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域高原
雪域高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2,681
  • 关注人气:2,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入菩萨行论广解卷九 2

(2009-01-14 20:17:17)
标签:

宗教

自性

入菩萨行论

广解

分类: 藏传佛教

 

  辰二答
  作业受报所依异 果时我亦非作者
  是我二宗所共成 争此岂非无义利
  谓有因时有果俱 未尝见有如是事
  问谁能依一相续 说能作者亦受者
  过去及与未来心 彼非是我彼无故
  若生起心是我者 彼坏灭时应无我
  喻如芭蕉树茎杆 层层剖之无一物
  如是明辨观慧寻 所执之我绝无有
  若造作因业之时,与受果报之时,所依补特伽罗实物异于受果时之我,非作业者,亦我二宗共成,于此明业果关系之际,汝之争论岂非无义。于作业时不受报,受报时无作业者,亦汝所许故,此若成过,于汝亦同故。因俱者,谓于因等俱时,而受果报,未见有此事故。若尔,汝宗之理云何?依于一蕴等流,于所依说彼是作业者亦受报者而安立也。言等流者,谓有近所取为部分之前后中三刹那能亲取之有分。总言之,应言此补特伽罗亦作业亦受果之因果同时,谁亦不能安立也。过去及未来之心非我,彼已灭未生则无我故。生起之现在心若是我,第二刹那若彼即坏灭,亦无汝许之我,壁如芭蕉茎,分析之绝无自性成就。如是以自性成不成之理明辨寻求,亦无真实成就之我,以下文所说成立无我之理能为害故。


  卯二释不应修悲心难
  或问若有情亦无 对谁而修大悲心
  为解脱果而承许 依大愚痴立彼名
  若无有情是谁果 诚然而许由痴生
  为现前息有情苦 果位无明非所遮
  我慢能为众苦因 由我痴故慢转增
  谓余实执不能遮 修无我力殊胜故
  或谓若绝无自性成就之有情,对谁而修悲心,悲心之所缘境无故。若无自性成就之有情,应无不应有悲心所缘境之过。依为求解脱果所许之愚痴所安立之有情,名言亦有,此应是悲心所缘故。若依愚痴安立为补特伽罗法我执,依彼安立谛实有情,破如彼所安立成就,不遮有情,破彼有情安立有惟名成就故。言若愚痴唯是无明,依彼安立之有情,悲心之所缘境有也。若无有情,修悲心所成之佛果,为谁补特伽罗所得?应无修悲心所得之果。许诸因果诚非谛实,然名言中由法愚而修悲心等不相违也。为灭尽有情苦,自成佛果之后得分住之不染污愚痴,非是所遮;暂不能遮;虽不遮,而此证一切智方便之支分,若惟昧于彼义是昧于谛实,无谛实有多差别,惟缘有情而修悲心之有情所缘境,及法缘悲明彼为成佛之因。固亦可作如是解,此外惟于未通达自性之心为所缘之诸世俗法,非其所遮之义也。若尔,前云何破愚痴及境?前者,如此中(能为众苦因)之文所明,轮回苦因之我慢,是染污无明;由愚痴故能增长生死苦,应遮彼亦能遮彼,不相违也。彼问云:能遮如是之愚痴者,由彼所生之实执应无能遮;不能遮者,一次虽遮遣,如轮回之蕴,又复生起,当不能尽。实执非不能遮,彼于法实际颠倒趣入故,力极微劣,修无我力,视彼殊胜故,由无倒通达法真如性,故能全部根本拔除也。


  丑二广释成立法无我之理分三 寅一由四念住之门释法无我 寅二释应无二谛难 寅三安立能成无我之因 初中分四 卯一修身念住 卯二修受念住 卯三修心念住 卯四修法念住 初中分四 辰一抉择有分身无自性 辰二抉择诸支分无自性 辰三于无自性如梦之身不应贪著 辰四以彼成补特伽罗亦无自性 今初
  此身非足亦非胫 髋髀腰脊亦非身
  身既非腹亦非背 胸膺二臂亦非身
  身非胁肋亦非手 若肩若腋亦非身
  身非内藏诸藏腑 若头若颈亦非身
  此中言身是何物 若言身依一切支
  各于其处而安住 诸分住各支分处
  彼分自体住何处 若我身悉遍全身
  各于手等诸处住 如其有几许手等
  亦应有尔许数身 若内若外悉无身
  云何身于手等有 若异手等无彼体
  彼云何有应成无 是故无身於手等
  以愚痴力起身想 形状安立差别故
  如于叠石起人想 如是诸缘聚会时
  尔时身如士夫现 如是手等因缘会
  尔时彼亦如身现
  身应非自性成就,彼若自性成就,身之各各支分,与彼等总集之积聚,应有随一与彼等异体者可得,为身相之所依体,然不可得故。若谓虽一切支分总集积聚为身,于此何妨?依于积聚安立为身故,不应依身之支分,安立为积聚身,否则最后究竟应许无方分极微也。是则言身之名言安立所依,由身之一边云何而有?寻求之时,士夫之足与胫,非士夫之身,髀及腰亦非身,腹及背亦非身,依于彼等而安立士夫之身故。胸及臂亦非身,肋及手亦非身,腋及肩及亦非身,内诸藏腑亦非士夫之身,头及颈亦非士夫之身,此诸支分中,何者是士夫之身?悉皆非是。彼等积聚与彼等异体者,亦非士夫之身,故身自性不成也。若谓有粗身,是诸支分以外之法,此诸支分异体有支粗身,仰于一切支分各处,手一分,足一分等而住,抑各各支分悉有完全之分住?若如第一说,是彼有分,以遍于手各自之诸分,于手等诸分而住,如手分自体,复依何分而住?则成无穷。如手亦依其支分指等住,指等复依各自支分住故。若有支无方分,非各各分于各各支住,如后者所分别,圆满有支身,全体悉于手等各各分住,则如其有几许手等,应有尔许身等,分无穷故,惟是虚妄,绝无谛实成就者。总摄其义,如是以理智安立,随于佛弟子所许之外士夫,与外道所许之内作者士夫,身皆自性不成。自性若不成,云何于手等有自性成就之身?彼决无也。若无与手等异体之身,彼身云何自性成就有?彼定无也。身虽自性无,而以迷乱因;身虽自性无,而如是迷乱之因相有;身虽自性无,而于手等迷为谛实,生起作身自性成就想之心,如依似人等形状安列之差别,于叠石堆;生起人想也。若时叠石相如人现迷乱之因缘聚会,尔时即有如人之身显现,如是若时手等各自因缘聚会,尔时即于彼有支分,显现为身,而生起执身自性成就之心也。


  辰二抉择诸支分无自性
  如是亦是指聚故 手之自性是何物
  指亦是关节等聚 关节亦可折为分
  其分复可析为尘 彼尘复可方分析
  方分性离分析故 微尘亦无如虚空
  士夫之身,依支分等积聚而安立,无有谛实;如是依指掌等积聚而安立故,亦有何自性成就之手?彼无有也。其指亦是依关节之积聚而安立故,自性不成,关节亦自分分析之而观察,自性不成。关节之分,复可析为微尘,若分之,亦自性不成。彼微尘亦依东西等方分之差别而分析之,是依众多方分而安立故,自性不成。方分之分亦自性不成,彼自性成就之分离故,喻如虚空。微尘亦自性不成,彼若有应有无分之微尘,以“彼若六合为一分”等理,能为违害故。


  辰三于无自性如梦之身不应贪著
  如是犹如梦中境 谁具慧者贪于色
  于如是如梦之色,若不观察时,如能建立显现,若观察时自性不成,谁具明辨之观丰慧者,贪著于色,不应贪著,实执所缘毫无依据故。


  辰四依彼成补特伽罗无自性
  若时如是身性无 尔时何有男女相
  若时如是士夫之身,自性不成,尔时有何自性成就之男女,补特伽罗自性不成也。依此宗之理,唯遮独一自在之补特伽罗,未证性相完全之补特伽罗无我,此中应通达非唯名言安立之补特伽罗,无通达二无我亦无难易,于补特伽罗及蕴,实有及安立有之粗细,亦不分别,所破法我粗细之差别亦未分别故。若立声缘圣人不应证补特伽罗无我之宗而争是否证法无我,应知是甚深难测也。


  卯二修受念住分四 辰一破受自体自性成就 辰二破受因自性成就 辰三破所缘境自性成就 辰四破受之有境自性成就 初中分三 巳一苦受自性不成 巳二乐受自性不成 巳三结劝住修受无自性之瑜伽 今初
  若苦于真性中有 云何不害极喜等
  明受亦如身,无自性者,若所受之苦及能受之受,于真性中有,若于一意识之上所有之苦受有自性,彼不应更成他法,与极喜乐受何故不想违害,若相违害,应无生乐之时,现见生乐等故,苦受自性无也。


  巳二乐受自性不成
  若为忧恼所逼时 食香美物不喜乐
  由苦势力映夺故 有时于乐不能觉
  若乐有自性,为子死等忧恼所逼时,食香美食物等,无论如何,不能令其心喜,应能令乐,香美饮食等能生自性成就之乐故。彼云忧恼所逼时,虽能生乐,由强力苦所映夺故,不觉其乐。
  谁能领受自性无 云何说言是彼受
  若言有微细苦受 是否亦除于粗苦
  若彼异乐唯细喜 细乐亦应是乐故
  若由违缘乐因生 苦受即不生起者
  谓受唯由分别执 安立其理岂不成
  若领受自体无,彼云何是乐受,应非是也。是所领受故。如是亦应答言以有力之乐,应亦能映夺自性成就之苦,若谓生有力之乐时,有微细之苦受,非纤毫亦不受也。若有微细苦受,以此有力之乐,云何妨害其苦、而安立为受有力之乐。彼有力之乐,岂不能除此苦之粗者,若许能除,彼微细苦,唯是异彼大乐之微细喜。彼微细乐性,亦不越彼乐之性相,故若是微细乐,亦应是乐。若许能除(若为忧恼所逼时)云等过,而谓由香美饮食等生乐之时,与与苦相违乐缘生,则其时苦不生,则说言乐苦受,唯由分别现执安立,理岂不成?应能成立由分别即一饮食之增上,而安立为苦乐二者之因故。


  巳三结劝住修受无自性之瑜伽
  性不成故应修习 对治执受实观察
  周遍观察田能生 禅定瑜伽妙乐食
  即以受自性不成故,于此执受谛实之执,应修其对治,通达受自性不成之观察。从周遍观察之田,出生如实而缘之观及止,及依彼修观之禅定,修成之时,能令瑜伽证之身,展转向上增长广大故,说名为食,如寻常食能令身增长也。此三摩地,亦能令寻常之身增长。故于通达空性专注一心之等住当勤修也。


  辰二破受因自性成就分三 巳一破根境合自性成就 巳二破与识合自性成就 巳三故三和生触自性不成 今初
  若根境到有中间 彼二云何成相到
  若无中间成一体 是为谁与谁相到
  微尘不能入微尘 均无空隙相容故
  不能入故不相合 不合故不能相到
  由无分故不相合 此说云何能应理
  若有相到无分法 见时愿乞举相示
  微尘相到是所应破,若根境二极微相到,彼二极微,有无中间?若言有中间,彼诸微尘于何处相到。应不相到?有中间故。于彼中间,亦有明暗随一微尘,彼亦应有中间,应成无穷,若言无中间,无方分二微尘相到之时,无到及不到之二面故,应自体一切一切相到,若尔,混合于一方位,成为唯一微尘,若尔,以谁为到者,与谁相到,应不能有,彼无二故,其理谓微尘住于他微尘中不能相容,彼诸微尘无空隙故,大小量等故,安立为不能自体一切与一切相到之因也。此因能成者,微尘互不相入,互不相容、不相混合,不相混合之无方分,不相到故,若谓无方分而相到,云何应理?不能有故。若有相到而无方分者,愿祈举以相示,不能以相示也。


  巳二破识相到自性成就
  若言是识非色体 谓能相到亦非理
  积聚法非实有故 亦如前理应观寻
  谓识非色体,自性相到,亦不应理,彼体非色故。破粗色相触者,众微积聚之粗色,亦自性相到不成,彼中无谛实之物故,如前云何观察关节积聚自性不成而破。


  巳三故三和生触自性不成
  如是观之既无触 复从何处能生受
  徒设疲劳有何益 谁能与谁作损害
  若时能所受俱无 受之自性亦非有
  尔时观见受性空 贪著云何不遮遣
  如前所说,根境识三自性不相到,若尔则触自性成就非有,受由何谛实成就之因而生?由虚妄因,不能生谛实成就之果故。若受自性不成,为彼勤劳,有何利益?无利益故。若谓为断自性成就之苦受而勤劳,亦不应理,由何境对何补特伽罗能作损害?自性成就之苦受无故。于此世间唯有苦伪饰之乐,如苦自相无,乐亦自相无也。如寒冻所逼者,坐于日中之时,寒苦之力稍减之时,能领纳苏息者即是乐受。尔时仍有寒冻之苦,苦尽无间,热苦复始故。故安立苦之所依须依于苦,苦心生起之所依,不须依乐故。如于青及长短也。若通达受自性不成,即能遮贪著者,若时悟入受者自性决定不成,所领纳受亦自性非有,尔时见此所受能受自性不成之分位,贪著何故不能遮遣:欲得乐之贪,及欲离苦之贪,皆由实执之力所引故。


  辰三破所缘境自性成就
  若眼所见身所触 一切皆如梦幻性
  随其眼识所见,身识所触,生受诸境,皆自性空,如梦如幻,受自体亦自性不成。
  辰四破受之有境自性成就
  与心同时俱生故 受不能为心所见
  若由后心见前爱 是则是念而非受
  自体不能领自体 他于自亦不能受
  受者纤毫自性无 是故受亦无自性
  如是无我积聚中 依彼何能为损害
  受与心俱生故,心于受非自性能见,异体实物同时不相系属故。于受前后所生之心,亦不能念受,非所领纳,其时已灭未生故,总摄其义,受自不能领纳自体,己以能破自证故,亦非以自性成就之他能领纳,能领纳所领纳不相系属故。不唯能受自性不成,任何自性成就之受者亦无有,破补特伽罗我时已破讫故。故受真性不成于如是无自性成就我之蘊聚,乐有何益,苦又何损,苦亦自性不成故,受亦自性不成之受念住,应励力修习也。


  卯三修心念住分二 辰一明意识自性无 辰二明五识自性无 今初
  意于诸根中不住 非住色等非中间
  不在于内不在外 余处求之亦不得
  彼非身亦非余处 不相混合旁亦无
  微尘许体亦无故 有情自性般涅槃
  意自性不成,亦于六根自性不住,于色等六境亦自性不住,于彼等中间,及彼二积聚中亦不住,如入中论中所说车之七种观察应念知也,外道所安立作者,内之作者士夫之内,亦心自性不住,于外之手等亦不住,于外内之外亦无自性可得。既非身、身之外亦非谛实,心既非与身混合,于身之旁,亦无独立成就之自性,彼纤毫之自性成就亦无,故心自性空自性涅槃也。


  辰二明五识自性无
  若能知在所知前 彼缘何境而生起 
  能知所知若同时 彼复缘何而生起
  是能知在所知后 其时能知从何生
  若在所知境前先有根识,彼缘何境而生?所缘缘先未有故。若知及所知同时,彼根识缘何而生?若根识不生,则所缘缘不生,则不能生。若所缘缘生,识亦生竟,则不须能生故。虽然若根识在所知之后有,其时根识依何缘自性生起,不应理故。若从已灭前刹那而生,从焦种亦应生牙;若从未坏灭前刹那而生,不同时中,隔不隔有二;若隔应无亲生;若不隔,自体一切不隔,则混合同时。若隔不隔有二分则坏谛实成就,谛实不成。


  卯四修法念住
  如是遍观是一切法 等知自性皆无生
  如前所说一切诸法自性成就之生,不能观见如圣者无尽慧所问经所说,有为无为所摄之一切法,自性不成,应当了达也。


  寅二释应无二谛难分三 卯一释太过难 卯二释应无穷难 卯三明谛实成就之境识不能成立 初中分二 辰一难 辰二答 今初
  若如是世俗亦无 彼于二谛何所有
  若由他世俗心有 有情云何般涅槃
  或谓前依境有境前后安立破自相成,若尔,许世俗成就亦同彼过。若自相不成,法任何安立之处亦无,则成世俗无,于彼云何有二谛?彼二无时,若色声等于世俗心执自相成就之一分是谛实有,于境自分谛实无,是汝所许之世俗有。若尔,汝之世俗,亦如由绳之一分蛇无,而蛇执之一分蛇有,世俗有,唯依他心有增益安立。若尔,有情云何于世俗中得般涅槃?应不能得解脱,一切有情法唯颠倒愚痴中尽故。若许,为求解脱抉择正见,应成无义。


  辰二答
  彼由他心分别有 非同自宗之世俗
  自宗量成世俗有 不知故世俗亦无
  能分别与所分别 二者互相为依倚
  如是依名言共许 说有一切分别等
  此中观所许之世俗有,惟于贪著境迷乱之他心,执实分别所增益有,非中观师自宗世俗有之义。自宗者,许求征为通达实际之见之境之一切法自性空故,于能生所生等能所世俗有,不寻求以量能成,能安立决定有者,是世俗有之义。若不尔者,不知自宗安立能所以量成就,於世俗亦不成就便成失坏矣,自宗安立世俗之理,能分别之有境,及所分别之境,二者如发智论云:“以作者为依”云等,二者互为所依,观待安立,自体成就,纤毫亦无,唯依如世间名言量共许名而分别,说一切分别安立也。


  卯二释应无穷难
  若时观察空性慧 须以能观慧观察
  彼观慧复须能观 尔时则有无穷过
  所观诸法忆观竟 于彼观察无所依
  无所依故则不生 应说彼亦般涅槃
  若时以分别诸法谛实有无之分别慧,观察自性空,尔时能分别者之慧,若不属于所分别之内,是否须观察彼谛实无?若不须观察,于余亦同,一切等谛实无。若须观察,彼能观察者,亦须以余观慧辨彼谛实无,故能观察者则成无穷。于证一切法谛实无之量,应不须别余能观察彼谛实无之量,已辨所观察一切法谛实无,于彼辨谛实无之量,乃至彼摄持力未消灭时,复须观察谛实无之所依有法,彼谛实成就心之体性非有故。于证一切法谛实无之补特伽罗,观证摄持未坏之际,遍观察此是否谛实成就之所依有法无有故,如是思维之心生起无间即能生起忆谛实无之念故,虽证一切法谛实无,彼心自体亦须以余量观察其谛实无,于汝有无穷过。若须余能观察,则余实执遍计成为作者,实执遍计现行,悉即以前重遮遣竟故。若所依有法谛实无故,所破能破二者,自性不生,彼亦名自性涅槃亦名由通达彼境修习而得忽然离垢之涅槃也。


  卯三明谛实成就之境识不能成立
  若见境识谛实有 此极难解无因故
  若由识成安立境 何为所依见识有
  若由境有成立识 以何为依见境有
  彼二交互为力成 是则二者皆非有
  无子之时则非父 此子复是谁所生
  无子之时亦无父 如是境识性皆无
  如苗芽从种子生 即苗芽因立种子
  如是依境所生识 云何不见境实有
  与苗异体之识心 见苗芽知有种子
  见境之心若有性 何量见有余无故
  说实有者之见前,此境识二谛实成就性极难安住,无能立故,若谓彼识量谛实成就之喻,安立成就谛实成就之法,即谛实成就之识有,其后有何所依之量?无自证无故。若依余识证,成无穷故。若谓虽然,由此现量谛实成就之所知及所量,能成就识。有所知时,后若更有何所依依量安立?境识二互相观待增上有故。二者亦显系自性不成,如长短彼此。若无子则父非有,于父能立无故。若无父,子自体从何出生?成无因故。若无子则无父,故彼二互相观待,非有谛实。如是彼境识二者,亦非有谛实也。若谓苗芽从自性成就之种子生,由苗芽自性之正因,能知种子,如是以从所知生之谛实成就识。云何不证所知胜义实有?应能知也。不应尔。若以苗芽异实之量识,了达若见苗芽即有种子,又何以故?由何量了达由所知故有能知自证已破竟故,别余能证亦非汝所许故。


  寅三安立能成无我之因分三 卯一金刚能破之因 卯二缘生之因 卯三有无生灭之因 初中分五 辰一破无因生 辰二破从他常因生 辰三破从常神我生 辰四结破无因义 辰五破从自他生 今初
  或云由世间现量 见有一切诸因等
  莲花茎杆等差别 亦是由于因别生
  问因差别谁所作 复由前因差别生
  何故由因能生果 即由前前因力故
  顺世外道等问云:“如孔雀文彩未见有谁造作,莲花瓣之柔软,刺之尖锐绝无作者为之造作,从其体性自出生也。”彼不应理,世间现量,稻谷等通常内外之物,悉见有能生之因故,莲花茎之色,叶之数等,果之差别,依不同之因之差别而生。因之不同差别复因何而生?即由前因不同之差别而生。何故若因不同,因之即能生不同之果?无不能如是之过。彼即由前因之力。由不同之因,能生别别不同之果故。故此诸有法非无因,有时有处见其生故。


  辰二破从他常因生分三 巳一问自在之义而破 巳二若是常者不可为一切具缘之因 巳三破常住微尘无因如已说竟应忆 今初
  若自在是众生因 请问何为自在义
  若于大等如是言 仅有空名徒疲苦
  然而大等有多物 无常不动亦非天
  足所践履性不净 是故彼非自在体
  自在非空不动故 非我义如前破竟
  非所思维能作者 非所思维依何说
  胜论师分别论及数论师一类,许大自在天者云:“彼自在自生之一切智,于身处受用一切悉先存心造作为众生之因。”若问请说何为自在之义?若言由地等诸大增减,能令果增灭,故即是诸大。诚如是,由大增减,令果增减,我等固亦许,义无差别,唯名不同,何苦疲劳,以大执善成立自在?不应徒疲劳也。言然而者谓常无常等义,有大差别,此不应为自在也。地等诸大多物自生,生灭无常,于生果无先存心之动摇,大非是天,为足等所践履,是不净故,非自在体,于常一能生果者,许为先存心之天,许非不净为所践履者故。若言虚空是自在,虚空(有法)非自在,不为果义动故。常我亦非自在,彼物心二者前已破竟故。若谓自在是不可思维之能作者,则无彼诸过。彼复何故是所思维故成能作者?汝亦不知自在为谁故。


  巳二若是常者不可为一切具缘之因
  彼欲生者是何果 我及地等诸四大
  自在体性岂非常 能知从于所知生
  无始苦乐从业生 是彼自在何所生
  若因从于无始有 果亦云何当有始
  自在何不常生果 彼不应复观待余
  若无一法非彼造 彼造此果复待谁
  若待众缘聚会生 自在应非自在因
  聚时无力令不生 不聚无力令彼生
  自在若作所不欲 彼应为他所自在
  若作仍随欲而作 彼于自在何所有
  问云:若苦乐等受,是从先业等生,何为汝所许自在欲生之果?若答是我,彼不应理。彼我及地等及自在自同类之后来体性随一,皆应非自在所作。我及四大微尘及自在等,岂非常耶?即许是常,于彼不应有能生所生故。故先显现根识等从所知青等生故,无始以来苦乐受从善不善业生故,当说彼自在所生何果?无彼所生果故。自在因既是常实,彼若无始,今苦乐等果云何有始?彼久远之受亦能为无始时来生起之实因,是无始故。彼自在云何不能常生一切果?凡彼生一切果,待余缘故。若无自在所不造之果,自在生果复待何缘?若计是俱有因,彼亦应是自在所造,彼造之即可故。若自在生果待俱有因,正因及俱有因聚会为因,应非自在有自主之因。因缘聚会,自在无力令不生果。若不聚会,自在亦无力能生起故。若自在虽不欲,仍由业力,生地狱等苦果,彼自在应为他所自在,则坏自有自在能生一切。彼自在若欲造果而后造,亦成唯依求果之欲而转,由欲造果,彼于自在何有?欲无常故。


  巳三破常住微尘无因如己说竟应知
  若以常住尘为因 彼等亦前所遮竟
  分别论师说微尘常,为种种众生之作者,彼等亦以前破无方分微尘之理已遮竟,于已死者,不应复刑楚也。


  辰三破从常神我生分二 巳一安立所许 巳二于彼出难 今生
  神我常为有情因 是数论师之所许
  所谓情尘暗三法 彼德平等而住者
  彼说是名为神我 不平等者名众生
  数论师云:自性生大,大生我慢,我慢生十六种积聚,十六为变异,士夫非自性非变异。于所知二十五之内,神我是常是一,具五相,彼是种种变异众生之因,此数论所许也。苦乐舍三之相,所谓情尘暗之三德,平等之分位,称为神我。彼三不平等者,是众生,称为变异。


  巳二於彼出难分二 午一正说 午二明中观师无相同过 初中分三 未一破神我无分常而为诸变异之自性 未二破是常 未三破无先无新生之果 今初
  于一法有三自性 不应理故神我无
  如是三德亦非有 彼亦各有三相故
  德等无故亦甚难 说彼声等体性有
  于诸无情衣等法 说有乐等亦不然
  若诸法为彼因性 诸法岂非已观竟
  汝之因亦乐等性 衣等亦非神我生
  若从衣等生乐等 衣等无时乐等无
  若所知(有法)色等,与无分神我一,有乐等三自性、彼不应理。不应是一故。若无一亦无多,应成无也。以此之故,无三德自性之无分神我也。如是德体性亦非一实,彼亦别别各各有三相故。如是观察,若无三德等分之神我,声等有亦甚难,彼许五唯为神我之相故。是无心之物故,若于衣等有法乐等成就,于一物自性中应成有亦非有。诸衣等变异物,为彼乐等因之自性若谛实,诸法谛实成就非已观察竟,谛实已破竟故。如汝所许,衣等因亦是乐等等分之神我性,则亦无从彼神我而生衣等,神我无故。若从衣等而生乐等,后衣等无故,乐等等分之神我亦应无,无因之果无故、不应许尔,许神我常实故。


  未二破是常
  若谓乐等是常性 终不应为所缘境
  若有实法显示等 受时何故不取相
  若谓乐性转微细 粗细苦乐云何分
  若谓舍粗故成细 粗细细等性无常
  如是云何不应许 一切诸法无常性
  若粗从乐出非余 乐显明是无常性
  乐等自性常亦终不应有,非有如是量所缘故。若乐之显现有常实,生苦之时,何故不亦取乐受?应亦取也。若其时彼乐性转微细,已舍其粗,云何成细,应非细也。是常故,舍细乐等成粗,舍粗等成细,转变故,彼粗细等应成无常性,如是一切实(有法)云何不许是无常性?理应许尔。自性异转为异故。又粗从乐成,是否余实物?若是余实物,虽遮粗仍受乐,则坏显受之乐即是粗乐。若非余实物,乐亦成显现无常性,若破粗,亦破乐也。若许则坏乐等自性常也。


  未三破无先无新生之果
  若计因时所无法 果悉不生本无故
  显明本无今始生 虽非汝许性安住
  若因果性不异住 食粥当成食不净
  亦复当以棉衣价 贸棉种子覆其身
  若世愚夫不达此 汝师见因果同时
  彼所安立汝亦知 云何世人不达此
  若世所见非量性 世见显现亦非实
  若计生则因时应有,因时无者,果时决不能生,因之自性中无故。汝生之义云何?若谓自性虽先有,心于境暂时先未显现,现方显现也。现时显现因时无者若许为生,先无新生之果,汝虽不许,而许安住体是其义,仅唯名言不许也。又谓汝虽不许显现变异本无新生,然虽许其安住也。若果在因中不异体住,食粥应成食不净,粥之自性与不净之自性,是无分一体故。若许神我自体,诸法自性,实际,胜义,为无分之常法,则许粥之自性与不净自性一。又复应以棉之价购棉种子而衣著之,应可衣著,棉衣之自性,与棉种子之自性,是无分之一故。若谓彼二自性一,而世间愚迷,不见因时有果,故不著棉种。然汝数论之师洲生仙人等许为一切智者,知因时有果而安立者,汝亦知之,汝食粥亦成食不净。汝宗世间人亦知彼性,云何不见因时有果,亦应能见。知彼数论所安立因时有果故。又前句言许知此义之汝师,亦见不着棉种而著布衣,显见因时无果也。若谓世间所见非量性不了达者,然世间人见显现变异现行之自性,亦应非谛实,世间之见非量故。


  午二明中观师无相同过
  若彼量非胜义量 彼所量岂非虚妄
  以是为因汝所修 空性亦妄量妄故
  于彼实相不能触 空法无实非所取
  是故任何虚妄法 显彼非实亦虚妄
  如于梦中见子死 思彼事无之分别
  能遮分别彼事有 彼能遮亦是虚妄
  若谓如汝所许,应彼亦非胜义量,依彼虚妄量,能量所量,亦不成非如量成之颠倒虚妄。能缘量是虚妄故。以此之故,修汝所许之空性,不应非颠倒,彼能缘之量是虚妄故。所知(有法)对我等能缘空性之量虚妄,及依彼安立之空性亦是虚妄,极为应理。以分别破谛实之决定能破,依现起所破之相而转故。彼应尔。所分别之法谛实成就,分别心不触知,谛实成就之相不现起,于彼谛实空之法谛实无有,非分别心所取故。是故凡所破虚妄之法,彼非有破故,彼所破显现实无是虚妄也。前喻于分别心前,石女儿之相不现、石女儿死之相亦不现也。若能破所破之谛实空谛实成就,觉知比量前谛实空之显现,亦应谛实成就,若尔,则无独一能破之积聚,彼显现所破谛实,显现谛实亦应谛实成就,彼无故,彼能破之谛实空,亦是虚妄,谛实不成。此根本智论云:“若稍有人空”等之义也。谛实成就之总体未现起,谛实空不能善决定,于取空性决定所破之量应须善巧也。以此之故,譬如梦中见子死,无子想之分别,为有子想之分别所遮,如梦境所对治能对治二者皆是虚妄,如是虚妄之能对治,能摧伏虚妄之所对治,以虚妄量缘虚妄之所量,亦不相违。数论师许一切所知谛实成就,不知由虚妄量安立、故不相等也。


  辰四结破无因义
  故依是理以观察 绝无无因而有者
  以此之故,依如前说之理智辨观,不惟无从自在神我等不同之因而生者,且亦绝无无因能生之果,此结破从无因生也。


  辰五破从自他生 
  若别别住若总集 诸缘悉非彼依处
  彼既不从余处来 于此不住不他住
  此四句颂亦可结,明破从三边生,亦可明破从自他二者生之理也。苗芽等果,非住于水土暖湿等别别之诸缘中,亦非自性总摄诸缘如盘盛枣之状而住。彼果若有应可为所缘,而非所缘故,其时亦非有,缘相未转变,苗芽未生故。彼诸缘亦非自余处来,非依自性成就之理已成就而住,灭已亦非往余处,纤毫自性亦无,故从自生,从他生,及从自他二者生皆非也。总之,蕴及补特伽罗(有法)自性无生,不从自生,不从他生,不从二者生、亦不从无因生,类法成就。


  卯二缘生之因
  愚迷执此以为实 别与幻化有何别
  凡幻师所幻化物 依诸因缘何所化
  彼生从何处来此 彼灭何往当观察
  依无明等有行等 彼因无故说无生
  造作有故如影象 此中有何谛实性
  此依有染污愚无明,所造作安立之实法、与幻梦影等有何差别,彼自性成就空,而显现自性成就故。幻师所变幻化象马等物,彼由诸因缘所幻化之实法,若自性成就,生时应从余处来,灭时应往于余处。其所从来及彼所往,亦应是常,去来自性无故。故言补特伽罗及蕴(有法)自性无,缘生故,喻如影象也,现见所有行及苗芽等果,以所现前无明种子等因,而生,无彼诸因则不生,是造作则等同影象,于彼有何谛实成就之性,无实性也。幻化云等四句成,立缘生之因决定,次三句半颂为因,次半行为喻,最后明立宗也。乐广者如入中论广解应知。


  卯三有无生灭之因分三 辰一立因破自性生 辰二遮自性灭 辰三结成生死涅平等槃性
 今初
  若时诸法自性有 何须复待因始生
  若时彼法自性无 彼复何须待因生
  虽以百千俱胝因 不能转变无实理
  无实时何能有实 能生实有别无因
  无时不应成实有 云何能生彼法故
  若时彼法未生起 则于无实未能离
  或时未离无实位 则不能成彼法有
  有实亦不能成无 彼自性应成二故
  法自性有,何须依因,彼自性有不须生故。然若无其果,亦何须有因,彼不能生故,一切果若因时无孤独生者,彼无不灭之因,是生灭也。若因时有果,生灭亦数论师所许因时有,及通常所许自性有,即是灭已生竟故不须生也。如是云者,出于理智之道也。故许自性空之因果,如幻及影象也。成立不实不可为因所作境,已成就有不则不须生,无者何故不生?以百千俱胝因,亦不能令无实转为有实,谁亦不能令无实转成实有故。若能转成,未离无实之分位,抑己离耶?若未离,于无实分位,云何是实?能不能造作果义之分位相违故。若已离从实与无实而成实,二因之外别无异因故。复次若未离无实之分位,无实之时不能有实,云何能成有实?无时实不生故。又若已离无实之分位而生,法不能生与法无不能相离,法无不离,则无法有之分位,彼二分位相违故。如无实不成实,实亦不成无实,否则若半实半无实,一体应成二自性故。以此等理,破毕竟及实无一切之生也。苗芽(有法)自性无生,彼有亦自性无生,无亦自性无生故。喻如石女儿。或因时无之生灭,或因时无而生时自性成就生灭,是所破差别也。


  辰二遮彼自性灭
  如无生理亦无灭 彼法亦非实有故
  是故此一切众生 恒时无生亦无灭
  依上文所述之理,自性无生,如是灭亦自性无,实亦自性无故,是诸众生,恒时自性不生不灭,性本寂静,自性涅槃也。


  辰三结成生死涅槃平等性
  众生犹如梦幻境 若加观察如芭蕉
  若涅槃若不涅槃 于此性中无差别
  三有众生如梦,纤毫亦无自性,而能作所作不相混合,别别安住故。以观察真如性之理智观察,犹如芭蕉,如有其象而显现,纤毫自性成就之自性亦无故。观察真如性时,众生非众生,不以唯名言安立为满足,欲寻求安立名言有何所依,观察已,观察真如时,众生不如是,唯名言安立,即以为满足,观察天授来不来,是名言观察也。解脱欲贪等生死系缚之涅槃入于生死牢狱之不涅槃,亦于真如性中无差别,生死涅槃自性空性同故。如三摩地王经云:“三有众生如梦境,此中无生亦无死”,优波离尊者请问经云:“若缘法性而为量,无诸果亦无得果。”


  癸三结劝于证空性应当励力分三 子一正劝 子二由示生死过患之门而明大悲所缘 子三明大悲相及行相 初中分二 丑一明实际义 丑二于证彼应励力 今初
  于如是空诸法中 有何可得有何失
  谁为敬事谁毁辱 二者于我何所有
  或由于苦或由乐 不乐何有乐何有
  若于此理寻求已 谁为贪者何所贪
  观已现生于世间 谁人从于此处死
  谁人复往彼处生 谁为所亲谁所爱
  如上文所说之理,自性空之诸法,若自自性一分而量度之,於得生贪有何得?于失生嗔有何失?纤毫亦无。若人恭敬承事,或作毁辱,有何饶益损害?谁为彼求得或防止,而勤励力?谛实苦乐从何因也。非是所欲,自性成就之忧喜复何所有?以于实际观察之理,寻求其自性,贪著依何生起?谁为贪著者?缘何境贪著?贪著三轮自性空故。如是观察业,及造业者等,此生存之世间有情,谁于此有死,死自性不成故。后生云何出生?前生云何出生?谁为作饶益之亲?谁为悦意之友?毫无自性故。如是契入实际之理,世间八法,应励力舍置也。


  丑二於证彼应励力
  一切悉皆如虚空 愿如我者咸受持
  如是一切法悉如虚空,愿如我造论者普皆受持,是断生死根本及趋一切智道之主要故。如我者论主之谦词,主要劝于真性未证达之诸异生也。


  子二由示生死过患之门而明大悲分五 丑一现生之过患 丑二后世之过患 丑三思维虽生善趣亦无暇修正法 丑四思维暇满难得 丑五结明于自他生死苦应厌患 今初
  诸求自身安乐者 由诸愤争欢爱因
  或极操扰或欢喜 忧恼勤劬起斗争
  互相斩杀或斫刺 由是诸罪受大苦
  现生虽欲求自身安乐,仍不越苦之自在,欲求自他安乐故,于怨忿争,于亲欢跃,以此为因,或极澡扰,或极极欢喜,所欲不成则忧恼,为求所欲勤劬追求与他互相斩杀斫刺,复造意等无量诸罪,以此之故,当受极大痛苦,无果难行,诸有智者,于现生圆满不应贪著也。


  丑二后世之过患
  数数来生善趣中 受用众多妙乐竟
  死已还堕诸恶趣 难堪众苦常相逼
  三有之中险难多 愚痴系缚恒如是
  无明解脱互相违 实执锁镣困生死
  此中难忍难比喻 三有大海苦无边
  一时幸遇善知识,依彼力而生善趣,犹如电闪,于短时中,数数生死,受众多乐,死已恶趣烈热猛烈之苦,不可爱乐,无边长劫,堕于难忍诸大地狱,须受无边之苦,应思维恶趣过患也。总思维生死过患者,于欲色无色者,众苦所逼,险地极多。于三有不能超越之因,即是于解脱生死苦道真如未契入,如为生死绳所系缚之时,亦互相违,若未契入真如,则与解脱之因相违,为谛实法锁镣所击,唯于生死流转而已,生死流转者,未如是契入彼性,生死无比,于彼生死中复有无比难忍众苦无边大海能超越故,应励力证入空性也。


  丑三思维虽生善趣亦无暇修正法
  作善无力极微劣 暇满所依难保信
  衣食活命医药缘 营扰饥躯常疲困
  睡眠逼恼恒相随 更狎愚迷作无义
  此生无义速消逝 如是观修极难得
  此中复习为散乱 遮彼之道何由得
  于三有中,虽生善趣,亦如是修善之力微劣,修善所依暇满之身复极短促,此中虽暂时住,亦为希长寿,沐浴按摩求医药等无病之因,饥饿疲困睡眠等内外众害之所逼恼,如是狎近恶友愚夫等作无义事,无有闲暇,此生无义,速疾消逝,生死超越之因,观察真如义,亦极难得,于遮止生死之方便,应励力也。


  丑四思维暇满难得
  况复魔天恒勤求 令人堕落大恶趣
  此中倒引多歧途 犹豫徘徊难越渡
  有暇人身既难得 大觉出世尤难遇
  惑业洪流截止难 呜呼众苦恒相续
  于生善趣时,修空性义,应可遮止轮回也。于彼轮谛实有法现行贪著,及愦闹等散乱时,无始串习轮回生死极难遮止,遮止方便云何可得?遮止顺缘极少,违缘极近且多故,于彼略能修行正法,仍堕大恶趣故,多在天魔等。于解脱三有勤作违缘故,遮止极难。若谓生善趣时,于谛及宝等,净信修行,故不难解脱三有。生善趣时,复堕正见相违品类,断常等边,歧途甚多,邪友牵引入于其中,于正道犹豫之疑,亦难越渡,断疑之内外缘难得故。今生不得,亦可于后世求善知识修行,今生得善知识,不勤励力,复于后世再得有暇是为甚难,大觉出世极难得故,遇善知识亦甚难也。从遇善知识,得暇满妙善身,而由放逸不善励力烦恼大河亦难越渡,乃至未得解脱,续续降落故。言“呜呼”者,谓怯弱忧恼,苦一一相续极为痛苦,从一苦脱,复堕他苦,故于得暇满时,应勤思轮回过患也。


  丑五结明于自他生死苦应厌患
  有情沉溺众苦中 如是众苦不自知
  大苦暴流中安住 噫嘻岂不堪悲痛
  譬如有人数数浴 数数投身大火中
  安住如是极大苦 仍复矜炫自为乐
  宛如木知有老死 如是行于一切处
  定为死五所刑戮 堕落难堪恶趣中
  如是极苦,仍执苦为乐,沉溺苦中而不自知,住于苦流之诸有情,悲心愍念,作如是言,噫嘻,云何能令彼等离苦,于沉溺苦泥之有情,应为忧虑,当勤修大悲心也。如为邪师诳惑之外道,再再洗浴,再再投火,虽为难行极苦所恼,而彼执为得解脱之方便,自坏其安乐也。如是有情如无老死之阿罗汉而住,最后自然不免,为死主先杀戮已,次入于难忍三恶趣苦中也。


  子三明大悲相
  如是众苦大火聚 以我福德妙大云
  出生安乐资粮雨 安得息灭使清凉
  安得依此无相法 恭敬勤修福德聚
  于诸着相沉论者 开示空性为大师
  如前所说,难忍之苦,当降于相续者,为苦所逼,逼恼之理,善思维已,缘念如是苦火所逼有情,从布施等积集福德之云,妙善转成药食等自己安乐资粮,息灭彼诸恶趣之苦,我安得如是,作是思维,若能解脱有情恶趣苦,应为解脱。作我应令彼解脱想,应修大悲心。愿为生死苦解脱之因者,我安得证入一切法自性空,具足无所缘之般若,恭敬积集施等无边福德资粮为彼方便,于以实执所缘沉沦生死之有情,息灭轮回之苦故,开示空性,作如是相,若诸有情离生死苦,我当令彼脱离。作如是想,修大悲心也。应以大乘道所摄之大慈悲,安立彼于性相完全圆满悉具诸乐悉离诸苦之圆满正觉也。总应依静虚修实际义,而“我”想之我,唯于蕴施设安立而已,自性成就,自相成就,自在住理成就,纤毫亦无。补特伽罗之有,唯是名言安立,唯安立有,及观待有,自性无也。当如是作意。推之于蕴等一切法,亦应如是修。
  摄颂云:乃至极尊士正未求得,尔时三有根本能断道,缘生远离二边中观见,仅于唯一品类亦未证,尽其所有于我善宣说,悉皆是我无比上师恩,承此善根于我诸母等,愿为值遇胜乘知识因,中观离二边见若未证,触证殊妙圣位非所能,缘生性空深义既辨折,如理精勤励力应修行,百千亿万大劫难遭遇,龙对所说二谛妙善理,于兹刹土不久当沉没,诸具慧者勤修速令生。


  壬二出名
  入菩萨行论广解佛子津梁释般若波罗密多品第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