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情呼叫转移》改编版:我的爱情能转移吗?[原创小说]

(2007-02-14 08:06:41)
分类: 寻寻觅觅写灵感
标题:我的爱情能转移吗?——《爱情呼叫转移》改编版
 
    昨晚看完电影《爱情呼叫转移》回来,思绪挺乱的,有很多感慨,想在博客里写上两句,却找不到一条可以串起来的线,于是便去睡觉了。这一宿我作了这么一个梦,关于自己的爱情转移:
 
    我喜欢的女孩叫雪莹,和我在同一座大厦里上班,却不是同一个公司。其实我们本没有理由相识,因为她坐大厦西侧的低层电梯到11层办公,而我乘东侧的高层电梯到18层办公,唯一的联系就是两侧的电梯都可以到大厦的8层。所以,很多第一次来这座大厦且乘错电梯的人,都会在别人的指引下到8层转乘。

    雪莹是个漂亮的女孩,长发披肩,瓜子脸尖下巴,眼睛不大,但笑起来甜甜的,很迷人。

    很巧的是,初识雪莹那天,也是我俩来这里面试的第一天。两个陌生人不约而同走入这个大厦、一同在门卫处登记,我们相视一笑,微微点头示意礼貌之后,分走东西两侧去乘坐自己的电梯了。这是我俩的第一次相遇,从她登记的笔迹中,我留意到她有一手漂亮的字,清秀中独显帅气;另外,我还看到了她的名字,叫雪莹。

    挺有意思的是,那天我们都坐错了电梯,于是当我们同时在8层转乘电梯的时候,有了两个人的第二次相遇。虽然离第一次相遇的时间很短,但彼此都明白,原来两个人又同时坐错了电梯。所以第二次相视而笑的时候,还多少有了些熟悉和默契。

    后来,我们都被各自的公司顺利录用了,偶尔在上班的时候碰面,简单寒暄,慢慢熟悉起来。我们都不会再次坐错电梯,但是8层却成了我和雪莹常常碰面的地方,比如,她需要些文件作参考,我便约她到8层送给她;有时,她也会礼尚往来给我准备些零食,约我到8层去取。

    久而久之,雪莹把我深深吸引了,接下来便是我对她一轮接一轮的追求。当有天得知她一直都有男朋友的噩耗之后,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仿佛走到哪,都有她的影子。

    于是,我去找了那个叫刘仪伟的天使,我告诉他,我要忘记雪莹,忘记这份迷恋。我也想要一个可以转移爱情的手机,然后把感情从雪莹的身上转移掉。天使很慷慨的答应了我的要求,还笑着对我说:“你比徐朗幸运,因为你还年轻,而且病的不重,完全可以忘记那些伤痛。”

    我拿到这部可以转移爱情的手机,开始了我的爱情转移计划......

    我按了“1”键:(高中同学&旧友——杜萌)

    电话响了,是我的高中同学杜萌,破天荒地说要请我吃饭。真不知道这丫头搞什么鬼,我欣然答应了。杜萌是个直爽的女孩,个子不高却很可爱,从高中毕业到现在快8年了,我们一直都保持着联系,且关系非常要好。我俩常开玩笑说,要是再过几年,彼此还没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就结婚算了,好歹也算半道青梅竹马了。

    饭桌上,杜萌语重心长地说了好多话,从没见她这么认真地盯着我的眼睛说话,内容大部分是回忆我俩的从前,说到关键地方还仿佛有些潸然泪下的冲动。莫非她按耐不住多年的感情想要对我屈服?我挤出一点勇气,偷偷想着,心中窃喜,想不到这天使所赐的手机还真是灵光。

    “我要出国了,你会等我吗?”......我有点晕旋,不过还好我猜对了一半,只是这另一半答案太突然了,我毫无招架之力。说实话我喜欢杜萌的直抒胸臆,只是这次有点出乎意料。“我们......”,我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说:“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无论你去哪,总还是会回来的嘛。”我勉强着微笑,这是我此时唯一可以送给杜萌的礼物。她点点头,接受了我的礼物。

    我和杜萌的故事就这么暂停了,她也从此逃出了我的势力范围,天知道我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我想起了雪莹,她虽然没有从前的杜萌可靠,可她却比未来的杜萌现实。

    我按了“2”键:(小师妹——辛雨)

    大学里有很多师哥师姐,自然也会有很多师弟师妹,而他们中间跟我最瓷的是小我两届的小师妹辛雨。辛雨是那种理智型的女生,会办事,待人热情,虽然架着副眼镜,却挡不住那份古灵精怪。

    那天回学校找老师,在校园里偶遇了辛雨,这姑娘变化真大,头发烫了,眼镜没了,皮肤也变得白嫩多了。没变的还是那股子热情,准确的说是对我这个大师哥的那股子热情。辛雨从身后叫住我,告诉我她要毕业了,还要请我吃饭,我欣然接受了。记得上学那会儿,无论心情多烦,只要碰到她,便都烟消云散了,很多人都喜欢她,只是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她从不找男朋友。不过,辛雨偷偷告诉过我,她说她更喜欢成熟一些、有经验和见识的男生。去吃饭的路上,我便一直偷偷在想自己是不是成熟了,有经验了,或是有见识了。

    饭桌上,我俩聊的很开心,可渐渐地我发现辛雨跟我讨论的话题离不开毕业感言和就业感慨,似乎除了就业问题,她什么也不关心。我说得口干舌燥,纳闷自己仅仅毕业2年,哪来的这么多经验教训可以无条件地口若悬河。吃完饭,我感觉比自己打完篮球还累,最最郁闷的是,我忘记问她新换的手机号了。不知道下次会在哪里碰到这个丫头了。

    懊悔的我翻看着手机,无意中翻到了雪莹的号码。看来,我还是会在无意中,想起雪莹。

    我按了“3”键:(星座专家——施维)

    施维是个星座专家,她每天的生活都与星座有关,吃穿住行都要和星座扯上关系。施维的交友圈是按星座来分的,所以在她的感染下,很多人成了星座迷,或者说成了施维的信徒。施维其实是个蛮前卫的女孩,圆圆的眼睛是她的标志。施维敢爱敢恨,当然,她的爱与恨自然也会依赖星座。

    由于对星座的兴趣,所以我和施维成了朋友,常常从她那里取经,也常常在遇到困扰的时候找她要一些指点。一天,我带着雪莹的出生八字拿给施维帮忙看我们的爱情和盘,我只能把自己和雪莹最后的一点希望寄托到了星座上。

    施维根据我提供的信息,很快地在纸上画出了两个命盘,一边对比一边推算,眉头紧锁。不一会儿,她又画了一个命盘,然后睁大圆圆的眼睛看着我说:“我做你女朋友吧!”我诧异,她又满腔热情的抓住我的肩膀说:“真的,你和她这辈子都没戏,你们如果在一起,你会吃亏的。和我在一起吧,这一年内,你是我见过与我最最绝配的人!”她越说越激动,扑到我的怀里开怀大笑。

    “那一年后呢?”我试探着问。

    “等我看看……呀!到年底就不好了,明年初分手……”她松开紧握着我的手。

    我笑着用手习惯地勾勾她的鼻子,离开了。我想,如果雪莹可以和施维学习一点她的热情就好了。

    我按了“4”键:(实习护士——罗立)

    最近一段时间,犯了支气管炎,医生给我开了药,要求我天天去医院打针。为了不耽误上班,所以我每天早上8点要准时到医院的打针室,用屁股迎接每天一针的待遇。

    我总是和那个早班的护士前后脚到达打针室,为了不让我紧张,也为了让她每天的第一针不至于因为隔了一晚而有些生疏,所以我更愿意先和她寒暄5分钟,看着她整理桌子,穿戴好护士服,有时候还会在她准备东西时,帮她倒好热水,一切都为了那一针的手下留情。

    她的名字叫罗立,这是我从她的胸卡上看到的。乌黑的短发,白白的皮肤,额头上点缀着一些红痘痘,看来她还年轻。戴上口罩后的她,最明显的就是长长的睫毛,说话的声音很甜,也很温柔,我判断她的脾气一定也很好。

    那段时间,我每天第一个碰到的人就是她,每个早上一路睡意朦胧跑到医院,一看到她就变得清醒起来。看着日益减少的药水,我突然有种想要多开一些注射药水的冲动。我喜欢每天早上和罗立聊天,然后屁股上被不知不觉地扎上一针,罗立似乎对我的贫嘴也毫不反感。

    每天打完针,我都会在离开的时候给罗立留下一个问题,然后她会在第二天碰到我时给我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天天如此,几天后我便发现我们熟悉了很多。那天,我照旧在临走时给她留了一个问题,我悄悄地问:“如果我的药用完了,我还可以来找你吗?”她有点迟疑,却依旧笑着。第二天一早我来到打针室,一个老护士递给我一张纸条说:“罗立的实习期结束了,她让我把这个给第一个来这里打针的人,就是你吧?”我点头接过纸条,上面写着“支气管炎可不能老得阿!”

    没想到罗立知道自己该走了,还配合我玩着每天一问一答的游戏。我赶忙追问老护士罗立的学校和电话,她又给了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相信我们的默契”。

    罗立给我留下了的是短暂的回忆,像雪莹一样让我常常留恋,常常想起。

    我按了“5”键:(上海网友——文文)

    我习惯有了灵感或感触就用文字捕捉下来,放到自己的博客上,渐渐地,看我博客的朋友越来越多,他们会在自己感兴趣的文章下面进行评论。时间长了,我对几个陌生人的名字便熟悉起来,他们也成了我博客上相对固定的读者,自然也是我的朋友。

    那天我收到一封邮件,她说自己是一个上海的女孩,在网上无意中看到我的博客,读了几篇之后觉得很对口味,并推荐我去她的博客上看看。她还告诉我,她就是总在我博客中坐沙发的女孩文文。

    文文的博客也很丰富,而且文采奕奕。于是从那天起我和文文成了网络笔友,彼此常常跟对方秀一秀自己的散文、诗歌,还有编写的小故事。我暗自觉得,如果以书信的形式和这样的女孩谈恋爱,一定很浪漫,只是我们始终不知道对方的模样。

    一天,文文在信里问我,可不可以一起谈恋爱,看来她真的动心了。我们身处异地,用文字传达着爱意,想到这里我便婉言谢绝了她。后来,文文这个名字从我的博客留言中消失了,我也没有再收到她的信。

    又是一场不切实际的闹剧,我又开始想雪莹了,在雪莹的心里,我是不切实际的吗?

    我按了“6”键:(前大学女友——林宜)

    由于工作的缘故,我经常会出现在一些新闻现场。今天,像往常一样在接到了新闻任务之后,驱车赶到了离市区不远的一个居民区。那里已经被民警控制了现场,歹徒用刀挟持着一个男孩,四周散落着民警和围观群众。被劫持的小男孩哭闹着,脖子已经被划出了血印,就在此时人群中一个戴眼镜的女人举着自己的工作证向歹徒走去。“他还小,你放开他,我换他,我是记者,不是警察,你可以放心”,歹徒踢开了孩子一把将她搂了过去,继续用刀子架住她的脖子。

    是林宜!没错,我大学时候的女朋友,原来她也在做记者,勇敢的她还像当年那样让人佩服,正气十足。我来不及多想,本能的跑上前,掏出自己的工作证,对歹徒说:“我也是记者,是她男朋友,你不要伤害她,换我做人质吧!”林宜睁大眼睛看着我喊:“怎么是你!?”然后又转头跟歹徒说:“别理他,和他没关系!”持刀的歹徒眼神有些游离,他犹豫了。

    我当即一脚踢开了他手中的刀,林宜反映也快,双手扳开歹徒的左手,用小臂反打在歹徒头上。与此同时,民警同志们上前抓住了歹徒。

    “不错嘛,只是动作比从前笨拙了一些。”林宜笑着对我说。我傻笑着点点头,想起和林宜大学时一起上跆拳道课时的情景。当时就是演练这样的一个配合动作,让我和林宜走到了一起。没想到4年后的今天在这里再次重演。我心中窃喜,看来我和林宜的缘份还没有断。

    于是,我们共尽了晚餐。各自讲着自己的近况,一同回忆从前,有说有笑,冥冥中仿佛又回到了4年前。“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吗?”我忍不住切入了正题,试探着争取一些机会。林宜严肃了下来,平静地说:“我们已经爱过了。”

    林宜没有雪莹温柔,雪莹没有林宜洒脱。

    我按了“7”键:(大明星——季圆圆)

    由于从事媒体工作,所以常有各行业的精英人物来公司做专访,听说演员季圆圆最近也出专辑了,为了配合宣传要来我们公司接受采访,所以很多同事都去看明星了。很巧的是,我到门口要出门,她刚好要进来,于是我礼貌性的帮她开了门,并示意她先进来。她轻声说了句谢谢,我闻到浓浓的香气,发现她本人看起来比照片上漂亮多了。

    我没有多想,大步走了出去。咣当一声,我好像踢到了什么,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串钥匙,钥匙链是一个可爱的娃娃,肯定是哪个女同事丢的,我这么想着,揣进了自己兜里去办事了。晚上我的电话响了,居然是季圆圆打来的,我还在诧异,她便苦苦央求能不能帮忙看看她丢失的钥匙是否在访谈的办公室。我说很巧,钥匙就在我兜里。她兴奋不已,约我见面并请我去了KTV,因为她怕别人认出自己,觉得KTV里很有安全感。

    原来我的那些同事去找季圆圆签名合影递送名片的时候,误把我的名片也递了上去,也巧,这么个大明星丢掉的钥匙居然被我捡到了。此时,KTV包房里只有我们两个,我做梦也没有想过会和一个明星单独相处。她却很热情,给我唱歌,请我喝酒,答谢着我这个拾金不昧的好人。

    喝过唱过跳过之后,她靠在了我的肩上,我有点紧张,不知道她是喝多了还是玩累了。接下来,季圆圆开始给我讲她的故事,她的苦衷和艰辛在我面前袒露无遗,我又成了一个坚贞不逾的倾听者。我想,幸亏我做的不是娱乐新闻,否则,我又有可以换钱的稿子写了。

    离开时,我和季圆圆互换了手机号,她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她的特殊朋友了,有事可以随时联系。我不知道她说的“特殊”指的是什么,只是从那天开始,我从没接到过她的电话,我也从没给她打过电话。

    我想,如果有一天,漂亮的雪莹变成了明星,我会和她成为“特殊”朋友吗?

    我按了“8”键:(相亲对象——武静)

    朋友们都很关心我的私人生活,看我单身了很久,都纷纷给我介绍女朋友。于是为了不驳大家伙的好意,我决定尝试一下相亲的经历。

    晚上7点我准时到达约会地点,并通过手机确认遇到了与我相亲的女孩。简单寒暄几句,我们便进入了餐厅。我们坐着端详着彼此,大概有1分钟左右的时间,谁也没说话。她叫武静,是公司职员,比我小一岁,看得出来她是有准备的,因为眼角、脸颊、嘴唇、手指甲等处都涂了不止一层的化妆品。看起来很漂亮,也很懂事,我们简单交流着。

    可能是我和她投缘吧,我们的话越来越多,我给她讲了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打算,我告诉她我的童年、学生时期、以及工作之后的改变和感受。我说了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和爱情观。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动力,一不小心把自己说了个底儿掉。可能是怕没有话题而冷场吧,所以我不得不牺牲自己的故事来填补沉默。

    后来,时间不早了,我们各自礼貌地道别离开。再后来,她再没联系过我,我也从没再联系过她。我还是像每天一样过着。现在想想,有些可笑,有点荒唐,完全陌生的两个人被朋友的朋友介绍到一起,然后通过一顿饭的时间,就把自己的全部交待给对方了。

    不知道雪莹和她男朋友是怎么认识的,应该不是经人介绍的吧。

    我按了“9”键:(公交售票员——关悦)

    我家离单位很远,天天上下班相当于绕三环一圈,每天的交通时间将近4个小时。有人帮我算过,一天4个小时,一个月120个小时,一年1440个小时,相当于每年有完整2个月的时间都在公交车上。也就是说,我每天除了工作和睡觉,见到最多的人就是父母和公交售票员,所以同事们风趣地建议我找个公交MM。

    其实,我每天要坐的公交车上确实有个年轻漂亮的售票员,而且因为我上下班的时间相对固定,她跟车的班次以及每天的路况也相对固定,所以我常常可以见到她。每次我都会努力挤到前门的位置,只为能离她近一点。幸运的话,还会简单客套地说两句废话。

    日子久了,她也认出了我,因为我每天出现的时间和所站的位置都一样,连站直握扶手的姿势都基本不变。经过春夏,再到秋冬,她的工作服由T恤到大衣,虽然日复一日,却也显得简单朴素。天热了,她会把头发盘起来,天凉了,她会把头发散下来。在我眼里,都很漂亮。慢慢地,我们开始相互微笑,有时也会攀谈起来。她告诉我她叫关悦,她很羡慕那些在写字楼里上班的人,不过她并不打算离开公交售票员的岗位,她说既然干了这行,就认命了,要努力干一辈子。我默默感动于她的执着,从她对待乘客的耐心和微笑中,我对她充满了信心。

    那天上班,我递给了她一张纸条,表达了我的爱意,她没有看,放在了兜里。当晚下班,她递给了我一张纸条,我也没有看,像每天一样和她愉快地聊到下车。回家的路上,我小心翼翼翻开纸条,上面写着“谢谢你,不过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认定了的,就会坚持。你知道的:)”我有些失落,有些感动。此后,我每次上下班的时间都错后了5分钟和一班车。

    我想,雪莹会不会有关悦这样的执着呢?如果有,我是该高兴,还是悲伤?

    我按了“0”键:(分手后的雪莹)

    手里可以转移爱情的神奇手机已经被我按了9次,它给了我9次不同的机会。可每次,都无法让我忘记想忘记的雪莹,自己总是不经意的想起雪莹,还没缘由地拿雪莹和她们作比较。

    这是最后一个按键了,也是最后一个机会,我一定要抓住。

    我按下了最后一个号码……

    电话突然响了——是雪莹

    “是我,我和男朋友分手了……心情不好……你在哪?能陪我聊会吗?……”

    这个电话和声音让我出乎意料,可无法像从前接到雪莹电话后那样激动和紧张,甚至说不出话来。此时此刻,心里异常的平静。我闭上了眼睛,沉默着……

    当我再次睁眼,发现自己正平躺在床上。原来,只是一场梦。
    
    (结束)
 
 
 
主题曲:爱情转移
演唱:陈奕迅
作曲:Christopher Chak
作词:林夕

徘徊过多少橱窗 住过多少旅馆 才会觉得分离也并不冤枉
感情是用来浏览 还是用来珍藏 好让日子天天都过的难忘
熬过了多少患难 湿了多少眼眶 才能知道伤感是爱的遗产
流浪几张双人床 换过几次信仰 才让戒指义无反顾的交换

把一个人的温暖 转移到另一个的胸膛 让上次犯的错反省出梦想
每个人都是这样 享受过提心吊胆 才拒绝做爱情待罪的羔羊
回忆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紧就变黑暗 等虚假的背景消失于晴朗
阳光在身上流转 等所有业障被原谅
爱情不停站 想开往地老天荒 需要多勇敢

烛光照亮了晚餐 照不出个答案 恋爱不是温馨的请客吃饭
床单上铺满花瓣 拥抱让它成长 太拥挤就开到了别的土壤
感情需要人接班 接近换来期望 期望带来失望的恶性循环
短暂的总是浪漫 漫长总会不满 烧完美好青春换一个老伴

把一个人的温暖 转移到另一个的胸膛 让上次犯的错反省出梦想
每个人都是这样 享受过提心吊胆 才拒绝做爱情待罪的羔羊
回忆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紧就变黑暗 等虚假的背景消失于晴朗
阳光在身上流转 等所有业障被原谅
爱情不停站 想开往地老天荒 需要多勇敢

把一个人的温暖 转移到另一个的胸膛 让上次犯的错反省出梦想
每个人都是这样 享受过提心吊胆 才拒绝做爱情待罪的羔羊
回忆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紧就变黑暗 等虚假的背景消失于晴朗
阳光在身上流转 等所有业障被原谅
爱情不停站 想开往地老天荒 需要多勇敢
你不要失望 荡气回肠是为了 最美的平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