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语言文字研究:“呆”与“待”混用探源(马显彬)

(2012-06-14 19:42:18)
标签:

李乐毅

中国

《京华时报》

《人民日报》

《吕氏春秋》

文化

分类: 易混易错字

语言文字研究:“呆”与“待”混用探源(马显彬)

 

马显彬 (湛江师范学院中文系,广东湛江524048)

 

 

摘要:

在今天,“呆”读dāi,“待”读dāi和dài。在dāi音“停留”意义上,两字存在混用的情况。“待”比“呆”出现早,先秦就有“待”字,而“呆”最初是“保”的古文,到元朝才有了“傻”的意义。在明、清之前,“待”字的含义没有“停留”意义,明、清开始才有此含义。“呆”字到明、清也只有“傻”之类的含义,只是到了新中国建立后现当代文学作品中才出现了“停留”的意义,也是在这个时候,“呆”与“待”被混用了。“待”读dāi是在与“呆”混用后,受“呆”的影响才增读dāi的。

 

关键词:“呆”;“待”;混用;时间

 

作者简介:马显彬(1963一),男,重庆璧山人,湛江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主要从事现代汉语研究。

 

 

 

目前“呆”与“待(dāi)”在“停留”意义上存在严重的混用情况。

 

《现代汉语词典》中“呆”读dāi(“呆”原有dāi和ái二音,后者仅用于“呆板”一词。1985年公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规定“统读”为dāi,取消了ái音),意义有:1.迟钝;2.发愣;3.同“待(dāi)”。对“待(dāi)”的解释是:“停留”,也作“呆”。(“待”还读dài,有“等候”等意义)

 

《新华字典》对“呆”的解释是:1.傻,愚蠢;2.死板,发愣;3.同“待 (dāi)”。对“待”的解释是:停留,逗留,延迟,也作 “呆”。

 

这可能是目前“呆”与“待”被混用的原因吧。对这种情况,有人认为应该规范,二者取一;也有人认为两可,没必要规范,至今也无定论。这种混用情况在各类媒体上都很普遍。例如报刊媒体:

 

(1)袁殿华本来可以呆在家里,每月领取抚恤金,但他却没有那样做。(《无腿英雄的人生脚步》,《人民日报》2008年9月16日第4版)

(2)大哥很文静,不上课的时候就待在家里面,不怎么出去。(《神七航天员全解密》,《人民日报海外版》2008年9月25日第3版)

(3)这些网友为帮助他们办手续,一直在医院待到11点,她被这些素昧平生的好心人所感动。(《网友接残疾情侣进京治病》,《京华时报》2008年9月17日第9版)

(4)为了保证每家都能打到水,消防车一直呆到晚上ll点多才走。(《消防队送水帮居民解困》,《京华时报》2007年3月19第32 80 版)

(5)几次演练,我一般倒计时10多个小时后就已经进入岗位,一直呆着不动。(《30 分钟的“最高指挥官”》,《人民日报)2008年10 月9日第13版)

(6)布兰妮喜欢在周末出去逛逛,而科比则喜欢在房里待着。(《小甜甜险成科比媳妇》,《京华时报》2008年9月26日第54版)

(7)看完影片后,他独自跑到鸟巢,一个人静静待了很久。(《梅林茂:眼泪让我年轻》,《京华时报》2008年6月15日第17版)

 (8)温家宝就来到了北川中学,他在废墟前,呆了很久。(《面向光明的未来》,《人民日报》2008年9月2日第l版)

(9)我是个美国人,曾有幸在中国待过一年。我爱上了中国人民.爱上了中国文化。 (《艰难时刻心相依》,《人民日报》2008年5月 16日第ll版)

(10)3月份,我在这个师呆过近20天。身为陆军,却一直对空军有一种不了的向往和关注。(《瞬间出动》,《人民日报》2008年5月 25日第ll版)

 

“待”很早就有了。我们对《周礼》、《仪礼》、《礼记》、《诗经》、《楚辞》、《论语》、《孟子》、《周易》、《老子》、《庄子》、《吕氏春秋》、《孙子兵法》、《韩非子》、《商君书》、《墨子》进行了检索,发现不少“待”字的用例,主要是“等候”、“对待”、“戒备”等含义,但是没有“停留”之类的用法。例如:

 

(11)我贱人也,不是以辱令尹。令尹必来辱,我且何以给待之?(《吕氏春秋》)

(12)凡邦之小治,则冢宰听之,待四方之宾客之小治。(《周礼》)

(13)不得命,如更受赐,藏以待乏。(《礼记》)

(14)君含怒而待臣兮,不清泠其然否。(《楚辞》)

(15)齐景公待孔子日:“若季氏,则吾不能;以季孟之间待之。”(《论语》)

(16)主人待于位。摈者出,告须,以宾入。(《仪礼》)

(17)有人于此,其待我以横逆,则君子必自反也。(《孟子》)

(18)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庄子》)

 

待”字在先秦以后一直普遍使用。不过,直到宋元时期也没有“停留”的意思。例如:

 

(19)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何事待啸歌,灌木自悲吟。(左思《招隐》)

(20)人贱物亦鄙,不足迎后人。留待作遣施,于今无会因,时时为安慰,久久莫相忘。 (《孔霍东南飞》)

(21)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孟浩然《过故人庄》)

(22)待得月华生,燕子飞来窥画栋。玉钩垂下帘旌,凉波不动簟纹平。水精双枕,傍有堕钗横。(欧阳修《临江仙》)

(23)小生没甚么还你,小二哥,我将这口剑当与你,待我见了叔父,便来取讨。(郑光祖《醉思乡王粲登楼》)

(24)待我明日进朝,相机而行便了。乘其使,便好开罗撒网,保汝生全。(洪再《长生殿》)

 

待”字到了明清才有了“停留”的意思,应该是从“等候”含义引申出来的。这种用法近现代文学作品更为普遍。例如:

 

(25)俺奉元帅将令,今日拿得你的一个头目。到俺总兵面前。不肯杀害。好生与他酒肉管待在那里。(《水浒传》)

(26)欲待在逆子处那借来奉还褚家,争奈他两个丝毫不肯放空。(《初刻拍案惊奇·上》)

(27)我帮他们翻译,练习练习英文也好。老待在家里,我那点英文全要忘了!(张爱玲《色戒》)

(28)赶!赶不走就打死它。要让它待在那儿,会咬死蜜蜂的。(杨朔《荔枝蜜》)

(29)今年春天还没上江南来过,待在屋子里,天天只听窗外的雨声呢。(穆时英《烟》)

 

根据李乐毅的说法。“呆”、“獃(dāi)”和“騃(ái)”的字义相同,它们在过去往往通用,所以可以说是异体字(李乐毅 简化字源 1996)。“呆”、“騃”都见于《说文》(《说文》仅在解释“保”字时候提到“呆”:“呆,古文保。”正文中没有收录“呆”字),但是音、义跟后来都不同。“呆”原读bǎo,是“保”字的古文;“联”原读sì,是“马勇壮行进的样子”。

 

这三个字是什么时候开始用于“呆傻”、“痴呆”、“愚笨”的意思的呢?“騃”字成书于三国魏时,《广雅》中被释为“痴也”,音ái;唐代《一切经音义》也引《苍颉篇》说是“无知之貌也”;《汉书》上也用了这个字。“獃”字始见于宋代,《广韵》注为“猷痴”;《集韵》注为“痴也”;它也用于宋代以来的一些诗文。“呆”字在元代开始用作今义。据现在能见到的材料,在元杂剧《死生交范张鸡黍》第二折中,有“想当日踰垣而走得其实,惝申生饮鸩而亡则是呆”等唱词,不止一次用到“呆”字。所以,看来“騃”字最早用于今义;其次是“獃”字;最晚的是“呆”字。

 

“呆”、“獃”和“騃”确实存在通用的情况。在《三遂平妖传》(戏曲作家罗贯中所著的一部长篇神魔小说)里面,同样是表示“傻”的意义,三个字都有使用。例如:

 

(30)到庙中却又吃饭,当下众人都吓騃了道:“没见这样会吃的。好副大肠肚!”(第十七回)

(31)赵无瑕拚生绐贼,包龙图应诏推贤。学些伶俐学些騃,伶俐兼騃是大才。(第三十五回)

(32)次日早起,走去开柴房门看时。吓得员外獃了。(第二十二回)

(33)费将仕从来未见此异,獃獃的看了半日,再把破枕片儿细细捡起看。(第二十四回)

(34)好端端一个聪明孩儿,被你一顿拳头打呆了。还记得什么册儿不册儿。(第二十回)

(35)那婆子还望他出来,呆呆地靠着栅门口死等。(第四回)

 

现行的《简化字总表》把“呆”字列为“习惯被看做简化字”的39个字之一;而“獃”和“騃”则被规定为“停止使用的异体字”。

 

那么,“呆”如何具有“停留”意义的呢?

正如前面李乐毅提到的那样,到了元朝时期,“呆”才开始用作“傻”义,用例较普遍。这时候的“呆”并没有“停留”的意思。例如《元刊杂剧三十种》:

 

(36)穷汉每只揖头也不点,佯呆着手也不叉。动不动掀腾七代先灵骂……(《看钱奴买冤家债主杂剧》第一折)

(37)子是条龙在鞘中蛰,唬得人向座间呆。俺这故友才相见,剑呵!(《关大王单刀会杂剧》第四折)

(38)莫不是郊外去逢着甚邪祟?又不风又不呆痴,面没罗呆答孩死灰堆。(《诈妮子调风月杂剧》第二折)

(39)见他摆列着儿孙两行,把我惊唬得痴呆半晌。(《散家财天赐老生儿杂剧》第三折)

(40)赴期的早些动惮。则我这呆心儿不惯。休着我倚着他这太湖石。(《王闰香夜月四春园》头折)

(41)呆老婆唱今古。又无人肯做主。则不如觅死处。(《包待制三勘蝴蝶梦》第二折)

(42)女孩儿更温柔。起手里须当硬。我呆想望迎头儿撇会清。(《温太真玉镜台》第二折)

 

即使到了明清时期,“呆”也只有“傻”的意义。例如:

 

(43)麻中桂呆了半晌,跺了跺脚,哭着皇天,往屋里去了。(《醒世姻缘》第二十七回)

(44)围住吕布,转灯儿般厮杀。八路人马,都看得呆了。(《三国演义》第五回)

(45)呆了半晌,不觉下拜道:“弟子愚昧,今在苦海。”(《镜花缘》第四十四回)

(46)惊得呆了半晌。(《水浒全传》第三十九回)

(47)这薛公子的混名,人称他“呆霸王”。(《红楼梦》第四回)

 

民国时期,“呆”、“待”也没有混用。这点可以从民国时期的辞书中找到证明。我们查阅了1933年重印的《辞源》和1930年上海商务印书馆《王云五大辞典》,都没有发现“待”有dāi音。《辞源》:待,惰乃切,音殆,贿韵。1.竢(sì,今被俟取代)也,如俗言等待;2.遇也,俗言接待。《王云五大辞典》:待(代)ㄉㄞDay,1.等候;2.待遇。可见,至少在民国时,“待”无dāi音。因此,我们认为“待”读dāi是在与“呆”混用后,受“呆”的影响才增读dāi的。值得说明的是,台湾教育部重编《国语辞典》修订本至今“呆”有dāi和ái两音,但是,只有“傻”、“反应不灵敏”等意义,而没有“停留”的含义。

 

新中国建立前后,现、当代文学作品中,“呆”才有“停留”的用例。例如:

(48)“黑妮,走吧!咱们犯不着呆在这儿碰钉子!”同去的一个女孩子说了。(丁玲《太阳照在桑干河上》)

(49)我不大爱上课.这是我的毛病。清华跟北大是一个脾气;你爱上课就上,学期终考试及格就成。基本上我老是呆在图书馆看剧本。(《曹禺全集7·曹禺同志创作生活片断》)

(50)要是瑞全不肯讲和呢,他就找门路上日本去。总不能老呆在北平,等着挨枪子儿。(老舍《四世同堂》)

(51)你让哥哥歇一歇,他愿意一个人呆着的。(曹禺《雷雨》第一幕)

(52)多呆些日子,等看过樱花再走吧! (冰心《樱花赞》)

(53)在团里呆了几年,去年又调到师部。(魏巍《朝鲜人》)

 

综上所述,“呆”、“待””是不同的字,“待”直到明清才引申出“停留”的含义,“呆”直到现当代才出现“停留”的含义,也就是说,“呆”、“待”两字的混用情况是在新中国建立前后的现、当代文学作品中才出现的。因此,从字源看,表示“停留”意义,用“待”更合适一些。

 

 

[参考文献]

[1]李乐毅.简化字源[M].北京:华语教学出版社.1996:52.

 

[责任编辑:金颖男]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