。诗作《就是那一只蟋蟀》《理想》被中学语文课本收录。迄今为止,已出版小说、诗歌、诗论、散文、翻译小说、研究专著等著作22种。

流沙河最初的笔名是“流沙”,取自《尚书·禹贡》:“东渐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声教讫于四海。”1949年,他以最高分考入四川大学农化系,才刚刚入学半年的他也再按捺不住自己的热情,转而弃学以追逐自己的作家梦。1950年,流沙河翻阅抗日战争时期的刊物,发现40年代就有一个写诗的人叫“流沙”,于是加了一个“河”字当笔名。此后,流沙河的名字太有名,本名反被遗忘。

1957年1月1日,流沙河提议并参与创办的《星星》诗刊正式建立,这是新中国第一个官办诗刊。

1982年,流沙河在《星星》诗刊开始系统介绍台湾诗人,一年下来推荐了十二位台湾诗人,并在次年出版《台湾诗人十二家》,在国内产生巨大影响。台湾诗人余光中正是由流沙河最早推荐到大陆。可以说,大陆后来掀起的“余光中热”,流沙河功不可没。

纪念布衣文人流沙河:一切美好的东西永不消逝

 

人生态度不可“必”

流沙河以讲真话著称。他厌恶一些常人眼中的尊称。“我很厌恶‘著名诗人’这种称呼,中国作协并没有列出某人是著名诗人。我从来没有说我是著名诗人。又没有民主投票,又没有做统计,你咋个晓得你著名?那能算数?”

“一个人在自己名片上印上诗人然后还‘著名’,这是自我美化,国际笑话。我不要那些虚荣,我这一辈子经历了那么多,还要那些称呼来干啥?还看不透吗?!我给你说,本人只有一个身份,叫‘成都文化人’那就够了。其他都不要!”

从学化学的转为从事文学,流沙河表示并不后悔。“实际上,我们之所以成为当下这个样子,也不是我们预先给自己设计的,都根本无法设计。都是遇到了机缘,在这个基础上尽量地选择。还有不少选择,表面上看着好像是我自己在选,实际上还是有一些偶然性。”

“我只觉得我们的人生态度,古人说的三个字很对:不可‘必’。即你不要认为有什么是非如此不可,人生的很多追求都不是一定要那样。如果你爱好什么,你可以为之努力,但你不能想自己一定要成为什么什么。未必。这样其实让思想更有弹性,以免不如意时无法承受。”

1996年,从四川省作协退休后,流沙河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每日读书、写字。2009年开始,受成都图书馆邀请,每月第一个周六下午,如无意外,流沙河会准时出现在成都图书馆,像“摆龙门阵”一样为公众讲解《诗经》《庄子》等。这个对市民免费开放的传统经典讲座,持续了9年。

晚年的流沙河以传承经典文化为己任,与写诗相比,流沙河认为,为大众解经,这才是自己做过的一点真正有意义的小事。

纪念布衣文人流沙河:一切美好的东西永不消逝

 

文化名人追忆流沙河

现居杭州的作家傅国涌写下《草木一秋人一世:悼念流沙河先生》的文章,回忆曾到成都两次拜访沙先生。文中写道:昨天下午得知先生离世的消息,晚上我和孩子们一起“与腊梅对话”,读的第一篇作品竟然就是他的诗《残冬》,这不是临时想到的,而是一周前就准备好的,预习资料也早已发给孩子们。孰料,孩子们齐诵此诗时,几个小时前,作者在成都停止了他肉身的呼吸,只留下象形文字的呼吸。这首诗很短:

天地迷蒙好大雾,

竹篱茅舍都遮住。

手冻僵,脚冻木,

破烂衣裳空着肚。

一早忙出门,

贤妻问我去何处。

我去园中看腊梅,

昨晚幽香吹入户。

向南枝,花已露,

不怕檐冰结成柱。

春天就要来,

你听鸟啼残雪树!

初冬,腊梅尚未开,等腊梅开了,春天又将近了,但诗人已乘风归去。犹忆去年秋天,孩子们“与蟋蟀对话”,都喜欢上了流沙河先生的那只蟋蟀。今天夏秋之际“与知了对话”,也读过先生的一则札记《夜蝉与雪蕉》,断的是朱自清《荷塘月色》中夜蝉的公案。春天,“与诸葛亮对话”,又读了一则先生的随笔《苏东坡的千古名句竟然是剽窃诸葛亮的》,他发现苏东坡《念奴娇•赤壁怀古》中的“乱石穿空,惊涛拍岸”源自诸葛亮《黄牛庙记》中的“乱石排空,惊涛拍岸”。不久前,“与梧桐对话”“与树叶对话”,都选了他的小诗。这两年,孩子们在课堂中不断与作为诗人的流沙河和作为学者、作家的流沙河相遇,已经对他一点也陌生。昨夜,我们读《残冬》时不料传来的竟是他离世之日,孩子们得知这一消息,一时间静默了。

……

前些日子,和孩子们一起“与树叶对话”,又读了他的《枫与银杏》:

一个说秋天是红色的,

一个说秋天是金色的。

画家说秋天有各种色彩,

秋天说我没有任何颜色。

……

草木一秋人一世,对于他,萦绕他一生、挥之不去的正是《草木篇》,无论屈辱还是荣耀,《草木篇》六十多年来从未隐没。我又想起他四十年前的诗句:“秋天说我没有任何颜色。”他也不在乎自己的颜色,无论春天的颜色,还是秋天的颜色。我确信,他在母语的时空里不会从此远去,又岂止是他二十五岁写下的《草木篇》。

重庆师范大学教授涉外商贸学院杨济余教授写道:著名诗人流沙河88岁高龄仙逝,有人说他带走了成都的灵魂,有道理。我的感受,流沙河待人慈祥和蔼给人印象深刻,但他的思维敏捷,见解犀利,与面相并不吻合。他于多数右派分子不同的是,他认为当右派是幸运儿,否则他可能成为迫害右派的打手。他敢言美国是中国最好的朋友。以我的诗歌研究深广度来看,流沙河的诗歌评论更胜于诗歌创作,他的公共知识分子的身份强于诗人的身份。斯人已逝,成都的灵魂还在否?

流沙河曾书写下他喜爱的现代诗人戴望舒的诗句:一切美好的东西永不消逝,它们冰一样地凝结,而有一天花一样地开放。

纪念沙先生,美好的东西永不会消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